“e家洁”创始人:从打车到家政

DoNews 2013-11-05 17:00

  “e家洁”在百度世界大会上单独亮相,并得到了李彦宏的强力推荐。云涛也讲述了团队在继“嘟嘟打车”之后,力图解决传统行业与消费者的信息不对称性,继续深耕O2O领域的经历。

  从打车到家政

  在创办“e家洁”之前,孙磊和云涛曾是国内首批打车应用的开创者。

  受国外Uber的启发,他们做了针对租赁车的打车应用“嘟嘟打车”。打车应用的突然走红受到政府的严格监管。在发现打车行业的壁垒之后,孙磊和云涛开始思索打车是否有别的方向?探索之后发现家政方面没有政府监管,且这个行业有着很大的前景,经过一番调研,团队开始转变方向,整体进入家政领域。而这前后的转型时间,总共不超过两周。

  “在5月份的时候,我们已经开始尝试去转型了。当时准备将嘟嘟打车停上一两个月,等风声过了再继续。”当时孙磊做了几个测试账号,找了几个地推人员去发传单,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竟然有十几个用户想要预定。出于创业者的直觉,孙磊和云涛觉得这个市场大有可为,加之当时美国家政服务应用Homejoy获得了百万美元级别的投资,团队便决定以“小时工”这个相对标准且服务频次较高的细分领域切入家政行业。

  家政行业是一个发展了将近20年的成熟行业。由于中国人的居住环境、生活习惯以及贫富差距等因素,决定了家政领域目前以及之后的潜在市场非常大。而传统家政服务市场存在很大的弊端。在小时工这一细分领域,存在很多问题:家政公司靠两头忽悠来赚钱,希望小时工磨洋工,并无视用户的反馈与投诉;信息不对称,不分远近来安排订单,小时工迟到情况普遍,且小时工只能在家等电话;抽成率高达30%,跑单情况频发;将订单转给其他公司,从中赚取差价,服务质量难以保证。

  作为家政行业的新入者,e家洁最初选择和传统家政公司合作,试图以服务商的角色为家政公司提供订单。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许多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

  例如,家政阿姨容易跑单,监管依然不利。根据之前做“嘟嘟打车”的经验,团队很快调整了思路。“O2O都有类似的特性,用户端需要看到小时工的位置,小时工需要看到用户下的订单。和打车应用的使用方法差不多,都是基于LBS,都是C2C。技术技术是类似的。”

  于是,e家洁取消了与家政公司这一中间环节,与小时工直接进行合作。其次,摒弃了与小时工抽成这一合作模式,不对小时工进行抽成。小时工在e家洁上可以根据每天接单的地理位置和时间来安排一天的工作,时间更加上灵活,收入也会有所攀升。

家政与打车大不同

  运营了一段时间之后,团队发现,虽然家政与打车应用的思路相同,但两者有着很大的差别。家政O2O的难度与复杂度都超出设想。

  首先是小时工接入方面,做小时工的家政阿姨智能机普及率太低。家政人员不像司机那样容易被找到,且教育成本偏高。

  其次,小时工与用户相对司机与乘客来说,有更多交互与交流,容易发生跑单的情况,即小时工与用户之间容易越过平台,产生私下交易的行为。

  再次,小时工的监管以及与用户双方的利益难以保障。

  针对以上问题,e家洁采取了几种解决措施:

  第一,用免费送家政阿姨手机的方式解决智能机普及率过低的问题,并不断简化App版本,使之更简单易用。免除中介费的模式大大降低了跑单的可能性,并对家政阿姨采用评价体系策略,用户可对阿姨进行服务评价。

  第二,根据服务次数与信誉度,排名较高的家政阿姨会置顶展示,e家洁还会定期为排名靠前的及家政阿姨提供奖励,提高家政阿姨的积极性,从而提供粘性,解决跑单问题。

  第三,除了奖励,e家洁也设置了惩罚机制,服务质量低,连续收到用户差评的家政阿姨会被剔出平台。从而保证平台的良性运转。此外,通过e家洁App打电话的用户,e家洁会提供双向家政保险,进一步保证双方利益。

  虽然目前运营情况不错,但孙磊也坦言,e家洁有许多问题亟待解决。但正是因为家政O2O的难度与复杂度,决定了其具有非常大的想象空间。

  孙磊坦言,“目前e家洁还没有盈利,现在正处于培育O2O市场的阿姨端和用户端,一两年后将会迎来赢利点。现在还不打算对小时工收费,未来会对月嫂、保姆等低频次高客单价的服务群体进行收费。会向他们提供一些增值服务。”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