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曾为莆田系医院策划过108个营销方案的人,是这样看百度和莆田系的

05-09

作为一个曾经在短短一年多时间里,为莆田系多家民营医院策划过108个营销方案的人来说,在这次魏则西事件发生后,我并没有作太多的评论。除了因为认识很多莆田系朋友外,也因为自己创业后,认识了更多的百度体系内的朋友。当然,这不是我“包庇”他们的理由。

就如同这次“陈仲伟医生非正常死亡”事件一样,在谴责令人发指的凶手的同时,我也并没有在朋友圈、微博转发任何关于该事件的新闻。因为,我相信我们看到的永远只是“表面文章”,更加深层次的问题,我们也许想得到,但是却并不能随便乱讲。在互联网信息大爆炸的年代,无论是什么样的事情,都有可能被点燃、疯转。而我们已经习惯了快餐文化,也已经习惯了“不动脑子”的转发。所以经常会被利用,被以讹传讹。

百度与莆田系事件其实背后有着更加深层的问题存在,除了当事人以外,还有很多难逃其咎的责任方......当然,我们并不能乱讲到底是谁。但是有一点,作为一个商业评论人还是有权利来说说的,那就是作为两类商业属性的企业,惹出事端背后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么?

首先我们来说说百度。

通常来讲,我们习惯把百度和谷歌联系在一起。百度是谷歌以外,全球使用人口最多的搜索引擎之一,曾经是BAT之首,更加是中国科技创新类企业引以为豪的案例之一。在国内,风投一直盖过谷歌。但是,当互联网进入移动时代后,这家原来的老大,瞬间变成了老末。甚至还不如后起之秀的小米、360等科技企业。

再来看看谷歌。虽然被迫放弃了全球最大的市场之一——中国,但是这并没有影响它的发展宽度和深度。不管是失败的谷歌眼镜,还是一直被炒的沸沸扬扬的谷歌无人驾驶车,亦或是安卓、无人自行车、VR/AR等产品。这家全球最伟大的科技公司之一,似乎从来不曾安分。也从不甘心把盈利模式单纯局限于“搜索引擎广告”。而是围绕着搜索引擎这个核心产品,不断研究和开发、创造新的市场需求,同时不断的试错,勇于尝试新产品研发,从而建立属于自己的产品生态群。

一个企业研发新产品的成功率和从零到一创业的成功率是差不多的,百分之个位数。也就是说,并非每一个创意或产品,都最终能够成为市场的宠儿。这一点,全世界无论哪家企业,都毫无例外。包括宜家、星巴克,也包括阿里巴巴、腾讯,乃至苹果。

说到这里,大家可能已经知道我要表达什么了吧?是的!与谷歌以及其它一些伟大的科技公司相比,百度少了一些勇气,少了一些勇于突破和试错的担当。以至于最后的盈利模式过分依赖于“搜索引擎广告”。当一个企业的盈利模式过于单一的时候,无异于命悬一线。为了生存,甚至会没有底线的做一些事情,于是......“百度&莆田系事件”就这样被百度日积月累的“贪婪”和“无助”而促发。

如果一定要给百度一个建议的话,我希望是多一点担当和突破的精神,勇于试错,对市场做更加深刻的研究和认识,创造、开发出更多、更好的产品,尽早完成“百度生态”的建立,让盈利模式多元化起来。这样才有能力“选择客户”。

其次我们来说说莆田系。

莆田系是中国民营医疗的代名词,起初以男科、妇科起家,后来爆发于整形外科、皮肤美容科。逐渐渗透到了胸科、五官科、骨科、眼科等。其实莆田系和谷歌一样,一直在追求新的利润增长点。只是格局上无法与谷歌这样伟大的企业相提并论。因为前者是以“企业利润”为前提,而后者是以“价值生态”为动力。

见过莆田人做广告的人通常都会叹为观止,早在十几年前,一家医院购买某个网站的“健康频道”就可以斥资千万,印路边随机发送的“杂志”随随便便也是几十万份起印,足以堆满一屋子。而每天占领报纸整版、通版的软文、硬广更加是司空见惯。被人们广泛熟知的电视广告,全天24小时,几乎所有的时段都可以看到和听到民营医疗的广告。直到有一天,越来越多的民营医院闯出了无数事端、祸事来,有关部门才出台了相关规定,不允许民营医疗如此大规模和强奸式的发布电视广告。

和百度一样,民营医疗在“营销套路”上是可怜的。最早依赖的广告媒体“电线杆”被禁后,自印杂志满街发成了他们最为流行和普及的宣传手段。然而,满街发杂志的效果并不能持久,因为几乎所有民营医院、科室都在发,并且还会被城管追、没收。这使得莆田人不得不放弃这个发杂志的套路,转而投放报纸、电视广告。而后报纸电视也被禁了,某些网站的健康频道,以及与健康有关的网站便成了救命稻草。然而好景也不长,这些网站和当初发杂志一样,流量红利期有限,并不能满足成长速度日益加快的民营医疗,于是大概在十一二年前,百度的搜索引擎救了他们。

一个是营销套路匮乏,一个是盈利模式单一,就这样,莆田系和百度愉快的走到了一起,而且越走越近,就像两个亲兄弟。开始的时候,是惺惺相惜。后来的时候就变成了“狼狈为奸”。被“盈利模式单一”和“营销套路匮乏”逼得走投无路的两家企业,为了生存和发展,你认为他们还会有什么底线可言吗?

莆田系也好,百度也罢,作为企业,竟然没有把主要精力放在“价值创造”上,而是互相利用,背靠背的吸金。试问,这符合正常的商业逻辑吗?这样脱离了“市场价值”的商业形式又能存在多久呢?

如果一定要给莆田系一个建议的话,那我希望是放下快速奔跑的脚步,停下来看一看脚下,望一望未来,回归到“价值创造”上。在这个互联网的时代,从医学层面来讲,老百姓有什么需求没有被“升级”解决。如果自身并不强于科研,为何不学学谷歌,全球范围内,去投资和收购一些有志之士或团队,把他们在医学上的科研成果、产品,用民营医疗这个渠道进行推广、变现。而不是永远把注意力集中在营销上,去把那些“过时的糟粕”、“变质的价值观”,以欺骗形式卖给大众。

作者:马金同,伊视可眼镜创始人,著名商业评论人,个人微信号:tiller275692342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