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新的打车软件巨头即将产生,不是滴滴,不是优步!(创业计· 连载)

2016-08-05 12:01

今天早晨,当我还在睡梦中的时候,手机响了,不是闹铃。由于还没有完成睡眠任务,我伸手把手机翻过来继续睡。结果,再次响了起来。于是,我努力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看是谁这么不识趣,是二毛。

 

刚接通,就听到二毛振奋的声音:“别睡了!华哥!告诉你一好消息,我又打算创业了,手里有一大项目!”二毛这样说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我还是象征性地“嗯”了一声。

 

看我对他的热情置若罔闻,二毛再次提高了嗓门:“华哥,这次不一样!你也听说了吧,滴滴和优步在中国合并了!真是喜大普奔啊!”

 

二毛如此振奋,我睡意略减,但合并归合并,好像怎么也轮不到二毛“喜大普奔”啊。

 

还没等我说话,二毛接着说:“我要再做一个打车软件!见面具体聊,老地方见!”

 

当我来到咖啡馆的时候,二毛殷勤地奉上一杯咖啡,说道:“清醒一下,咱们合计合计,这个项目我仔细思考过了,潜力巨大!”

 

我喝了一口,还是熟悉的味道,连二毛的语气都是熟悉的,所以我也不怎么放在心上。“二毛啊,你也说了,滴滴和优步都合并了,格局基本定了,你还要做打车软件,这不是找死么?”我说道。

 

二毛嘿嘿一笑,压低声音,略显神秘:“华哥,难道你没发现其中的机会么?”

 

“怎么讲?”我敷衍道。

 

二毛卖关子道:“华哥,你这么聪明怎么会想不到?你好好想想。”

 

对于二毛太熟悉的我没有丝毫表情地严肃说:“直接说。”

 

二毛还不甘心:“我给你说一下最近的几件事你就明白了。第一,专车新规出来了,专车合法了。

 

“嗯。”

 

二毛继续道:“滴滴和优步中国合并了。”

 

“嗯。”

 

出租车要改革了,清偿牌照所有权,取消有偿经营权。”二毛颇为耐心。

 

听到二毛说道这里,看来二毛关注挺多的。我抬起头,放下手中的杯子,示意:“继续。”

 

二毛仿佛得到了鼓励一般,颇为得意地说:“昨天我坐出租车,出租车公司要强制出租车装官方打车软件了。”

 

我顿时感觉有点意思了,眉头一皱,作思索状:“然后呢?”

 

二毛略一停顿,喝了一大口咖啡,好像要开始表演了:“如果你把上述事件联系起来,就会有惊人的发现。首先,虽然滴滴优步合并,但是战争远远没有结束。一场新的战争即将开始。专车的对手始终都是出租车,而不是另一家专车公司,两家现在庆祝合并还为时过早。你分析一下,目前来看,专车和出租车相互竞争,格局如何?”

 

看来二毛还是有所认识的,我回答道:“从成本看,出租车占有绝对优势,出租车用的是气,相对烧油能省三分之一甚至更多,油耗也低,专职司机也降低了成本。因此,在没有补贴的情况下,专车肯定要比出租车成本高。出租车最大的问题是份子钱,现在的经营权改革基本能够解决这一问题,份子钱将可能不会存在了,受此影响,增加出租车的数量也是势在必行。在这种情况下,专车又有25%以上的佣金,太高了。另外,出租车可以招手拦车,这也是优势,不过也有一明显劣势,没跟上技术潮流,不能软件预约,现在出租车已经和专车软件决裂了…”

 

“对!”,二毛打断我的话说,“出租车确实已经和专车决裂,并且开始自己做软件,现在很多城市的出租车都有自己的软件了,但这里面有一个问题。”

 

“啥问题?”我附和道。

 

“你想想,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打车软件,是不是浪费?并且推广是一个大问题,软件质量参差不齐。最主要的是,没办法实现规模效应,总不能到一个城市下一个软件吧?”二毛语速明显加快。

 

“嗯,确实需要一个统一的软件”,我点头道。

 

二毛兴奋地说:“这就是机会!我们做一个软件,把各地出租车市场统一起来,只要出租车不消失,前景就非常大。你也说了,出租车相对专车优势是非常明显的!”

 

二毛的激情很富有感染力,不过我尽量冷静,找出漏洞,顺便看看二毛是否经过缜密思考,还只是脑袋一热。于是,我说道:“二毛啊,想法可以,但是,滴滴快的一开始就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结果呢?如何让出租车公司和司机相信你不会过河拆桥?”

 

二毛故作高深:“这就是重点。刚开始的打车软件是想通过补贴教育市场,然后拓展专车领域。但是专车和出租车是冲突的,并且并没有将专车定位准确。而我们现在,只做技术,不干涉经营,就是说,我们只做平台。至于价格,车辆都是出租车公司自己负责,我们相当于技术承包商!对于我们,最主要的是保持技术中立,不干涉经营,出租车就应该从载客中赚钱,我们就该从技术中赚钱。并且现在也已经完成了市场教育,如果说刚开始出租车不认可软件的话,现在已经自己主动做了。我们可合同的形式规范相互的责任,有句话怎么说,什么上帝、凯撒的?”

 

“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我补充道。

 

二毛:“对对,就是这个意思。你看看现在多少做模式的都死翘翘了,但只做技术的基本没啥问题。”

 

我还是要给二毛故意泼冷水:“说是这样说,但是风险依旧很大啊。早期那么多打车软件都死了。”

 

二毛调整一下坐姿继续说:“风险,是可控的。正所谓火中取栗、刀口舔血,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前几天让你买万科,现在后悔了吧,并且大盘不好,其他股票也亏了不少了吧?嘿嘿”

 

二毛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一下戳中了我的痛处(当下午看到万科又涨停的时候,我的内心是崩溃的…这是后话)。不过,我还是要努力保持淡定,在二毛面前还从来没有如此没面子!我装作严肃的样子:“跑偏了,说正事。”

 

二毛也立刻收起笑容:“其实,风险没有那么大。作为技术服务商,咱们可以直接向出租车公司收费的,或者按照订单收费,每单只收5毛钱!推广的时候有出租车公司主动配合,又不烧钱!与前期的打车软件不同,对于出租车公司来讲,打车软件只是补充,招手依旧是主要打车方式,市场也已经完成教育,根本不会有补贴投入的!现在,我们需要做的是,把出租车公司联合起来,让他们接受我们的软件。华哥,你亲自出山,行连横合纵之计,大事可定!”

 

听到这里,我都有点飘飘然了,我还是努力淡定:“但是,为什么不是一家出租车公司做出一个软件,然后让其他城市的都用呢?”

 

“华哥,枉你是管理学出身,这怎么会不明白?你想想,为什么肯德基里面没有可口可乐?

 

二毛这一捧一杀,让我有点不知所措,怀疑是没睡醒的缘故,我又喝了一口咖啡,说:“嗯,这我知道。肯德基和百事可乐同属百胜集团,卖可口可乐等于是给敌人送子弹。出租车公司之间也是有竞争的,肯定不愿看到一家独大。但如果只做一个软件,前景是有,但不算大啊!”

 

二毛仿佛早已胸有成竹,点头道:“是的,我们还有进一步的计划。那就是整合其他类型出行工具,打造真正的出行平台,依旧坚持技术中立原则。比如,接下来我们会接入神州,接入嘀嗒,甚至接入滴滴,让他们同台竞技,但不干涉经营。”

 

虽然我有一定的心理承受能力,但还是震惊了,问道:“这怎么可能,这不是滴滴的想法吗?滴滴会同意?神州、嘀嗒也不会同意吧。”

 

二毛:“这就是谈判的艺术了。我们与滴滴不同,记住,技术中立。

我们首先找出租车说:你们需要一个统一的打车软件,便宜又好用,每单只收5毛钱。

有了出租车这一广大的客户资源,我们再去找神州:我们有广大的用户基础,你们和出租车定位不同,没有竞争。

然后,再去找滴滴:出租车和专车的用户我们都有了,你们也可以接入。

如此怎么样?”

 

我略一思索,还真是有点道理,“不过,神州可能同意,但滴滴就难了。”

 

二毛说:“同意了一切好办,不同意就开打!并且滴滴优步现在定位不太清楚,没了补贴并没有多少优势,能活多久还不一定呢。除了这些,我们还有更多的增值服务。”二毛又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啥?”我竟然有点期待,二毛今天的思维明显与以往大不相同。

 

我们的定位是平台,我们接下来会接入火车票、公交车,甚至是电动车、自行车,你的那辆自行车装上后座也能在下班时载个妹子!”二毛得意地说。

 

我去,二毛还真是天马行空,不过毕竟是天马行空,我说:“咱们这里是中土,又不是天竺,专车合法说得过去,自行车也能合法?”

 

二毛:“表面上确实实现不了,但是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变通一下,以社区论坛的形式不就可以了么?”

 

果然,二毛今天的思维确实连我都跟不上了。

 

二毛不等我回答,接着说:“我们还有终极业务!大数据!

 

如果不是二毛今天一连串反常的表现,我肯定会认为他疯了。我说道:“怎么说?这不是滴滴一直说要做的吗?”

 

二毛眼中放光:“你想啊,滴滴只有自家的数据,能做出什么来?我们有各种交通数据,这样做大数据才能更加全面!并且我们是保持技术中立的,不像滴滴说的,有多少人拼车所以降低了多少碳排放,这不是胡扯吗?不坐滴滴大家肯定做公交地铁了,坐滴滴反而增加排放!这就是我们的优势,我们有全面的数据,客观的态度!对不对?!”

 

如此一说,果然有道理。但今天这么多新奇的想法都是剑走偏锋,有点难以消化,此时也不困了,我对二毛说:“嗯,让我思考思考。想法确实不错,但风险还需要好好把握!滴滴优步势力很强大,背后都是著名投资机构,据说滴滴、优步和神州好像还有什么家族关系。”

 

二毛一拍桌子,说道:“华哥,还有啥想的。咱们只做技术,风险小,基本稳赚不赔,进可攻、退可守。进则成为出行巨头,退则还是一个软件外包商!有啥风险。且不说目前神州和滴滴本身就有竞争,阿里才没有直接投资神州,滴滴优步合并,百度失意,我们可以拉上百度支付一起玩嘛!另外,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有啥可怕的!华哥你没读过三国么?”

开玩笑,这不是打我脸么,虽然今天备受打击,但(这里我已经不能忍了,不过为了维护一直以来在二毛目前的形象,我努力克制,眉毛一扬:“和三国啥关系?”

二毛又喝了一口咖啡,向像一个老者一样:“三国时期诸葛家族英豪辈出,同时押注三家,如诸葛亮、诸葛恪等不世奇才,最后还不是都玩脱了,身死国灭!最后便宜了司马家!”

我顿时仿佛看到了二毛脑袋周围有一圈光环,人常说读史可以明智,果不其然,我顿时也慷慨激昂,就差点上前握着二毛的手了:“二毛啊,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好,我决定帮你了!”

二毛兴奋地举起杯子:“好,干了这杯咖啡!华哥准备怎么助我?”

我一激动:“明天就买个自行车后座装上支持你!”

末华,致力于研究互联网及传统行业转型,创业者,微信公众号mohuazl,《创业计》为末华专栏推出的系列连载文章,旨在通过幽默风趣的故事阐述商业逻辑和本质。本文由作者授权创业邦(微信公众号:ichuangyebang)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进行商业转载,非商业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