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松:社交网络在这6个方向上还有机会!最大机会是孩子绝不愿和爹妈用同一个产品!

anitazhang 2016-09-25 14:01

9月21~22日,为期两天的创业邦2016创新中国总决赛暨秋季峰会在杭州召开。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刘晓松围绕社交这个话题进行了精彩的演讲。

刘晓松,清华大学博士研究生,拥有丰富的创业和投资经验。1999年投资腾讯,投资回报率过数万倍;2000年创办A8新媒体集团,于2008年成功在香港主板上市;2015年孵化“映客”视频直播平台,映客目前已经发展为中国用户规模最大的直播平台。

如下为演讲全文,由创业邦整理: 

社交究竟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可能很多人会想,我不是做社交产品的,社交网络和我有什么关系?比如做平台的京东,已经做了很大的流水,可能也会想,社交跟我有什么关系?

其实我想提醒一下大家,这些都有关系。社交网络因为自身和消费者的关联太大,所以我们做任何事情,不管是B2C、B2B,都得分析清楚一件事情:最终谁去付费买单。即使你做的是B2B的生意,这个2B最后挣钱还得通过C端来,搞清楚消费者需要什么特别重要。

而现在的消费者离得开社交网络吗?离不开。所以不管你是不是干社交网络的,你都要关注这个领域。即使你是一个投资人,你也得问投资的这个项目怎么面对社交网络的两座大山,他们欺负你,你怎么办?看你能不能通过社交网络来建立一些竞争壁垒。我今天讲的内容当中,可能不是直接告诉你如何再弄出一个腾讯,或者一个映客出来,但是道理肯定都是相通的。

首先,社交网络看上去格局已定,没什么好玩的了,实则不然,一定还有得玩,如果你回过头去看整个互联网的发展,你会发现当所有业内的人,所有投资人都觉得这事没戏了,战斗结束的时候,新东西就出来了。

2000年,美国在线AOL和华纳兄弟合并,市值立马到了3500亿美金。 AOL的老板史蒂芬·凯斯在加州宣布“互联网战争结束”。他说我们拥有全球最大的内容供应商,所有美国人上网必须通过AOL拨号,别的互联网公司没戏了。

接下来的故事是什么呢?美国在线没了,出来一个雅虎,创造了一个词:门户,一统江湖。大家觉得雅虎把所有信息分类干掉了,没活干了,这时候出来一个“窗口”——谷歌,谷歌风骚几年后,Facebook又出现了,等等。所以大家千万不要看到几座大山在自己面前就觉得没有事可干了。

那么,社交网络可能在哪些方面有戏呢?

最大的一个机会是代际

现在的95后、00后,除非是万不得已,否则一定会选择一个爹妈不用的社交网络去玩,美国95后、00后就不用Facebook,而是用Snapchat,所以代际一定会产生新的社交网络。

那中国呢,微信和QQ都是出自于腾讯,这是很巧合的一件事情。腾讯其实是全球第一个社交网络,不是Facebook,Facebook出来的时候,QQ空间已经出来了,QQ空间也是吸取了韩国(avata)的一些概念。但真正成为一个大规模人群社交的产品是QQ,然后才是Facebook。

在微信出来之前,马化腾的危机感是非常重的。当时他写了一封信,里面有一句话,腾讯连移动互联网的站台票还没拿到;还有一句,腾讯三个月就能死去。但当时移动互联网这个票还不是特别靠谱,当时还有雷军的米聊等好几家竞争对手。

很幸运,那一局腾讯又胜出了。

其次,技术。

映客就是因为技术的驱动而崛起。三年前,4G出来的时候,大家都很清晰的看到视频技术的飞速发展,带宽的拓展以及移动通讯网络覆盖越来越广。那个时候如果你是做投资,或者是这个行业的人,如果还没认识到视频这个机会大潮来了,那真是白干了,那个时候是一定要去关注视频的。

青松基金在2013年开始介入视频领域,着重找细分领域应用以及社交的机会。在2013年,我们投了“掌门教育”,这个产品是让刚刚考上大学的优秀大学生,去辅导二三四线城市中学生的课外学习,一对一通过视频来做。现在是行业内规模第一,有1万余名老师,发展得非常快,已经到B轮了。

还有一个,DaDaABC,这也是一个视频教育产品,让老外教孩子英语。然后就是映客,映客似乎是一夜之间爆发出来了,映客创始人奉佑生是“多米音乐”前COO,2014年行业苦于对付音乐版权盗版和垄断的夹击,多米决定成立蜜莱坞公司做音频社交“蜜live”、去年三月开始做视频“映客”。

技术创新是可以带来一些机会的,不过现在再来做直播这事已经晚了,没戏了。特别针对颜值的直播早就过时了。那直播之后是什么?是VR吗?扎克伯格看好VR社交。

做社交一定要关注场景,中国有很多团队拷贝Snapchat,但没有一个成功的,为什么呢?其实Snapchat的场景是非常普通的,就是人和人之间交往的场景,两个人聊天本来就是说完拉倒,阅后即焚,其实特简单。有的人说中国人不需要这个,我觉得这是瞎扯的。Snapchat肯定直接copy过来是不行的,中国人的内心需求和文化基因和美国是大不一样的,纯粹把美国的东西copy过来肯定不行。

第三,平台。

大家能够看到阿里天天希望他的产品有社交属性,一会淘宝上面加社交,一会支付宝上面也干社交。我认为这事不容易,但聪明人认识得都很清楚,不做是不行的。纯粹的一个平台不靠谱,没门槛,长期下去是不行的。缺什么?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还有人干平台干得非常辛苦,仓库、物流、运输,这些当然可以形成门槛,但这种门槛不够有机。美丽说与蘑菇街合并了,为什么?干着“难受”呗。

我真正看好的是社交性的电商平台,这件事情其实还没有人做好,还有很多机会。像小红书,我觉得是很好的,给点时间,这类产品会做起来。而像强东的京东,社交元素则偏少。

另一个重要的社交产品Pinterest,图片社交网站。它在美国强到什么程度?所有电商导流的效果,它比第二名高出7倍,Facebook都不在它的话下,如此牛的东西,中国没有!也是机会呀。

第四,垂直领域。

有非常多垂直细分的领域是可以做的。举个例子,有一个应用叫musical.ly,你可以录一段视频,选择一段音乐,它帮你合成MV。他们刚开始做的时候就找我融资,但我看到他们的数据在中国表现的太差了。数据上很明显,美国的内容好看,所以我劝欧阳去美国干这个事,中国没戏。美国人怎么唱呢?倒着唱,在水里唱,跳着舞唱,各种欢乐,非常好玩。中国人基本一到镜头面前特别傻。中国人看,美国人演,所以说,UGC的“G”基本上在美国,“U”基本上在中国。后来我就给他们介绍了LadyGaga的经纪人Akon,现在干的很出色,在美国总榜上曾经拿到过第二名的好成绩。

第五,分群。

分群是什么概念?TFboys的粉丝一半人不知道特朗普。但是王源的星座是什么,如果你和他们说你不知道,他会觉得你都白来这个世界了,这就是分群。以后不会有一个偶像全世界都喜欢,一定是分群的。

再比如B站,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进去的,但喜欢的人就喜欢得不得了,这是机会。

第六,行业应用。

中国的行业应用太落后了,美国行业应用投资占整个投资市场很大份额(大概40%),中国差得太远(只有5%)。工业、行业应用领域机会还非常大,很多SaaS还不能做到社交化。市值200多亿美金的产品LinkedIn,在中国没有这么体量的同类产品,他们自己在中国做得也不太好,这都是机会。

究竟怎么做社交产品?

创业者一定要搞清楚自己产品和服务的价值在什么地方。每个企业都有使命,我们太多人去干what、how,但是很少去想why。why是什么?是一个企业的灵魂,就是使命。这件事情是永远追求不完的,使命是一个产品的价值痛点,一个企业的使命就是它提供的产品和服务的价值痛点的累积。

价值是永远实现不完的东西。用户群精准,价值痛点明确,这样的项目是我喜欢投的。

最后,青松基金和A8新媒体集团将始终保持开放的态度,期待在社交上面有思想,或者不同看法的人,一起来碰撞出新的东西。特别是90后,你们做社交这件事情有天然的优势,这是特别好的机会。但你们最好加上我这个60后,6和9合在一块,这事就圆了!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