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每7分钟就诞生一家创业公司,美国创业圈都惊呆了!

创业邦 来源:创业邦杂志

“在中国,每7分钟就会出现一家创业公司。”

“2015年全世界的独角兽里,有1/3诞生在中国。”

前两天,邦哥在硅谷圣克拉拉会议中心听到创业邦合伙人王玥说出这两个数字时,内心是有点吃惊的。

一方面,中国优秀的创业公司在大量爆发是不假;

另一方面,中国项目估值都这么贵了?

吼,也许这正是出席了这场 2016 创新中国硅谷峰会的所有投资人勤劳工作的结果。硅谷最活跃的创投机构集结于此,近 1000 人出席了这次峰会。

王玥对当地观众做了一个精彩的开场白:

“在中国,创业创新已经成为国家政策。印象中中国政府从来没有这么高密度的不停的聊创新和创业。 在过去一年,中国政府推动的产业引导基金,达到 4000 亿~5000 亿美金 。”

创业邦合伙人王玥

另外,中国还在发生一个大浪潮,越来越多的大公司开始设立自己的基金:

左边是Google、IBM、Intel、Qualcomm……有趣的是右边,联想、腾讯、百度、阿里巴巴、小米等正在做投资的中国巨头一点也不比左边少

这说明了啥?

第一,中国在过去40年内积累了释放资金的能力。 在过去将近40年,积累了大量的富人。他们除了买光了加州的房子,还有很大一部分会转型为天使投资人,甚至LP。

第二,过去将近40年内,中国还积累了制造能力,Made in China不再是低质量的代名词。 常州公司 Ninebot 收购了 Segaway,你在北京上海的街头很多地方可以看到这辆卖两三千块钱的平衡车。这就是中国的制造能力和先进技术的结合。

第三,这样的中国结合还在大批释放,结果是发生消费升级,两亿中产阶级在诞生,并且在扩充。

因此在这种背景下,很多创业公司天生具备国际化能力。现在你经常看到由跨国 founder 组成的团队, 技术在硅谷,市场在中国

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馆科技参赞王俊明说:硅谷是梦想开始的地方,而今天我要说去中国成为梦想成真的选择

邦哥对此深信不疑,这是硅谷当地最大的华人机构举办的创投活动,也是邦哥第一次亲历一群硅谷最活跃的投资机构用整整一天热烈讨论中美两地目前最火的创业公司和趋势:

跨境创投高级顾问Lilly Huang(左)GGV管理合伙人童士豪(中)、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刘泽辉(右)讨论了2016年中美创投热点

“中国15年来互联网的发展路径和美国截然不同。美国市场从相对高端往下走,中国打法则正好相反,走“农村包围城市”策略, 从屌丝用户开始,得屌丝者得天下 。” 童士豪说, 但最近趋势在变

“ 2013~2023年,这未来十年其实是中美模式混合打,吃遍全世界。没经历过15年天下辩护的创业者不管再怎么努力,明显没有经验,在国际市场上厮杀的时候非常吃亏 。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投资人要在旧金山找到中国出海团队。

现在要比较中美两地互联网特点,一句话概括:美国做深,中国做广。

“相比之下,美国创业者享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其创业项目 99% 在小众的利基市场。但若顺应了趋势,解决了一个小问题,也有可能像Uber、Airbnb一样成为全球性公司。”刘泽辉说。

而在商业模式和技术创新上,中国在某些方面也开始有想法,不再是遍地copy to China。

除此之外,还有六大讨论版块。

比如VR讨论版块

从左至右: 主持人、 太浩创投合伙人张晓亮,500Startups 合伙人Edith Young,丰元创投合伙人 徐霄羽

2015 年, 500 StartUps 在 VR 领域投资了 330 万美元

丰元创投也很早就加入了 VR 投资战场,15% 的项目投资在中国。徐霄羽透露,4年前,就有 90 多家该领域公司在进行融资。

跨境投资讨论版块:


从左至右: 源投金融创始人 陈琛,威基金创始人 郭威,云九资本合伙人 邱谆,赛伯乐洛杉矶基金管理合伙人 张晨辰,幼发拉底孵化器创始人 沈赐恩

郭威是硅谷最活跃的天使投资人。他说,3年前硅谷几乎看不见中国投资人的身影,今年爆发厉害。但初入硅谷,会遇到几个常见的问题,他在一开始也开始经历过:

1. 合约问题 , 债转股和直接的股权投资是有一定差异的 ;

2. 美国人的Pitch通常做得很漂亮,但很多问题要在线下做深入了解 , 比较常见的小招数之一,创始人告诉你团队已经有很多人了,而国内投资人没法做背景调查。

3. 国内创业者来美国寻找机会的时候,不建议找当地投资人融钱 , 融资文化差异难以在短时间内解决,仍然建议找有中国背景的资方去融资。

邱谆说,以前在硅谷常有观点,美国公司不应该在很早的时候拿中国的钱,必须先把本地市场做好。通常公司在 B~C 轮开始思考进入中国市场。但现在有中国视角的投资人会跟美国创业者说,尽管进入中国市场还是在 B~C 轮,对中国市场的了解,却应该从第一天开始。

也许吧,美国创业者的产品不一定跟苹果竞争,但有一天却很可能跟腾讯竞争。

那么,中美创业者在哪些方面可以互通有无?

张晨辰认为,商业模式上,美国人的想象力没有中国人大。拿内容行业来举例,在美国首先大部分IP可以得到保障,其次有发达的内容分发系统。但在中国,竞争环境激烈的多,相关产业一定要找到新的模式收费。

“美国网红不能想象中国网红一天几万人民币的收入。在付费模式上,他们很希望向中国学习。”

出海讨论版块:

从左至右: 云启资本合伙人 黄榆镔,ARM中国投资董事总经理 陈轩,老鹰基金创始人 刘小鹰,F50 创始人 DavidCao

出海的中国公司仍然很难在美国落户。陈轩建议,出海一定要发现与中国市场不同的地方。中国企业尤其在快速执行和适应方面有优势,一些科技公司善于与其他公司,尤其是国内大公司合作,“ 比如工行想进入美国市场,需要技术方面的支持,这对中国的科技企业来说是一个优势 。”

总之世界扁平,需要随时随地关注在全球的竞争现状。

社交讨论版块:

从左至右: 紫辉创投副总裁 韩文皓,Tinder 副总裁 张仁辉,IntelCapital 投资总监 Sanjit Singh Dang

观点如下:

1. 总体来说,社交方式在不断转型,视频越来越重要,这一点在中美两地的社交平台都有所体现。

2.在中国,能看到一个很大的需求出现在VR领域。中国消费者经常说希望在家里切身感受到比赛现场的氛围。这种对内容的渴求非常之大,长时间范围内只会看到快速增长。

3. 媒体迭代在不断进行,电视也在向着VR领域进军,适应VR方向的变化。 不过,人们这么多年一直通过电视在看严肃的内容。比如7点看新闻,8点看球赛。看电视时只是单角度推送,直播基于云端推送,多角度平台,你可以看5分钟,但时间长了是不是还觉得这有意思,这是一个问题。

Q:硅谷怎么看中国热现象,诸如直播?

Tinder 副总裁张仁辉 :直播已经变成了媒体消费大趋势。但我不会把中国的直播看重一种门槛很高的形式,它只是给用户一种便捷的方式,来看主播表演、送礼物、来实现互动。中国已经出现爆炸式增长,但现在它还不提供“严肃内容”,成千上万的人在看直播,但内容上,现在还有问题。

Q:又如何看国内最大的社交软件,如微信?

Sanjit Singh Dang :我用微信,但主要和中国朋友用微信,和印度朋友用印度软件,在美国用 FB。你可以在中国用微信给出租车司机付款。FB 主要在信息方面发展,其他方面还不如微信。但微信是个沟通软件,还有一点可以加入——聊天室,FB 就有这样的功能。

(讲真,邦哥非常激动。这是第一次在硅谷的活动上看到他们如此热烈的讨论大洋彼岸的中国。)

企业服务讨论版块:

从左至右: 美国易鲸捷公司董事长 李为冲,Procyon Ventures 合伙人 Millie Liu,阿尔法公社创始合伙人 许四清

观点如下:

1.在中国很少看到垂直领域扎得非常深的企业服务公司,国内技术欠缺,同时很多行业对技术的需求又非常大, 一些美国公司进入中国时,会发现“根本没有竞争对手” 。

2.然而,中国企业服务的独角兽今天还在襁褓当中。在同样技术条件下,一个企业服务公司在中国成长的步幅会慢一点,但当它有50个以上客户时,会进入快速发展期。

3.美国企业去跟中国人竞争,其实 处在不对等的竞争环境下,中国创业者机会更多 。

Q:企业市场,中国和美国各个细分市场,到底啥区别?

许四清 :1.中国市场拼关系,美国既拼关系更拼技术。新兴公司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崛起——不拼爹,拼客户。

中国企业服务市场,还没有形成技术驱动大行其道的气候,这是硅谷的华人创业者回去创业最好的机会。

原因是中国企业服务在过去20年左右的时间内,(从投资角度看)严重欠债。美国有很好的技术积累深厚的创业者,原美国做企业服务的,粗略算有6000亿美金市场。中国则是老牌的金蝶用友等产品服务型公司,大多数还是做软件。5~10年内,中国有可能超过美国

Q:为什么这个领域,美国独角兽公司比较多 中国相对比较少?

Millie Liu :哪怕你是做非常小众的领域,只要你的市场能达到成熟阶段,有一定的收入,就能靠近独角兽级别,很多有非常深的技术壁垒的公司,在收入没有很高的时候,对后面的企业投资者来说,有非常重要的战略价值。这些巨头愿意花巨额去收购,让他们到达这样的估值。

人工智能讨论版块:

从左至右:丰元创投合伙人 李强,Permutation Ventures 合伙人 PeterBruce-Clark,SKYMIND创始人 ChrisNicholson,SKYMIND创始人 EitanSharon     

此外,Plug and Play 创始人 Saeed Amidi 也来到现场:

最后,斯坦福大学教授、丹华资本创始人 张首晟七海资本创始合伙人 许良杰 分析了 2017年创业大趋势,不出所料还是那几样:

人工智能肯定是大趋势,会影响着各个领域 。同时,在大数据和远程医疗方面,会出现大量创新,AI则为这些服务会提供助力。

以医疗举例,AI可以应用在X光、放射等医疗领域,建立起更加完善的医疗体系。许多社会资本流向医疗领域,是一个好的现象。另一方面,金融技术,出现乱象,但技术会让乱象走向终极,互联网则让社会从中央走向地方。

大数据过去只有大公司用,但现在创业公司加强了竞争, 在算数算法方面,给了小企业机会 。

考虑AI创业时,不要仅仅认为这是大公司的游戏,必须找到最先进的领域 。在这个领域做到最好,就像谷歌花了数年的时间才成为今天的样子。

从左至右:丹华资本创始人张首晟,七海资本创始合伙人许良杰

最后的最后,三次出现在创新中国硅谷峰会的 Afterschool 创始人 Cory Levy 也来了。两年前他在同样的舞台出现,当时带来的 App 叫 ONE ,之后很快转型做了 Afterschool,现在上百万在校年轻人使用它,也是目前全美最受关注的社交领域公司。Cory 分享了年轻创业者关于团队建设的三个建议:

相信直觉,不要凭表象相信人 。一个人会迟到5分钟,但他可能也非常努力。

人不合适就要再招 。 如果你开除了一个员工,可以让另外一个员工成为更好的员工。

找到未被发现的人才 。Afterschool现在基本在全美国范围内找人,然后带到硅谷。

Afterschool 创始人 Cory Levy

哦对了,在峰会现场还进行了 20 个项目的路演,最终 DropelSaywee 晋级,参加 2017年创新中国春季峰会,稍后邦哥会再跟进对这20个硅谷最新、最前沿创业项目的详细解读。

1080x640.jpg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