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重库存1.9万亿 化工等8行业背腹受制

创业邦 来源:转载|

  78%上市公司存货超去年,341家公司存货较年初增加50%,133家公司存货翻了一番

  中国面临着史上最沉重存货。

  数据显示,截至9月30日,A股上市公司的存货共计19087.72亿元,较年初增加4780.83亿元,增幅高达33.42%.而这一数据,也刷新了历史记录。

  如果不是金融危机,多出的存货也不会如此引起市场的紧张。存的原材料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贬值。

  “存货很难界定到底值多少资产,它是上市公司最容易出问题的一环。”渤海证券分析师靳海明告诉理财周报记者。

  8行业的存货增幅重压

  根据Wind资讯数据统计,今年三季报中,两市78%的上市公司库存超过去年同期,其中,341家公司存货较年初增加50%,133家公司存货翻了一番。

  23个行业中,只有家电业库存下降11.5%,其余各行业库存均有所上升。这其中,增加额最大的4个行业依次为房地产、钢铁、化工和建筑建材,分别增加了1125.13亿元、821.99亿元、663.48亿元和515.54亿元;而增幅最大的4个行业则为公用事业、钢铁、建筑建材和商业贸易,增幅分别为85.58%、50.08%、47.81%和41.07%.

  这些库存占据了部分行业大量的流动资金。Wind资讯数据显示,截至9月30日,两市房地产行业现金余额为622.3亿 ,较年初738.9亿减少15.8%.而仅宝钢股份一家,现金流较去年同期就减少130.5 亿元,存货资金占用增加额较去年同期上升约74.2亿元。

  哪里来的存货

  “库存只是一个中间环节。”著名财务专家清议说。

  这个中间环节链接的是影响企业甚至行业利润的最主要因素:供应和需求。一个企业的产业链中,多个环节会产生存货:采购原材料,产生原材料库存;生产产品,产品库存;出售产品,库存转为现金。

  显然,上述任何一个环节流通的不畅,都会可能出现库存。而在当下的中国,前期大量采购的原材料,和逐步蔓延的需求低迷积压着企业的盈利空间,形成了大量的存货。

  在清议看来,“市场需求减少”是出现库存的主要原因,“这是很正常的周期现象。因需求导致的存货问题只是需要一个流通消化过程就可以解决。”他乐观的估计,四季度时,这些存货可以通过减产等措施被消化掉。他笑称“没有一个活人会被噎死”。

  但事实上,真正影响企业盈利的是上游原材料价格暴跌导致的库存贬值。哪怕只是其中的一种原材料。以化工行业为例,作为磷肥的主要出口国,我国同样是其主要原料硫酸的进口国,2个月内,国际硫磺价格从最高时的每吨810美元降至目前的55美元,整个磷肥的价格也一落千丈,下降幅度超过1500元。据行业协会理事长介绍,因为高价原材料一项,全行业亏损额已达156亿元。

  这种损失出现在了几乎所有原材料依赖进口的行业。何况,几乎所有的大宗商品因一种短缺的“假象”而大幅上涨,到转而因为金融危机而高台跳水的过程太过迅猛,许多中国企业根本来不及做好准备,这直接增多了他们的高价原材料。

  整个过程几乎可以用陡峭的原油曲线来描述:从2007年8月“突破”78美元到2008年7月11日的原油最高点147.25美元只用了1年左右的时间,而从147美元一泄直下回到这个数字却只用了3个月。

  原油带动了其他几乎所有大宗商品的价格,没有定价权的采购商因此被国际市场紧紧掐住喉咙,被动的调整自己的库存表。“低买高卖”是最古老的商业法则,国内的企业却总是慢一个节拍。石化双雄在高价囤油低价减购,囤积在港口的高价铁矿石和煤炭每天都在贬值。

  [page]

  双向存货多米诺骨牌

  在这次的库存危机中,最早出现库存的行业是有色金属,它也是原材料价格下跌最多的行业。以铜价为例,从08年年初接近7万元的价格下跌至如今的3万元左右,跌幅过半。但以江西铜业、云南铜业为代表的国内主要铜生产加工商库存并未大幅增加,反而有所减少。

  “一方面由于铜价几乎腰斩,库存价值减少不代表数量的减少。”西南证券分析师兰可介绍。“另一方面,国内的有色金属行业大多采用以销定产模式。且这些企业拥有矿山,可以较为自主地调整库存。”

  其他的行业则没有那么幸运。国内大多数缺乏定价权的行业库存都因需求的萎缩而大幅增加。不难看出,两市库存最多,增幅最快的几个行业都是首先受累于需求大幅减少的。在2007年的10月次贷危机开始席卷些美国房地产市场,并且于2008年春节之后开始向全球缦延时,中国的楼市开始走向低迷。随着新屋的开工率不断降低,钢铁、建材等行业的产品需求也随之减少,主要的建筑用钢和用材价格大幅下降,带动了铁矿石价格的下跌。与此同时,伴随着金融危机的加深,出口导向型的制造业出现大规模的亏损倒闭,塑料、化纤等主要化工产品需求持续下滑。

  不少企业已经承认了这种亏损并在三季报中做出减值计提。万科在三季报中对“面临风险的项目”计提了5.35亿元存货减值准备,宝钢计提了9.7亿元,鞍钢计提9亿元存货跌价准备。而尚未作出计提的企业四季度将直接把这些损失记为“亏损”。

  一年贬值2600亿外汇

  “如果形成产品之后,销售的价格依然不能覆盖企业的成本,这部分的库存对企业而言才会造成损失。”清议介绍。也就是说,库存到底是好是坏的关键,是取得库存价格以及保管这些库存需要付出的代价,而非单纯的数量多少。

  抛开形成的企业阵痛,大宗商品价格的下跌被一些专家认为对中国而言“好事”。11月1日,在北京大学的某个论坛上,宋国青就建议,有能力的企业,甚至中国的外汇储备应该在原材料价格进一步下跌时增加紧缺商品的库存。

  从2007年8月到2008年8月,进口贸易指数上升了22.7%,宋国青估算,以能购买的货物计算,一万四千亿外汇储备一年之内贬值两千六百亿美元。“这与通货膨胀情况下把钱存银行是一个道理。”宋国青认为,之前的商品价格上涨对中国造成的危害要大于金融危机。而在9月份价格下跌后,石油进口一个月可能就省40亿、50亿美元。他建议,企业可以在商品下行的通道里借机增加库存。“等铁矿石跌到200块钱一吨,那时候拿着钱买货多理直气壮。”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