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二次元正在拯救没落的“刀匠”

李莉 2017-11-14 07:56:58

文/雨下

来源:游戏研究社(ID:yysaag)

不管从商业的角度,还是从传统文化继承的角度,尽可能的增加理解刀剑的人,才是一切的前提。

在各种ACG作品中,日本刀的身影颇为常见。像是正宗、村正、菊一文字,这些名字大家应该都在很多地方见过。虽然日本刀在如今的和平年代已经非常少见,但由于一些作品的演绎,这些被赋予感情和灵性的武器还是总能在许多观众心中掀起阵阵涟漪。

传统观念认为,刀剑只能对喜欢打打杀杀的男孩子造成吸引力。但近些年一些有关刀剑的作品,却完全改变了人们的这种认知。

比如上图这款名为《薄樱鬼》的AVG,发售于2008年,让当时的人们见识了女性向游戏的巨大潜力。受这部作品影响,许多女性朋友也开始对一些名刀有了一定的理解和兴趣。

而前两年,把日本历史中出现的知名刀剑进行男性化的拟人网页游戏《刀剑乱舞》,更是几乎以一己之力将日本刀的热潮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凭借超高的人气,《刀剑乱舞》的动画和舞台剧等其他形式的改编作品都受到了很大的欢迎。

那份对角色的爱意传达到三次元里,也就成了对真实刀剑的兴趣。以至于展示相关刀剑的美术馆都人满为患。去年四月,东京富士美术馆例行举办了一个日本刀展览会,其中的解说员鸭木年泰表示:

“此次展览会的人流量是往常的2至3倍,对于人们对日本刀的热爱,我也非常吃惊。希望大家能够从美术品的角度更多的感受日本刀剑之美。”

而这突如其来的刀剑热潮,对日本传统的铸刀业来说可是一个莫大的惊喜。

日本刀在一百多年前明治时期的“废刀令”之后,再一次成为大众视野的焦点了。室町时代一直传承下来的刀匠——“二十六代藤原兼房”,就对最近的刀剑热潮深有感触。

“我每个月都会去“关锻冶传承馆”进行公开冶炼,跟以前相比女性的观众增加了很多,而且甚至有了女性自己一人过来参观的观众”。

二十六代藤原兼房二十六代藤原兼房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这一刻,日本传统刀匠们已经等得太久了。然而,如今的日本铸刀行业却面临着非常严重的问题。“全日本刀匠会”的理事坪内说: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刀匠的减少,平成元年(1989年)的时候,刀匠会登录人数是300人左右,而现在仅剩188人,并且已经呈现超高龄化的趋势。”

阻碍着铸刀这项传统文化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其实正是“刀匠传统”本身。据坪内讲,要成为一个合格的刀匠,必须要跟随师父进行5年以上的修行,且在这期间完全没有任何薪水。所以首先想入行的话,必须要在参加工作挣够了钱的基础上,然后再获得家庭的支持才有可能坚持下去,这样的条件显然有些苛刻了。

另外成为刀匠需要获得国家资格认证,每年一次每次八天的例行考试也是必须的。而这些还都只是皮毛,因为突破了这些难关后还必须要准备1千万日元左右(约为60万人民币)的资金用来独立建造铸刀作坊。

“最近、受到刀剑热潮的影响,想要入门成为刀匠的人的确也有所增加。但最终真正能够进入这个行业的人却屈指可数。”坪内说。

刀匠传统虽然已经不适应现在的人材发展模式,但毕竟是流传几百年不变的老传统,即使想要改变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更何况也很难说服那些精益求精的老一辈匠人,降低刀匠的准入门槛。

而且就算不说产能,刀剑热之前,整个日本刀剑文化的淡化才是铸刀业界最为担心的问题。在滚滚的历史巨轮面前,重新让人们对作为冷兵器的日本刀提起兴趣,仿佛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平成年代,再宣传武士道精神显然是个下策了

二次元,传统铸刀业的新战场

其实铸刀界整个行业的人都明白一个道理。这么些年来阻碍一个家庭买刀的原因,不是昂贵的价格,也不是很久以前的那次“废刀令”,而是老婆和女儿的反对。这也就说明了为什么前文中,刀匠传人藤原兼房对“女性的关注”如此重视。

不断兴起的刀剑热潮让全日本刀匠会看到了新的机遇。但这里所属说的机遇,不是指一两个IP作品给铸刀行业带来的直接价值,而是传统文化推广一种更大的可能性。

能够得到女性的支持,能够得到年轻人的认同,“二次元”是个好东西。于是“全日本刀匠会”开始从各个角度搞起了进军二次元的尝试。

因此如果你进入全日本刀匠会官方主页的时候,点主页旁边的“漫画标签”就能发现一个少女风格十足的《魔法刀匠 锻冶☆姐妹》。要不是它一直停留在醒目的位置,你可能很难把这个画风跟一个本应非常严肃的铸刀协会联系起来。

故事情节是这样的,喜欢刀剑的三个女孩子,被给予了拯救世界的魔法力量,而魔法少女想要变强的话,就要学习一定的刀匠知识。

《魔法刀匠 锻冶☆姐妹》《魔法刀匠 锻冶☆姐妹》

虽然设定上未能免俗,不过作为一个科普性的漫画,能让人了解铸刀知识、感受刀匠行业,它的目的已经很好地达到了。

但这还只是刀匠协会一系列动作小插曲,他们认为最能发挥二次元价值的是“购入者育成”。

“与刀匠培育同样重要的是,买刀人的培育。怎样吸引年轻人的注意力,在这之前,整个业界都没有好好考虑这个问题”。坪内说。

于是刀匠协会在刀剑文化的展宣中,把与二次元的合作提升到了一个很高的优先级。他们的这种理念也得到了日本刀圈子其他团体的积极响应。

《新世纪福音战士》(EVA)是一个在全世界都有巨大影响力的动画,其中出现的许多未来风的改良日本刀,也是作品的一大特色。所以从这部作品开始打开局面可能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趁着当时EVA新剧场版的上映,全日本刀匠会就与动画官方合作举行了《EVA和日本刀展》。

为了这次展出,刀匠协会发动了全国许多知名刀匠参与到这次活动中来。但与平时其他刀剑制作不同的是,EVA中出现的武器都经过了不同程度的夸张,这对老一辈的铸刀匠人来说也是个前所未有的挑战。

刀匠们在为EVA刀展赶制作品刀匠们在为EVA刀展赶制作品

最终展出的作品效果令人赞叹。

防御刀(Counter sword: Stage 2-A)防御刀(Counter sword: Stage 2-A)

绫波丽的胁差绫波丽的胁差

朗基努斯长枪局部朗基努斯长枪局部

真理的小刀真理的小刀

由于这些武器制作精良,传统工艺与科幻作品的结合又非常有冲击力,因此几年过去了,现在《EVA和日本刀展》依然在日本全国巡回展出中。

之前提到的《薄樱鬼》,算是与刀剑文化非常契合而又颇具人气的代表。就是这两天,《薄樱鬼 刀剑录 ~幕末维新的刀剑展~》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之中,据说去到现场的有很多都是喜欢动漫的年轻女性。

在这次活动中担任解说的是日本美术刀剑保存协会的永田光司。当他去展示室解说的时候,由于观众们本身就对角色和刀剑的背景有一些了解,所以讲解交流起来非常顺利,而观众们也一直保持着很高的兴致。

日本美术刀剑保存协会,永田光司日本美术刀剑保存协会,永田光司

同时永田还担任着这次活动特别讲座“日本刀初学者讲座”的讲师。这个讲座在开始募集人员的几分钟之后就已经满员了,而受讲者有六到七成的女性,甚至有外地特意赶过来参加的游客。

《薄樱鬼 刀剑录 ~幕末维新的刀剑展~》现场《薄樱鬼 刀剑录 ~幕末维新的刀剑展~》现场

当然对刀剑协会来说,可以与之展开合作的ACG作品还有很多。只要年轻人喜欢,对刀剑文化的推广有帮助,都可以尝试着开展下去。

《战国无双的刀剑展》与展出作品《战国无双的刀剑展》与展出作品

比如真剑少女等等。

其实不只是这些成熟的人气作品,刀匠们也在不断尝试着从可能的各种角度去贴合年轻人的兴趣点。

在大阪历史博物馆举办的《二次元vs日本刀展》中,我们就能看到二十五代、二十六代藤原兼房,用传统工艺打造的幻想风格武器。

也许你很难想象,上边这个华丽的艺术品,是在这样的传统的铸刀工坊中打造出来的。

不仅如此,在这次的展览中还能看到许多刀匠与插画师或者漫画家合作的作品。

比如天野喜孝绘制的《ZAN》的插图,太刀铭为宫入小左卫门行平。

插画师開田裕治绘制的鬼神,制作者为木村兼光。

对于刀剑协会做出的改变,可能又人觉得是杯水车薪,还可能有人觉得这样一群中老年人想方设法要抓住年轻人喜好,有时却不得要领的处境有些滑稽。

但这项几百年来始终高高在上又如此多传统桎梏的行业,愿意“放下身段”迎合大众,还一直在为未来的发展做着准备。不管结果如何,这样的心态都值得尊重。更何况目前为止他们已经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效。

在生活方方面面都开始现代化的时代,衰落危机不止存在于铸刀行业,也不仅限于日本,各个国家的传统手工业都开始面临不同程度的挑战。人材的培养模式、源材料的获取等等问题都不得不采用与过去截然不同的考量方式。

最需要考虑的,可能是彼时的文化氛围还能不能支撑得起这项工艺的存在。坪内说,做这些的目的也并不是说一定要让大家买刀。一把日本刀少则几十万多则数百万,就算短时间突然出现一个刀剑热潮,也并不会对销量产生太大影响。但不管从商业的角度,还是从传统文化继承的角度来讲:

“尽可能的增加理解刀剑的人,才是一切的前提”。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