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抓进看守所的町町单车创始人丁伟:从富二代到一无所有│创业败局

创业邦|http://www.cyzone.cn 2017-10-31 01:17

“善败者不亡”,认真研习失败,离成功会更近。创业邦关注连续创业者,希望下一次,你更完美。

本文系「创业败局」原创栏目第 4 篇报道。町町单车从出生到关停,不过短短8个月。创始人丁伟从富二代明星创业者,坠落为看守所里的犯罪嫌疑人,一年内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在一片质疑和谩骂中,他从看守所出来后向创业邦倾诉了这段常人难以理解的经历。

四月份的时候,丁伟还是共享单车公司——町町单车的创始人。

话虽如此,为了节省开支,只要有时间白天他会和联合创始人一起修车。

那天,丁伟像往常一样在南京公司的楼下干活。突然,从老家泰州来了几个面相凶悍的大汉,上来就问他认不认识丁万青。

丁伟当然认识丁万青,那是他父亲。那天后者正在天津采购单车。

他抬来起头,狐疑地看了两眼,回答说:「认识,那是我爸,你们有什么事?」

啪!没等反应过来,丁伟已经被对方重重扇了一记耳光。

丁伟彻底懵了。

缓过神来,他马上给母亲打了电话。话筒里断断续续传出来的哭述声中,丁伟才知道自己家出大事了。

町町单车的诞生

1994年,丁伟出生于江苏泰州。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家里有别墅,平时自己有两辆保时捷、一辆卡宴,看心情开。

父亲丁万青,做投资理财发家,主营业务包括 P2P,后来还投资了开办了服装厂和食品厂。

丁万青很宠溺儿子,不仅在生活费上毫不吝啬,并且在很多旗下的公司里将丁伟设立为股东(这也为日后的风波埋下了伏笔)。他送丁伟出国念书,虽然后者并没有念完就辍学回了国。

回国后,丁万青出钱让儿子在上海开了一家珠宝店。

在丁伟的回忆里,珠宝店就是一桩中年人做的生意,20几岁的年轻人根本待不住。他每天也就到店里逛一逛,然后就在去吃喝玩乐,混圈子。

去年10月,丁万青到上海来看看儿子,发现儿子每天都骑摩拜单车到店里上下班。那时候,共享单车在北上广还是一桩新鲜事儿,丁万青在江苏不可能见过这东西。

等到丁伟解释完什么叫共享单车之后,他突发奇想。

「儿子,我们觉得我们爷俩儿可以搞这个。」

丁伟立马就答应了。其实他早就被珠宝店给搞烦了,对于共享单车,他倒确实有想法要好好搞一搞。

丁氏父子的效率也还可以。

丁万青迅速打了2000万作为启动资金,由儿子丁伟全权运营町町单车。不过一开始在媒体的报道中并没有道出这层关系,大家都把丁伟吹捧成了下一个 90 后天才创业者。

采访、报道、政府会议,丁伟享受着明星创业者的待遇。

突生变故

町町单车是南京真正第一批的共享单车,所以前期发展非常顺利。

今年春节来得特别早,又有大量的单车订单来不及生产,导致丁伟在年前只投放了 500 辆车。可这500辆车却给公司带来8000个用户。

从町町年前发布会上说出的「豪言壮语」里可以发现,公司原本预计在今年上半年投放 70000 辆车。

那最后投了多少呢?10000 辆。因为从二月份开始,町町单车的母公司,也就是丁万青的公司出了问题。

当时,丁伟的老家泰州有一家挺大的 P2P 公司突然倒闭了,创始人去公安局报案自首。泰州不大,一传十十传百,一夜之间老百姓都不相信 P2P 了。

结果就是,不管到期没到期,客户都跑到丁万青的公司里退款。可公司哪里有钱?按照正常的运营节奏,这些钱大部分都拿去投资,还有分给旗下的七家公司去放贷了。

事出无奈,丁万青只得拆东墙补西墙去要回款。一些放贷公司一看母公司快不行了,都耍赖不还钱,选择继续放贷。愿意还钱的公司,也趁机打压还款金额,只还一半。

「那为什么不报警,不告他们呢?」邦哥在事后问丁伟。

丁伟的解释是,事实上法律流程太长。当时客户都跑到自己家,捏着他父亲的衣领催款了,根本等不及法院来执行。他父亲一时糊涂,去借了高利贷还款,最终把毕生积蓄和家产都给搭进去了。

六个月闪电崩盘

然而,在文章开头的那一巴掌前,丁伟完全不知道家里出的这些事,因为丁万青从来不会在儿子面前说这些。

不过家里的资金紧张已经初露端倪。

因为融资不顺利,町町单车的运营一直由父亲投钱。今年二月份,母亲突然告诉丁伟要省着花钱,并且停止给他打钱了。

刚开始,丁伟还靠着此前剩下的几十万零花钱让公司正常运转。可到四月份他真没钱了,只得问父亲要——他得发工资。

可那时的丁万青已经被债务逼得快走投无路,别说发工资,他还想着给町町单车找投资公司接盘。

这时候,丁伟才第一次意识到家里债务危机的严重性。

他马上想到了单车押金。当时町町单车已经积累了 15 万用户,按照单个用户 199 元的押金计算,整整有 3000 万。

丁伟突然开始害怕父亲把这笔钱给挪用了。那样作为公司法人,等待丁伟的将是漫长的牢狱之灾。他连夜逼问父亲,要求他拿出存有押金的公司银行卡,却被丁万青拒绝了。

一怒之下,丁伟带着自己的创始团队离开了町町单车,彻底撒手不干。而町町单车这家「家族创业公司」也随着实际管理人的离开逐渐沦为一个空壳。

随后的4月到6月,丁伟再也没见过父母,他整天只是喝酒、买醉——直到危机彻底爆发。

6月份父母被警察带走。7月份初他自己也因为股东身份,身为「犯罪嫌疑人」被带走协助调查。

而此时的町町单车,已经因为《扬子晚报》等媒体的文章,成为了大众眼中非法集资,创始人卷款而逃的骗子公司。媒体还揭露出丁伟的富二代,他更是被大量口诛笔伐,用词都很难听。

然而这些话当时丁伟都看不到,因为他已经因为父亲的案子进了看守所。

10月份上旬,丁伟身上的嫌疑被洗清。他从派出所里放出来后立马打听那笔 3000 万押金的去向。后来姐姐告诉他,其实父亲退还了 14 万用户的押金。

而剩下的 1 万人,共计 200 多万元,家里实在拿不出钱了,至今没有解决。

丁伟这才明白,为什么看守所里,警察对于町町单车的事情只是草草过问。因为比起实际的投入来看,目前这 200 万的欠款很难构成诈骗罪,警察没法立案。

最终,丁万青还是保住了儿子。

盲目追风口的悲剧

町町单车的故事到这里也就差不多。

今年四月份,町町单车的注册公司——南京铁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已经变更为其他人,所以丁伟接受邦哥采访时的这段叙述无法作为官方回应。

然而从町町单车的悲剧中,我们还是可以找到一些关于创业失败的教训:

第一、丁伟最严重的问题在于,作为公司的法人和实际 CEO,他手上却没有公司的账。

那张管理着押金的公司银行卡一直在丁万青的身边,导致在公司遇到危机时,丁伟非常被动。

而整个公司的财务,则是交给一个父亲派来的老头管。此人是一个十足的两面派,在丁万青不在场的时候,经常在公司账面上拖欠。

第二、由于是富二代以及家族内部创业,丁伟显然低估了共享单车需要投入的资金量。

据说,有一个实体商贸集团从去年年底就一直对町町单车有投资意向,双方也基本敲定了投资协议。

然而到了今年四月,由于对方公司高层向政府行贿被调查,导致投资泡汤。町町单车瞬间陷入极大的财务危机中。

第三、丁氏父子在公司运营理念上差异较大,丁万青才是公司真正的决策者,丁伟只是执行者。

町町单车的联合创始人 Z 先生告诉邦哥,实际上公司还是丁伟的父亲说了算。

举例来说,因为一开始数据表现不错,团队想迅速铺设到南京全市来争夺用户流量。然而,丁万青从传统生意的思维方式出发,提出了一个奇葩战略:先在商业区,也就是新街口附近集中加大投放密度,把这个点做透。这其实是和互联网流量思维完全相反的。

第四、町町单车最重要的失败原因在于,其实它从创业初期就没有想清楚它自身的定位,以及和摩拜、ofo 的差异点,而且创始人本身并不具备相应的能力,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合伙人。

丁式父子一开始所想的,只是把共享单车的生意复制到南京罢了。然而地域性并非是共享单车这种互联网模式的壁垒,而且丁伟自以为的高质量单车也不是共享单车获得成功的关键点。

面对这个看起来低门槛的生意,再加上丁伟本身能力不足。在没有想清楚的情况下就贸然选择进入,最终导致了这场悲剧。

结尾

如今,不管丁伟说什么,网络上存在的非议和指责都会一直存在。因为他身份的关系而永远得不到正面的解答。

就和南京街头至今停留着的一万辆町町单车一样。

丁伟也想过如何处理这些单车。

因为当时的造价不菲,一辆车的成本接近 1500 元,丁伟希望可以把这些车送给没有退到押金的用户,作为补偿。不过,按他现在的能力也没法去找到这些失散的车。

这些车若干年后或许已经报废,躺在桥洞下废铜烂铁中。但它也会成为一种象征——时刻提醒丁伟,还有1万多的用户没有被妥善安置好,以及告诉后来者,盲目追逐风口后的惨痛教训。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