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豹傅盛:对CES新奇感已过 要抓住机器人的机会

刘佳

[来看看猎豹最新抓到的牌,一张是区块链,一张是无人货架豹便利。这也对应了傅盛对于后互联网时代的判断:流量垂直化、个性化,线下红利期到来和AI创造的新场景]

  第三次来到CES的猎豹移动CEO傅盛说,他对CES的新奇感正在减弱。

  “只是常规地去看一下发展成什么样,然后再看看有哪些借鉴。”在CES第一财经采访间接受独家专访时他这样说。

  三年前,正值人工智能经历大突破,从业者们连看到Demo都觉得特别激动。但一个技术的产品化和产业化有很长的路要走,真正把它变成大众喜欢的产品,中间必然经历一个周期。傅盛认为,现在正经历的就是技术发展周期带来的审美疲劳。

  不过,AI相关的机器人方向,仍然是傅盛来CES关注的方向,也将是猎豹接下来出击的重点。他对第一财经记者独家透露,接下来猎豹很快将推出自己智能音箱“小豹音箱”,还将把AI应用到机械臂等领域。

  此外,傅盛还对第一财经记者说,猎豹有一个大计划:将要从最擅长的安全领域切入区块链,不涉及交易,帮助用户保护数字资产。

  AI最大挑战来自“跨界融合”

  对于猎豹去年AI业务的表现,傅盛打了90分。

  他说,猎豹做AI是“一穷二白”,因为此前猎豹所擅长的技能都在工具App上,对于AI完全没有经验基础,要从零开始构建AI。“怎么进入AI体系化进行思考,去理解这个机会,进行跨界的整个重塑,可能是最大的挑战。因为,光靠AI的技术和算法并不能完成真正的落地,而真正理解应用和理解各种产品的人又未必理解AI。”

  比起跨界思考AI到底怎么做,傅盛倒不怎么担心市场竞争带来的挑战。现在互联网公司言必称AI,他觉得这可能是件好事,因为大家把AI讲得这么热火朝天,但真正落地的产品寥寥无几。毕竟产品才是推动这个行业进步的根本动力,大家一起摸索、互为指教是好事。

  而在猎豹内部,傅盛首先推动的一件事就是推动AI场景化和产品化的突围。例如,猎豹围绕海外用户进行的个性化内容推送,以及海外直播平台Live.me的人脸审核和一些内容的鉴别,背后都是通过AI的技术实现。

  甚至就连猎豹员工现在上下班的打卡系统,用也是猎豹自己的人脸刷卡技术。

  对外,猎豹进行了一系列投资和研发,包括孕育猎豹旗下的子品牌猎户星空。在去年被业界誉为人脸识别年度世界杯的微软百万名人识别竞赛中,猎户星空获得百万名人识别子命题有限制类(只使用竞赛提供数据)第一名。和可以无限制地使用外部数据不同,有限制类比拼的主要是团队的算法能力。

  自己的算法或者技术参数得到验证是一方面,更关键的还是应用场景和产品结合起来,把AI真正落地。

  去年猎户星空和喜马拉雅合作的小雅音箱,这款音箱从麦克风阵列到语言转文字、NLP到TTS语音合成,全部由猎户星空一手打造。此后,小米AI音箱的语音转文字里大部分的结果,以及声音TTS也是由猎户星空提供。

  在初步打通整个语音全链条后,傅盛对记者透露,猎豹将马上发布自己的小豹音箱。“今年肯定是一场更大的血战。”他说,猎豹不会把追求多大的智能音箱市场份额作为自己的目标,而是要真正把语音入口这件事情的技术和产品的体验点做到足够好。

  对于AllinAI的猎豹来说,小豹音箱只是猎豹AI技术落地产品之一。傅盛透露,猎豹还做了在深度学习的室内导航,并且在一些机械臂相关的技术上有更多突破,将在今年3月21日发布。

  不是中年危机,是加速适应

  对猎豹来说,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

  从最初的金山毒霸,到另辟蹊径将工具类产品出海,再到转型内容,做AI机器人。不久前猎豹还把流量生意从线上做到了线下,投资了豹便利。现在,傅盛又认为区块链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新应用。

  “傅盛是不是中年危机了,总要尝试新东西,总要找战斗的感觉?”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在一场CES活动上问他。

  傅盛说,大家只注意到猎豹出海,但要说起历史,猎豹最早的原型是金山毒霸。在那个时代,和它同批的企业是瑞星、江民、卡巴斯基,甚至国际上包括赛门铁克、迈克菲,但在经历了个人PC安全到手机安全后,这些安全厂商在个人领域几乎难觅身影,如果不适应外在环境变化,猎豹很可能也和它们一样找不到了。

  同理,如果猎豹当时在手机的工具上不走出海外这条路,今天在中国手机独立的工具开发商中,恐怕也基本上没有了。

  傅盛对第一财经记者坦言,自己也很无奈,“我当然希望我们做一家一个业务上的百年老店,但是这个事情看上去越来越难,或者有的时候得凭点运气。”

  他把这比作打德州扑克,“当你抓了一手牌,你发现不好,你就放弃然后再去抓一手,但是你要保证你的筹码还在牌桌上。”

  AI的技术方案是基础主线。来看看猎豹最新抓到的牌,一张是区块链,一张是无人货架豹便利。这也对应了傅盛对于后互联网时代的判断:流量垂直化、个性化,线下红利期到来和AI创造的新场景。

  值得注意的是,这也是猎豹首次正式确认进军区块链业务。傅盛评价,区块链技术是一个能够极大地调动参与者热情的技术。他认为,区块链最核心的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所谓数字货币,更多的是一个社会关系的重构,是一个去中心化的不可撤销的合约系统。

  尤其猎豹有80%的用户来自海外,这些4亿左右的海外用户也急需区块链的各种服务。“比如你买的比特币你总得保证它的安全,我们就是做安全的。所以区块链的安全,这一方面的一些安全的技术、工具,猎豹都会提供。”傅盛说。

  相比区块链,豹便利则是猎豹在国内做的线下无人货架的新尝试。这一业务从2017年11月初开始运营,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已经进驻30多个一线、二线城市,线下铺设5000个点位。

  过去一两年的时间,业界很少看到单纯从线上流量成长起来的创业公司,但是却见证了滴滴、美团等从线下流量成长起来的巨头型的公司。傅盛说,做豹便利一是看到了线下红利期的机会,二是觉得团队不错,三是因为现在无人货架为了冲量做地推,造成一定的资源浪费,豹便利要做的单个货架的运营效率才是关键。

  不过,无人货架是个全新的战场,不需要自有的零售代理商基础,完全是终端市场需求决定供应链改革的新玩法。对于一向擅长出海业务的猎豹,面对国内竞争激烈的无人便利市场,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很多时候打仗并不是等你做好准备才去做的,但至少我们比六七年前创业的时候要做好准备了。”傅盛说,猎豹现在账上有接近6亿美元的现金。

  “我觉得这些仗都很硬,总比白手创业的时候要好。”他说。

1080x640.jpg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