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少女洛天依“身世之谜”:原团队3年吃空数千万,她空降两年救活公司,奥飞B站投资

创业邦|http://www.cyzone.cn 03-02

今年,是创业邦自2013年以来第6次评选“ 最值得关注的女性创业者 ”榜单。

6年时间,创业邦见证了越多越来的女性创业者从各行各业喷薄而出,成为商业浪潮中不容忽视的重要力量。创业邦走访了报名参与本次榜单评选的女性创业者。

本次受访者是中国虚拟偶像洛天依背后的创业者、天矢禾念集团董事兼总经理曹璞。

2017年12月31日,周华健再次来到江苏卫视的跨年晚会,表演《冰雪奇缘》的主题曲《Let it Go》。

 

当他唱完第一个小节后,突然将手指向身边。坐在电视机前的观众会看到,他身边凭空浮现出虚拟偶像洛天依的身影。

 

美轮美奂,而且近乎梦境一样超现实的AR直播效果,让这次演出成为洛天依登陆电视以来舞美效果最好的一次。

熟悉国内二次元产业的朋友一定听过「洛天依」的大名。这位出道五年之久的虚拟偶像,自从2016年起频繁在主流渠道露脸,这两年更是获得了巨大的关注度和名声。

 

其背后的公司叫做天矢禾念,位于上海,这两年也开始受到资本青睐,连续获得奥飞动漫、Bilibili 以及启明创投的两轮投资。

 

然而一定有人会问,虚拟偶像看起来很美,但真的可以靠她赚到钱吗?

 

众所周知,世界上第一位真正进入大众视野的虚拟偶像是日本的初音未来。 虽然她是一位虚拟歌姬,但与粉丝接触最多的地方是游戏厂商世嘉为她打造一款又一款 PlayStation 游戏。据公开资料显示,初音未来单单每年的 PS 游戏收入已经是过亿美金,这还不算上各类线下演出门票收入。

 

洛天依也一样。

 

去年7月,洛天依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举办的演唱会吸引到了 7000 多名粉丝,票价基本和国内一线歌手持平。这也标志着,中国的虚拟偶像已经走出了早期的拓荒时代,开始步入正轨。

 

可很多人或许不知道,出道已经五年的洛天依,却在2016年之前差点因故夭折。资金极度紧张的天矢禾念直到拿到了奥飞动漫的投资后才起死回生。随后,现任天矢禾念集团董事兼总经理曹璞正式加盟,运营团队也大换血。

 

 

可以说,曹璞给洛天依带来了质的改变,而这背后有着更多不为人知的曲折故事。

 

洛天依的诞生

 

洛天依的事情还要从几年前说起。

 

2007年,初音未来横空出世,其使用的音源库是由 VOCALOID 系列语音合成程序编写的,开发这个程序的公司正是日本音乐及音响行业巨头——雅马哈。

 

鉴于中国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广阔的音乐市场,雅马哈认为在中国也能够推出一样有巨大影响力的虚拟歌手。于是,他们找了一家代理公司来推动这件事。

 

2012年,通过一系列的形象征集和音源开发,洛天依等五位虚拟歌手形象正式发布。代理公司里的一位姓任中国人,成为了洛天依的项目负责人,并自称为创始人。

 

然而,洛天依随后三年的发展却完全不符预期。

 

程若涵现在负责天矢禾念 Vsinger 虚拟歌手的经纪运营业务,她早在创办初期就加入过洛天依的团队。用她的话说,当时就是 UGC 野蛮生长的时期,天依完全靠 UGC 文化发展。

 

虚拟歌手的一大特色就是纯 UGC ,所有的歌曲都是拥有一定音乐制作能力的粉丝自己购买声库软件制作的。换句话说,任何人都可以让洛天依唱出只属于自己的歌。

 

这些有创作能力的粉丝被称为「Producer」,也叫 P 主。照理说,P 主应该是公司的利益共同体,也是核心粉丝,但任先生和团队却和 P 主们关系恶劣。

 

程若涵回忆,主要是因为此前的创始人并不尊重P主的劳动,也未能很好地推广大家的作品。

 

官方的种种不作为导致洛天依迟迟没有发展。直到2014年,雅马哈发现,最初的投资款项基本快要用完了,但是洛天依的运营依旧没有起色。终于,日本人心生倦怠,决定要撤资。

 

洛天依的项目进入第一次危机。

 

洛天依与周星驰

 

这时,一个名叫龟岛则充的职业经理人突然出现,他决定从雅马哈手上买下洛天依等 IP 版权。

 

龟岛之前在上海开了一家广告公司,生意做得不错。他非常看好虚拟偶像在中国的前景,发展了三年的洛天依等 IP 如果就这么消失了,他认为未免太过可惜。

 

买下洛天依等 IP 后,龟岛没有更换运营团队,之后一段时间,洛天依仍然没有明显的发展,甚至粉丝们在网上一提到官方,都是骂声一片。

 

龟岛非常苦恼。这一年下来几乎把钱彻底烧完了,但公司仍然没有起色。这时,他想到了之前认识的朋友曹璞,也是本文的主人公。

 

曹璞是上海人。因为家里的原因,她从少女时期开始就频繁往返中日,过着「双国」生活,累计在日本待了将近 30 年。2003年开始,她回到中国开了一家知识产权的公司。

 

因为个人原因,曹璞在2012年左右认识了龟岛,后者也很欣赏她管理公司的能力,所以2015年遭遇危机后第一时间想到了她。

 

因为手上仍旧有着自己的知识产权公司,同时也不缺钱,曹璞最初并没有加入天矢禾念,只是作为朋友帮忙解决一些公司碰到的问题。

 

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没钱。

 

曹璞知道,洛天依这个项目虽然有着不错的前景,可是短期需要资本的支持。这时,出现了一位意想不到的人物——周星驰。

 

没错,是你们都认识的星爷。曹璞自身性格开朗,再加上经历丰富,她有着不可思议的人脉,其中就包括星爷。她得知周星驰要拍《美人鱼》了,就立马建议龟岛给这部电影做财务投资。

 

果不其然,《美人鱼》在当年一举打破华语电影票房纪录。

 

然而,还有一半的问题没有解决——那就是钱都用来投资《美人鱼》了,洛天依这边可就断粮了。没办法,曹璞只能再帮着天矢禾念去四处融资,而这时候星爷又站了出来。

 

他将曹璞直接介绍给《美人鱼》的另一位出品方,国内著名玩具厂商奥飞集团的董事长。刚好,那段时间奥飞正希望进军二次元产业,收购喜洋洋、有妖气等公司也是在那段时间前后。

 

奥飞对洛天依很感兴趣,但他们投资前有一个不容拒绝的要求,就是让曹璞退出自己原来的知识产权公司,直接管理天矢禾念。

 

曹璞同意了。于是天矢禾念正式获得了奥飞娱乐的A轮融资。公司获得了最重要的救命钱。

 

 

洛天依与曹璞

 

就在曹璞加入天矢禾念之前,有一些粉丝不知道从哪里扒出了她的个人微博,直接私信问她:

 

「你是谁,你不会和任先生是一样的吧?」

 

面对口碑和产品的双重危机,曹璞正式加入后,做了两件最重要的事。

 

第一件事就是组建团队。她刚来的时候公司只有10个人左右,曹璞重新招来了技术团队,并且召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告诉粉丝们官方团队已经换人,让粉丝重拾信心。

 

第二件事就是决定让洛天依上电视,上湖南卫视去演出。

 

这件事的契机是2015年,洛天依和言和有了一首在网络上刷屏的洗脑神曲,名为《普通 Disco》。这首由音乐人 Ilem 创作的歌曲异常火爆,以至于湖南卫视在2015年年底的跨年晚会上,李宇春选择翻唱这首歌并且做了精彩的演绎。

 

彼时刚入职的曹璞听到这个消息与湖南卫视一拍即合,让洛天依在2016年2月登上了湖南卫视小年夜春晚,与杨钰莹一同合唱《花儿纳吉》。

 

这是虚拟歌手首次登上中国主流电视媒体的顶级晚会,也是给团队带来了超大的压力。

 

因为与现场演出不同,虚拟歌手上电视需要用的并不是全息投影技术,而是电视直播AR,这对技术提出了非常大的要求。

 

与此同时,公司内部和粉丝方面也有不同的意见。粉丝们非常担心因为转播技术的问题,导致最终呈现效果会打折扣,从而影响到洛天依的口碑。造成这种情绪的主要原因还是前任团队的不作为,导致粉丝对于官方没有信任感。

 

曹璞和她的团队几乎是摸着石头过河,最终才顺利完成了首次登台,打通了技术障碍,也获得了粉丝的信任。

 

从那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此后洛天依连续献唱第十一届金鹰节、2016-2017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等电视晚会,助阵《忍者神龟2:破影而出》等大电影,代言多个品牌。

 

洛天依本身也从一个小众圈内的虚拟歌手,成为能够代表国内二次元产业的著名 IP。

 

洛天依与第一次演唱会

 

曹璞告诉邦哥,因为2016年洛天依获得了空前的关注,所以也吸引到了 Bilibili 的注意。

 

当时,Bilibili 一直以为洛天依仍旧是属于雅马哈旗下的产品。所以,费劲心思让 Bilibili 日本公司的负责人找到雅马哈,再辗转联系到曹璞,告诉他们有意投资。

 

为此,Bilibili 董事长陈睿亲自约曹璞吃了一顿饭,直到见面的那一刻他才惊讶地说:原来你们是上海的公司,我早就想联系你们了!

 

启明创投是 Bilibili 的股东,他们也在那个时候关注到了洛天依。

 

启明创投执行董事周凌霏主导了对天矢禾念的投资。她告诉邦哥,最早看到洛天依是在 BML (Bilibili 每年的线下活动)上。当天的演出,洛天依基本上包办了一半的歌曲。

 

然而,这个项目真正吸引周凌霏的地方在于其纯正的 UGC 基因。正是因为每个人都可以创作洛天依的歌曲,导致这个 IP 是用户属性的直接呈现。

 

周凌霏也在那时认识了曹璞,后者给她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前者称之为:「我所见过的女性创业者中,最独特的一个,没有之一。」

 

曹璞对邦哥说,或许自己最大的优势在于人脉,似乎自己总能找到公司最需要的人(比如周星驰)。周凌霏则把这个总结为「Passion(激情)」。

 

她认为曹璞是一个非常有激情,并且感性的创业者,这点尤其适合洛天依这样的文娱类项目。因为文化是没有边界的,需要不断地突破界限。

 

初音未来与洛天依的不同之处在于,前者所处的日本市场偏小,而且几乎所有日本人都能理解二次元文化,但中国不行。中国存在着巨大的「次元壁」,很多人无法理解二次元,包括虚拟歌手。

 

这就需要创始人具备打破次元壁的力量。

 

洛天依与湖南卫视的合作就是打破次元壁的最好例子,而曹璞是直接促成这件事的关键人物。正是因为她原本并非二次元的圈内人,所以她反而可以带来一种全新的视角,让洛天依和更多的圈外人产生联系。

 

最终,Bilibili 和启明创投在2016年成为天矢禾念 B 轮投资方,投资完没多久,曹璞就告诉周凌霏,洛天依等 Vsinger 要在2017年6月份举办自己的第一场演唱会。

 

 

这场在梅赛德斯奔驰中心的演唱会成为洛天依突破次元壁的另一个重要节点,7000多张门票让洛天依正式向世人展示出商业上的潜能。

 

周凌霏也去了现场,但因为自己不会应援手势,只能在后排看着粉丝们应援。最令她惊讶的是,洛天依的粉丝从 80 后到 10 后都有。来到现场的粉丝都在疯狂打 call,每个人都拿着应援巾不停擦汗。

 

洛天依出场的那一瞬间,全场更是瞬间将荧光棒切换成蓝色,非常震撼。

 

 

然而,办这场演唱会其实并不容易。曹璞告诉邦哥,她和团队为了这天足足准备了十几个月。所有东西几乎都是从头做起:从选曲编歌、形象设计、模型制作、舞台方案制定、内容制作、舞蹈编排和动作捕捉,再到CG制作和渲染。

 

最终,公司花费 2000 多万才完成了这次演出。

 

对于演唱会的投入成本,曹璞表示,这是一门长久的生意。随着线下演出越来越多,一部分的前期投入才会被摊薄,从而实现盈利。

 

洛天依与粉丝

 

演唱会之后,大量的异业合作,品牌授权都极大程度提升了洛天依的知名度,却也会带来一个新的问题:「洛天依逐渐成为大众歌手了,那她还是那个只为你歌唱的歌姬吗?」

 

换句话说,虚拟歌手赖以生存的用户 UGC 创作是否还是洛天依今后歌曲的主要来源。

 

关于这点,曹璞想得很清楚,她认为宅圈和UGC内容永远会是洛天依的根。

 

目前,洛天依在B站上的相关UGC歌曲有将近1万首,单曲最高播放量达到500万,这些是品牌力最直观的体现。

 

在曹璞的支持下,洛天依从2016年开始积极拥抱主流,以及稳固核心用户的这种变化,更多可以被视作天矢禾念正在逐步摆脱早期作坊式和俱乐部形式,逐渐成为成熟的商业公司。

 

作为国内虚拟偶像的标杆,这也反映出整个产业的现状。

 

曹璞说,目前公司主要收入来自于形象授权、游戏广告以及线下售票。虽然还未盈利,但是因为目前行业还处于萌芽阶段,所以天矢禾念还会在内容和技术上持续投入。

 

最令她高兴的是,虽然粉丝依旧很挑剔,但似乎逐渐认可了曹璞她们的努力。

 

她现在还会在微博上和一些粉丝中 KOL 聊天。曹璞对邦哥说,这些粉丝除了告诉她一些圈内的最新动态之外,还会时不时催她一些问题。比如——

 

我们家天依今年的演唱会什么时候办啊?新衣服什么时候出?手办设计好了吗?

 

「粉丝说的是,我们家天依。」说到这,曹璞笑得特别开心。

 

  作者:KUMA,篮球界梅西,王者荣耀钻石守门员。主要关注泛娱乐,以及行业大风口,欢迎各种靠谱推荐和不靠谱爆料。微信号:dtea798524304,加好友注明公司,姓名,来意。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