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生死两茫茫,祭奠逝去的区块链项目|附死亡名单

04-06

注:本文转自品途商业评论,作者枫述

大众对区块链的认知大抵是从2017年开始的,由于比特币价格突破一万美元,币圈无数财富神话的崛起、上市公司的布局等。所以,仍有很多人认为区块链才刚起步。 

殊不知,从2008年比特币诞生之初开始,区块链已一只脚迈入3.0时代。而在此之前的两个时代分别为以“比特币应用”为代表的1.0阶段及以“智能合约”为首的2.0阶段。 

或许今天我们谈死亡潮为时尚早,但在1.0时代与2.0时代,区块链行业已经经历了几波寒冬期。樯橹间,飞灰湮灭,在2014年、2015年的寒冬期里有不少企业因各种原因走向消亡,瓦斯财经(ID:pinduqukuailian)整理了一份区块链死亡名单,以祭奠那些曾推动区块链行业不断完善、向前发展的先驱们。

矿机的生与死

创办了“Haobtc.com”的吴钢被认为是中国最早的比特币矿工。2009年6月,在一家P2P视频网站从事技术开发的吴钢打开了一封介绍比特币系统的邮件,他顺手下载、安装,在公司的电脑上运转起来,这是他第一次挖矿。据吴刚回忆,他大概挖出了8000多枚比特币。 

吴钢是个人电脑挖矿时代的受益者,从个人电脑挖矿到第一个初具规模的区块链产业链——矿机业,大约经历了5年时间。回顾矿机业发展史,总共经历了五个时代:CPU挖矿→GPU挖矿→FPGA挖矿→ASIC挖矿→大规模集群挖矿,挖矿芯片更换的同时,挖矿速度也在提升。 

最早的矿机厂商——蝴蝶诞生于2012年12月的美国,主要以期货预售形式销售。因为算力优势且价格极具诱惑力,蝴蝶在短期内便吸引了上万个订单,但几个月后蝴蝶并没有兑现承诺,从而导致大规模的退款潮,蝴蝶也一度成了骗子的代名词。虽然2013年7月后,蝴蝶开始出货,但它已完全无法适应当时的算力要求,矿工们因此蒙受了巨大损失,一时间,蝴蝶臭名昭著。 

国内最早的矿机当属西瓜FPGA矿机,同时也是全球第一个现货矿机。它诞生于2013年3月份,却由于生产成本远超挖矿所得,仅存活了两个月便终结了。 

2013年是矿机业野蛮生长的一年,大量矿机产商如雨后春笋般冒涌出来,它们或宣布研发,或宣布预售,或现货形式出售。 

南瓜张是世界上第一台ASIC矿机的发明者,其矿机名为"阿瓦隆"。但在此之前,南瓜张曾公布了一套FPGA矿机,不过在2013年6月份烤猫推出USB矿机后,南瓜机因无竞争优势而退出了历史舞台。 

南瓜机失败了,但同为南瓜张的阿瓦隆却成功了,其运算速度远超显卡矿机,据称阿瓦隆一天能产生357个比特币,按当时币价折算,一天产出值20万人民币。 

另外当时还诞生了其他的ASIC矿机制造产商,如鸽子矿机、TMR矿机、比特儿矿机、兰德矿局、小蜜蜂矿机、阿瓦隆原厂和各种代工、花园矿机、Smart矿机等。不过很多矿机都胎死腹中,鸽子、小蜜蜂,比特儿等皆未研发成功,还有部分矿机虽然研发成功但也为时已晚,失去了竞争优势。 

南瓜张、烤猫、吴忌寒被称为矿机业上的三大巨头,他们掌握着全球九成以上的市场份额。 

真正让矿机大规模量产的是烤猫蒋信予。2012年7月,蒋信予在比特币论坛bitcointalk上发起众筹,众筹份额被直接划转为烤猫矿机股份,并与比特币进行锚定。尽管发行的是股份,而不是代币,但这一过程却被很多人视作ICO在中国的第一次尝试。 

在最辉煌的时候,烤猫矿机贡献了超过20%的全网算力。2013年比特币行情大涨,烤猫赚了2亿多人民币,但随后他却离奇消失,连同他的公司瞬间烟消云散,烤猫失踪也成了区块链行业史上的一大谜团,与此同时,更多挖矿类公司倒在了创业的路上。 

烤猫的消失促成了吴忌寒的成功。吴忌寒曾以数万元投资烤猫研发矿机,这一投资为他带来了上千万回报,并为他此后创立世界上最大的矿机生产商比特大陆奠定了基础。比特大陆最早的产品是蚂蚁矿机,烤猫消失后,蚂蚁矿机失去了一个最强大的竞争对手。 

时至今日,蚂蚁矿机全球产量第一,市场占有率超过70%,是全球比特币矿业当之无愧的霸主。另外,吴忌寒在完成算力领域的技术积累后,已开始了人工智能芯片的扩张。 

瓦斯财经(ID:pinduqukuailian)总结矿机产商的死亡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1)产品研发不成功;2)产品价格高于挖矿所得;3)产品与竞争对手相比无优势;4)比特币价格大跌,导致挖矿需求减少;5)政策监管,央行界定比特币为商品而非货币,要求所有金融机构不得参与比特币的结算和兑换,另外,监管层对挖矿保持高压政策;6)大量比特币被开采完,挖矿难度和成本越来越高。

 

交易所的兴衰灭亡 

淘宝其实才是国内最早的比特币交易场所,矿工们将挖矿得到的比特币拿到淘宝上出售,长铗说他的第一枚比特币就是在淘宝上买的,“付款后给个地址,交易全凭诚信,量也少的可怜,起初只能买到零点几个。” 

淘宝店主的货源储备不足与日渐增长的比特币交易需求形成了矛盾,杨林科想将“有钱没币”和“有币求钱”的人连接起来,于是他拉上做技术的黄笑宇投入几万块,搭建了一个交易平台比特币中国,国内最早的数字货币交易所便于2011年6月9日诞生。

 

 杨林科,  黄啸宇,   Bobby Lee (李启元)  

而一年前,一个叫 dwdollar的用户早已创建了世界上第一个比特币交易所BITCOIN MARKET,但该交易所后来受到Paypal的欺诈撤掉了Paypal支付选项,致使交易量迅速萎缩,被MtGox超越。

 

 

门头沟(MtGox)作为首个全球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在交易高峰期每天承担着全球80%的比特币交易,自然也成了黑客不断攻击的对象。2014年初门头沟丢失了客户价值数亿美元近85万枚比特币,公司因此破产,人称“比特币之王”的CEO Mark Karpeles锒铛入狱。 

门头沟的持续低迷却成了比特币中国的希望。2013年,比特币中国的交易量已经超过了MtGox以及BitStamp,成为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据悉,当时比特币中国的日最高交易量接近9万枚比特币,日最高交易额超过2亿人民币。 

但比特币全球第一的帽子很快就被这家新崛起的交易所摘走了。 

李林在2013年9月“祭出大招”:宣布免除比特币交易手续费,上线不到半年,火币最鼎盛时期一度占据了全球比特币交易市场50%以上的份额,其投资人真格基金联合创始人王强热情地称赞火币网:“火币,必火!” 

这一年比特币价格爆发,同时也是中国的比特币交易所元年,5+2的格局于此时形成。“5”是指OKcoin、火币、我们家、BTCTrade和比特币中国,但这些平台上的都是主流币,另外还有两家专做山寨币交易的比特儿和比特时代。 

2013年12月5日,整个行业进入了寒冰期。提起这个日子,很多行业老人们仍记忆犹新,因为央行等五部委联合发文否定了比特币的货币属性,并要求国内第三方支付机构不得支持比特币交易平台的转帐和提现,阿里巴巴方面也在受命清查比特币充值店,一经发现便关停,徐明星等交易所大佬也纷纷被约谈调查。 

虽然监管平地一声惊雷,但交易所平台们大有对抗到底的决心,比特币中国等绕开了淘宝的关键字,依旧在淘宝上交易,而火币网则将充值等业务挪移到了QQ上。

直至一年半后的2015年,躲过了风头的比特币交易平台们又开始重启银行网银充值。这一年里,一方面交易所在监管的高压政策下求生存,另一方面,安全问题成了各大交易所竞争的焦点。 

OKcoin推出了多重签名技术与冷钱包应用以确保安全问题,此外,也有许多交易所在竞争的洪流中因资金短缺而挥手告别。 

2017年年初,三大交易所OKcoin、火币、比特币中国才重启收费规则。而此时的交易所格局早已由5+2转向了三大交易所并行,这也是为何交易所三大巨头敢收费的原因。 

虽然还有很多小交易所仍然艰难地前行,但它们基本都死在了2017年9月。14日下午五点四十分,第一财经发文称上海已下口头通知要求关停比特币交易平台,时间节点为9月底,瞬间数字货币市场数百亿美元蒸发,没口粮的交易所直接关闭,大的交易所则上演了海外逃亡记。

瓦斯财经(ID:pinduqukuailian)总结交易所的死亡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1)资金链断裂;2)用户需求不足;3)安全漏洞导致黑客攻击;4)创始团队监守自盗后跑路;5)竞争不敌死亡或被收购;6)合作银行切断用户支付渠道;7)无证违法经营;8)政策监管。

 

花样作死 

矿池最基本的职能就是将其用户矿工的的算力聚集起来一起挖矿,2013年,BTC Guild是当时最知名的矿池。很多矿工在淘宝上买个USB矿机就可以连接这个矿池进行挖矿,但后来因为算力降低和美国政府监管问题,BTC Guild于2015年关闭了。 

在ICO面世前,大家只是单纯地用矿池、矿机挖矿,或者在交易所上投资数字货币。但ICO诞生后,很多区块链项目开始变性动起了歪心思,这也成了它们花样作死的原因。 

自2018年1月到2月初,超级明星(mxcc)从发起到收割再跑路到价格归零,仅用了六个星期,打开超级明星(mxcc)的官方网址,会发现其网站服务器已经关了,这场骗局,超级明星共计卷走了50亿人民币。 

大多数跑路死亡或破发的空气币项目,都有着非常明显的共性,没有实际应用场景、假用名人为项目背书、项目白皮书东拼西揍、合伙人照片为外国模特或直接P图盗图、团队没有行业业务背景和资源背景却妄言颠覆某个行业。 

因而也有很多空气币项目是即兴而起的,项目发起之初,可能是为了改善某个行业或者解决某些痛点,但在发展的过程中,会因为技术原因、人才问题、行业资源欠缺而无法落地,其中典型的要数国外的W-angel了。 

花样作死的另一种姿势便是撕逼内讧了。Tezos是史上最大的ICO项目,号称通过改善去中心化网络的管理和开发,搭将建一种新的区块链系统,成为能“自我修订”的加密账本,让权益人决定网络协议的调整。但后来项目发起人Breitman夫妇与管理层撕逼,并发博文称管理层经验欠佳、公司结构含混、产品研发没有透明度、缺乏投资者保护等,此举动致使其币价大跌,也基于此,监管和大众意识到了ICO的风险性,ICO大厦摇摇欲坠。 

德勤调查了全球最大的社交编程及代码托管网站Github网站上的将近86000个区块链项目发现,如今存活的项目大约只有5%,90%的项目处于非活跃状态,区块链的纵欲过后,留下的是遍地哀嚎。 

 

写在最后 

区块链行业风口刚起,对于那些还未乘风而起或已经走在风口上的项目而言,这份死亡名单或许能带来些启示: 

1、监管对于区块链行业一直处于动态观察中,政策或明或暗,作为从业者,随时洞悉政策走向是必然。

 

2、不做死或许不会死。区块链行业只是一个十岁的孩童,无论未来如何成长,都需要各项目方用心呵护、严格自律不作恶,拼尽全力发展项目方可笑到最后。

 

3、既是风起时,抓紧时机尽快融资才是避免掉入寒冰期或资金断裂困境的关键法宝。 

未来很远,请以史为鉴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