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丝送“偶练”出道要花多少钱?保守估计2000万丨卧底饭圈实录

我想静静

作者/我想静静

 

“今天大家先不要看直播,每半小时更新一次投票,死命投票!”

“投票通道卡了,赶紧买定制卡补回来!”

“还有三分钟,赶紧的!”

“再来一些票吧!”

“投票结束了……”

 

昨天晚上,北京大兴的星光影视园中,上千名粉丝聚集在壹号演播厅,这是《偶像练习生》最后一次录制,也是最终出道战。

 

这场战役就在昨天落下了帷幕,最终出道男团NINE PERCENT由蔡徐坤、陈立农、范丞丞、黄明昊(Justin)、林彦俊、朱正廷、王子异、小鬼、尤长靖这九人组成。

 

 

《偶像练习生》昨天成绩斐然,决赛投票数超过1.8亿,微博热搜昨晚被节目相关承包一半,朋友圈炸出了不少“隐藏”的练习生粉丝。

 

但你知道吗?为了送偶像出道,粉丝也花了超过1000万!偶像经纪公司都说他们打造一个男团一年要1000万,但粉丝的价值从《偶像练习生》中凸显,粉丝经济也成为《偶像练习生》最本质的注解。

 

千万集资

 

为了把偶像送出道,各家粉丝总共集资了1000多万。

 

据 明星资本论(ID:mingxingzibenlun) 统计,3月中进入决赛以来,仅是在粉丝应援平台owhat上,《偶像练习生》前20名的练习生粉丝就集资了超过1300万,参与的粉丝组织近50个,这还只是公开的集资金额,为了在决赛阶段不暴露底牌,各家粉丝组织有意隐藏了部分集资金额。如果算上隐藏金额和散粉自发参与的投票活动、同款购买,保守估计粉丝将贡献出了2000万。

 

 

集资金额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粉丝基数和付费意愿,当然也是在决赛中占据优势的关键。

 

从表格可以看出,蔡徐坤、陈立农、黄明昊、范丞丞、朱正廷这五人占据绝对稳定的优势,林彦俊则完全体现了黑马姿态,集资金额83万位于前十,最后林彦俊第5位出道或许与之有所关联,对于网友提到的王思聪买票,谁都没法断定。

 

当然与最后的结果对比,集资金额并不完全对应,比如说李希侃的70万都没能让他进前九候选,毕雯珺家集资65万,可还是在最后输给了集资32万的尤长靖等。

 

这中间有路人好感度、粉丝打投热情、粉丝组织管理、资金用途、节目内部利益博弈等各方面因素,尘埃落定后,粉丝的投入未必无用,因为这已经为偶像个人商业价值添砖加瓦了。

 

此前,乐华娱乐说4000万造一个团,香蕉娱乐和坤音娱乐说,做男团一年要1000万。但粉丝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花了近2000万,C位出道的蔡徐坤个人大概就贡献了300多万。 这提醒我们,在偶像的打造上,是不是低估了粉丝的力量呢?

 

 

 

算一笔账

 

这么多钱花在哪儿了?

 

我们翻遍了粉丝在owhat上的集资项目,总结一下主要分为四类:投票、线下应援、生日应援和杂志集资。

 

线下应援和生日应援都很好理解,粉丝为了宣传及支持偶像会做一些灯箱广告、商业中心LED屏投放、机场广告和公交车车身广告等,在《偶像练习生》节目录制或线下见面会,粉丝也会做一些应援,花篮、广告墙、易拉宝、灯牌、手幅等一应俱全。

 

决赛录制现场各家应援

 

杂志集资则是为了增加偶像个人杂志销量,前段时间《南都娱乐周刊》曾出过练习生单人封面杂志,范丞丞、朱正廷、Justin的粉丝都抛出了集资链接,其中Justin的单封杂志不运回,吸收了5万多资金。

 

当然,粉丝的钱最多用在了投票上。小星星所在的一个集资群,曾经有位粉丝因为后援会把钱拿去做线下应援,而要求退还她的1万多集资,“我只想把钱花在投票上,送他出道。”

 

投票用钱的地方也有三个战场,一是日常投票账号,二是农夫山泉购水投票,三是爱奇艺VIP定制卡。

 

决赛阶段,一个爱奇艺账号一天只能投一票,VIP账号仅2票,所以想要多投票,粉丝只能从淘宝购买爱奇艺账号,一个有效账号0.4-0.5元,粉丝组织一买就是几万个,几千块就这样出去了。

 

粉丝提供的爱奇艺账号购买截图

 

农夫山泉的投票规则是,买一箱维他命水,会送48次投票机会,3月28日决赛前最后一次购水,票数翻倍。小B回忆,那天她定好闹钟定时10点去买了3箱水,花了快300块钱,买完没几分钟,带有投票机会的水就被售罄下架了。要知道这么算下来,一块钱才买到一票。“粉丝大多是一边喊着维他命水难喝,一边几箱几箱的买。”

 

此前我们曾报道过,在节目的加持下,农夫山泉线上销售额增长500倍,其实挺能理解,统计一下月销量,五款维他命水总共卖出了6.7万笔,粉丝多是一笔买好几箱,按10万箱来算,那就是1000万的销售额。

 

爱奇艺VIP定制卡购买页面

 

但最大赢家还不是农夫山泉,爱奇艺VIP定制卡成为粉丝追票最大的希望,买一个月爱奇艺VIP,你可以获得最多30次投票机会,不限购买次数,相当于0.7元买一票,性价比更高。所以在决赛当天,小星星的朋友圈好几位在发定制卡领取链接,这对于爱奇艺拓展VIP用户,效果再好不过。

 

农夫山泉和爱奇艺VIP定制卡,也是散粉花钱最多的地方,且是自发行为,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说集资加上散粉花钱,能达到2000万。

 

也就在昨天,Justin最大的粉丝站Justinmyeyes明昊中文首站,发布了整个赛程的集资明细,集资收入总计163万,支出主要是爱奇艺账号、直拍、小红书、定制卡和其他,其中定制卡就花了127万,爱奇艺账号花了32万多。

 

 

日投百票

 

有了钱和账号,没人投也不行啊。这时候就不得不提到粉丝打投组了。

 

出道战期间的1.8亿票,平均到每天也就是1286万票,刨除一部分路人投票,参考练习生们的前100超话签到人数,也就是核心粉丝数量,我们可以看到加一起也不到100万,其中蔡徐坤断层26万+,其他从5千-8万不等。所以,粉丝需要通过打投组快速建立优势。

 

 

粉丝打投组织一般就是直属于后援会或话语权最大的站子,粉丝组织通过集资拿到钱,购买账号后,这些账号会分发给各个打投群管理,然后再分给参与的粉丝。各家参与打投的粉丝数量不一,有的一个群几千人,有的只有几百人,但就是这些万的打投粉丝,贡献了每天几百的票数。

 

某个参与了打投的粉丝H告诉我们,打投组有严格的管理,账号分为固定号和流动号,领了固定号就是要每天都投,没有时间每天投票的可以当天领取流动号,发号的管理每天会抽查投票情况,一旦有领号不投或者投其他练习生的,就会直接点名。

 

一个人一天怎么投几百票呢? 打投组一般会有快速投票教程,比如开发的小程序,或者运用某个浏览器的插件,来提高投票效率。小A亲测,她之前一个个账号登陆投票再退出,再登陆投票,中间还要面对各种验证,一个小时都投不了60票,使用了打投组的方法后,已经可以40分钟投完300票。

 

各家粉丝之间的打投无异于战争,打投教程其实是被隐藏很深的利器,所以伪装成另一家的粉丝视奸超话、打探集资底细、偷教程的事情时有发生。一旦发现自家的攻略被竞争对手学到,两家粉丝的撕逼就接踵而至了。

 

 

另外一个粉丝L对此哭笑不得,她建了个小号追练习生,只有2个粉丝,经常被当作批皮粉(伪装成其他家粉丝),当她在喜欢的练习生超话里发快速打投求助时,还被其他粉丝私信,“你是不是来偷教程的?”她只能把自己参与集资的截图放出来,解释她真的是“自己人”。

 

打投组的精细化管理和流程化工具,是粉丝得以指哪儿打哪儿的关键,也是偶像们网络数据的基础,所以我们经常是可能20%的粉丝带来了80%的热度和价值。投票如此,控评、微博转评赞数据、热门话题等都是如此。

 

有人说粉丝组织颇有种军队的感觉,但其实饭圈更像是一个自由度极高的独立王国 ,粉丝作为组织者的拥趸,“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顶层的粉丝组织者可能上一秒还能发号施令,下一秒就被粉丝质疑跌下神坛。

 

在《偶像练习生》这里,粉丝管理显得既简单又难。简单在于,目前练习生曝光时间短,粉丝圈层形成发展时间有限,粉丝组织可能只有一两个真正受到散粉信服,所以粉丝基数小、组织集中度高、且目标一致的情况下,舆论比较好控制,粉丝也更容易号召。难在于涉及到巨额的钱,中间环节更容易出问题。

 

竞价排名

 

“醒来打开电脑,一看桌面上的浏览器TXT文档安静了几秒,其实也不是感觉多么累,就是有点恍然。把它们框在一起拖进回收站然后清除时嚓的一声,也是轻飘飘的。”

 

今天早上,一位粉丝在微博中这么说道。

 

她的偶像没有出道,她每天的几百投票就这样被删除,“我也是,把几张写满账号密码的纸扔进了垃圾桶,心里空落落的。”评论里一片怅然若失。

 

 

 

在决赛之前,追《偶像练习生》的人大概就能知道,前九中起码有7个位置是固定的,蔡徐坤、陈立农、范丞丞、Justin、朱正廷、小鬼、王子异不出意外稳进前九,剩下的13个人竞争其他2个位置,其实概率很小,但徘徊在出道位的几个人,粉丝直到关闭投票的最后一刻都没有放弃。

 

这是盲目的狂热吗?不是。粉丝对于偶像的情感溢价可以体现在任何地方,但最终她们执着的是自己。《偶像练习生》的口号是“越努力越幸运”,到了粉丝这可以归结为“越投入,越热爱”。

 

 

有了这个动因支撑,放到整个粉丝竞争中来看,这就像是一个拍卖会,需要通过不断加注获取先机:各家粉丝纷纷砸钱,日投几百票,应援也不能落人之后。这就造成了,为了拿到稀少的机会,粉丝集资的钱越来越多,需要花费的时间精力越来越多,但粉丝们仍然甘之如饴,一句“他值得”就足够解释。

 

选秀节目的顽强生命力大抵来自于此,只要你有一定量的粉丝,雪球一定会越滚越大。

 

只不过,生存战出道的偶像,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唯粉占据主导,团魂和团粉几乎没有,粉丝内部不稳定性很大,导致团体的商业价值未知。当然还好《偶像练习生》产出的只是一年半的限定组合,不需要考虑团体的长期发展。在这一点上,《偶像练习生》比当年的《燃烧吧少年》要更有前瞻性。

 

粉丝经济掘金之道

 

让我们拉回昨天下午的星光影视园。

 

“你的票多少钱出?”我们刚拿到票就被黄牛盯上了,最后对方出价9000买我们手中的录制门票。和一起排队的粉丝攀谈,她们大多都是通过黄牛拿到的票,基本都在8000以上,1万多也不少。

 

在星光影视园外粉丝正在排队入场

 

《偶像练习生》真的火了,即便是TFBOYS当年上快本的门票,以及周年演唱会门票,也就是最多炒到5千。

 

现在看来,《偶像练习生》是相当成功的,除了超过25亿的播放量,数以亿计的投票数量,还有播完就上热搜的热度,爱奇艺自己也赚盆满钵满,一方面是快速拉新的注册量和VIP会员量,另外一方面是练习生们直接带来的经济效益。

 

总决赛之前,3 月 31 日,爱奇艺曾举办过一场千人粉丝见面会,售价 近3000 元的门票,被一抢而空;NINE PERCENT未出道前就已经预定了悦诗风吟的1200万代言,今天又公布了美图手机的代言。而接下来这个九人团还会有巡演、见面会、专辑和更多的代言,这一笔买卖怎么看都不亏。

 

爱奇艺VIP千人见面会

 

除了爱奇艺自己,在这条关于偶像、根植粉丝的产业链上,不少利益方都在挖掘粉丝价值。

 

品牌是处在最台前的,农夫山泉绑定投票,线上销售额翻500倍,你我贷获得了159万新增下载量,节目中练习生的斯凯奇同款卫衣卖断货,小红书知名度大大提高。除了节目的固定金主,在《偶像练习生》中,不少品牌都是只在某一期节目里植入广告,依旧能获得很好的反馈,如吕洗发水被粉丝几瓶几瓶地搬回家,决赛当天新进了一个伊利味可滋。

 

味可滋广告

 

服务粉丝的依然也能获利,owhat作为粉丝应援平台,这一档节目就带来了1000多万的流水,在粉丝中的信任度和粘度都获得了巩固;我们当然也不能忘了卖爱奇艺账号的淘宝卖家,虽然一个号才几毛钱,但几万个账号下来,盈利也十分可观,因为大多数都是虚拟号,而非真正使用的手机号,投入产出比估计很高。

 

可以看出来,粉丝经济的确有的可赚,不过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不少粉丝都是在边骂边消费,“其实我们知道爱奇艺和一些品牌都是在消费粉丝,就是想让粉丝掏钱,但有时候吃相太难看,我们还不得不妥协。”有位粉丝这么说。

 

偶像产业正在走向正轨,中国等了好几年才等来了“天时地利人和”,但在我们看来,整个产业链对于粉丝的理解和定位,大多还是从传统角度出发,没有真正尊重且理解粉丝。

 

想要把偶像做好,那就要在把控好每个环节,补足短板。《偶像练习生》让我们看到了国内偶像产业的希望,也看到了可以改进的地方。就像节目说的那样,《偶像练习生》不是终点,只是起点,我们可以期待的是未来。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