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音频主播:“不务正业”月入5万,感叹好时代

晓通 来源:刺猬公社

作者:晓通

来源:刺猬公社

  “可能真的是赶上好时候了。”音频主播暮玖感叹道。

  音频行业的发展,让主播这个职业不再是广播电台的专属名词,甚至很多将主播作为业余爱好的人,即使不是顶级,属于腰部那一层级,也能通过这项爱好获得不低于工资的收入。

  我们跟两位兼职音频主播聊了聊,看看他们怎么看待自己这项“不务正业”的业余爱好。

  江湖李白:等我做到高晓松那样,再谈一些大的道理  

  “以往大家看到的都是怎么破(pe)案,而我要讲这些人怎么作案、为什么作案。”这句东北味明显的介绍,是江湖李白每一期音频节目的开场白。

  江湖李白是蜻蜓FM的音频主播。虽然是主播,但这位东北大哥不会喊麦,不讲情感故事,也不讲励志成功学,而是另辟蹊径,讲近几十年来,中国社会上发生过的各种犯罪案件。

  《群魔大典:最狠凶杀案复盘大起底》《东北黑社会梁旭东》……这是江湖李白的音频节目名称。

  到现在为止,江湖李白的节目累计播放次数已经接近千万次。

  为什么要讲罪案故事?在个人主页,这位“民间讲案第一人”这样介绍自己的节目:

新中国真实的系列重大刑事凶杀案件完整复盘大起底,不掺虚假、夸大成分,高度还原观众最想听的真实案件过程;

创造性的以主犯的犯罪成因和作案详细过程为主线,破案为辅,深度展现人性和色会的思考;

采用唠嗑、幽默的方式来讲述,节奏轻快、时长精简,然而涵盖广泛,内容丰富;

……

  还原真实案件过程,展现人性的思考?还要用唠嗑、幽默的方式?

  让人好奇的还有江湖李白的职业经理。他的本职工作其实是一名软件工程师,录制音频节目算是他的业余爱好。不过这个业余爱好已经为他带来了可观的收入——付费节目的收入已经和工资相近。

  为什么会走上主播的道路?这项业余爱好带来的收入有多少?出于好奇,我联系到江湖李白,想跟他见面聊聊。

  他爽快地答应了我,在微信上问我约在哪里见面,“这边地方挺多的,咖啡、烧烤、家常菜都有,您喜好哪口呢?”

  我们约在他小区外的一间咖啡厅见面,他比我早到了一会儿,点了一壶茶和一碟瓜子。尽管节目里讲述的多是凶残的案件,但是江湖李白本人看起来平和谦逊。

  他是黑龙江人,来北京已经十几年,本职工作是一名软件工程师,给铁路、银行这类客户制作过管理系统,还曾参与北京公安局部分软件系统的制作。

  这也是他后来讲罪案故事的素材来源。“接触人比较多,走南闯北也去过很多地方”,再加上喜欢看案件类型的电视剧,江湖李白渐渐积累了许多犯罪故事和案例。

  2016年,江湖李白开始接触到了直播。“平时没什么事情,不愿意喝酒,打牌也没什么意思,我就试试看直播是怎么回事。”

  刚开始看直播,江湖李白发现,直播间的人除了喊麦唱歌就是聊天,而聊天的话题又无非是几种,情感、工作、社会。“我想我也不年轻了,喊麦不可能,唱歌也不行,就适合讲点东西。”江湖李白也开了一个直播间,聊天。

  聊什么呢?江湖李白开始试过讲历史,后来发现这个不行。“讲这个你根本干不过专门讲历史的,你像讲三国你能讲过易中天吗?”

  想到自己喜欢罪案故事,走南闯北也听过不少,于是江湖李白选择了案件这个领域。 “现在你想做成一个大的平台几乎是不可能了,那时代已经过去了。”江湖李白说道,“未来你只能选择一个垂直细分的领域,给它做深、做透、做精。”

  有一次,江湖李白在后台收到一条读者的留言。一个做生意的小老板,被一个女人骗走2000多万,自己也摊上了官司,穷困潦倒之时起了杀心,想要和对方同归于尽。

  就在杀人计划酝酿的过程中,小老板听到了江湖李白的节目,听了大概一周多,他留言给江湖李白说,非常感谢你,我不干这事了,我从头再来。“完了他说,哥们我哪天东山再起的话,我会回来帮你一把。”

  一直讲怎么作案的江湖李白,无意中阻止了一起案件的发生。

  江湖李白虽然讲的是犯罪经过,但是他对节目的方向有准确的把控。比如会把案件中暴力血腥的成分弱化,“杀人的话杀了就完了”,不追求耸人听闻的效果。节目最后的主题都会落在了解人性,执法护法这样的角度。讲的过程中,用幽默调侃的语气去讲述事件经过,时不时还讲个笑话。

  要达到这样的效果并不容易。

  每录一期节目,也就是研究一个案子,江湖李白要做不少准备工作。年代近一些的案件还好说,网上一搜,资料都能找到。如果是20年前的案件,网上几乎找不到资料。怎么办?去国家图书馆翻报纸。

  国家图书馆的报纸资源多,从上世纪70年代一直到今天都有,需要查什么案件的资料,江湖李白就集中拿出几天的时间,去国图翻出那段时间的报纸,用手机拍下来,回来之后再结合网上的资料,整理成适合讲给读者听的故事。

  虽然是兼职,但是工作量也堪比一份全职工作。“以前过年还喝点酒,今年就喝了一小瓶啤酒,然后全是在整理案子。”

  “也挺辛苦的吧?”

  “现在这社会谁不辛苦?有好多人辛苦,他还没有路呢,是吧?”

  主播做了两年,软件工作做了十几年,一份兼职,一份全职,这两份工作给江湖李白带来的收入已经“差不多”了。

  “但是这东西怎么说呢……工作十几年的东西,哪怕不在这个公司了,也还能去别的公司,还能挣的更多。”江湖李白说道,“但是(主播)这个行业,节目好能挣着钱,节目不好就没钱了。”

  从2017年开始迅猛发展的内容付费,给了很多像江湖李白这样的内容创作者机会。“我觉得我能那个赶上这个时代挺好的。”

  最初江湖李白纠结过,自己的内容是付费还是免费,思前想后,感觉如果做免费的内容,靠打赏赚钱好像是“街头卖艺”,于是直接做付费内容。

  因为自己做软件工程,江湖李白就把自己的节目做成加密的文件,上传到网上,有人想听节目,先加他微信付费给他,他把密码传给对方。

  这种消费的方式效率很低,而且很难防止对方把节目盗版传播出去。这么做了大半年,江湖李白听说了“内容付费”这回事,于是和音频平台签订合约,自己负责内容生产,平台负责包装推广,这才找到了高效率的方法。

  尽管现在主播这块的收入已经和工资相近,但是江湖李白并没有把收入看得太重。“做这些东西,没赚到什么钱,只是跟工资差不多了,但是我的价值能得到大家的认可,让我高兴的是这个。”

  至于说自己的节目能不能产生更多的意义,比如让有犯罪冲动的人悬崖勒马这样的事情,江湖李白没想那么多。“我只能说先把它做好,挣一部分钱,实现自己的理想,至于说造福社会,我还没到那种层次。”

  “等我做到高晓松那样,几千万粉丝的时候,我再谈一些大的道理。”江湖李白一边嗑瓜子,一边跟我说。

  暮玖:以前,科班出身的人不会认可我们这种野路子的 

  我问暮玖,你觉得自己能获得现在的成功,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

  “命好。”暮玖笑着说,半开玩笑半认真的样子。

  暮玖是一名90后的女生,住在房山区,公司在北五环,职业是文字编辑。在这份普通的全职工作之外,她还有一份收入远超工资的业余爱好——多人有声剧主播。

  多人有声剧是有声书的一种形式,不同的人分饰不同角色的声音,将一本小说用“说”的形式演绎给读者。在喜马拉雅FM上,暮玖是2017年全年点击量第二名的主播,她和小伙伴们共同录制的有声剧《斗破苍穹》点击量已经超过3500万。

  在收入方面,配音这个业余爱好为暮玖带来的月收入已经达到了5万。尽管如此,暮玖也没有想过要把配音变成自己的全职工作。

  “一直到现在我都觉得配音只是我的爱好,只是我的爱好带给我的收入比工作高而已。”暮玖说,“爱好还是要跟工作分开。”

  暮玖的大学专业是中医护理,按照家里的规划,本可以托关系让暮玖到当地一个很好的医院工作,“一辈子安安稳稳的”。

  但暮玖在学医的几年里,脑海中一直盘旋的念头是“这都是什么鬼”。暮玖在大学期间写文章,泡榕树下网站。在榕树下,她发现了YY语音。那时的YY功能还很简单,像是网络聊天室。

  在YY里,暮玖第一次接触到了配音。那时的YY里有一种游戏叫做pia戏,就是不同的人扮演不同角色的声音,完成一部声音剧,从形式上看,很像后来的多人有声剧。

  2012年,暮玖在YY里接到一份游戏配音的工作,那是她第一次接触商业配音。给游戏配音,一条30块,有的只需要一两分钟。从此暮玖便进入到了商业配音的领域。

  在医院实习的时候,暮玖每天只要录音一两个小时,收入就超过了实习工资。

  有了这样的基础,暮玖在毕业后没有回家,经人介绍来到了北京,给一家做有声读物的公司做编辑。一直到现在,暮玖的本职工作依然是文字编辑,配音始终只是她的业余爱好。

  从2016年录《斗破苍穹》开始,暮玖和身边的十一二个小伙伴已经一起工作两年了。

  团队成员之间的录制是分开的,每次暮玖最先拿到文本,将文本进行编辑,加工成适合录制有声剧的剧本,然后给不同的角色分类上色,哪个人需要说哪一段都标记出来,再发给每一位成员。

  小伙伴们根据剧本,各自将自己的部分录制完成,将音频传给暮玖,再由暮玖进行合成,同时暮玖自己也要承担主要的旁白,还有一部分角色的配音工作。

  《斗破苍穹》是付费连载的作品,因此收入也由暮玖和团队成员一起分成,平台方根据收入情况,对主播按照“时薪+付费部分分成”的方式进行支付。比如每录制一小时有一定的底薪,付费部分的收入再按比例分成给到主播。

  “有声这个领域,内容是王道,配音只是锦上添花。”暮玖说,像《斗破苍穹》这样知名的作品毕竟是少数,而一部有声剧能不能火,很大程度上要看原著的作品质量。

  因此,对于主播来说,一部好的作品,往往竞争也很激烈。“选版权是很重要的,主播挑书的时候是要慎重选择的。”对于这个行业的新人来说,可能因为一部作品就成功出道,也可能在录制过很多部作品之后依然无法获得关注。

  暮玖在有声领域崭露头角之后,有投资人曾经找到她,想要投资,但是暮玖没弄明白投资人到底想做什么。“他只知道这个行业好,但是不知道好在哪儿。”

  投资人的关注,从侧面证明了有声书行业的发展。在过去,播音这个行业的从业者大多是科班出身,就业方向也多是播音员、影视配音、主持人这类工作,但在2017年内容付费概念兴起后,音频行业随之发展起来,做播音的人也逐渐多了。

  “以前,很多播音专业科班出身的人,会不认可我们这种野路子出身的,但是现在,草根有时候收入是比科班多的。”

  根据《2018中国有声书市场专题研究报告》,2018年,中国有声书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45.4亿元,有声书用户规模有望增至3.83亿人。在这样的背景下,越来越多对有声书感兴趣的新人,包括科班出身的人,也开始尝试进入这个行业。

  “能让科班出身的人也进入这一行,我还骄傲的。”暮玖觉得是这个行业发展的标志之一。

  但是也有很多新人,因为三分钟热度就想来凑一下有声行业的热闹。“如果要进入这个行业,刚开始肯定是很受挫的,一本书一本书的尝试,包括熟悉设备,还要形成自己的风格。”

  新人不断涌现,暮玖却没什么职业焦虑感。“钱嘛,够花就行了,挣多了就多花点,挣少了就少花点。”

  现在暮玖只需要每周一去一次公司,其余时间都可以在房山家里办公。工作的事情忙完了,就开始录音,每天按照日程表活动。早晨都是六七点钟起,空闲时间也只看看动漫和综艺,朋友圈半个月发不了一次。

  “播音这个行业里,就算是金字塔顶端的人,以前也只是被业内的人知道,现在可以有机会被很多人知道了。”回想从草根出身到成为头部的有声内容主播,暮玖有些感慨。“可能真的是赶上好时候了。”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