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师从阎焱,今自立门户,投出多家上市公司,他说投资人要做胆大心细的老司机

 

 

他们是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资本市场的神算子,更是经济市场的重要推动力量。

 

本篇报道系创业邦「投资名人堂」栏目的第33篇报道,采访对象为名川资本创始合伙人王求乐

 

2016年,在看了众多的创业者案例之后,王求乐自己也蠢蠢欲动。

 

当时他已经在赛富亚洲基金做到合伙人的位置,赛富老大阎焱听闻他要单干之后并不赞成,但在王求乐的努力和坚持下,阎焱最终还是赞同并给予了很大的支持。

 

当年5月,王求乐成立了自己的基金“名川资本”,阎焱也是一期基金的LP之一,名川也由此成为“赛富成员企业”。

 

在创办名川资本之前,王求乐主导和参与投资了光峰光电、香港慧科、陕鼓动力、艾拉物联、瑞发科、龙迅、冻品在线等30多个项目,其中陕鼓动力、金诚信、蓝港互动、中农勘探已完成上市,另有六七家企业正在筹备上市中。

 

成立名川资本后,王求乐主导投资了诸葛找房、金峰智能分拣机器人、天仪研究院、诺闻电商、小马立行等知名项目,且大部分都获得后续融资。

 

从2007年进入投资行业,王求乐既有过项目投资回报数十倍的高光时刻,也经历过投资失败马失前蹄的蹉跎岁月,如今自立门户主导一支基金,关于投资他又增加了很多新的认识。

 

 

 

 

1

“VC原来这么锋利”

 

最早王求乐对投资产生兴趣是在香港读书期间。

 

1996年大学毕业后,王求乐被分配到了南京下关区的一家国企,工作不到一年,王求乐就辞掉了在当时看来是铁饭碗的一份工作,因为这并不符合他的职业预期。

 

几经周折,王求乐来到了爱立信,负责技术。在爱立信王求乐感受到外企的管理方式和规范,并多次被选派到北美学习培训,极大地开拓了视野。但是爱立信在中国本土具体业务上还是一家市场营销驱动的公司,技术人员一直处于边缘化的位置。王求乐叹息,“空手一身本领,但是施展不开”。

 

2003年,王求乐决定再考取MBA,在众多的录取院校中,王求乐选择了香港中文大学,“因为香港是商业文化中西合璧之地”。等到了香港,王求乐切身体会到这座金融贸易之都的魅力。

 

在读MBA期间,王求乐也积极参加了创业比赛,当时他们小组做了一个二手车的项目,在路演过程中却被台上的VC评委驳得体无完肤。王求乐才意识到原来VC这么锋利,并开始对投资产生兴趣。

 

紧接着是每年一届的AVCJ年会(亚洲私募股权和创业投资论坛)在香港召开,因为香港学界和商界交融密切,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也获得了免费的名额。在这场论坛中,王求乐见识到了VC界两大重量级牛人:一个是当时还在霸凌亚洲的徐新,一个是赛富亚洲的阎焱。

 

 

 

会议当天,阎焱因为飞机延误姗姗来迟,主持人就不停地给大家解释。王求乐心里就嘀咕,这人到底谁呀。后来阎焱终于到了,台下掌声雷动,王求乐意识到这是个大人物。

 

整场论坛跟下来,王求乐大概知道了风险投资是怎么回事儿,他决定把自己的学习方向从商业转向投资。但当时经过SARS的肆虐,民众还没有恢复信心,资本市场形势并不太好,投资的念想只是作为一颗种子埋在了王求乐心中。

 

MBA读完,王求乐又回到爱立信,转岗进入战略规划部门。当时新闻曝出陈天桥意欲强制收购新浪,而新浪之前也已经上市,王求乐再一次意识到资本的作用乃至它的杀伤力。

 

找到自己的差异化优势

 

2006年,王求乐毛遂自荐进入联想控股,开始了他的投资生涯。

 

王求乐回忆,当时国内做VC的并不多,机构化的基金也就200家左右,且大多数是外资主导。初入投资行业,在联想控股,王求乐跟着君联资本参与了“陕鼓动力”的投资。

 

而更大的锤炼和机遇则始于一次谈判。

 

当时联想控股想要卖出神州数码,王求乐负责操盘这桩交易,谈判桌对面是赛富、IDG、弘毅。不同于大多数两相示好的求爱结婚式谈判,这个案例更多是厘清责权利益的离婚分家式谈判,因此对抗性极强,既要针锋相对,又得适当妥协,保证交易完成。

 

当时神州数码已经在香港上市,涉及上市公司控股权转移,交易复杂;同时,时间也很紧迫,需要在一周左右就完成SPA(股权认购协议);此外,因为联想是中科院属公司,此次交易涉及金额近20亿港币,交易能否报批也没法儿确定。

 

因为个别协议条款的分歧,直到神州数码开始开董事会讨论交易了,王求乐还没把签约页完全释放给对方,一直到最后时刻都仍在斡旋。好在最后交易很成功,王求乐也和赛富亚洲结缘。

 

当时赛富正处于扩张期,需要不同背景的人加入,于是王求乐也收到了邀约。从未单独交流过的柳老板,找他小谈了一下,“离开联想,你可能错失巨大的机会。”在联想和赛富之间两相权衡之后,王求乐最终还是加入了赛富。

 

进入赛富做投资,王求乐已近35岁。除了敢于清零的勇气,王求乐也相信乔布斯的“connect the dots”的理论,在赛富期间,他从投资经理经过数级跃升一直做到合伙人。

 

与此同时,赛富也在快速崛起,整个市场规模也在不断扩大,随着创业板的开放,投资的竞争也在不断加剧,王求乐开始更多专注在核心技术领域,投资了光峰光电、龙讯半导体、艾拉物联、香港慧科等技术类项目。

 

 

 

 

王求乐意识到随着国内核心技术原创能力的提高,早期项目越来越受欢迎,投资回报率更高。此外,因为自身的技术背景,专注在技术驱动领域,更容易理解创业公司的底层思想和产品逻辑,恰好也给其他人树立了较高的门槛。

 

但是赛富的资金管理规模庞大,涉及到股权、债权等众多体系,整体上必须更关注成长期和中后期项目,以及IPO并购等方向,而王求乐的早期技术投资差异化优势在公司内部难以充分发挥,久经挣扎,王求乐还是和阎焱请教和探讨,商定在赛富之外设立名川资本,单独从事早期科技类投资,获得阎总极大的支持。

 

其实自2013年始,多家投资机构高管先后出走创办自己的基金。童玮亮从戈壁创投离职,成立梧桐树资本;曹毅离开红杉,创立源码资本;张震、高翔从IDG离职,创办高榕资本;刘二海离开君联资本,创办愉悦资本。

 

自立门户,专业聚焦

 

2016年5月,王求乐创办“名川资本”,自立门户。

 

名川资本一期基金募资近2亿元,资本来自若干业内大佬和母基金,专注数据驱动的早期技术类项目,即把数据技术应用于车、房、金融、教育、健康、内容乃至工业等各个领域的项目。

 

近两年的时间,王求乐带领名川资本投资了地产大数据公司诸葛找房、苏州金峰智能分拣机器人、民营微小卫星研发和运营的天仪研究院、场景化电商平台最前台(诺闻)、车载操作系统与应用开发商小马立行等等。很多项目都后续获得主流投资机构的投资,名川也建立了自己的口碑和专业度。

 

王求乐是巴菲特和查理·芒格的信徒,在他看来,投资是一个资本分配的概率组合游戏,在选定的赛道中,既要敢赌孕育巨大机会的项目,也要容忍最终蚕蛹没破茧的可能性,综合下来,让回报概率落在一个合理的区间。

 

具体到某一个创始人和创业项目,王求乐告诉创业邦,在和创业者达成最终投资的过程往往是一个螺旋上升的过程,在赛道、公司竞争力、创始团队三大关键要素的考量中不断往前推进、拉锯。中间任何的一点小的纰漏都可能让这段紧张的关系崩塌,比如这个创始人讲话语气太平,可能对自己做的事儿本身就没太大激情;这个创始人太执拗,不具备可合作性;或这个创始人故意隐瞒或误导个别重要情况,等等。

 

为保持对早期项目的嗅觉灵敏,王求乐也打开支好自己的天线,积极参加能接触到创业者的各类聚会、培训、电视节目录制等活动,与市场上最活跃的创业者待在一起。

 

4

 投资得与失

 

做投资12年,对于王求乐来说,投资的刺激点就在于不断地学习新东西,让自己保持新鲜感。正如当时做程序员时,也需要不断地学习各种开发语言。而更大的成就感则在于投中一家公司甚至是一家产业,眼睁睁看着一个创业者成长为行业的大牛,他的公司带动一个产业的发展,而自己就是这幕后的推手。这既是莫大的光耀,也更明白自己在做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光峰光电是王求乐主导投资的一个案子,当时光峰光电还没有明确的产品,也未形成成熟的业务模式,但王求乐很看好这个技术方向,力排众议完成了投资。投完一年之后,公司的两个创始人之间一度还产生了严重的分歧,并向赛富求助。现在,光峰光电已经拥有上千个全球性技术发明PCT专利,几乎囊括了激光投影领域的绝大部分专利,其合作伙伴包括小米、LG、中影、芒果TV等影音内容及设备公司,目前公司正在冲刺IPO中。

 

而这11年间,王求乐也有过马失前蹄的时候。

 

刚进入赛富的时候,王求乐参与了一桩二级市场交易。创始人要求投资要快,赛富组成了强大的项目团队。投完不久,那家公司就被银行接管清算了,千万美金颗粒无收。后来王求乐把这种项目归结为“too good to be true”类型,最好别碰。

 

此外,2014年O2O大势兴起的时候,王求乐也跃跃欲试,并找到一个自认为还不错的项目,但赛富内部拒绝盲目跟风,很反对。“但我们VC总得尝试”,为了表示决心,王求乐甚至自掏腰包30万搭着公司的钱投了300万,结果毫无悬念地折了。“所以VC不要刻意追热”,他总结道。

 

就在新基金成立的时候,王求乐最一开始还把方向定在了新计算方面和大文娱方面,意在一方面理性平稳,另一方面感性跳跃。后来发现自己对文娱领域并不擅长,王求乐果断放弃了,转而让自己的关注方向更加聚焦,专注数据驱动领域。

 

2000年,在爱立信任职期间,王求乐被选派到美国培训,看过美国的繁华与自由,王求乐就想什么时候中国能人人拥有一台自己的轿车,在高速上快速地奔驰。很快中国大部分人已经实现了这一梦想,王求乐也不例外。

 

如今王求乐也有了自己的基金。关于投资,他觉得和开车很像,刚开始的时候,对投资几乎没什么理解,像一个慌慌张张的新学员,需要一个老司机在旁边坐镇。慢慢胆子大了,就无所畏惧,但越是这样越容易出事故,吃亏后再醒悟,然后逐渐变得理性,最后成为胆大心细的老手。

 

 

 

 

- END -

*创业邦【错别字基金】温馨提示:如果您在阅读过程中发现错别字,请在文章底部留下错误说明+微信号,前五条热情留言将被放出,并由作者发给您1~10元随机红包一个。 

 

 

 

MORE | 更多精彩文章

 

 

推荐邦哥的好朋友“毒舌科技”,ID:dushekeji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bangcbd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