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队”逆转国际巨头命运,净亏922万美金到净利1779万美金背后站着周亚辉

钟小玉007

 

图片来源:千图网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6月29日,Opera正式提交了招股说明书,有望成为移动出海第一股。

 

对于从互联网时代过来的人,Opera并不陌生。作为老牌浏览器,Opera曾经与Chrome、Firefox、IE并称为“四大浏览器”。如今上网习以为常的“标签式浏览”、鼠标手势功能都可以追溯到Opera的创新。

 

但此后命运急转直下,2016年Opera净亏损922.6万美元。并在2016年被昆仑万维牵头成立的投资者财团以5.75亿美元收购浏览器业务并私有化。

 

在技术和商业快速推进的时代,人们以为这无非是又一个国外独角兽陨落的平淡无奇的事,以及资本的生意。

 

 

 

结果两年后的今天,Opera以“上市”的姿态重回大众视野。这不仅是产品的“涅槃重生”,也是欧美老牌公司的命运被中国互联网公司重新改写的经典案例。

 

招股书显示,截止2018年3月31日,Opera的平均月活跃用户达3.22亿人。财务方面,Opera 2017年全年营收1.289亿美元,较2016年增长20.2%;经调整后净利润1779.6万美元,较2016年的净亏损922.6万美元不仅实现扭亏为盈,且实现了跨越式增长。

 

改变的各项数据背后,是商业思维、战略和执行。当年财团为什么要收购似乎“过气”的Opera?从巨亏到盈利,Opera究竟是被如何成功改造的?这对中国创业者的移动出海又有怎样的借鉴意义?

 

浏览器的战争并未结束

 

Opera是被昆仑万维、奇虎360、金砖丝路基金组成的买方财团所收购,而周亚辉是昆仑万维的创始人,也是推动此后Opera“脱胎换骨”的第一人。

 

周亚辉在很多人眼里比较“传奇”,用八年时间做出一家游戏上市公司,再用3年时间成为硕果累累的天使投资人,看的项目不到百个,就先后押中趣店、映客、达达、快看漫画、一亩田......但他给自己的定位还是“创业者”,投资对于他的意义,更像是能参与进感兴趣的事业中的极佳途径。

 

而Opera就是令周亚辉振奋的二次创业。

 

 

 

诞生于1996年的Opera,是名副其实的老牌浏览器,尽管用户量大,却陷入巨额亏损,也因此很多人看不懂当时财团为什么会选择收购Opera浏览器?而周亚辉看重的,正是Opera浏览器的高质用户量。

 

首先从已有的用户量来说,Opera浏览器产品通过领先技术优势和针对性的解决方案,极大压缩了带宽以提供极速的浏览体验,特别是在网速、硬件等条件受限的地区,积聚起了大量用户。在非洲,Opera的用户量甚至超过了Instagram和Facebook。

 

从用户增长的天花板来说,国内的竞争已经趋于饱和了,而海外还亟待开发。Opera的用户群重点涵盖非洲、南亚、东南亚、中东和欧洲五大区域,尽管大部分地区富裕程度不高,但人口基数非常大,约40亿人口。

 

而用户对功能的多样化需求,使得浏览器的市场会是default(默认)浏览器和第三方浏览器共存的状态,两者市场份额大概满足二八法则。Opera想做也能做到的,就是在后者中占到40%到50%,也就是整个市场的8%到10%。这其实拥有非常大的用户量和市场空间。

 

再加上浏览器的用户量增长相对平稳,综合来看,Opera是可能成为一个超级流量入口的。至于亏损状态,周亚辉认为是可以因清晰的业务改造路径而被改变。这也是他坚定要拿下Opera的原因。

 

七大生意“最挣钱”

 

如今的Opera早已不是原来的样子,而是成为了一个超级聚合平台。周亚辉的野心也不止于浏览器,他要做的是市值至少百亿美金的公司。而互联网上存在这样机会的生意,在他看来,就七个。

 

最大的生意是社交网络,其次就是三个“数字内容”,三个“线上线下”,即新闻、视频、音乐、电商、物流、支付。

 

周亚辉几乎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搭建起一支能力非常强的人工智能团队,并在2017年1月首次推出了Opera News服务,对新闻资讯内容进行分发和推荐。

 

Opera News作为Opera移动浏览器的集成功能,使得用户的使用时长翻了至少一倍。这也符合周亚辉的方法论,即一个产品的价值,取决于用户量乘以用户时长。

 

同时,Opera增加了信息流广告,商业模式从原来的导航、搜索引擎分成、软件预装等,延伸到广告变现等领域。Opera在财务上迅速扭亏为盈。

 

2018年1月,Opera继续推出了独立应用Opera News app,就是类似国内的今日头条,为用户做个性化内容推荐。截止2018年一季度,访问Opera News月活用户达到了9020万,比2017年同期的910万增长了891.2%,用户每日使用Opera浏览器的平均时长进一步增加,接近32分钟。

 

“依托浏览器大的流量入口,向其他的超级app切,形成产品矩阵,同时进入到一些盈利能力比较强的领域。”而Opera的路径也很清晰,继续在核心用户量大的区域,沿着“7个生意”的脉络去生根。

 

闪电战和持久战

 

一场战争考验的是战略、战术和执行。

 

在周亚辉看来,商业战争就两种战术,一种是闪电战,一种是持久战。闪电战就像抖音打快手,不惜一切代价,赶快占领高地。

 

在做Opera的时候,团队配制四百人,哪些是闪电部队,哪些是持久战的部队,周亚辉都想的很透,这是会用人。

 

基本上中国团队就是打闪电战的,在非洲做Opera news,一年做到3000万的MAU;欧洲团队更适合持久战,就去应对Firefox、IE、Chrome这些对手,在一个份额相对稳定的市场,不停打胜仗,每年抢1%、2%的市场份额。

 

而从十年来看,周亚辉认为Opera的整个阶段的发展,也会是一场“持久战”,因为Opera扎根的地方,用户量巨大,但短期商业化能力差,需要长期耕耘。对此,他的心态放得很平稳。

 

“中国出海,想在主流的大生意里面做,一定要想清楚,你要出去种粮食,但不是去找金矿。因为美国、欧洲这些地区的金矿,都牢牢地被巨头把控。你往穷的地方走,是没有金矿的,那个地方只有种粮食,十年之后才能长出粮出来,那你一定不能投机。”

 

周亚辉心里很清楚,国内互联网的快速打法很容易让公司入不敷出,只有成本降到极低,才能在海外慢慢种粮食,等待收割。而因为Opera自己控制住了用户量和用户时长,生长出来的粮食也是别人抢不走的。

 


 

作者:钟小玉007,努力做时代的记录者,希望同时具备智慧和善。关注前沿科技、消费升级,微信号:zhongsy_520,申请好友请注明公司职位及来意。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