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上市后的苦与悲

董毅智

小米集团9日在香港挂牌上市,当日开盘价即比发行价17港元下跌2.35%,早盘交易一度跌去5.9%,盘中一度跌近6%,收盘报16.8港元,低于此前定下的17港元的发行价。7月10日早上一开盘,小米便高开高走,股价最高涨至19.34港元。截至周二收盘,小米股价达到19.00港元/股,市值突破4250亿港元。

小米的估值在上市前也已经历一波三折。数据显示,此次小米首次公开募集资金约47亿美元,估值约540亿美元。最初香港经济日报根据小米股东售权价格,估算其估值介于650亿美元至700亿美元,此后J.P.摩根和瑞信分别给出了940亿美元和920亿美元的极高估值。5月初,华尔街日报称估值在700至800亿美元之间,彭博认为小米的估值可能低至600亿美元。

6月21日小米推介会上,在谈到公司估值问题时,小米创始人雷军表示“我不care小米是不是互联网公司。很多人问我到底是给小米腾讯的估值还是苹果的估值,我说我要腾讯乘苹果的估值,因为小米是全能型的”。6月23日的香港全球发售新闻发布会上,雷军再次强调他的小米是“新物种”。

然而这一次,股民对雷军的“新物种论”好像并没有那么买账。

小米上市恰不逢时

小米的上市可以说是国内互联网的第三次上市潮。2000年后,新浪、网易、搜狐、腾讯、盛大、百度等上市;2014年,京东、阿里赴美上市。国内去杠杆改革之路的开始,使得资本市场融资更难,此时上市进行直接融资成为了许多互联网公司的存续之道。然而小米的尝试好像并不理想。

本次小米的破发必须考虑到,近期市场尤其是亚太股市属于历史低位,受中美贸易战等不确定因素影响,近期港股的估值都较低。7月9日之前,港股大盘较六月初下跌约10%,小米选择的上市时机并不是最佳时机。

首支“同股不同权”尚待观望

港股今年有所创新,小米作为港股历史上第一支同股不同权的股票,机构和投资者对该模式并未达到深度的认同或共识,此外,港交所在上周宣布,小米上市同日推出小米期货及期权,并同时纳入认可卖空指定证券名单。

因港股之前有大量的“仙股”存在,同股不同权如何制约大股东的权限保护中小投资人的利益,相关的法律及判例无有先例,发展前景并不明朗的情形下,较低的估值也符合对此的预期。

资本故事的续写需要明确定位

一路以来,雷军成为了为小米讲故事的人。在当晚庆功宴上,雷军依然充满信心地表示,要让在上市首日买入小米公司股票的投资人赚一倍。最近形势不大好,短期股价不是最重要的,长期公司的价值才是最重要的。

但小米的资本故事仍没有解决一个根本问题,也就是小米是什么样的公司?互联网公司?硬件公司?还是最新提出的所谓“新物种”?不管是任何的物种,一个鲜明的公司基因将有利于资本市场对其定价。腾讯的“社交+游戏”,阿里的“电商+支付”,京东的“电商+物流”都是其天然属性,更有亚马逊“电商+云服务”,这种虽二十几年无盈利但故事越来越丰满清晰。All capital ends as a story.

时间是唯一的试金石

最本质的核心还需要时间的考量。小米的所谓创新、生态、物种,都需要更长的时间来确定。互联网人口红利已经不在,小米手机在过去三年的复合增长率仅1.07%,“生态链”后路如何还有待时间的考验。

中国公司高速发展,我们这些年见过太多资本市场的宠儿,然而高速发展带来的种种弊端和后遗症也不可避免。没有人是“药神”,一切违背规律或市场的选择都将遭到更大的报复,相信雷军会用比他眼泪更真诚的汗水给我们带来更加“香甜”的小米。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