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佩陆奇,观察YC

许四清

阿尔法公社━━━━━ 重度帮助创业者的天使投资基金

文/许四清

阿尔法公社创始合伙人许四清,天使投资人,三度创业,曾带公司上过市,曾任微软高管,做过ToC,干过ToB,有近30年的从业经验。

 

天使赛段热度的提高,对一直探索天使赛段的我们,是一种认同,很高兴。

因为工作关系,曾经在2013年和陆奇、沈向洋在Bing位于Bellevue的Lincoln Tower他的办公室有过一次碰面,博学、谦和、敏锐,印象深刻,他过人的勤奋为他赢得了微软华人中的超高人气。

对于YC随陆奇回国(虽然YC之前落地中国,但是并未形成较大影响力),我有这个几个看法。

首先,很高兴看到有更多的力量参与天使投资了。这里先科普一下天使和VC的区别。机构化的天使在中国几乎是个空缺,很多曾经的天使都转去做全阶段VC了,因为资金多,管理费多,日子好过。

大VC的钱投在后续轮次的金额比例高,平均每笔投资动辄上千万美元,决策机制是为这种“大手笔”设计的,很难满足创业者对投资决策简单、快速的要求,这是在硅谷有大量的、分散的个人天使投资人的原因。YC创始人Paul Graham是在一个分散的市场里把天使投资机构化的始创者,YC的进入对唤醒中国创业者找天使机构拿“正确的钱”有非常积极的作用。

其次,现在的YC面临几个挑战。

YC自身“小额支票”的做法,打不中优秀创业者。YC在硅谷通常用12万美元占7%的股权,在中国,肯接受这个条件的,恐怕大多是“小白”级的创业者。

“招生季”投资,错过大量优秀创业者。YC用的是每年春秋两季“招生”式的创业者遴选方式,错过这个时段,就只能等下一季了。我们大家都知道,优秀的创业者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要创业,连气候都不在乎,哪里还看什么季节。

YC自身的模式缺陷,类似当场决策的招生式遴选,难以找到合格的GP。这个问题,YC多年来没能解决。YC合伙人的从业经验有限,多数是做了startup很快被收购了,然后就被请回来做合伙人。多年来,YC只投出了有限的几个成功项目,普遍被认为项目数量在增加,质量在下降。硅谷有这样的说法,每次100来个团队亮相的demo day,所有VC都知道只有几个值得投,大家就是去确定那几个是谁的。

如何在中国建立适合本地的投资模式。落地到中国,美国是否参与投资决策、怎么参与、如何授权给中国团队、如何在中国找到优秀的天使投资GP是一连串的挑战。最后这一条挑战最大,我们相信陆奇得到较大授权,但优秀的天使投资人是在市场上“招聘”不到的,这个段位的人,和VC里扫项目、往投委会递交投资提议的投资经理是两类人,基本都是成功创业者,早就自立门户了。从业经验丰富的,如BAT的产品经理们,大多没有“单抗”过创业项目,只是单项冠军,在创业的战场上,不易得手。

4年前决定做阿尔法公社的时候,我们系统地研究了YC的做法,结合中国市场的特点,确定了阿尔法公社聚焦天使、果断决策、聚集行业资源重度帮助、不分季节的系统化天使模式,针对有5-8年经验的资深创业者。总结下来,我们是“深度”打法,质量优先,然后再规模化。YC是“广度”打法,数量优先。效果大家都看到了。

相信在陆奇的带领下,这种广度打法也有机会殊途同归。

敬佩陆奇,观察YC。

 

关于阿尔法公社:

阿尔法公社(微信公众号:alphastartups)是重度帮助创业者的天使投资基金,资金与合伙人均来自中国第一代互联网成功创业者,在天使轮投资了在行·分答、白山云科技、薪人薪事、PMCAFF·外包大师、美洽等优秀项目。

BP请投递到: bp@alphastartups.net,7 天内快速收到回复,直接约见资深合伙人。

专栏作者投稿文章,不代表创业邦官方立场

1080x640.jpg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