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视角陈振杰:人工智能这条路不好走,既择之则“一战到底”

惠普战系列 来源:创业邦

2015年是人工智能技术发展标志性的一年,云计算基础设施的强大和神经网络研究成本的降低,让人工智能走进更多的细分领域,国外的谷歌、微软,国内的BAT等科技巨头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同样这样的历史机遇也给了很多新晋创业者更多机会。

我就是其中的一位创业者,2015年我离职高薪的工作,投入到这波创业大潮中,创办极视角,我们的业务主要专注于视频与图像智能分析的云服务。3年多的时间,在独角兽和行业巨头激烈的竞争环境下, 为什么我们极视角能走到现在?我们又是如何实现突围的?这是我今天想通过创业邦平台给大家分享的内容。

 

弃高薪创业

我从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研究硕士毕业后,像大多数人一样找了一份安稳的工作,拿着不错的薪水。前前后后几年,我先后供职于贝恩咨询、毕马威咨询、腾讯等大企业。

往复的工作状态让我想突破自己。

大家知道在2006年人工智能第三次浪潮到来,尤其2015年 成为标志性的一年。我当时的判断是随着人力成本越来越高,在未来5—10年,如何用机器让思维和大脑的工作自动化无疑是大趋势,这将给很多创业者提供了一个历史性机会:AI。

于是我辞职出来自己创办了极视角,我们的业务主要分两块:第一块是面向安防、零售、工业、地产等全行业,通过多维度的数据采集及深度学习,深入各细分场景,提供基于计算机视觉的定制化算法及商业智能解决方案;第二块业务是做一个集合开发者、摄像头厂商、客户需求等角色的人工智能产品开发和分发平台。

如今我创业已经3年多,我们在业务层面现已服务了30多个行业和两三百家企业客户;在产业落地,平台运营方面,已拥有6000以上的图像识别开发者,从0到1的业务雏形已经基本完成,今年预计可以到2万开发者。而今年整个营收数据可以突破6千万。

 

 

但最开始我出来做人工智能,也受到过质疑,因为所学专业以及工作经验,并没有与AI有直接的关系,但是我认为只要对市场策略、时机、资本、用户痛点有准确的把握,具备无畏挑战的精神,不改初心,任何事情我想都能做好。

我们和惠普也有很多一致的理念,比如一直在打破边界挑战新功能。像我手中的惠普战66这台电脑就新加入了指纹识别功能,手指滑过不到1秒,相当利索。让我们工作起来更加方便、安全。

行业突围背后的“硬支持”

这波人工智能对于创业者而言是一个大机遇,从整个市场容量来看是可以达到数千亿级别的,但相对的,许多始料难及的问题也相继出现。

环境中已有BAT巨头,和已经发展成为独角兽的商汤科技、Face++等公司,似乎留给我们的发挥空间并不是很多。

但后来我们选择避开锋芒横向切入产业链,瞄准行业应用端,即人工智能“商业智能解决方案”这一差异化痛点。关注企业本身怎么去把技术打扎实,如何更贴近用户,为用户提供切实需要的解决方案,来确保自己的商业化落地。

所以我们把自己定位为人工智能图像识别领域的算法分发平台,希望打通AI产业的基建端、流通端、业务端等商业环节,从而更好的服务整个生态。

▲极视角与华润电力联合打造的润极视智能安全管控系统

 

和其他公司一样,算法设计和人才成为我们能够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中生存的重要一环,但其实外界忽略一点:背后硬件的支持同样至关重要。

尤其像我们这样的公司,机器学习的应用在模式识别(比如理解语音、图像等方面)需要大量的并行处理,其对硬件的配置尤其电脑要求极高。

像我们技术人员在日常工作写代码、运行代码的过程对电脑卡顿是零容忍的。一般需要硬件服务GPU、高性能服务器服务等来保证工作的正常进行。

在这个问题上,惠普战66电脑是不错的选择。它本身运行稳健,较快的读取/写入速度让工作人员有时在平台出现BUG时,也能保证高效的工作状态。最终我们也能给客户一个安全、可靠的体验。另一方面,它近15个小时的续航时间, 35分钟50%的快充速度,很好的解决了“经常出差电脑突然没电”这个痛点,能帮助像我们很多出差人员以“满血”的工作状态完成任务。

既选择,则“一战到底”

我在创办极视角初期,团队只有三四个人,当时我们不仅要面对已经成型的创业公司,还要面对实力强大的行业巨头,我们走的每一步其实都不容易,每个阶段面临的难题也不一样。

比如创业初期,我们发愁如何突破技术研发,等我们突破技术问题时,2015年新的问题出现,当时发愁的如何获得一笔融资。

比较幸运,我们在2015年6月年完成百万元天使轮融资,2016年5月完成数千万元A轮融资,2018年1月完成数千万元A+轮融资。有了基金支持,我们也有能力纳入更多的技术人才和购买更好的硬件设备。

为了适应万变的创业环境,我们的管理团队会在每半年开一次战略会议,定义未来半年最需要核心解决的问题。比如去年半年的目标是如何将新零售业务更好市场化,今年则是如何提升和优化内部管理。

其实现在公司发展还算稳健,但我依然如履薄冰,害怕被市场淘汰。因为公司在不同发展阶段会遇到不同的困难,如何一步步把企业从1到2,从2到3 到100,既然选择,我早就做好“一战到底”的准备。

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极视角能持续成为整个图像识别领域最大的算法分发平台(可以类比为App Store或者安卓应用市场)。像是越来越严峻的市场环境下,惠普依然尝试通过新的技术、稳定性、续航、高效等方面给用户带来更好的体验,“一战到底”,我们预计在2~3年完成相关布局,整个分发端在产业链价值占比25%以上。

不管是稳定发展的老企业还是我们新型的创业公司,在面临激烈的竞争市场,大家都在时刻保持“一战到底”的血性,尽管路上满是荆棘,但都能保持“绝不放弃”的决心,并在选择后勇于前行。


1080x640.jpg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