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禾原点管理合伙人费建江:创业有点像马拉松,最重要的不是体力或速度,而是节奏

9月7-8日,2018创新中国DEMO CHINA总决赛暨秋季峰会在杭州洲际酒店举行,元禾原点管理合伙人费建江发表了“以不变应万变”为主题的演讲。

犀利观点如下:

1、这个市场已经发生变化,其实总结起来就三个难:募资难、投资难、退出难。对我们来说怎么办?对我们的投资机构来说怎么办?对我们的创业者来说怎么办?大家不要以为这样的难只是投资机构的难,创业者跟我们投资机构,我们是一条线上的蚂蚱,跑不了你的。

2、每一个机构都会思考自己怎么应对外界的变化,我们思考的结果就是以不变应万变,我们以不变的投资策略、投资逻辑、投资节奏来应对外界的变化。

3、我觉得创业或者是投资,其实有点类似马拉松或者徒步,无论马拉松还是徒步,大家觉得最最重要的是什么?最最重要的不是你的体力,不是你的速度,而是你的节奏。

主题是“以不变应万变”,为什么会有这个题目?因为现在我们的市场变化的太大了。

大家可以看到,在今年上半年整个机构的募资发生了特别大的断崖式下跌。

在我们行业里面哀嚎一片,对于投资机构来说,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有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你手上没钱怎么来投资?为什么会造成这样募资数量和金额上面的大下跌?我们很多人把这个原因归结到银行的资管新政。

因为银行的资管新政收缩了以后,大量的母基金拿不到钱了,母基金拿不到钱之后,投到基金里面的钱就少了。当然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但这个应该不是全部的因素,我们一个管理公司、基金正常的LP来源,投资人的来源大概会有这么几类:

第一类,有一些比较大的资金来源于银行;

第二类,LP来源于一些大企业、大机构;

第三类,一些民营企业;

第四类,一些高净值的个人。

所以银行的资管新政影响了我们一个方面投资的来源。另外几个方面,其实在今年也受到了整个外部环境的极大冲击,最终造成了大量企业现金流的短缺,所以无论是大的机构还是我们民营企业,当然民营企业可能更惨一点,他们的投资冲动其实被极大的压抑。

最后还有一部分高净值的客户,但个人这部分的投资今年也有一个极大的压制,原因有两个方面:

第一,在过去的相当一部分高净值的客户通过我们的第三方的理财平台,投资了很多的基金。但客观的说,有大多数的基金没有给到他们预期理想的回报,所以很多人就不愿意再投了。

第二,中美的贸易。中国的贸易短期影响的是现在的经济,长期影响的是对未来的信心。对未来信心不足时候,投资的冲动肯定是会被极大的压制。

这个就是我们看到今年真个募资难的情况。

那么投资和退出怎么样呢?因为投资还是第一季度的情况,其实第二季度到第三季度投资的情况还是在持续往下走。我最近经常碰到投资机构的朋友,基本上大家投资的欲望和数量都是在极大的下降。

更重要的问题是什么呢?更重要的问题大家可以看我们的退出,退出也遇到了空前的困难。首先,国内资本市场大标准进行了调整,利润指标从3000万提高到5000万,又从5000万提高到8000万,造成了准备要IPO的公司无法上市。

于是大陆一堆公司就到了香港去了,造成了香港最热闹的一天同时八家公司在香港敲钟,据说香港港交所的钟都不够,临时借两个给大家敲。

但是去了香港就一定好吗?

其实香港资本市场与大陆资本市场有特别大的不同,两点特别大的不同:

第一,香港的IPO真正是一个私募,它不是一个公募,是需要整个创业者去跟下面的机构一家一家去谈的,很辛苦。一天开10个会,每个会1个小时,包括午餐会、晚餐会,干什么?全部多是见这些投资人,要这些投资人去买他们的股票。

好不容易上去了之后会怎么样呢?其实未必有你想象的那么好,第一交易量特别的少,第二如果不被资本市场接受的话,股价跌的很厉害。比如香港资本市场对我们整个生物医药研发企业,在没有收入、利润的情况下开了一个资本窗口说你们可以去IPO了。大家欣喜若狂,我们去了几家公司已经IPO了,第一家公司不知道大家记不记得他的名字叫什么?可以去看一下他的股票。

所以整个资本市场退出的情况也是很不令人乐观,这样的环境下面,我们不同的声音就出来了,有说我们的拐点到了,有说这是我从业以来见到最黑暗的时刻,有的是说我的这个行业没法干了。

其实总结起来就三个难:募资难、投资难、退出难。

这个市场已经发生了特别大的变化,对我们来说怎么办?对我们的投资机构来说怎么办?对我们的创业者来说怎么办?

大家不要以为这样的难只是投资机构的难,创业者跟我们投资机构,我们是一条线上的蚂蚱,跑不了你的。

那我们怎么办?

巴菲特的名言:“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惧,别人恐惧的时候我贪婪。”现在是不是一个大家都在恐惧的时间,现在大家都在担忧,大家都在说现在是一个至暗时刻。那这个时候我们是不是应该贪婪呢?

这句话巴菲特说了好多年,我们整个投资的周期其实也经历过不少的至暗时刻,我印象中,在2008年的时间节点,其实全球的金融危机来临之后,其实从投资行业来讲,第一时间感受到了全球的金融危机。

当时有一个全球著名的投资机构,给他投资公司的CEO群发了一个邮件,讲现在现金为,大家活下来是最重要的。在那个时间节点,其实很多的投资机构都是在收缩投资,甚至没有投资。跟现在的情况特别相似。

当时跟我们合作的是一家以色列的投资机构,我们当时有2个多亿美元的钱,但是以色列的反应就是,全球金融危机来了,我们要现金为

所以在2008年、2009年、2010年三年的时间里面,我们几乎就没有投案子,你说以色列的人不聪明吗,绝顶聪明。很多科技、发明、新技术都是从以色列出来的。但是在那几年几乎没投什么案子。

回过头来看,在中国很多好的公司都在2009年、2010年、2011年的时间节点上出现。所以他们丧失了在中国最好的投资时间,后来基金的回报其实很不理想。所以“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惧,别人恐惧的时候我贪婪。”说出来容易,但做起来真的很难。

在别人恐惧的时候我们怎么样贪婪,我们凭什么贪婪?可能个人有个人的理解,我们凭的是什么,我们凭的是不变。敌变我不变,那什么不变呢?

我们有三个方面:

1、投资策略不会变。

2、投资逻辑不会变。

3、投资节奏不会变。

所以这个不变不是说我坐在这里等死,那是不行的,而是要保持固有的一些东西不变,来抵御外部环境的变化。

元禾原点在成立的大概4年多内,整个基金的规模大概30多个亿,我们现在投了将近200个项目。

我们投资的领域70%是TMT,30%是医疗,其实新的基金里面医疗的比重达到了50%。在投资的阶段上,将近70%是种子期的,将近30%属于成长期。从行业上大家可以看到,信息技术、生物医药其实是我们最专注的两个行业。

从中可以提炼出,我们的投资策略是什么?我们投资主要在早期、初创期和成长期阶段,投资的行业是信息技术和生物健康,行业特别聚焦,很多不懂、不熟悉的行业我们肯定不会投。

我们的机构两个关键词:技术的投资、早期的投资。

有人曾问我,当时在寒武纪天使轮的时候,你们怎么就投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一直关注技术类的投资,有专门看这个方向的同事,所以在最早的时候能看得懂,才敢投,在所有人都觉得天使轮估值很贵的时候,而且很多人觉得那个芯片做不出来的时候,我们投了,我们觉得它有机会

这是我们在投资策略上面的两个关键词:技术、早期。这两点是我们一直保持的,而且一直不变。

我们整个组合中,也可以清晰的验证这一点,这是我们的投资逻辑,每一个机构其实都有自己的投资逻辑,在不同的领域里有不同的投资逻辑。比如说在技术的领域,硬科技的领域,我们有不同的投资逻辑。

在技术创新领域我们的投资逻辑是什么?

这个技术是必须具有革命性的技术,而且团队绝对是大牛,同时这个市场绝对是特别大的市场。投寒武纪,就是基于这样的逻辑,革命性的技术、团队、行业里的一个大牛,同时市场特别大。

大家可以看到我们还做新药研发、医疗器械,但医疗服务我们不投。投新药研发我们的逻辑是什么?我们逻辑就是要做国际一流的新药——这不是现在才说的。这两年中国的新药特别的火,所以我们看到一堆的机构进入这一领域。

但在10年前我们投新药的时候,中国敢投新药研发的机构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所以这是需要长期的积累,特别是看药。

看器械的逻辑是什么呢?器械的逻辑其实很简单,我们做的主要是在中高端的进口替代。当然,我们可能还会有很多的投资逻辑,比如说我们看人的逻辑,看团队的逻辑,每个机构都有。每个机构都会形成自己独特的投资逻辑,这个投资逻辑我们是不会轻易改变。

最后投资节奏,我觉得创业或者说是从投资的角度来讲都有点像马拉松,或者像长距离的徒步。无论是马拉松,无论是徒步,大家觉得最最重要的是什么吗?最最重要的不是你的体力,不是你的速度,而是你的节奏。

在创业过程中间或者投资过程中间,我们要做一个百年老店,要做一个持续存活的投资机构,所以我必须得保持我的节奏。这个节奏其实也包括我的投资节奏,所以从我们的逻辑来讲,假设我一年都不投项目,我觉得这个节奏会乱掉。

很多的朋友说,我不投,但我可以去聊,看项目,我觉得这是对创业者极大的不负责任,我觉得你聊其实会很尴尬。所以我们还是会投,我们每一年还是会保持足够的投资数量,今年大概已经投了20多家的公司。每年我们整个投资的数量基本上就在30家左右,会继续保持。保持这样的节奏、速度,这是不会变的。

总体而言,这个市场现在在发生特别特别大的变化,每一个机构都会思考自己怎么应对外界的变化,我们思考的结果就是以不变应万变,我们以不变的投资策略、投资逻辑、投资节奏来应对外界的变化。

1080x640.jpg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