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允许正负面新闻同时存在 保证负面评价有30%

蓝血研究 来源:新浪科技

  公共关系不是一门科学,但绝对称得上是一门学问。

  一位权威人士,或一个有领导力的公知,并不代表他就能深刻理解和掌握这门学问,所以,王石英雄落寞败走万科,柳老爷子为了解一时之气而颜面尽失......

  任正非把公共关系定位为,允许正面评价和负面评价同时存在,“水多了加面,面多了加水”,保证正面评价有60-70%,负面评价有30-40%。 “长江有主航道,也有些漩涡,漩涡旁边还有些木屑。江水在中间流得很快,边上流得很慢,还有回流“。

  这才代表真实。如果外部是整齐划一的声音,招来的一定是对立。

  任正非同时认为,企业公共关系的真正目的,是帮助减少一点阻力,其不是一个进攻型的组织。 “公共关系过于激进带来的后果是什么?阻力会更大。因为我们本身就像一把刀子,已经插得很深了,如果你们还推一下刀子,那么阻力只会更大。”

  很多企业没有明白这一点!为争一时之气,或眼睛里容不下沙子,企业公共关系部门拼命向外“推刀子”,最终是,唾沫横飞,但血流一地。

  至于华为为什么将公共关系工作分解为“身份的证明,政策到市场,网络安全与隐私保护,贸易便利化”这四类,读者自己从下文中认真琢磨,就一定能得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任正非还有一句话非常关键,也非常深刻“科技的引领属于公共关系范围,从技术层的宣传也是公共关系范畴”,其动作表现在:一是积极参加国际上各种技术组织;二是扩大对世界各国科学研究的投资,揽储一批科学家资源;的英文三发展一批科技外交家从这一点一可以看出,华为的公共关系具有很强的张力。

  在具体的公共关系内容和活动上,任正非要求,要润物细无声地搭载一些华为的价值观进去。所以,华为做了布鞋院士李小文,沧桑的芭蕾脚,“花蝴蝶”短跑冠军乔伊娜等这些看似跟企业品牌和产品完全没有关系的广告,但却获得了社会民众的普遍赞誉。

  华为对媒体的合作也是非常开放的,包括网络大V,但任正非对网络大V有一个要求:一贯不过问政治,不指责政府,不评论政策 “,讲的都是微观,我们就把他变成朋友。”读到这,相信你在会心一笑!

  原来,任正非不仅懂战略和管理,还是一个非常高级的公关屌丝!

  附:任正非在公共及政府事务部工作汇报会的讲话

  一,公共及政府事务部工作的总体目的是帮助公司减少阻力,营造良好的商业生态环境。

  公共关系的真正目的,是帮助公司减少一点阻力,你们不是一个进攻型的组织。在技术上,华为已不可避免做到行业世界领先,公共关系就是要平衡我们市场霸主的形象。公共关系不是强势部门,而是做一个和事佬。如果有人希望你们公共关系做一个进攻型的组织,帮助他们解决什么问题,我认为反而是错的。公共关系过于激进带来的后果是什么?阻力会更大。因为我们本身就像一把刀子,已经插得很深了,如果你们还推一下刀子,那么阻力只会更大。而且我们不需要搭谁的车,就是走路,一点点慢慢走。

  你们提到的“ 身份的证明,政策到市场,网络安全,贸易便利化 ”这四点工作,总体做法是正确的。目前可以看到,公共关系取得了很大成绩,全世界对我们没有什么声音,遇到的阻力越来越小,这就是你们成功的一个表现。

  (陈黎芳:公共与政府事务部在2010年第一次做五年规划时,目的是营造和谐的商业生态环境,支持公司在全球获得公平参与,发展的机会我们的工作大概分为四类:身份的证明,政策到市场,网络安全与隐私保护,贸易便利化。刚开始是摸索着在做,现在是围绕目标来制定工作计划,包括关键动作是什么,对动作质量的评估和验证。)

  二,“华为身份的证明”:要允许正面评价和负面评价同时存在“水多了加面,面多了加水”。

  第一,身份的证明,就是“水多了加面,面多了加水”,保证主航道正面评价有60〜70%,负面评价有30〜40%,才是正确的。长江有主航道,也有些漩涡,漩涡旁边还有些木屑。江水在中间流得很快,边上流得很慢,还有回流。我们认为,这才代表真实。如果说我们很清晰地宣传“华为就是一个主航道” ,招来的其实是对立。我们要允许边上流一些木屑,漩涡,所以宣传的声音不一定要整齐划一,我们现在的宣传就做得比较好。你们看,社会上的评价一会说我们好,一会说我们不好,但大多数都聚焦在主航道上,已经承认我们的价值观比如,德意志银行副行长给孟晚舟讲,华为公司默默的奋斗,改变了世界一个文化;剑桥,哈佛等学校有几篇文章写到,华为改变了世界;西方很多经济学家已经清晰认识到,华为的价值观会对世界产生很大的改变......。前这是少量精英的认识,不代表普遍,但是我们“以客户为中心”的文化,应该会变成普遍认识的,逐渐得到人们的认同。

  华为文化已经在世界有声音苗头,未来两三年,我们很快超过1000亿美金销售收入的时候,他们肯定的声音就会来了。当然负面的也会增多,当负面太少时,要自己抛一些负面的出去?公共关系永远不要把自己说得太好了,任何极端都不会永恒,最后都要回头,只有平庸才会长久。

  负面新闻,正面新闻,那到底对华为好不好?想不明白,其实就成功了。这一点你们要向心声社区学习,心声社区论坛上面争得一塌糊涂,员工开始辩论起来,最后达成一个结果,其实大多数观点还是偏正确的。这次“明日之星”选举,高级领导都很有压力,担心选出很多不好的标杆来,根据现在的评选结果来看,群众的评价体系也很有水平的。

  第二,我们要利用网络媒体这个概念,从各种媒体的报道扩展到一些微博,微信大V. 只要这个大V一贯不过问政治,不指责政府,不评论政策,讲的都是微观,我们就要把他变成朋友,请他看看巴展,参加一些活动,让他有所感触。比如他有100万个粉丝,他发布后有很多人会转发,可能就会覆盖几千万人,视频停留在表面上,其实文字的穿透力比视频更厉害。

  第三,接下来“身份的证明”广告,要表达出华为厚积薄发。你们看我在英国研究所的讲话,“华为是代表人类在突破前沿,而突破是很艰难的,必须要厚积薄发”。

  (陈黎芳:“身份的证明”碎片化宣传,比如CSR系列活动,高管公开发言,身份证明广告,高访接待,媒体参观和采访,区域和BG公关活动......我们去年在心声社区上发的“怎么讲华为”,征求很多意见后,今年已经发布了“华为身份证明主题传播指导书”,包括故事,案例,事实,收到的反馈比较好,地总和代表们拿去能当字典参阅。

  过去三年中,身份的证明广告在“负责任,艰苦奋斗”方面做了传播,而且被很高地认同。接下来的广告,希望能在“合作共赢,创新”上来丰满我们的形象0.2015年上半年获得公开赞誉67次,其中元首级17次,报道声量比去年增加。)

  第一,我们跟区域管理部提到,要把那些艰苦地区的考核基线往下降。如果降了一个点,这个地区就会增加几千万美金的利润,我们把这个利润切成几段,其中切出一段来做区域公共关系。

  考核基线下降,增加的利润做什么一部分作为成本,配点好车,安全设施,体育设施等等;?一部分拿出来做社区公共关系,一方面保护人身安全,一方面也是适当贡献这点将来也纳入你们的规划,可以由区域管理部出钱,公共关系部收集几个案例指导他们如何做区域公共关系。比如,新疆暴乱的时候,我去过两次,当时我们就定了这个政策,给站点周边村民送几头羊,几头牛,万一出现危难的时候,我们的员工往这些村子跑,村民就会保护他们,只要躲避十分钟就能得救。你看我们新疆代表处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已经稳定下来了。而且我们在新疆也做了很多工作,要民族团结,新疆作为“五个一”工程重点培训基地,很快就要升一批准将,派往全中国接管“五个一“工程,新疆代表处就变成了升官快,发财快的地方,有了结构性改变,员工就 积极奔赴。

  第二,科技的引领属于公共关系范围,从技术层的宣传也是公共关系范畴。我们要站在世界领袖的角度上,积极参加国际上各种技术组织。我们已经在引领世界了,应该更加开放一点。

  2012实验室要扩大对世界各国科学研究的投资,特别要揽一些科学家资源。我们加大对美国大学投资一些技术,实验室,支持美国教授的研究,将来也能为我们所用。美国的通信资源已经收缩到全世界不到30%。我们很快就要做到行业世界领先了,不能是盛气凌人的形象,还是以很谦虚,合作的态度在社会里面,这就是我们的目的。

  我们要把全球科学家的薪酬结构标准全球化,在俄罗斯卢布这么贬值的情况下,公司已经给俄罗斯几个研究员按美国薪酬标准发工资了。那么俄罗斯的科学家会涌进华为,全球的科学家都会云集到我们这里。其实这就是一个很好的解释,这些科学家才能真正给他们本国政府说清楚华为究竟是什么,我们永远也解释不清楚。

  我们还要发展一批科技外交家,作为研究员的助手,他们也能和公共关系一起相辅相成。党文栓就是典型的科技外交家,因为他听得懂人家讲什么,能吸收,回来后能反映出来,虽然他不一定能自己做出来,但至少能促进别人的发展。高层领导出去讲的都是非技术性问题,如果把技术性问题夹杂着其他表述,这样慢慢才能让人家接受。

  第三,公司有非常多的产品新闻发布会,会议和活动,内容上要搭载,融汇进华为价值观,也是在传播一种公共关系的力量。如果漂亮姑娘出来的时候有个价值观,影响更大。如何搭载?你们去研究方法,不要认为价值观一定要完整,系统。我这次在“福布斯”采访时提到,华为的价值观不是数学公式,不是方程式,没有边界,华为的价值观怎么会有一个清晰的定义?价值观是一个模糊的东西,需要一点点潜移默化地传递。

  所以,我们想在这个国家解决什么问题,应该在活动中加进去一点点。公共关系要像浇水一样,渗透到很多活动中去,有时候也不是要派人去,在他的文件里体现了公共关系的价值观。你们要把企业网BG,消费者BG框进来,春雨润物细无声。比如,在终端很多活动中,我们可以搭载一点,讲讲我们的艰苦奋斗,讲讲我们为了解决客户需求,研究了哪些东西......。

  (陈黎芳:在今年接待的政府客户团组中,有约70%的客户表达了对数字经济的重视,希望华为提供ICT规划建设的政策建议“政策到市场”,我们关注的是政策,资金,标准我们大致分为三类:。引导有利产业政策,引导政府加大ICT投入,影响行业标准制定非洲国家处于提升连接的状态,要引导的就是加大基础设施投入,结果衡量就是看项目及融资是否得到批准。亚洲,拉美等区域处于应用层面,要引导的就是产业政策,结果衡量就是政府ICT预算支出增加,政府促行业与华为加强合作,频谱等友好政策出台。欧洲等发达国家是在标准层面,结果衡量就是看是否加入了前级的标准和产业组织,是否申请到区域的旗舰项目等。

  我们主要做的几个事情在中国,在老板的指导下,做的是知识产权保护和产权保护在欧洲主要有两点进展:。第一,无论是欧盟的组织,还是德国的最高的IT峰会组织,经过两年的努力,华为全都已经加入进去了。这些是一定要进去的,不然就没有影响力,也发表不了我们的看法。另外,今年我们也加入了日本的5GMF工作组。第二,我们参加了欧洲的旗舰项目,包括欧洲5G的研发项目。在欧洲接下来的重点是合作,要加强内部和2012,采购的合作,对外加强和本地合作展现。另外今年与7个国家签证ICT了MOU合作。)

  四,“贸易便利化”:公共关系要建立几个区域性的基础平台,来解决国际问题高级干部要培养阅读习惯,提升对世界洞察的能力。

  第一,在风险防范方面,你们要向伦敦金融风险中心学习,听听他们讲如何控制全球财务风险的。伦敦金融风险中心做得挺好,现在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公共关系也要在合适的地方建立几个区域性的基础平台,来解决国际问题。这个平台不一定是中国平台,我们必须用人家的方言来解决当地的问题,区域的人有时候就是全球化的专家。而且将来我们要统一提纲,在这个提纲下,大家可以自由表述,但有了关键信息,主题是突出的。

  第二,我们公司高级干部要经常看国际新闻,以及读重要人物的讲话,从这些信号中敏感地知道我们公共关系的方向。比如,这次XZX访美前接见华尔街日报记者的讲话,讲得非常好,把中国所有未来要改革的方向讲了。

  对世界的洞察是最重要的没有洞察,就没有方向;没有方向,就没有思想;没有思想,就没有理论;没有理论,就没有战略靠阅读,网络阅读,只要每个人都养成这个习惯,只要真正热爱,真正钻研,你一定能搞明白。比如中东问题,美国问题,欧洲问题,“凤凰世纪大讲堂”很多专家在讲,中央台“今日关注”,深圳台的“关键解读”也有不同的专家讲,这些专家把自己一生的精华在一两个小时讲完了。要洞察世界,一定要阅读各个国家从头到尾的历史,听听不同专家的评价。很多大专家讲得都很有道理,而且各讲各的,是有矛盾的,你再去想象,然后最终通过一个事件,你就能判断出来。

  (陈黎芳:贸易便利化议题最开始是因为欧洲双反案件做起来的,目的是预防贸易风险,和一线建立灵活反应的协作机制我们把工作归了四类:现有机会识别与利用,未来障碍减少与消除,主要风险识别与规避,贸易合规形象建设。

  第一类是比较实在的,跟各代表处实际相关,现有政策有没有利用好。我讲两个数字。第一个数字,经过我们跟法务部及供应链两年的合作,现在全球平均通关天数是10天,比其它泛行业组织的21天要低。每个代表处要对照,没达到10天标准的就想办法改进,看是政策问题还是自己的问题。还有一个数字,是平均关税税率,我们现在是1.7%不到,用两三年时间完成的。

  第三类是我们今年到明年上半年会完成的风险防范,内部梳理自己的规则,这是非常专业的。我们不是全球到处做,我们根据业务和竞争环境选了十个国家,重点关注税务风险,竞争法,贸易救济风险。

  第二类和第四类主要由机关来承担,同时也对一线支持。政策和贸易便利化的参考书大概在十月会正式发布,讲到华为对相关话题的看法以及各地代表处可能遇到的典型问题。这样包括代表在内的相关人员可以看看参考,不用花太大精力,就能帮助他们提升谈话能力。

  从组织能力来看,国家规划有模板,费用管理有模板,一线评估有要求,直属团队人员结构基本合适,IT开始支持业务工作。接下来2年要重点提升的能力是环境洞察,整体战略制定的方法论,以及在区域的人才结构优化。)

  谢谢你们,做得不错!(2015年9月23日)

1080x640.jpg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