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招财鱼背后的欲望挣扎 | 专访刘迪洋导演

网娱观察 2018-11-27 07:38

网大精品化的时代到来了!

爱奇艺与第十二届FIRST影展产业场战略合作上线的第一部网络电影《一条叫招财的鱼》(以下简称《招财鱼》),自11月18日上线后首周分账211万,9.6万观众给出了爱奇艺评分7.6。

8个月剧本创作,25天拍摄,5个月后期制作,在北京电影学院求学期间就痴迷于《低俗小说》《两杆大烟枪》等多线叙事电影的刘迪洋,终于创作出了属于自己的类型作品。

“多线叙事能够容纳更多的故事点,折射出不同的社会层面,一直以来都非常吸引我。《招财鱼》的黑色幽默之下,能够看到重庆的生活百态。”

当勇嫂向老公推荐金山集团的众筹项目,当疯狗与金老板各自心怀鬼胎,一个围绕着地产项目的阴谋扑面而来。

当勇哥和光头不得不与各方黑势力斡旋,抬着偷来的招财鱼穿行在坎坷不平的重庆夜色中,网娱观察(ID:wldygc2016)仿佛看到了一个魔幻版的小镇风云。

《招财鱼》的出现,无疑给如今的网大市场贡献了一个新类型,一众仙佛妖魔之外,魔幻现实主义的光辉让我们感到生活真实的笑与泪。

一条价值百万的鱼如果丢了,

会引发什么连锁反应?

“是什么样的鱼可以价值百万?这么贵的鱼如果丢了,会引发什么样的连锁反应?”当看到武汉社会新闻里,拍卖出300万高价的金龙鱼,刘迪洋的脑海显现出这样的疑问。

金龙鱼因为繁殖困难、品相好看,在流转中被赋予吉祥、风水等多重概念,一直是宠物市场上的贵族。在电影《招财鱼》中,昂贵的它自然就成了多方势力争夺的焦点。

勇哥、光头偷鱼是为了还钱救命,许武强、大娃、二娃是纯粹为了谋财,与此同时招财鱼吞到肚子里的手机存储卡也暗示着牛厂长和金老板之间不同寻常的关系。

把整部戏分成“杀人犯、入江湖、深似海、见天日”四个章节,以勇哥、光头、浩儿偷鱼送鱼为主线连接起金老板、疯狗、许武强等多方势力,在《招财鱼》里能够看到破败渔船和高楼大厦临江而立,能够看到洞子火锅、麻将桌、渝中区十八梯等重庆符号。

“一开始我们想把场景设在东北、武汉等城市,但考察了一圈还是觉得重庆独特的人文景观,比较符合片子的江湖气质。这个城市曾经在二战期间建设了大量的防空洞,后来被改造成火锅店、麻将馆等民用场所,它又是两江交汇很可能会滋生一些船匪,专门收取过往船只的过路费。”

在刘迪洋的构思里,疯狗代表陆地上的黑社会,以火锅店的名义行赌场之实,许武强则是混迹江边的匪徒,表面以修船为业,而操着香港口音的金老板则出现在金融中心顶层的办公室里,道貌岸然又目空一切。

左一为光头,右一为勇哥

正是在这些势力的笼罩下,包括勇哥在内的光明火锅厂职工在厂子倒闭后,既拿不到被拖欠的工资,仅剩的积蓄也被众筹和赌场搜刮一空。

当勇哥、光头不得不为了救被扣押在赌场的小舅子浩儿,伴着《英雄本色》的手机铃声开一辆转弯就熄火的小破车,与恶势力斗智斗勇。

夸张又戏谑的表达方式,令人捧腹大笑,又令人忍不住为小人物掬一把辛酸泪。

《招财鱼》中三个过目不忘的镜头,

是怎么拍出来的?

脑补了一万句MMP,但脸上还得挂着笑脸恭顺地向对面的大佬问好;被生活戏弄,艰辛奋斗终成空,但还要强打精神继续面对一切;义愤填膺之时,恨不得在油上加一把火,但最终只能理智的拿起灭火器。

《招财鱼》中的这三段场景,最让人过目不忘。刘迪洋用意识流的手法,表现了勇哥得知浩儿赌博被疯狗扣押,勇哥得知逃出来的浩儿把招财鱼做熟吃了,以及勇哥看到牛厂长房间里快要着火时的心情。

以第一视角拍摄的片头

电影开头以第一视角拍摄的2分半打斗镜头,就像CS游戏里的冲锋对峙,全程只看到对手一个个倒下,主角却在镜头之外。当视线跟随画面穿过火锅店、走上楼梯、冲向赌场,好一个血脉喷张。

然而,镜头一转就看到了勇哥对疯狗客客气气的承诺一定还钱,脑补多激爽,现实多灰败。“这场第一视角的打戏,我们拍了好几天,不停地排练、对动作。有一幕是勇哥直接把火锅汤底泼到疯狗身上,我们怕辣椒放少了不真实,加了好多料,对演员来说挺不容易的。”

好在从第一部戏《假如我有超能力》开始,刘迪洋就和这一帮演员朋友们合作,彼此之间有足够的信任。

 “勇哥得知逃出来的浩儿把招财鱼煮熟吃了,后一幕就是心情跌落谷底、如堕深渊,对面有金龙鱼游过来,嘴特别大好像要把他吃了。那一个水下镜头,拍了好长时间。为了帮勇哥克服下水的恐惧,大家帮忙想了很多办法,后来不得不把一根竹竿放在水里,给他安全感。”

因为《招财鱼》有90%的镜头都是夜晚,剧组有时候连续工作时间甚至长达18小时,如果没有演员们的任劳任怨,不可能有成片中的江湖风味。“既然片子里讲到黑势力,他们又不能在大白天行凶作恶,那就只能晚上拍摄。只有晚上的破船舱、码头才有那种悬疑暗黑的感觉。”

因为投资成本所限,《招财鱼》的拍摄时间只有25天,为了有足够的剪辑素材,刘迪洋一刻也不敢停歇。

“像结尾的时候,勇哥看到金老板、疯狗死在了牛厂长的房间里,烟头快把地上的油烧起来。如果资金能充裕点,那个镜头会更好看。”

《招财鱼》临近结尾的那一幕,火势即将蔓延的一刹那,影片响起了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勇哥面前好似火海一片,镜头和配乐让人感到震撼。

《招财鱼》里的重庆魂

伴着鱼馆里播放的《英雄本色》老电影,勇哥把三炷香插到祭拜着关公的香炉里,手机铃忽然响起,音调和《英雄本色》的插曲一模一样……

唱着《浮沉的兄弟》,大娃和二娃两个表兄弟梦想着搞定牛厂长,偷来金龙鱼,从此“穿金又戴银”……

《招财鱼》里的港乐总是带人回到警匪片的光辉岁月,暗示我们这是一部江湖片。“80后都是在录像厅看香港警匪片长大的,《英雄本色》里的豪气、义气影响了很多人。”

其实不光80后,港片里的小马哥、山鸡哥已经成为某种文化的代名词,像GAI在《重庆魂》里唱的那样,“抢地盘、夹毛居,再大的场合都不得虚”,江湖气也是重庆给人的印象之一。

《招财鱼》拍摄的2017年,正是《中国有嘻哈》火热的时候,GAI的说唱音乐响遍重庆的大街小巷,广告牌上到处都是GAI的宣传照和视频。为了反映这一现象,《招财鱼》第三章“深似海”中浩儿、牛厂长所在的赌场正放着GAI的《天干物燥》。

“那一段歌词刚好是‘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人生漫长我劝你好生走路’,和牛厂长、浩儿正在赌博这个行为,相互映衬。然后许武强、勇哥的船上都有GAI的贴画,也算是当时情况的一种反应。”

叛逆不羁的嘻哈,与形形色色的势力辉映,喝着一口口的四川话,让人无端生出一种亲切感,好像《招财鱼》里的人物就在我们身边。难怪GAI在《招财鱼》发布会上,一次次提到“这就是原汁原味的重庆。”

刘迪洋导演

围绕着《招财鱼》的喜怒哀乐,网娱观察仿佛看到了一个个活生生的重庆人,又仿佛看到了全国各地被众筹、房产拆迁所戏弄的乡里乡亲。

“《招财鱼》里大家说的不全是四川话,演员们有来自河南、江苏、北京各地的,大家都是在学习,尽量还原那个味道。我拍出的是我眼里的重庆,是我所理解的多线叙事。”湖南人刘迪洋这样说。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