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的未来增长路在何方|创业邦年会

阿海 22分钟前

12月5—6日,2018创业邦100未来领袖峰会暨创业邦年会(以下简称“创业邦100未来领袖峰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12月6日上午的人工智能论坛圆桌对话环节,由昆仲资本创始合伙人姚海波先生担任主持人,与创腾科技总经理曹凌霄、速感科技创始人兼CEO陈震、思必驰CMO龙梦竹、第四范式联合创始人田枫、来也联合创始人兼CEO汪冠春共同就“人工智能产业新的增长点在什么地方“议题展开了激辩,犀利观点如下:

1、AI本身不是一个行业,是一个技术方向,商业需要的是AI+

2、未来每一家企业都会是AI的企业,AI会像电一样进入到每个行业场景

3、机器人正在成为一种新型的人力资源

 

以下为本次圆桌对话的内容实录:

姚海波:今天讨论的主题是AI驱动产业的新增长点在哪。第一个问题跟增长点有关,投资、创业做AI,这波浪潮里有两三年了,大家最近遇到的变化从我们创业的第一天到今天,因为经历了核心技术到落地应用,创业到今天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曹凌霄:我们创业时间比较长,我年纪也比较大。我们公司主要在制造、化工、石油材料行业给研发、生产提供信息化的平台,包括AI的技术。中国发展很长时间到现在我们看到最大变化就是,制造行业老总是销售出身,现在老总不谈销售了,卖得越多越不赚钱。现在判断大部分企业老总都是做创新,都想做创新,而且都在实践创新。创新就是AI,如果我们建了更好的模型可以帮助他们自己能做出更快的产品,这是我们看到最大的变化,而且这些老总他们现在脑子里说你能做AI,因为我要做创新。

姚海波:您公司18年了,从做AI到今天,咱们公司自己最大变化是什么?    

曹凌霄:我们最大变化就是我们从开始卖别人产品,现在逐渐卖自己的产品,自己东西卖得越来越好。

陈震:速感做的是解决是机器人行业包括工业和消费行业机器人解决定位导航的问题,我们利用AI的定位导航技术赋能现在的产业的智能设备、智能机器,完成产业的智能化升级和行业改造。速感成立将近5年时间了,既是行业新兵,也是行业老兵。新兵在于我们都是90后的合伙人,再到后面不断发展过程中,过去5年积累了非常多行业资源和产业的经验,在过去4年多里面,人工智能行业到今天,标志性节点是从2012年开始,通过神经网络发现人脸识别的精度可以有大幅度提升,后来神经网络才在后来得到了大规模应用。今年所有AI公司都在拼产业化的落地,都希望能够在自己细分领域里获得更多的用户基础,获得更多的产业化以及市场化的成果,这是我看到今年最大的变化。特别是在今天只下时间点上,AI技术进步是很漫长的,现在走到了是落地化的关键时期了。

龙梦竹:思必驰创立于2007年英国剑桥,是AI平台的公司,就是做语音交互。在创业12年到现在,我们最大的感受两句话:耐得住寂寞,扛得住诱惑。

我们公司成立第一天2007年就开始做,不管国内国外那时候了解AI的不多,那时候招人留人特别难。大概2014年、2015年以后行业里很多人才涌动,包括产业政策的刺激,商业化的落地,产品进程的加速,看到了人工智能的爆发,这时候有很大市场诱惑,你们该做什么,需要守技术还是重新做C端产品。思必驰到现在智能音箱里市占率第一,但是到现在仍然坚持我们主体业务,不会做任何C端产品。我们坚持认为,一个公司不能既做B又做C。

这两年最大的变化连接点就在2015年、2016年,从穿戴的爆发到没落,再到音箱的爆发,这时候车载音箱带动了大批AI产品的交互,这是最大的变化。

田枫:第四范式是人工智能软件和服务提供商,希望我们的平台和产品,把人工智能这件事的门槛降低,让各个行业都可以通过AI来提升自己的效率。我们2014年底成立,经历了从人工智能还没有火起来,到现在人工智能非常火的状态。感受到最大变化是公司刚刚成立的时候,不管我们见投资人、见客户,需要给投资人、客户讲的人工智能是什么,能干什么,创始团队用人工智能做过什么。到今天再见投资人或者客户,大家在意的更多是落地,你们用人工智能到底哪些行业做了落地,带来了什么样的价值,或者客户直接带着一个需求来说某某某场景,需要人工智能提升一下,你们来做这件事。这是最大的感受,从一个概念或者不是很普及的情况,现在大家都知道人工智能能做什么,需要用人工智能做改变。直接带来的变化就是现在的需求比原先是更大爆发的状态,最开始我们用少量的科学家给客户做验证人工智能做了什么事情,今天需求已经不能再通过少数人直接说做到满足这么大的需求的爆发,我们就是在不断调整借助更多的杠杆方式,通过平台的方式、产品的方式,降低门槛让更多人用起来,还是深入了解这个行业,把这个行业通用性集成到这个产品里,通过这样的方式满足更多人工智能方面的需求。

汪冠春:我是来也联合创始人兼CEO。来也是2015年成立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主要产品是打造智能对话机器人平台,或者为企业和个人打造超级雇员。来也整个团队也有很多工程师和算法科学家来自于百度,我是普林斯顿大学博士毕业,也是从百度出来创业。

越来越多的企业都已经意识到机器人、员工对提升他的运营效率、效果帮助很大。这点在两三年前刚创业的时候感触不是很强,当时我们跟他介绍的时候到底机器人能够在运营场景当中发挥作用。今天他们觉得你技术能不能达到我的要求,需求是越来越旺盛。比如像电信运营商跟我们合作的时候,本身就有数千人客户团队,今天我们为他打造的客户机器人员工就能够节省非常多的人力。还有一些行业当中在提供在线服务的时候用很贵的专家,比如医生或者有过执照的营养师,这样的客户就需要机器人助理帮他们提高效率。

智能对话机器人因为技术的成熟,因为场景越来越成熟,很多企业都开始拥抱企业级超级雇员这件事是完全可以落地的,人工智能打造的智能机器人也变成了新兴人力资源,越来越多企业扩张过程当中,因为要考虑精细化运营,机器人解决方案变成首选方案。

姚海波:有四五年的创业公司,有十几年的公司。曹总,您跟AI接触时间比较长,过去一段时间里AI在哪些领域应用已经明确看到了红利,并且有很好的落地以及产业化,还有哪些目前暂时还没有,或者短期都很难?    

曹凌霄:AI在我们这个行业里,尤其在材料和制药行业它的应用非常窄,对于我们来讲做药的,做一个新药是非常难的,我们要做化学药合成一万个化合物可能才能找到新药,做7个新药1个才能赚钱,当然1个赚钱就能赚很多,是赌博的行业。所以AI最好的应用是赌博行业,当然这是开玩笑。我们公司CTO在十几年前讲过一个故事,说怎么在赌博的行业怎么赢钱的,怎么通过数据的分析,通过AI的方式赚到钱。做药是这样,做材料也是一样,在这个行业里,30年的时候这个数据怎么能够有活性。在这个行业里AI、神经网络、统计方法是最早的。

现在为什么一直都在应用?我们现在所有吃的药都有AI,我们现在用的很多新的材料都有AI方式在里面,只是我们大家不知道,因为我们这个行业跟大家消费有点远。现在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这个行业现在还处在实验为主的阶段,我可以从原创上可以AI做,但是很多配方都是实验做,包括生产、质量都没有用到AI。要解决数据采集的方式,因为有了互联网、物联网,数据采集方式可能会变。那么AI应用会在这些行业里,在今后几年会有比较大的应用,这也是我们致力于要在这个行业做的事情。

姚海波:冠春,现在看到明确跟产业化能挣钱的AI应用是哪些?

汪冠春:我们比较关注智能机器人,尤其企业级智能机器人,比如基于知识的交互性的机器人越来越多在落地了,在我们看来AI最关键是知识+自动化,如果在一个限定场景里能够拥有足够丰富的知识,同时又了交互和决策的自动化的能力,这个机器人就已经可以落地了。今天很多人接到电话的时候发现可能是机器人打过来的。有一个很好玩的例子,有一个美国老人自己编了机器人助理,让机器人助理接机器人打给他的电脑,结果这两个机器人聊了四五十分钟。实际运用过程当中会有很多有价值的事情,比如说很多酒店的前台每天都需要打电话跟退房比较晚的住客说希望退房还是续住,这件事情大概几万人每天重复在做,如果当机器人掌握了这方面知识,又具有非常好的理解、交互、决策能力,是不是不仅提升了企业运营效率,也能够提升用户体验。

偏个人化的场景,最受欢迎的电台节目是晚间情感热线,更多是广播形式跟用户进行交互。能不能做出情感类的机器人,可以跟每个人在有情感需求的时候发生交互,这时候他的即时性,这样相对封闭场景下,因为有了更好人工智能的技术,我们是可以达到比真人员工还要好。

来也当我们走入2019年的时候,发现当我们把产品直接对比到替代企业或者辅助企业当中员工的时候,这样的商业模式是非常清楚的。不仅是卖AI接口服务,是卖的终端产品,是新型人力资源,所有企业都非常容易理解。

姚海波:梦竹,我们现在跟BAT母体公司怎么做竞争合作,内部有什么样的考量?

龙梦竹:我们常常会被问到一个问题,你们在字母公司压力下怎么做你们赛道,怎么成长起来?我一直很疑惑,因为AI本身不是一个行业,是一个技术方向,是需要AI+。我们讨论人工智能,尤其人机交互方方面面,点点滴滴,不加前置场景,所有结论是没有意义的。比如哪个公司是现在人工智能的巨头?我没有加场景,这个问题就不成立,是硬件平台,还是技术交互,技术交互里面是语音还是图像还是传感,一定要加场景。从大家所通认为的整个公司的市占率方面,我们跟BAT相比我们在自己擅长的赛道里决定是有优势的,比如思必驰专注to B赋能的方向,车载、家居、机器人、企业服务。BAT都有不止一个部门做语音、AI交互,但是我们也有跟他们产品端的合作。比如现在市面上音箱,只要不是完整一体化自己做的,比较大牌的比如天猫、搜狗全部是我们的,这是我们当前的合作。但是这个合作不意味着永久,因为所有公司一定有更大的野心,而我们也在探求更多的合作可能。

到底有什么样的行业是未来可能会爆发呢?我们现象能看到一个方向,我们之前做的车载家居机器人有非常清晰的定义,更多偏个人消费电子产品,服务类的,整个AI给移动互联网带来翻天覆地结构的变革。会有越来越多新的硬件的产生,比如最近刚刚有苗头的耳机,蓝牙耳机,现在苹果把一个好的东西更多介绍给大家,让更多人能做得更好,AI耳机已经看到苗头了。再比如地产、酒店,很多传统行业对他们AI是很新的,他只要一个概念我要+AI,但是不知道怎么做,不知道我应该买系列定制的音箱做,还是用AI技术改造我的酒店,还是在我某一项服务里AI技术提升效率,他们做的是+AI,对我们是AI+。我们商业化落地速度会加快其实就是AI+和+AI的结合,我没有办法讲一个早教机器人到底应该归到机器人的领域,还是归到学习机的领域,还是归到陪伴机器人的领域,甚至归到一个玩具的领域。未来的竞合关系很难说,我们会不断拓宽我们的领域。

姚海波:最后一个问题,未来5年我们自己的企业+AI之后会发生什么样变化?

曹凌霄:我认为在我们现在这个世界里,三个方面很重要:AI、移动、互联网。我们希望在我们行业里,希望通过云的方式,我们的科学家、工程师、客户,通过手机、云的方式,而且能够在我们手机上设计出他们新的材料,或者能够了解如何能够提高他们生产材料的质量,或者解决他们很多很关键的问题,以及什么样的客户才喜欢什么样的东西,就跟耳机、音箱一样,什么样的分子结构做出来的高分子材料产生的音箱能够让不同的人喜欢不同的音乐,得到一个不同的感觉,这是云、移动、模型能够替代现有的天天实验、实验、实验。

陈震:我从大学到研究生都是计算机行业,进入计算机行业8年多时间,而从1956年人工智能到今天已经有60多年时间。计算机时代到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我在整个行业里属于比较保守的人。未来5年变化的话,更多从C端感觉不会特别强,因为过去2-3年里,C端消费人们对人工智能的畅想把该吹的牛已经吹出去了,C端未来5年人工智能不会有特别大的突破和创新,更多是产业联网。产业联网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解决了C端有智能手机,下个5年看到更多的是将过去产业中落后的、工业中落后的、行业中落后的设备通过云,通过数据的方式连接到今天整个云上。比如阿里在做的ET工业大脑,比如谷歌做的工业联网,非常多的工厂过去是一个个独立的个体,有自己的服务器、数据设备,但是未来如果作为城市端或者政府端、国家端,希望让更多的工厂所有的设备、阀门同一时间获取更多的可视化信息,工业联网是必备一点。未来真正万亿产业机会,互联网机会在于工业、产业联网,在于更多以前没有联网的设备通过联网获取能力。 

龙梦竹:加了AI以后,B端会产业联盟和结合,现在讲的AI再好还是单点智能时代,我们自己做自己的,未来5年不定不同技术种类一起结合做更高端的整体智能。一个机器人在那边,可以给他设定路线让他过来,也可以跟他说你过来,他知道我在这。目前还不太能做到,机器人在那里跟他讲你过来,他知道我在哪,自己定位我导航走过来,这是单点AI。

我们现在所有信息跟服务是中心化,离不开手机,基本活在地球上一个孤立的人,没有任何群体的概念。所有产品联网以后,整个信息跟服务是场景为前提的,没有设备的概念,是去中心化的。或者每个产品都是中心化,你可以通过空调控制电视,可以通过冰箱打电话,都无所谓,都是家居环境下所需要的服务。这是给C端消费者带来最大的变化。

田枫:我们一直坚信AI未来在任何一个行业都会有它价值和作用,未来三五年内AI会非常普及的。就像刚刚曹总讲的很多之前用的药物已经有了AI,但大家都不察觉,我们相信会像电一样,可能电刚被发现的时候,只有少数的行业和场景在应用,而今天电已经非常普及,大家已经不会再去关注到了。我们相信很快的时间里,AI也会是这样的状况,任何一家企业其实都是会成为AI的企业,AI一定会在各个行业中发挥作用。

汪冠春:我觉得是过去十年对企业最大的变化是云计算,越来越多的企业不会在本地构建机房了,都是阿里云的解决方案。未来企业人力资源也会走向云端,由机器人来进行补充,这件事情在未来五年当中是非常激动人心的,企业扩张过程当中如果不断招人,如果能够让机器人承担客服、销售,各种各样偏专业岗位的话,企业可以更弹性的方式进行扩容。这件事情在接下来会发生的,而AI技术,尤其认知和决策AI技术对打造这样智能机器人平台非常多的。

姚海波:感谢5位给我们展示了AI发展新增长点,希望明年再聊的时候AI就是水和电了。圆桌到此结束,谢谢各位!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