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鸿亮、孔笙谈《大江大河》创作始末,改革开放40年走到今天不容易!

新剧观察 2018-12-07 17:29

致敬时代,砥砺前行。

改革开放是中国共产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的两个基本点之一。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总方针、总政策,是强国之路,是党和国家发展进步的活力源泉。

改革,即对内改革,就是在坚持社会主义制度的前提下,自觉地调整和改革生产关系同生产力、上层建筑同经济基础之间不相适应的方面和环节,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和各项事业的全面进步,更好地实现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开放,即对外开放,是加快我国现代化建设的必然选择,符合当今时代的特征和世界发展的大势,是必须长期坚持的一项基本国策。

将于12月10日开播,献礼改革开放40周年的年度大剧《大江大河》在京举办了媒体看片会。看片结束后,新剧观察(ID:xinjuguancha)在内的多家媒体,与该剧制片人侯鸿亮、导演孔笙进行了交流,文中节选了媒体与两位主创的部分对话访谈内容。

「价值观」对改革开放要有敬重之心

改革开放就像“摸着石头过河”,用一把斧头披荆斩棘,展开一条新路子。虽然这条道路充满着未知和艰难,在微观层面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缺乏顶层设计、谋子不谋势,还比如监督主体一定程度上只是治理者的化身、不是来自治理体系外部的主体等等。

但改革开放是不变的道路,对改革和开放要用坚定不移的决心。40年来,我国改革开放事业取得了巨大成就,改革开放是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经之路,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发展中国,才能发展社会主义,才能发展马克思主义。我们队改革要用敬畏之心。

提问:《大江大河》这部作品想传达一种什么样的价值观。

孔笙:我这个年龄特别感激改革开放打开国门后,能眼看到的受益,这40年来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我也是想告诉年轻人,我们真的曾经穷过,我们真的曾经很困难过,真的是没有钱,吃饭都要考虑,我们现在可以有点外卖这样生活。我们要有对改革开放的敬重,这个我觉得是我们特别想传达的一个东西。

侯鸿亮:改革开放到今天也是有这个现实意义的。40年前我觉得国家也不知道改革开放会带来什么,真的是摸着石头过河,我们一边往前走,一边把一些规矩建立起来,但是要有这种开放的心态和改革的决心。

我觉得有一个比喻挺好的,真的像一把斧头抡向了这个时代,披荆斩棘,开出一条崭新的路来。我们在座都是受益者,我们不能只看到社会存在的一些提问题,要看历史,要知道我们走到今天这一步有多么不容易。

「创作」

原著本身足够精彩,时代发展和人物命运紧密结合

著名财经作家阿耐的《大江东去》是一部全景展现改革开放二十年中国经济生活的长达150万字的长篇小说。小说展现了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经济领域的改革、社会生活的变化、政治领域的变革以及人们精神面貌的变化等方方面面;生动而真实地刻画了活跃在改革开放前沿的代表人物,如国营企业的领导、农民企业家、个体户、政府官员、海归派、知识分子等等。人物典型深刻,故事跌宕磅礴。

《大江大河》在尊重原著的基础上,进行了戏剧化的影视改编。人物命运和时代节点紧密相连。

提问:《欢乐颂》之后再次和阿耐合作,创作过程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点?导演在原著改编时候最看重原著的哪些点?

孔笙:改编上我们基本尊重了原著,当然把它戏剧化一些,原著本身故事已足够精彩,剩下的其实就是要怎么把这些好的东西影视化。我觉得完成得不错,我相信阿耐也会很满意这个改编方式。

提问:我们知道侯总抠剧本抠的特别严,我想问一下《大江大河》当时请袁克平老师写剧本出于什么考虑?

侯鸿亮:袁老师应该和刘和平老师他们是一拨的,他们经历了改革开放这40年,他们经历和我们经历还不一样,他们可能更感同身受一些,而且他也有工厂和农村经历,他个人对这个项目也非常喜欢。

提问:《大江大河》怎么在旁观冷静的视角和那个年代本身的感受之间做一个平衡?

侯鸿亮:首先我觉得得益于这个原著小说,阿耐写的这个小说是足够的精彩,他用的是一种“编年体”的方式,他把中国改革以后,每一年发生的事情和人物命运紧密结合在一起,有这个作为基础了,在剧集创作上方便了很多。

提问:侯总之前你在全国电视剧创作规划会上说,你对着剧本和小说看了吴晓波的《激荡三十年》跟《激荡十年》,《大江大河》有重点去探讨一些中国经济制度改革的提问题吗?

侯鸿亮:三个主角代表了三种经济形式,这三种经济形式都会碰到发展过程当中的一些难题,这个项目最吸引我们的是,真的和我们所经历的(时代)比较一致,很真实。

孔笙:大的时间节点都会有些涉及,像1981年突然地又开始抓割资本主义尾巴、1983年的严打、以及造成农村企业和国企一些提问题、困惑等等,这些和《激荡三十年》时间节点是一致的,只是它是揉在故事中,揉在人物命运里面。

提问:《大江大河》容易让观众联想到几年前一个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那个涉及到高层和政治层面,《大江大河》是侧重民间。阿耐《大江东去》写的是改革开放30年的,《大江大河》时间跨度好像是十年,小说没有拍完,后面还有续拍的计划吗?

侯鸿亮:有计划要拍,因为小说太庞大了,有150万字,的确做个戏时间有点紧张,如果整个原著拍完,时间精力都达不到,我们先取了十年(1987年——1988年)来拍,这些人物第二部会进入下一个十年。

「拍摄」2.66:1拍摄画幅,新鲜的视角尝试

《大江大河》在影像上首次尝试了2.66:1的拍摄画幅,这在国内电视剧里算是首创。看片过程中,观众能感受到《大江大河》赏心悦目的画质和影像美学。

提问:这部剧的时间跨度很大,场景上面有没有遇到一些比较艰难的部分。

侯鸿亮:其实特别艰难,说实话作为导演来讲难易度,可能民国戏、古装戏相对容易一点,1978年以前的戏,在中国在影城都能找到一些相应场景。就是1978年以后到80年代90年代的场景,基本找不到了,包括服装、包括场景,导演一直在强调准确这两个字,在真实和准确上整个剧组都挺下工夫的。

孔笙:还原场景可能是最难的,因为场景找不到了,但当年生活过的这些人都还在,当年情况历历在目,他坐过的火车、骑过的自行车、他用的东西都还有人记得非常清晰。这些东西不能来一点假,一定要是真实的。

提问:想提问一下孔笙导演,这部剧除了你还有黄伟导演是联合导演,黄伟导演之前是摄影出身,这部剧怎么分工?这部剧的影像风格又有什么特点?

孔笙:注入了一些新鲜的东西,因为黄伟导演和我都是干摄影出身,我们有共同的地方,对影像追求稍微偏好一些,我们两个基本各带一个组,我农村戏这边拍的多一些,他工厂拍的多一些,但是相互交叉的部分也有。确实在影像上给了一些新鲜的东西,这次尝试还是很好的一次尝试。另外,因为要反映这么大的一个题材,画面上我们想拍得更宽阔一点。比如历史感的还原,比如一些农村田野的视角呈现效果。

侯鸿亮:《大江大河》这次用了超宽屏幕镜头来拍摄,这是中国电视剧的第一次,我们正常电视剧的比例可能是16:9,为了要一些电影效果,会把它裁一下、遮挡一下。这次不是,拍出来的就是这样,拍摄画幅是2.66:1,比咱们正常宽幕电影2.35:1还要再大,现在国际拍摄电影最先进的技术用在了电视剧上,在器材上的技术使用方面,是黄伟导演带过来的。

「演员」演员选择看重演员态度

在剧集预算结构上,为还原年代质感,该剧的美术费用是其他正常电视剧的两倍以上,而演员片酬不超过总成本50%。

正午阳光在演员的选择上始终坚持的原则是:不看演员名气,只看演员的态度。

提问:王凯在剧中很瘦,是不是特意为这个角色减肥,童瑶造型也很有特点,导演是什么考虑?

孔笙:王凯在开机前瘦身瘦了一段,因为他要从18、19岁这个年龄段开始演起,他希望自己能够再瘦一点,更单薄一些,更像一个小孩,后面到了工厂,再后来当了科级干部、处级干部,他一步步胖起来的,他是后来厂里最年轻的处级干部,事业上很有成就。

至于其他的造型,包括童瑶的造型,我们都是找了大量资料,造型师也是找了很多80年代初期的老照片,找了大量资料。宋运萍是农村城镇的有文化的一个姑娘,最后嫁到了农村,而且是一个村书记的老婆,这些造型定位都是按照人物来的。

提问:王凯和杨烁是正午阳光剧里面的熟脸,但是童瑶好像第一次出现在正午的剧里,而且童瑶年龄比王凯还要小的,怎么想到选用童瑶演出这个一个角色(剧中宋运萍是宋运辉的姐姐)?之前有没有想过其他女演员?

孔笙:也想过很多,确确实实是童瑶她写了一个很长的人物小传打动了我们,包括她的态度。我们一贯如此,演员不管多大名气我们还是看态度,愿不愿意吃一点苦和我们一起做这个事儿,童瑶还是让我们挺感动的。我相信塑造的这个“姐姐”大家也会喜欢的。

「市场」行业的发展

使表达有了更多的选择权

正午这支从山影体制走出的班子,也见证了中国电视剧行业风风雨雨三十年。有人曾评价“给多少钱也挖不走正午的人”,整个行业风声鹤唳的寒冬时期,这支稳定的团队稳定地生产,不受市场的任何波及。

提问:什么样的方式,能让年轻观众更容易接受这样的题材?

侯鸿亮:当时导演剪完了粗剪,我在家里看粗剪片。我儿子今年20岁,他就说:“爸,你拍的戏有人看吗,我和我同学是不会看的。”他没事儿会到客厅转一圈,他后来也跟着我看下来了。

我觉得不同年龄层都有不同喜好,有人喜欢偶像剧,有人喜欢谍战戏,也有人喜欢带有点历史感的戏。中国影视行业,我觉得从业者特别幸福,因为我们一直享受着人口红利,只要把一个类型做好了,你就能收获很多,所以并不见得要电视机前所有观众都来看,只是从我们角度来讲,我们争取能够做得更好一点,让观众能够得到尊重。

提问:改革开放这40年我国各行各业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您从入行到现在这么多年了,影视行业您体会最深、最大变化是什么?

孔笙:最深最大的不好说,但是时刻都在感受到这种变化,从开始拍得很难,慢慢又觉得有资本后可以拍的更大一点,或者有钱了可以朝着自己理想方向去做,但也不停地受到经济和各方面的影响,这些变化都是自然的。

侯鸿亮:变化还是挺大的,从原来投入的成本和今天投入成本相比变化特别大。然后这个行业大家都知道近期各种各样的剧变,但是我觉得我特别肯定的是,这些年对我们这个团队变化最大的是,我们原来可能被迫拍一些戏,但是现在能够做到相对比较从容的,像孔老师说的想拍一些自己想拍的戏,有了一定选择权。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