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巨头不再是香饽饽?亚马逊第二总部落户纽约,当地人却不买账

硅兔赛跑 4分钟前

11月26日的早晨,位于纽约曼哈顿西34街的亚马逊书店来了一群不速之客——约莫50到75位来自纽约当地的居民,来到书店内大声抗议亚马逊。他们的理由是:亚马逊“入侵”了纽约!

此前的一周,亚马逊宣布将在纽约州的长岛市和北弗吉尼亚的阿灵顿水晶城地区分别建立办公楼,并为两座城市分别带来25,000个工作岗位。

市政府对这一决定自然欢欣鼓舞,新的工作岗位意味着额外的税收和GDP。可当地居民却不干了。纽约人认为亚马逊的到来是给拥挤的大苹果城雪上加霜。于是一群人自发组织来到了书店内,举着重新设计过的、画着“哭脸”的亚马逊快递盒、以及标有“amazon causes”口号的快递盒,大声抗议。

美国东部的纽约人想把亚马逊赶走,西部的旧金山人也在抗议另一家科技巨头——谷歌。今年三月,美国旧金山的当地居民和一些流浪汉自发组织,将路边的共享电动滑板车堆积在马路中央,阻挡了谷歌接送员工的巴士。

抗议者颇有仪式感:他们举着一面标有“Techsploitation is toxic”的横幅,人肉挡在谷歌巴士前。他们还齐刷刷地穿着白色的防护服,带着防毒面罩或者口罩,表示自己不愿受科技毒害。此次抗议并非针对谷歌这一家,而是对科技公司扩张而导致的当地房价上涨、流浪汉横行等问题表达不满。

一场美国“原住民”和科技巨头之间的冲突,正在不断升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科技公司成为香饽饽

如今的美国人生活在一个离不开智能手机、搜索信息上谷歌、认识朋友加脸书好友、出门打车叫Uber的科技至上时代。标普500的前五大市值公司清一色是科技公司,占标普500总市值比例达到14.9%。2009年3月至今,谷歌、微软、苹果和亚马逊的涨幅分别达到5.8倍、6.2倍、13.4倍和20.7倍。

伴随着营收增长和业务扩张,科技公司开始迅速膨胀,开辟了除硅谷和西雅图以外的其他办公地区。苹果正在计划在美国北卡罗纳州建立一个新的办公园区,招募10000名新员工;谷歌也将会在纽约的圣约翰码头购买或租赁130万平方英尺的办公空间,招募10000名新员工。

亚马逊则在去年的9月宣布他们要建立第二个总部,并为最终的中标城市带来 50 亿美元投资额和大约5万个工作岗位。亚马逊总裁贝索斯声称:“第二总部”的地位和职能将和西雅图平起平坐。

一时间,包括美国和加拿大的238个城市前来竞标,大到纽约、洛杉矶、华盛顿、芝加哥这样的大都市,小到一些人口不足百万的城镇。

参选城市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如果能吸引亚马逊这样的科技巨头,其利润可不只是账面上的50亿美元投资和5万个工作岗位。亚马逊做过一个统计,从2010年到2016年,其在西雅图的投资为该市的经济带来了至少380亿美元的收入,也就是说:亚马逊在西雅图投资的每一美元都能为该市整体经济带来了额外的1.40美元。

亚马逊还表示,其西雅图总部的投资已经为该城市创造了53,000个额外的工作岗位,为非亚马逊员工增加了170亿美元的个人收入。

更重要的是,亚马逊的到来极有可能改变一个城市的基因。以西雅图为例,这个许多年都以伐木为生的小城市,因为吸引了微软和亚马逊而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科技之城。在过去的5年里,西雅图两次当选美国发展最快的城市。

不仅仅是西雅图,许多科技公司和城市之间都形成了“总部效应”,即整个城市围绕着一家科技巨头转。另一个典型的例子是高通和总部所在地——圣地亚哥。当年在圣地亚哥的一间小客厅创立的高通如今已经成为半导体领域的科技大佬,而为了回馈圣地亚哥,高通也做出了不少努力:为学龄儿童赞助机器人课程,为年轻人提供博物馆会员资格补贴,并为当地警方筹集资金。

而在不久的未来,随着以人工智能赋能的智慧城市技术的更新迭代,总部城市将在第一时间享受这种技术福利。比如,亚马逊就首先在西雅图建立无人超市Amazon Go;硅谷首都圣何塞也和当地科技公司寻求合作,积极推进智慧城市计划。

美国城市的招募大戏

今年年初,亚马逊从238个参选城市中筛选了20座城市进入第二轮,一场竞标俨然成为了宫中选美大戏。为了能得到亚马逊的“雨露”,各位“嫔妃”无所不用其极。

最务实的方法就是市政府出资或者减免税款。比如,纽约州提供15亿美元税收抵免、5亿美元的建设税收以及累计超过1亿美元的激励政策。芝加哥提供至少20亿美元的减税优惠;俄亥俄州的哥伦布市承诺为15年来所有亚马逊地区提供100%的房产税减免;迈阿密希望借助佛罗里达州没有州所得税来吸引亚马逊。

加州州长提出3亿美元奖励+10亿美元税收优惠、麻省的伍斯特市提出5亿的税收减免、新泽西州州长提出70亿美元税收优惠,誓用真金白银拿下亚马逊。

除了给钱之外,竞标城市也使用其他手段来吸引亚马逊的注意。纽约市在帝国大厦等地标建筑楼顶亮起了“亚马逊之橙”。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还表示,要将长岛的新港溪更名为“亚马逊河”,如有必要,自己的名字也可以改为“亚马逊·科莫”。

密苏里州的堪萨斯城市长在亚马逊网站购买了1000件商品,并亲自在商品评论中深情地细数了堪萨斯城的优势。

最终,长岛市和水晶城获得了亚马逊的青睐。但这并不代表其他城市的努力付诸东流。据外媒报道,这些城市依然有机会获得亚马逊的其他合作方案,比如在当地建立数据中心和货仓等等。

源自CNN相关报道

美梦幻灭?科技公司入驻可能换不来理想的收益

然而,大型科技公司的入驻真能帮助大城市提振经济呢?不见得。

最近,一份来自美国税务政策中心的报告显示,当政府以“经济发展”的名义招募大公司时,这实际上会对当地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数据显示,在一家大公司进入后,当地的就业人数变化基本上为零。当地政府只是得到了与以前相同数量的工作,而且以减税的方式,花了很多钱却没有增加工作。 

由于这笔钱必须在某个地方弥补,税务政策中心发现大多数地方政府都倾向于削减公共援助计划和提高销售税,而这两者都对穷人产生了不利影响,从而最终伤害了应该享受福利的当地居民。

当这一情况发生在纽约时,当地人的不满彻底爆发了。一位抗议者就表示:“我们感到愤怒的是,我们的城市将向世界上最富有的公司提供30亿美元的税收减免,然而我们自己的交通已经分崩离析了。”

令纽约人头疼的不只是交通问题。首当其冲的住房紧张。纽约的房价在美国仅次于旧金山和圣地亚哥。当高薪的25000名亚马逊员工进入纽约后,势必会哄抬纽约的租金和房价。

这也是科技公司入驻的“副作用”。下图是美国自2000年以来的房价涨幅,颜色越红涨幅越大。西海岸的房价上涨幅度最大,大多超过40%,其中圣何塞自2000年来房价涨了73.6%,旧金山则将近85%。

美国人均收入增长速度低于3%,通货膨胀率为2.5%,但房价增长速度超过5%。美国房价中位数是27.5万美元,而家庭收入的中位数是6万美元。而在硅谷、洛杉矶、西雅图这样的大城市,房价中位数更是到了93.5万美元、80.3万美元以及82万美元。

西雅图也同样受供房紧张问题困扰,人才源源不断地朝西雅图,导致当地的房价居高不下,房屋供给紧张,更加不用提为流浪汉们提供廉价房屋。从2015年到2017年,西雅图的流浪汉数量已经增加了百分之44。

西雅图已经开始采取措施,市议会在今年三月通过了一条法令,要求在西雅图工作的亚马逊员工多交200多刀的税,这样西雅图每年将获得将近2000万美元的税款解决住房紧张问题。

但是,亚马逊并不愿意为这个问题背锅。为了应对这一法令,亚马逊威胁说他们可能将会取消在西雅图市中心建造一个可以容纳7000员工的新大楼。

当地人也担心自己会和高薪码农们形成巨大的贫富差距。这一情况在硅谷尤为明显。以帕罗奥托为核心向外发散的地区,包括圣尼维尔、库普提诺、山景城都是高薪员工和富人阶层生活的区域,但来到圣塔克拉拉以及圣何塞以南,穷人的生活水平之低令人咋舌。

根据外媒报道,自1997年以来,硅谷的中产阶级收入反而下降了14%,但是科技工作者的收入却普遍增加了近40%。旧金山地区和圣何塞地区的贫富差距冠绝全美。以旧金山为例,在过去的30年里,平均收入前1%和后面99%的差距拉大了一倍多。

科技公司进入城市后,专家普遍认为会带动办公楼附近的经济,比如餐馆。但他们后来发现部分地区的餐馆生意反而冷清了不少。不少科技公司由于自己会提供一日三餐,于是他们在市中心建立办公大楼后,周边的反而没生意了。

同样做不下去生意的还有一些周边的小店铺。大公司的入驻会哄抬店铺租金,导致不少当地的中小店铺被迫搬离。

最后,美国科技公司近期的疲态也令人担心。过去的几个月,除了微软坚挺以外,市值最高的几家科技公司股价都遭受重创。受手机销量影响的苹果已经跌去了16%的股价,受困于用户数据泄露和公关丑闻的Facebook自7月以来已经跌去了35%以上,亚马逊股价在过去两个月里最多损失25%。

这种情况很有可能将会在之后延续。如果亚马逊的发展不如预期,那么新的扩建计划也会打上折扣。到最后,争来争去,可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科技公司的社会责任

其实,早在2013年,在旧金山东边的奥克兰就爆发了一场抗议。当地人阻挡在那些接送员工的巴士前,高举旗帜抗议科技公司们毁了他们的街区和他们的生活。5年后,同样的理由,同样的事情,依旧在发生。这么看起来,这场原住民和科技公司的冲突在短时间内也很难缓解。

这个问题已经在美国横亘多年了:科技公司在高速发展之外,没有意识到、或者故意去无视了他们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

在科技创新公司的血液里,责任是个听上去特别虚无缥缈的东西。科技公司秉持着“我们产生技术,你们怎么用是另一回事儿”的观点,并不承担产品和技术研发以外的后果。但随着Facebook数据泄露和假新闻事件、谷歌YouTube上大量出现不适宜内容等问题的爆发,科技公司正在接受一个事实:他们需要承担责任,而且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在城市环境的问题上,科技公司正在摸索和试探他们的责任边界在哪里。像Facebook和谷歌已经开始筹建房屋,专门为他们的员工提供住宿。如果每家科技公司都这么做,这一定程度上会缓解城市房价走高的趋势。

且不论一家公司是否应该去主动这份责任,根据美国一家咨询公司的研究,63%的美国消费者希望一家企业在社会和环境变化方面起带头作用;87%的消费者表示,他们愿意根据公司对社会问题的参与程度来决定购买产品或服务。

说到底,亚马逊的员工们也希望在一个欢迎他们的城市里工作,而不是一个整天抗议亚马逊的环境里担惊受怕。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