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遭顺丰起诉冻结1375万存款,2019戴威要永不放弃

若卡 2019-01-03 16:45

2019刚刚开年,ofo又一次上了热搜,这次是因为顺丰向法院申请冻结ofo银行存款的事情。今天,顺丰方面针对此事回应,“因对方未按时支付运输费用,所以申请冻结资产。我司对于ofo的催收行为属于公司正常的业务款项收款流程,我司在多次催款无效后,才依法提起诉讼。”

顺丰向法院申请冻结ofo资产

事件缘起于2018年12月30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的披露信息显示,深圳市顺丰综合物流服务有限公司向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请求冻结被申请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即ofo运营主体)在招商银行天津分行鞍山西道支行的账户存款约1375万元,同时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为申请人提供相应担保。

法院对此已经做出裁定,将冻结该账户存款1300余万元人民币,并要求东峡大通向顺丰支付超1300万元的运输费及违约金。执行裁定书落款日期为2018年10月15日, 东峡大通当时的法定代表人是戴威。

二者合作已久,本是战略伙伴

尽管已经走起了诉讼程序,顺丰与ofo的合作早从2017年就开始了。彼时顺丰为ofo提供小黄车整车、零配件及全国干支线配送及城市投放服务,承接范围近15个省、36个城市,在整治私藏车和维修再投放等物流业务领域都有合作。凭借顺丰庞大的物流网络,ofo迅速实现扩张,二者还计划在大数据、骑行地图和财经等方面的合作。

而法院冻结ofo资产后,对戴威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毕竟还有许多用户排号等着退押金。此前,ofo在半个月内已经给24万位用户退回押金。顺丰出手后,相比于用户押金,ofo势必倾向于优先偿还供应商方面的欠款。

有网友表示,自己的ofo押金可能更没戏了。

官司缠身,ofo四面楚歌

事实上,与ofo诉诸法庭的供应商不只顺丰一家。据天眼查显示,百世物流、云鸟、德邦物流、上海大众运行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嘉里大通物流、淄博传化公路港物流有限公司、兰州雄飞物资有限责任公司、武汉光谷创客街区管理有限公司、杭州云造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倚申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及上海知妮服饰有限公司都与ofo有运输合同纠纷。小黄车的生产合作方上海凤凰控股子公司凤凰自行车也曾在去年8月将ofo告上法庭,寻回欠款。

从2018年末ofo爆发财务危机开始,面对退押金潮、拖欠供应商欠款、被“限制消费”、冻结资产,这条路ofo走的四面楚歌,让人不禁在2019年初感慨,新的一年是否能给戴威带来更多的出路。

能否走出2018的阴霾?

12月31日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在《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中提到,“不管今天戴威负债多少,都不能说他这辈子完了。在百岁人生的坐标系里面,一个年轻人如果遇到了挫折,可别只记得丘吉尔说的‘永不放弃’,而应该记得丘吉尔的另一句话——‘这不是结束,甚至不是结束的开始,只是开始的结束’。”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