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磕到底,不服就干”,雷军:友商把我逼急了,教一教对手什么叫性价比

Bonnie 2019-01-11 18:27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文章,作者Bonnie

1月10日,红米品牌正式成立,但似乎在发布会现场,雷军抢了品牌的分头。

“再把我惹急了,我就科普一下你们(荣耀)穿孔屏的技术缺陷,不要装。生死看淡,不服就干!”一向以温和形象示人的雷军,第一次在公开场合如此不淡定,甚至很愤怒,直接喊话华为和荣耀。

据悉,短短一个小时的红米Note7手机产品发布会,雷军怼了友商8次;甚至在媒体群访环节,雷军也抑制不住愤怒之情,提到友商面色铁青,不时有爆粗口的冲动。

而之所以这么愤怒,还要从2013年说起。

2013年,小米如同健壮的青年一样,势头正强,而同年年底,华为让荣耀这个子品牌独立运作,其目的就是专攻小米。

5年之后,2019年1月3日,小米宣布红米作为全新品牌独立运营。此消息一出网民纷纷表示:曾经被学习的小米,反过来开始学习华为。当然,网友的言论不足以让雷军如此愤怒,其关键在于荣耀副总裁熊军民在接受采访时公开表示:荣耀与小米的竞争早就已经结束,无论是整体销量,还是中高端产品线的市场表现,荣耀早就已经遥遥领先。他援引赛诺数据称,荣耀已经连续九个季度稳居中国销量线上TOP1。“一个对标我们畅玩系列的产品独立与否,老实说我们并不在意。”

熊军民还表示,“如果友商愿意跟随,我们非常欢迎。”除此之外他还强调,荣耀的发展靠的是产品上的厚积密发,以及对用户、对品质的坚持和努力,“这才是友商需要学习的根本,其它都是歧途。”

看完这一席话,我想不仅是雷军,就算是吃瓜群众也读出了满满的挑衅味道。难怪雷军在发布会之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决定不服就干,认真做好产品,死磕回去,教一教对手什么叫性价比。

一下为媒体对雷军和卢伟冰的采访实录,创业邦在不改变原意的前提下略作整理:

记者:目前手机市场日趋激烈,小米如何看待当下的市场环境,对2019有什么样的展望?

雷军:我觉得手机市场是个巨大的市场,虽然手机最近这段时间压力很大,但是我觉得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对小米来说,我们的策略其实已经在刚才的发布会里面讲了,第一个就是做更好的产品,比如说最先做4800万相机,做更高的品质,做更好的产品。这是我们的第一个策略。

第二个策略就是分品牌运作,Redmi在高品质的前提下死磕性价比,小米系列就放下包袱,不要拘泥于1999,在用户还是觉得厚道的前提下把产品做好,多品牌运作。当然,大家也知道,我们还有两个垂直品类的品牌,就是主攻游戏手机和主攻女性手机的,我们可能还会有几个垂直市场,但是大品牌就是小米和Redmi。这是第二个策略。

第三个策略是要坚定不移地全球化展开,尤其是要在欧洲市场上建功立业。

记者:想问一下卢总,选择加入小米,看重小米的哪些特殊品质,还有就是未来品牌的规划包括工作上的规划。

卢伟冰:第一条,我非常认同小米的价值观和商业模式,应该说手机是一个巨大的市场,非常大,在这样高效率的商业模式下,尤其是红米追求极致性价比,我觉得在这样一种商业模式和价值观下,可以让我们的科技普惠到更多的人群。

第二点,在我加入之前,雷总给我讲了非常多小米上市之后的小米2.0以及小米新征程,也描绘了小米十年的战略目标,应该说我是非常认同这样一种规划和目标,也非常有信心。

第三点,我觉得雷总选择我去负责整个红米品牌的操盘,我觉得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同时我想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机会。小米和红米分开独立之后,红米应该说承担更多的极致性价比,上更大的规模,有更多的米粉去买我们的手机,我觉得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这三点合在一起,应该说基本上是我选择加入小米的理由。

具体后面的规划:第一,我们红米现在是在千元左右,红米品牌独立之后,一定会发红米的旗舰产品,这是第一个,在产品的组合方面会有往上走一些,也会遇到一系列先进的科技,像这次红米Note 7率先发布4800万,也表现了我们把高科技东西在千元左右去实现。另外就是红米国际化的步伐也在加快,在更多的计划方面我就谈这两点。

记者:Redmi品牌在国内和海外两个市场做好与小米品牌的区别定位和之前红米的品牌相比有什么不同?

雷军:Redmi我觉得放开以后,刚才卢总讲得很对,原来我们的产品序列相当于最高就是一千块钱,就是红米。我们当年试过红米Pro1500,但是消费者不接受,所以后来就放弃了,所以红米最贵也就是红米Note了,这次改Redmi以后,是独立的品牌和独立的产品。我跟卢总商量,我们真的会出855旗舰,把它们从千元大概会做到2500左右,一步一步你品质好,外观漂亮,消费者是能接受的。

从焕彩2.5D的玻璃,康宁GG5玻璃盖板,要说999绝对没有人相信,还有就是够漂亮,接着就是质量好,我不想骗消费者卖两三千。为什么呢?我是买了友商的机器仔细拆解分析的,我有足够的信心,我以为友商跟我们学习性价比已经学得差不多了,结果拿过来发现不是,我觉得他们的产品没有性价比,只是说了性价比而已。所以Redmi独立以后,我觉得最大的好处是Redmi可以形成完整的产品线,因为它原来相当于小米的中低端,今天我们改叫Redmi以后,它是全线产品线,这样跟对手的旗舰手机就比较容易比了。

接着小米走什么路呢?小米会重点冲刺中高端,不追求绝对性价比,但是高性价比肯定是我们一定要保持的,厚道的定价是要保持的,但是不用拘泥于一定要死磕到底。这是我过去遇到的很多产品定义上的纠结,在小米上就不纠结了,我觉得我们最早突破1999的时候,真的是给我们解开了绳索,屏幕指纹加200,再加上高通每年845、855更贵,五六百块钱又进去了,剩下能做什么?所以,我们早期1999的时候,也是被它限制住了。

今天我们小米就放开限制。我相信这个策略以后,小米在2019年会更加生机勃勃。

记者:去年年底小米进行了组织调整,成立了中国区,想问今后小米在海外市场和中国市场两块将分别如何开拓?

雷军:其实在我们内部的组织结构里面,以前没有中国区,所以我们以前的中国区的市场销售服务有点像是总部职能又管中国区,就有点混乱。所以,我们成立中国区以后,会使中国区专注在中国的市场、销售和服务,包括更好地听取中国消费者的意见。所以,由川总总体牵头。

我们今天分三个大的部门,一个是中国区,还有一个是印度,还有国际区,其他的国家都在国际区里。为什么印度区是独立的呢?因为四年多前我们就想在印度专项突破这样的话,使我们的沟通和决策变得更迅速。当年我们也是种试验田的方法,先把印度拿下,未来会不会有更多的区域从国际区独立,我们一步一步来。总体来说,中国区是强化中国业务的总体牵头,原来我们各个国家都在打的时候,精力被分散了,所以为什么中国区的组织结构要调整呢?就是要强化中国的态势,我们一定要在中国生存。

记者:接下来红米会成立独立的公司运营吗?

雷军:我觉得我们会是独立品牌、独立团队,会不会考虑独立公司呢?这个说实话,我们还没有仔细研究,有可能,但是还没有仔细研究。

记者:您这次采访一直提到友商,开发布会一开始就提到了友商的企业,怎么看待友商?

雷军:不是,主要是友商的态度把我弄急了,他们出了一堆的稿子看了我挺烦,又给我出4800万像素,别科普了,我自己科普算了,我帮他们科普一下,就是没货了,大家都在圈子里混。真的再跟我急了,我就科普打孔屏技术缺陷。所以那天真的给我弄急了,生死看淡,不服就干,有本事就干嘛。还有你是不是真正的性价比,我是真的买了两款手机的,真的学习了一下。如果大家想学习,我们可以现场比一下,不怕,就拿来比一下,不要渲染图。

记者:您一急感觉挺不像您了。

雷军:我以前悠着的。本来大家都相安无事,最近友商子品牌怼了我五年时间,我从来没有回应过。其实在办小米之前,我是华为的铁杆粉丝,我也多次跟任正非说国产厂商要团结,枪口抬高一尺,后来友商分出来一个子品牌,从诞生之日就是怎么low怎么来,我都没有回应过。大家有目共睹,可以把过去五年的黑历史全部翻出来。今天主要是第一,我们请来了一个大将,搞了一个Redmi,又给我搞几篇文章,他要科普,反正是个人都会急的。所以,我们就决定不服就干,认真做好产品,死磕回去,教一教对手什么叫性价比。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