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罗王欣或会梦断社交,微信多闪未必不成对手

王吉伟 2019-01-18 17:28

编者按:本文为创业邦专栏作者投稿,作者王吉伟。

媒体界,把2019年1月15日称作宣战日。这一天,三个公司各自发布了自己的社交软件,组成“复仇者联盟”磨刀霍霍向微信。

三款软件,分别是抖音的多闪、罗永浩的聊天宝和王欣的马桶MT。多闪定位短视频社交,快如科技推出的聊天宝,集聊天、资讯、电商、赚钱于一身;罗永浩云歌人工智能公司CEO王欣(原快播创始人)发布的马桶MT,主攻匿名社交。

对于媒体为这几款产品贴上的“挑战者”标签,各家态度不一。抖音总裁张楠一直表示,多闪不是微信的竞争对手;罗永浩一贯的打嘴炮,直接喊话“微信,我想和你聊聊”;王欣还没怎么表示,马桶MT就被App Store下架了。

当然,它们在微信只有一个共同的命运,那就是被封杀。微信用实际行动回复复仇者联盟:想在我的生态内获取用户,没门!

1

三个社交产品于近期发布,表明很多人仍想在社交领域分一杯羹。

为什么如此多的人都一门心思的做社交?道理很简单,因为在互联网做什么生意都是流量的生意,也只有用户和流量才能把生意规模化。在诸多商业模式中,社交最能吸引流量。社交软件的底层支撑逻辑基于人性,马斯洛需求在社交体系完全适用。不管即时通讯需求还是社交网络,总能成为流量高地。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只要有主题就能吸引人们驻足、观望并讨论。不管是豪车美女还是枪支弹药,哪怕只平凡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都能引起人们的关注与吐槽。抖音的上的很多爆款视频都能说明这一点,很多时候连抖主都不明白视频为什么会爆。

任何一个领域都有主题,吃喝玩乐健身购物都是主题,这些主题可以无线细分,基于这些内容都可做社交,由此诞生了很多垂直社交软件,其最终目的无非就是为了流量。

总结起来,互联网做生意首先要做流量,做流量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做社交。所以,不管是互联网巨头还是创业团队,都有一个流量梦。

2

从近些年社交软件的发展趋势能看出来,社交软件大概要经历单纯社交、功能社交、社交生态三个阶段。现在的微信,已经不只是单纯的社交产品,而是早已进入社交衍生出的微信生态时代。

既是生态,需要更多的内容生产者与功能开发者,微信目前养着上千万开发者与数千万内容生产者。新上的几个社交软件刚进入纯社交阶段,想要快速做到微信多年发展才达到的量级,又谈何容易?

但不得不说,多闪的确可以给人更多的想象力。初步而言,至少抖音的社交需求可以让其表现更加出色。长期来看,抖音以视频内容吸引用户,进而再把用户引导进多闪,然后再因用户需求而迭代升级。

如果体验一直能够跟进,并不断提高用户粘性,当留存率足够高的时候就可以像微信一样,成为大众必需的又一个微信替代品。试想,如果抖音几亿用户都能成为多闪的忠实用户,那将是什么概念?从这个角度,干掉微信的虽不可能是另一个微信,但却很有可能是头条系。

3

马桶MT和聊天宝的发布,与其说是叫板微信,不如说是搏个噱头。不管产品未来发展如何,至少在1月15日这天,撞衫了头条系的视频社交应用多闪,而被共同冠以挑战微信的“复仇者联盟”绰号。

绰号是有了,但能不能复仇,就得另说了。有人认为三个社交软件挑战微信无异于蚍蜉撼树。亦有人认为突破微信不是不可能,因为在5G到来之后是短视频的天下。

只是,谁说微信不重视短视频呢,除了微信新版多了对短视频的支持之外,腾讯可是有一个短视频产品矩阵的。

4

回首过往,你会发现社交这个领域,每隔几年就会有一波社交新思潮。

在十几年前的PC 时代,腾讯于98年推出OICQ并在后来坐稳江山以后,挣了钱的门户网站一看即时通讯也能挣钱了,便一拥而上抢夺商机。

2004年,网易推出了网易泡泡,新浪出了UC,搜狐上线了“搜Q”,就连微软的MSN也来中国淘金。结果是,几家上来看似宣战,实际反而是在对比的伤害之后,用户更加果决的选择了QQ。

时间往后推,微博火热的时候,搜狐等很多网站也都出了微博产品。后来,微博甚至成了各大网站标配,结果又如何?只有新浪微博成了中国的推特。

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后,就在几年前,最早有小米的米聊,后来网易推出了易信,阿里上线了来往,中移动有飞信,最后还是都被微信干掉了。有的产品均为企业内部沟通工具,有的产品已经死翘翘了。

5

如今活的还可以的社交应用,所在领域皆是腾讯无法顾及或者不屑去做的。

譬如主打匿名社交的陌陌以及更细分垂直的职场社交脉脉,也算是活出了自身特色。聊天宝和马桶MT不要说挑战微信,先挑战各自领域目前的老大,就已经是不小的目标。

就创业而言,最应该讲究的是选择细分赛道。当然,选细分也是无奈,因为在主赛道创业公司永远刚不过行业老大。

作为刚起步的社交应用创业团队,如果罗永浩和王欣连这种基本问题都没想好,就堂而皇之的高喊“挑战微信,打倒霸权”,这不是嘴炮又是什么?

6

相对而言,几款社交软件里,多闪还是有些看点的。不主打什么熟人社交、匿名社交,而是定位视频社交,把短视频和社交进行了结合。视频社交在大趋势上顺应了风口,而且目前处于选手不多的赛道,重点在于多闪属于顺势而为,因用户需求而生。

在布会上,抖音总裁张楠讲出了多闪的诞生逻辑。目前MAU已经超过5亿,却一直存在着一个问题:大量用户在抖音看到优质的内容,想与上面的人进行互动,除了私信、评论以外,并没有更多的社交渠道给他们沟通交流。

也就是说,基于短视频,抖音用户正在产生新的社交需求,但这些需求并没有被很好地满足。这充分说明,多闪应用户需求而生。

四两拨千斤的巧劲,就比聊天宝及马桶MT要在已有市场争夺市场份额省力的多。

7

老王一直以为,做社交产品的公司一定得有社交基因。互联网发展二十多年,几大互联网巨头的成败得失,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阿里巴巴有电商基因,所以在电商领域谁都做不过它,但是它缺乏社交基因,多年来智能怀揣一个社交梦。同样,百度也做过社交,但最后发现技术派出身的它,电商和社交都做不了,只能做搜索相关的流量生意。也只有腾讯拥有与生俱来的社交基因,能够与时俱进,所以做到现在屹立不倒。

这种社交基因不是说腾讯更了解社交产品的商业模式,而是在于腾讯与生俱来的社交悟性,这使得微信的商业逻辑都有天然优势。微信的很多商业模式并没有刻意设计,是在成长的进程中基于用户及客户需求顺势而为。头条系很多产品的诞生,就与其很像。

向腾讯发起挑战的三个新社交应用,要说社交基因,多闪还是有的,至少它了解人性。这从头条的软件可以看出来,譬如头条起家的内涵段子,虽然内容粗俗深浅不一,但靠这些内容成功凝聚了用户,以致于让用户为“全国段友是一家”而深感自豪。

8

最后,再说点与社交不太相干的吧。

所谓术业有专攻,做擅长的事总能事倍功半。但,总有些人因为梦想而弃其所长。

以这些年的表现而言,事实上罗永浩的媒体公关能力,要远强于其产品能力和经营能力。要知道,罗永浩的情怀,是属于全互联网的。老罗要做个年收入上亿的自媒体,绝逼要比做手机、做软件过的舒服。

有一种人,只要生命不息就会折腾不止。老罗创业精神可嘉,但现在的他正在变质,再折腾下去,怕是原本积累的情怀口碑就要玩完,濒临晚节不保。

至于王欣,过去的人生中,前半段因快播而出名,后半段因牢狱中的几次庭审而人气高涨。最近再出名,就是因为他这款社交新品马桶MT了。

从人性上讲这是一款容易上瘾的产品,但刚上线就被打上了“人脉暗网”的标签,一如当年快播被亿万宅男视作看片神器。以此,便有人开始夸赞其在违法边缘挑战法规的这份执着了。

人生苦短,何必如此执着?换个思路,或许会更好吧。

恩,就说这些,当是积点口德。

【关注TMT与IOT,专注互联网+及企业转型研究。公号ID:jiwei1122】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