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多闪到聊天宝,这届社交产品经理“不行”

余尹 2019-01-19 08:21

编者按:本文为创业邦原创,作者 余尹。

2011年底,用户在使用微信3.0版本的摇一摇时,屏幕随着晃动拉开会出现一个大卫裸体雕像。一次,一个女生用摇一摇,屏幕拉开太大了,结果看到了大卫的生殖器。

“大家不要认为我们低俗,我用的确实是高雅的艺术”,张小龙解释自己的产品哲学,“正反两面总是相伴相生的。很高尚时,一定很邪恶”。

后来,张小龙把米聊等同时代的同类产品落后于微信的原因总结为“因为用户没有感觉到爽”。

转眼到了2019年,张小龙在微信公开课开场上说,微信7.0发布后,有5亿人在吐槽,1亿人教我怎么做产品。8岁的微信,已经让不少用户对其不满。

但是,很显然张小龙并不会在意,微信是他“独裁”的帝国,不管这个帝国是否有了衰老的迹象,帝国已经有了10.8亿的月活。用户在某社交软件聊得很嗨,于是加了微信,这是目前所有社交软件的症结。关系链的沉淀永远有着马太效应,强者愈强。

所有社交产品的觊觎者都需要认清,微信里的10亿用户,约等于整个移动互联网。挑战微信,意味着需要资源和能力再造一个移动互联网。

这样再造的时机到了么?

看看今天的智能手机与第一代iPhone比是否有本质上的差别,看看IOT、VR/AR是否已经普及,这个问题似乎并不难回答。

王欣说,“天下苦微信久矣”,但马桶MT、多闪、聊天宝揭竿而起的机会还没到。作为一款匿名社交产品,马桶MT的上限就是再做一个新的陌陌,而陌陌已经不是一家严格意义上的陌生人社交公司,陌陌的营收中有七成来自直播。我们重点看下多闪和聊天宝。

视频社区易,视频社交难

“视频之间的,包括表情包,包括斗图,其实社交的成分是蛮浅的,不能说是交心的交流”。

在多闪发布会的panel环节,骆轶航问魏武挥,什么样的关系算亲密关系。魏武挥先回答说有些亲密关系是随着时间而变化的,曾经的同班同学在毕业十年后会渐行渐远。在做完相关论述后,魏武挥在这个回答最后谈到上面这句话。

而代表字节跳动出战的多闪,主打的就是亲密关系间的视频社交。

多闪的产品经理徐璐冉表示,“我们希望多闪是一个无压且有温度的熟人社交产品,帮助用户缓解日益沉重的社交压力,找回日渐疏远的亲密关系。” 

在即时通讯模块,徐璐冉在发布会上重点介绍了视频红包、表情包(斗图)、我有点想你三个功能。

而魏老师的发言总是直戳要害,虽然是在回答何为亲密关系,但还是点到了斗图难交心的问题。

斗图这件事,可能在玩抖音的年轻人中比较流行,但需要思考的是,用户会因为方便斗图而使用一款新的社交产品,还是在常用的社交产品中丰富自己的图库。

关于亲密关系的问题,可能每个人对亲密关系的理解都不一样,但设身处地地想一下,自己更需要的,是亲密的人录给自己的有一段短视频,还是寄给自己的一封信、一张明信片。

如果说信、明信片是一件实物,与视频没有太多可比性的话,那我们再想想,亲密关系间的社交,是否对视频有那么需要,有什么事情是亲密的人在跟自己说的时候,用视频的方式才能有最好的效果。

父母提醒自己降温了注意添衣?好朋友约自己喝酒撸串?貌似都不是。

那么,恋人说“想你了”是不是用视频的方式更好?在某些特定的场景下,视频的方式诉说思念可能比“我想你了”这四个字来得更有温度,但这种视频一定是不能高频率发的,不然就会腻。而多闪对这个场景的理解可能不够深刻。

93年的徐璐冉在介绍“我有点想你”这个功能时是这么说的:我发出爱心证明的是我好想你,你快出来跟我聊天吧。然后,PPT上就出现了一串被爱心图标填满对话。

“我希望用户在亲密关系的聊天中,不管有没有想说的话,不管我是不是因为一件事才跟你聊天,只要我希望这段对话重新生成,都可以用这个来解决。”

多闪这个功能真的能替代“在吗”,解决社交中开场白、破冰的问题么?做判断其实不难,在他们自家的产品抖音里就能找到答案。

七舅脑爷在抖音拥有超过3000万粉丝,该账号有一条视频演示了女友对情话的需求,质问男友为什么32小时没对自己说肉麻的情话了。视频里男主角花式秀的情话,如果能用一句“我想你了”或者一个爱心图标就能替代,那这条视频的320万个赞来得也太过容易。

另外,如果在抖音搜索“开场白”,也能找到很多聊天中的技巧,虽然有些不一定靠谱,但至少比爱心图标管用。

试图用“我有点想你”这个功能解决开场白问题的徐璐冉,可能是因为自身的高颜值,并不需要这些花里胡哨的套路和土味情话。

在提问环节,有记者问徐璐冉,社交产品非常考验产品经理对用户需求的体察,多闪除了研发团队非常年轻外还有哪些优势?徐璐冉回答;“实际上我们团队的成员之前没有做过社交,但是我相信做社交这件事情做得最好的方式是自己对社交的理解是充分的”。

在演讲的过程中,徐璐冉称张小龙为“龙叔”,90后的她确实更年轻,可能懂年轻人,但对社交的理解是否充分还有待商榷。

在多闪发布会panel环节的最后,骆轶航问了关于社交产品全球化的问题。

今日头条CEO陈林的回答是“社交产品是天然能全球化的”。魏武挥的回答则是,社区产品是有可能全球化的,“社交产品有点难”。

对于徐璐冉提到的微信中很多点赞之交,魏武挥也谈到,社区是以兴趣为导向的沟通,朋友圈是一个典型的社区,而社交是功利为导向的。

社区与社交的概念是有区别的,点赞之交其实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每个人也都需要一个通讯录来承载起这些点赞之交。多闪在产品上的设计则是希望由社区转社交,让刷视频的人从看转向聊天。这个逻辑是否行得通,点赞之交反而是最好的验证。

用网赚拉关系链的聊天宝

多闪属于抖音旗下产品,且目前仅支持以抖音账号登录。相比与日活超过2.5亿的抖音,罗永浩很清楚在基本盘上的薄弱。多闪至少可以作为升级版的抖音私信,而即使曾经激活用户超过740万人,聊天宝的用户基数依然较小,且一度被大量卸载。

在快如科技的两个产品经理介绍聊天宝功能时,现场是一次掌声都没有的。Video Message作为第一个被介绍的功能,在PPT上被距离的场景是,老婆说想老公了,希望看看他,然后这位老公自拍了一个小视频回过去,说老板在那边,就这样吧。

这样处理的理由是,如果只发语音,会显得对老婆不够重视。那么问题就来了,老板在旁边,你又怎么好意思当着老板的面录一个小视频发给老婆呢。如果怕老婆不高兴,同样可以去抖音上学习一下。

另外,虽然微信的小视频只能录10秒,而且功能不够完善,没有抖音那么厉害的美颜,但至少能用。多闪和聊天宝在小视频的功能介绍上,仿佛都忘了微信其实是能发小视频的。

在最后一个“附近的缘分”介绍完之后,聊天宝总算让人松一口气,这个团队是知道社交需要荷尔蒙作为原始动力的。可惜的是,台下依然反应平平,直到自带脱口秀体系的老罗上台才有了呼声。

“社交软件做得再好用,社交关系的导入都是千难万难的啊”,老罗一上台就道出社交软件的死穴,在这一点上,老江湖比90后产品经理还是多了些觉悟。

对于关系链的问题,聊天宝希望用前来解决。用户在聊天宝完成好友推荐、聊天、看新闻等操作后即可获得相应数量的金币,金币的对应价值达到30元后就能提现。

花钱买用户、花钱买留存和使用时长,聊天宝的社交关系导入方式,同趣头条如出一辙。趣头条在2018年3月拿到腾讯领投的超16亿美元B轮融资,2018年9月在美上市,目前市值约25亿美元。

同时,罗永浩在发布会上对“产品很可能逐渐去往二三四线城市”的疑问作出回应是,没关系,广阔天地大有可为。配合老罗这句话,PPT上还放出一张农村气息浓厚的插画。

下沉市场正是趣头条自2012年成立以来的主战场。根据好奇心日报的估算,趣头条在2016 年的获客成本大约 14 元,2017 年上升到约 25 元,而2018年已经超过 105 元。

罗永浩在发布会上说快如科技在思考“如何用快如科技几千万的推广预算干出几亿的效果”,或许这位自带流量的CEO能为聊天宝在推广上带来一些便利,但参考趣头条的财务表现,聊天宝在获客上的投入是否能支撑到其圈到足够多的用户依然存疑。

微信没有对手

2010年10月,微信立项,张小龙从QQ邮箱团队分出一支10个人的小团队 ,开始研发微信。那时,腾讯内部共有3个团队在开发同类产品,这三个团队分别是身在广州的张小龙团队,以及MIG的手机QQ团队和Q信团队。

当时微信能拉下手机QQ,靠的不仅是自身在产品上的创新,也有手机QQ受困于对电信运营商的忌惮而进展缓慢,米聊等对手缺少关系链导入等因素。1月15号发布的3款社交产品,或许在功能上有诸多创新,但远没有形成质变的突破,试图从从微信薅关系链,其实在商业市场被封杀再正常不过。

同时,张小龙操控的微信依然强大,目前10亿日活的微信,就像一个黑洞,不断吸走用户的关系链,2015年到2018年,人均微信好友数增加了110%。

在能取代手机的硬件平台诞生前,撼山易,撼微信难。微信不死,所有社交产品都是陪跑。

张小龙本人在微信公开课上对微信的未来和对手是这么说的:

对于未来,我觉得其实这也是一个时间点来面对微信的未来,因为刚好是8年,并且刚好用户已经到达了10亿,这个时候我们对于团队来说我们就是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微信要开始面对下一个8年新的挑战。但这个新的挑战不是来自于竞争对手,而是来自于在用户层面,用户也过去了几年之后,每年用户也在变化,就像刚才我说的三五年就是一个时代,我们要面对新的用户时代新的用户产生的需求。

不管怎么样,面对这样的需求,以微信做事风格的话,如果我们始终像过去的微信一样,始终瞄准的是做最好的工具,并且让创造价值的人体现价值这样一个原动力做,我觉得我们再怎么走也不会走得太偏。

……

所以我们真的很少思考竞争对手这回事。微信也没有竞争对手,不必老是给我们按上各种竞争对手。如果有竞争对手,就是我们自己,是我们的组织能力能不能跟上时代的变化。

微信也没有焦虑,不必微信做个什么就说微信又焦虑了。所以不必把自己的焦虑投射到微信这里。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