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打赏鼻祖:“波西米亚狂想曲”里那场神级演唱会

BAI资本 2019-03-18 14:05

编者按: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 BAI资本,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导语:

奥斯卡小金人得奖作品《波西米亚狂想曲》将在3月22日正式登陆国内院线,电影的小规模点映近日也已在全国陆续展开。影片中纳米级复原的那场Live Aid(拯救生命)演唱会无疑是影片的亮点。这场公益演唱会不仅群星云集,而且也因戏剧性的筹款方式,成为了演唱会乃至直播史上教科书一般的存在。

演唱会的发起人鲍勃 · 盖尔多夫(Bob Geldof)因在直播爆出一句粗口,引发了线下每秒300镑的募捐效果,这神奇的一幕可以说是日后主播们喊麦求打赏的鼻祖了。第019期BAI科全书准备完毕,上车走吧!


Give us your fu**king money!

——Bob Geldof

你们快给老子钱!

——鲍勃 · 盖尔多夫,英国摇滚乐手,慈善家

奥斯卡走进国内院线的速度今年尤其快。还没来得及吃上《绿皮书》里的家乡炸鸡和意大利打卤面,又一档“小金人”速递套餐就已经到来。

定档3月22日上映的奥斯卡获奖影片《波希米亚狂想曲》还未上映,便已在网络上获得了很高的评价,近日,影片的小范围点映场也已陆续展开。

据颇为可靠的小道消息,届时还有270°三面环绕放映的ScreenX版本,和可以让观众现场欢唱的卡拉OK版本登陆各个院线 | Courtesy of CJ Group

对《波西米亚狂想曲》这样一部号称“皇后乐队主唱个人传”的音乐传记电影,对视效极致追求其实并非卖家的噱头,因为全片的高亮部分,正是结尾长达20分钟的演唱会——一幕对于1985年Live Aid演唱会的纳米级复原。

影片神还原了1985年演唱会现场的所有布景,由拉米 · 马雷克(Rami Said Malek)饰演的皇后乐队传奇主唱弗雷迪 · 墨丘利(Freddie Mercury)一秒化身全场最闪亮的星 | IMDb

这场音乐史上最盛大的慈善演唱会,云集了几乎是当时整个流行音乐圈的巨星级音乐人,除了献唱《波西米亚狂想曲》的皇后乐队以外,演出阵容还包括前披头士乐手保罗·麦卡特尼(Paul McCartney)、大卫·鲍伊(David Bowie)、鲍勃·迪伦(Bob Dylan)、U2等75位音乐人或乐队。

这场载入史册的神级演唱会,不仅在观赏性上极具看点,也在吸金能力上成为了不可复刻的传奇。由于主办方直播中极富煽动性的在线互动,整场演唱会堪称一场史诗级喊麦教科书。

  • 史上最大慈善演出

1985年7月13日,Live Aid(拯救生命)演唱会在伦敦温布利体育馆炫酷开幕。

播报员宣布:“现在是伦敦时间正午12点,费城时间早上7点,Live Aid全球演唱会现在开始!”| ifindushare.com

体育馆内聚集的热血观众一度高达7.2万,这个数字即便比起日后制霸饭圈的Alive Four也毫不逊色。Live Aid从正午12点开始,一直唱到了当晚10点钟,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史上最长演唱会。

在伦敦的演唱会开幕约1小时后,位于费城的第二现场也正式开演,该场的观众人数也达到了不可小觑的10万人,两场演唱会同时向全球110个国家进行了卫星转播,全球共计有15亿人同时观看。

除了英美两国以外,Live Aid演唱会同时也在澳大利亚、日本、奥地利、荷兰、前南斯拉夫、苏联、西德等地举行了小型同款。世界人民第一次以音乐的名义团结在了一起。

热爱音乐与生命的人们,让我看见你们的双手!| newsweek.com

如此声势浩大的世界联动,堪称“史上最大的演出”。更有意思的是,这波演唱会并不以盈利为目的,它的创办初衷,竟是为了帮助解决非洲埃塞俄比亚地区的饥荒问题。

活动最终共筹集善款超过1.25亿美元。1985年的Live Aid,即使放到今天,也不得不谓之传奇。

  • 朋克少年鲍勃 · 盖尔多夫

能攒起Live Aid这场大局的,也必定是个狠人。Live Aid的核心发起者,是朋克少年鲍勃 · 盖尔多夫(Bob Geldof),他当时还是爱尔兰朋克乐队布姆镇鼠(The Boomtown Rats)的主唱。

人怕出名猪怕壮,唱完Live Aid,乐队就因鲍勃(左二)单飞而解散了 | buzz.ie

青年时代的鲍勃无疑是个感性的朋克。在他不羁的一生中,最为挂念的就是身处非洲的困难群众。鲍勃一生不仅发起了三次慈善演唱会,还同时是两个NGO的核心骨干。

因为鲍勃的硬核慈善,伊丽莎白二世后来还为他亲自授了勋,诺贝尔和平奖、杰出贡献音乐人等荣誉也在随后纷至沓来……摇滚界的慈善star,世界只服鲍勃一人。

1983年,埃塞俄比亚爆发了20世纪最严重的大饥荒,死亡人数达到120万,40万难民流离失所,20万孩童成为孤儿。深受触动的鲍勃在BBC访谈上公开表示,决心要发动音乐的力量,为水深火热的非洲人民做点什么,这样的理想主义便是Live Aid的原始动力。

电影《当哈维遇上鲍勃》(When Harvey Met Bob)就以此为素材,讲述了他和另一位合作发起者哈维 · 金史密斯(Harvey Goldsmith)如何在激烈的争吵中筹办Live Aid | IMDb

鲍勃的圈内人脉可谓八面来风,不仅邀请到了当红的皇后乐队、迈克·杰克逊、大卫·鲍伊、The Who、杜兰杜兰等大咖选手,还能把久不出山的齐柏林硬式飞艇(Led Zeppelin)等传奇乐队都重新拉回到了舞台上。

在影片《波希米亚狂想曲》中,本来没什么兴趣的皇后乐队成员,听闻演出阵容之后,一个个双眼发光。这阵仗与其说是慈善演出,倒不如说是80年代音乐圈的华山论剑。

  • 打破次元壁

虽然演唱会的阵仗惊人,但鲍勃费了大力气攒起来的大咖汇演却并没有立即点燃观众的募捐热情。

13日下午7点,伦敦温布利体育馆的马拉松式演出已经进行了7个小时,忙活得双脚离地的鲍勃被告知:“目前的筹款总额只有120万英镑。”听到这个数字,鲍勃的朋克脾气被顿时点燃,他旋风一般地冲进了BBC演播厅。

电吉他噪起来,盖尔多夫走上台 | thetimes.co.uk

一场史诗级喊麦即将被载入史册。

当时,BBC总共开放了300条实况电话热线,用于公众拨打热线电话并提供筹款。在演播厅里,BBC播报员正准备播报线下筹款的邮寄地址,鲍勃当即打断他,冲着麦克风喊道:“去他妈的邮寄地址,给我电话号码,都赶紧给我捐钱!”(Fu**king the address, let's get the numbers, give us your fu**king money!)

鲍勃在BBC的当众爆粗,一秒被直播到了全世界,奇妙的是,这一直播事故不仅没有使演唱会陷入混乱,反而使热线筹款激增。在鲍勃喊麦之后,筹款旋即以每秒300英镑的速度增长。

鲍勃的这一句法克,在无意中成为了一个打破“第四面墙”的奇妙举动。在传统的舞台表演中,舞台和观众的之间一面存在着一堵“虚拟的墙壁”,象征着观众和表演者之间、现实和虚拟之间的界限。打破这堵“墙”,事实上也就意味着直接与观众产生紧密的互动。

不难想象,那些当年蹲在家里,或者窝在酒馆盯着电视的观众,在听到鲍勃的这一声喊麦之后,是何等的惊恐与惊喜。

他们突然意识到,原来自己不仅仅是被动观看的旁观者,更是可以直接介入的参与者,只需要拿起电话拨一个号码,就能直接把钱放进这位冲自己嚷嚷的主办人手里。

“别打Call!打钱”| nydailynews.com

20多年后的今天,尽管传播介质变化已经翻天覆地,观众的视线也已从当年的电视屏幕向千变万化的移动终端转移。从TV剧集到演唱会直播,从在线课堂到影音娱乐,从打call捐钱到看直播刷火箭,观众的这一心理却从未改变。

我也可以是参与其中的一份子!Live Aid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绝佳的范例。

  • 让你流泪动真情

演唱会筹款的另一个显著增长点出现在傍晚8点左右。此时,大卫 · 鲍伊的演出正接近尾声,按照曲目安排,他将演唱他的经典作品《五年》(Five Years)作为结束曲。

但由于时间问题,鲍伊的结束曲与加拿大广播公司拍摄的公益短片发生了冲突。主办人鲍勃再次发动了他的朋克buff,最终说服鲍伊保留了这支短片的放映。

在这支约4分钟的短片中,疾病肆虐、饥荒遍野的埃塞俄比亚被无比真实地显现,儿童的影像占据了场馆的大屏幕,并通过卫星电视出现在了15亿观众眼前。他们赤身裸体、瘦骨嶙峋,有的还在母亲襁褓中哭泣,有的则因疾病而身体畸形。强烈的视觉冲击使全球的观众动容,几乎就在短片播放的同时,全球筹款速度再次激增。

高风亮节让出一曲的大卫 · 鲍伊(左二) | cbc.ca

据报道,在温布利体育馆现场,几乎所有现场观众都眼噙泪水。作为一场慈善演出,情感牌本就是核心,配合音画的图像带来的强大共情直击大众的心理防线,不得不说,鲍勃的临场协调,实在是一个明智之举。

而在费城会场中,Live Aid又选择了一曲《天下一家》(We are the World)作结,这首由莱昂纳尔 · 里奇(Lionel Ricci)和迈克尔 · 杰克逊共同创作的公益曲目又十分恰当地传递了此次演唱会的公益精神。据统计,这支单曲仅在一年内就筹集到了440万美元公益善款。

截至Live Aid演出结束的第二天,活动总共筹集善款约5000万英镑。其中,最豪爽的单笔捐款是来自迪拜王室,这位金主爸爸一个人就捐助了100万英镑。

今天,Live Aid已通过各种途径累积筹集善款达1.5亿英镑。

  • 将IP进行到底

事实上,强大的吸金力也并非一蹴而就,Live Aid也不是鲍勃一时的兴起之作。早先的1984年,鲍勃和另一位音乐人米兹 · 尤瑞(Midge Ure)就已经建立起专门针对埃塞俄比亚饥荒问题的公益组织“Band Aid”。

1984年12月,Band Aid的两位掌门人召集了音乐圈的一众好友,一同演唱并发行了单曲《他们知道今天是圣诞节吗?》(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这支单曲在英国当年的单曲排行榜上高居榜首长达5周,是英国史上销售最快的单曲,发行一周就售出了100万张。

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Performed at Live Aid, Wembley Stadium 1985))Band Aid - 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

这样看来,与其说Live Aid是一次现象级事件,倒不如说它是一系列事件中最为出彩的重头戏。这个由鲍勃出品的“音乐+公益”跨界IP,已经让Live Aid的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了一次演唱会。

2008年,Live Aid举办20周年,同一个鲍勃,又组织了另一场Live Aid二号。这场演出因为正值2008年G8会议前夕,鲍勃将其命名为“Live 8”演唱会。也是在这一年,当年分别负责英美两地实况转播的电视广播公司BBC和ABC又推出了Live Aid演唱会的DVD版本,并在全球发行,DVD的销售额也全部用于在非洲的慈善捐助。

打破互动壁垒、打好共情牌、长期深耕系列IP——鲍勃这一套操作使Live Aid成为了一场成功的直播筹款活动。

当年鲍勃在直播中因爆粗秒收300镑的事迹,也成为了日后喊麦MC们津津乐道的趣闻。

题图及内文图片授权基于CC0协议,如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