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和Spotify到底在争什么?

郭静的互联网圈 2019-03-18 17:02

编者按:本文为创业邦专栏作者投稿,文郭静。

刚刚被判赔付高通3100万美元专利费的苹果,最近又陷入了另一个争端。全球最大的在线音乐服务公司Spotify向欧盟提交了一项针对苹果的反垄断诉讼,诉讼里提到称,苹果通过App Store再音乐服务上进行不正当竞争,苹果公司征收的“苹果税”正在扼杀创新。 

对此,苹果也快速进行了回应,“在使用应用商店多年大幅增长业务后,Spotify寻求继续享受应用商店生态系统带来的所有好处,包括他们从应用商店客户那里获得的可观收入,但却不想对这个市场做出任何贡献。”

众所周知,当用户在App Store里购买虚拟商品的时候,苹果会向开发者收取30%左右的佣金收入,这导致部分App Android版和iOS版出现不同的收费情况。App Store诞生于2008年,作为官方唯一的应用商店,App Store为苹果贡献了不菲的收入,数据显示,历年来开发者们在App Store上累计赚取了1200 亿美元收入。 

从苹果的角度来看,苹果作为App Store生态的建设者,其向开发者们收取佣金是天经地义的,其在里面投入的人力、物力、财力颇为不菲,不可能完全免费向全社会开放,毕竟它不是一项公益事业,换成是任何一家公司都做不到,苹果向开发者们收取佣金有它的合理性。 

从Spotify的角度来看,其作为全球最大的在线音乐服务公司,它有义务推动音乐行业的正向发展,但是在其推广过程中,有不少收入都需要送给苹果,而苹果在这个过程中并未起到明显的帮助作用,苹果的抽成一定程度上影响了Spotify推动音乐行业发展的过程。 

初步来看,双方争夺的是佣金比例问题,Spotify认为苹果收入的佣金过高而向欧盟起诉,而苹果则认为这个规则并没问题,这个抽成规则,苹果运行了数年,断然不可能就此向Spotify妥协。 

郭静的互联网圈认为,佣金抽成只是双方争夺的浅层原因,双方真正争夺的焦点在于业务上的直接冲突,Spotify和Apple Music,前者是最大的在线音乐平台,而后者则是苹果推出的在线音乐应用,双方都采用付费订阅的盈利模式。 

Spotify公布的2018年四季度财报显示,总营收为14.94亿欧元,净利润为4.42亿欧元,其中,付费服务营收为13.20亿欧元,占总收入的88%,广告收入仅为1.75亿欧元。每用户平均营收(ARPU)4.89欧元,同比下滑7%。预计2019年第一季度,总付费用户数量将达到9700万至1亿。 

苹果并未公布Apple Music的营收情况,Apple Music营收被整合在苹果的服务营收中,苹果公布的2019年第一财季财报显示,服务业务营收为108.75亿美元,同比增长19%,App Store已成为苹果最近一年来增长最稳定的业务,服务营收增长除了App Store的贡献外,Apple Music也为其做了贡献。 

2018年5月份,苹果CEO蒂姆?库克公布称,Apple Music音乐服务用户数已经突破5000万。2018年9月份,Loup Ventures公布的报告显示,Apple Music在美国的用户数已经超过了Spotify。 

Spotify和Apple Music是直接的竞争对手,然而,一旦双方在iOS这个平台上产生竞争的时候,Spotify明显处于不利的位置,苹果在里面既充当着“运动员”的角色,同时也充当着“裁判员”的角色。 

苹果会向Spotify抽取三成的佣金(据苹果描述,后续会降低至15%),它能够同时也向Apple Music也收取这么高的抽成比例吗?显然不会,这就意味着Spotify承担了更高的支出成本。 

另外,在应用更新和应用上线的时候,Apple Music遇到的阻碍显然要比Spotify少的多。 

还有就是,在相关运营上,Apple Music显然也会优先获得特权,比如,2019年2月,苹果向用户发送通知,Apple Music付费用户可以允许其向朋友发送一个月免费使用权的推荐信,只要后者不是Apple Music订阅会员即可。春节期间,Apple Music也推出了针对中国地区的活动专辑。 

类似的情况还有不少,比如,Apple Music是苹果设备的默认安装应用,当用户购买新的iPhone、Mac、iPad等设备时,系统会默认安装Apple Music,而Spotify却没有这项特权,Spotify要想每个iOS用户都安装它的App,就得为此付出不菲的成本。 

苹果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自然为Apple Music谋得了不少福利,而这些福利相对Spotify来说就有些不公平,虽然这种不公平看起来并没什么不对,Spotify起诉苹果公司的“苹果税”正在扼杀创新也是无奈之举。 

当平台级公司推出软件服务,对于相对应的软件商来说是致命的,比如,应用商店,华为、小米、vivo、OPPO等手机厂商大力建设自己的应用商店后,豌豆荚、应用宝、360手机助手这类第三方应用商店的位置明显没曾经稳固,甚至还被后者反超。 

苹果推出的Apple Music对于在线音乐公司来说是有些不公平,不过,商战历来如此,一切都追求公平的话,那么就没有所谓的头部、中部、尾部。 

库克曾提到称,“我们做这个(指Apple Music)并不是为了钱。”在苹果的营收中,Apple Music的贡献确实不大,然而,随着苹果生态系统的扩大,Apple Music也逐渐为苹果带来一定的营收,并且是其他软件厂商想赚却赚不到的。 

有意思的是,尽管Apple Music和Spotify在国际市场名声赫赫,但是在中国市场,却并没有它们的位置,Apple Music在2015年9月30日才正式进入中国地区,而中国市场却早已被QQ音乐、网易云音乐、酷我、酷狗等音乐软件给霸占,丝毫没有给Apple Music留下一丁点儿位置,Apple Music仍旧是以播放器的形式存在,而QQ音乐、网易云音乐、酷我、酷狗这些平台才是真正的在线音乐软件,另外,QQ音乐、网易云音乐、酷我、酷狗们还提供评论、弹幕、短视频以及在线售票、在线K歌等业务,远远不是Apple Music能比的。而Spotify业务范围虽然拓展到了78个国家,却并不包含中国大陆地区。水土不服是Apple Music、Spotify在中国市场不行的主要原因。 

就目前来看,Apple Music和Spotify之间的口水战短期内并不会停止,反垄断起诉在短期内不可能宣布结果,双方就只能打打口水战了。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