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菜花:睡眠里的经济掘金

翟菜花 2019-03-22 08:54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作者,文翟菜花。

自从步入互联网快车道,不只是企业,连用户都处在快节奏的发展变化中,快节奏的生活方式难免产生多种多样的压力与精神上的焦虑,也一定程度上影响到用户的正常作息。

据世界卫生组织调查,世界范围内约1/3的人有睡眠问题。我国各类睡眠障碍者约占人群的38%,高于世界27%的比例,严重地影响人们的健康水平、生产安全和生活质量。

也因此早在2001年,国际精神卫生和神经科学基金会把每年的3月21日设为“世界睡眠日”,此项活动的重点在于引起人们对睡眠重要性和睡眠质量的关注。2003年中国睡眠研究会正式把“世界睡眠日”正式引入中国。

而越来越多的睡眠障碍者的出现,也使得提高睡眠质量,助眠等方面的产品与服务成为时下资本市场的新兴蓝海。也正值“世界睡眠日”当天,一起来聊一聊睡眠里潜藏的经济效益。

看点01

愈发严重的“修仙”党与“守夜”冠军

需求永远是衡量一个行业天花板有多高的硬性要求之一,想要挖掘其中的经济,首先要了解其需求。相信在如今表情包畅行的后社交网络时代中,会经常看到很多年轻群体交流中高频词的出现一批“修仙”表情包,而这实际上就是一种熬夜成为习惯的产物。

他们将熬夜美名其曰“修仙”,并把每日熬夜时间最久的那位称作“守夜冠军”。而凡是能成为流行起来的表情包,除了具备独特的趣味性之外,一定程度上都有着大家共同的认知内容,由此可见熬夜已经成为很多青年群体的生活习惯。

就在3月20日,北京朝阳医院睡眠呼吸中心发布了《2018中国睡眠质量调查报告》,对全国所有省份近10万人进行了调查,调查结果显示,16%的被调查者存在夜间睡眠时间不足6个小时,表现为24点以后才上床睡觉,并且在6点之前起床。并且有83.81%的被调查者经常受到睡眠问题困扰,其中入睡困难占25.83%,浅睡眠者有26.49%。

而且值得关注的是,2013年的睡眠指数数据报告中,中国人均睡眠时间长度为8.8个小时,而到了2018年最新数据报告显示,中国人均睡眠时间长度变为6.5个小时,在短短五年内缩短了两个多小时。

从资本视角上来看,助眠市场属于一个需求基数大且需求增长速度极高的行业,发展很有潜力。而从社会视角上来看,睡眠问题已经成为当下普遍存在的社会现象,而这种负面影响很难通过单一一方的作用去改善,利用商品经济去解决睡眠问题已经成为最好的选择之一。

看点02

青年的“不想睡”与中年的“睡不着”

有需求是行业发展的第一步,而第二部则是要找到目标人群,或者说要确定目标人群中哪些是可以进行商业转化的。

社会中存在睡眠问题的群体繁多,但不同年龄层次的人群中,造成睡眠问题的原因却各不相同。在众多存在睡眠问题的人群中,大多以婚姻为间隔分成了两种。

*对于单身群体而言:这部分人群年龄普遍较年轻,身体也处于充满青春活力、较为健康的阶段,影响这部分人群睡眠问题并不是一些生理上的睡眠质量问题,而是主体意识的“不想睡”。

夜生活可以说是如今很多青年群体的最爱,在快节奏的生活工作状态中,白天大多人处在工作学习的活动,只有夜晚才能进行适当的放松与休憩娱乐。尤其是步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各种网络文学、长短视频、移动社交、游戏等等娱乐项目,开始占据用户从准备入睡到真正睡着的时间。

*对于已婚亲体而言:这部分人群的普遍年龄偏中领,身体已经不再是一直可以承受长期熬夜的不良影响,而且在家庭因素的引导下,主动熬夜的行为也较少。这时影响到这部分人群睡眠问题的原因更多地不再是主观意识,而是生理概念中影响睡眠质量的“睡不着”。

这其中有的是年轻时经常熬夜养成的不良作息习惯,有的是碍于身体状况欠佳导致的睡眠质量差,有的是带孩子操劳太累,有的则是快节奏生活下带来的工作压力、生活压力、家庭压力等多方面压力导致的失眠问题等。

这些迥异的原因也使得商业层次的赋能侧重点也不同,对于“不想睡”的因素来说,涉及力度会比较小,只能从普及睡眠不足造成的危害为主,很难通过硬件产品等形式去改变,也因此商业赋能的主战场还是针对“睡不着”这方面。

看点02

助眠产品与助眠内容的不同切入点

目前而言,市面上的助眠类产品分为两类,一类是以助眠硬件产品为核心,另一类以泛助眠内容为核心。

*以助眠硬件产品为核心:这部分企业以提供助眠产品或者空间为主,通过直接的B2C模式,自建品牌与硬件设备的销售,提供能够提升用户睡眠质量的硬件产品。

这些硬件产品一些是家居中,能够帮助睡眠的小产品。具体比如在京东搜索关键词“助眠”,可以得到包括助眠茶、助眠药等内服产品;助眠精油、药膏等外服产品;以及助眠灯、助眠枕头等家居工具等等,以“提升用户睡眠质量”为核心。

一些是以共享睡眠舱等为核心的提供用户额外睡眠空间的设施,针对少睡眠、浅睡眠用户休息不够这一点,通过以“补觉”的形式去弥补。还有一些可以提供用户睡眠质量数据库等内容,包括像市面中各种睡眠数据监测手环等。

不过相应的硬件产品在检测上必须得到规范,要有专门的检验机构进行检测以确保产品的有效性,以防有不法分子以次充好,借名夺利。就像共享睡眠舱在实际运营不久就紧急叫停,一是服务内容本末倒置,二是安全规范不合格。

*以泛助眠内容为核心:这部分企业则以内容输出为主,通过一些警示类的视频或者促进睡眠的书籍、音频、视频等内容为主,构筑内容网络,形成新的助眠社区,打造提供助眠服务的平台向架构。

这其中绝大部分还是以智能手机为移动载体,通过各种媒体通道进行普及,之前就衍生出诸多像直播、ASMR等内容生态;或者是早睡打卡等社交属性内容;又或者是以如何提高睡眠质量的视频、文字内容等。

而且值得一提的事内容方面的实用性很难得以规范,很难像硬件产品一样有一个足够充分的科学背书,而且内容的监管规范也必须加强,像之前ASMR直播、视频流行时就有不法分子投机取巧以此做色情内容。

看点03

小程序或将成为内容载体的场景载体

助眠硬性产品的方面其实与传统零售没有较大差别,只是产品不同而已,目前已经有了一套较为成熟的运营结构以及推广手段。而对于助眠内容方面很多都是选择依附在直播、视频、社区等场景媒介中,还没形成一个较为统一的载体媒介。

而在翟菜花团队看来,小程序可能会成为助眠内容载体媒介的新秀。

这得益于小程序得天独厚的场景优势。很多失眠群体在第一次失眠过程中,总是会处于一个翻来覆去需要能立刻有第三方服务解决的阶段。但是这些初次失眠者,或者说首次发现自己有助眠需求的用户并不像那些“久病成医”的老病人们有着体验过,系统化的助眠内容储备,这时就需要一个当下就能找到并系统化的内容媒介。

而小程序本身就有着区别于APP生态的去中心化,并不需要用户在夜里再下载一个新APP这么麻烦,“触手可及、用完即走”可以说是小程序在场景上得天独厚的优势,就像奥卡姆剃刀定律“如无必要,勿增实体”,即简单有效原理的意味。

而且在夜晚失眠时,寻找助眠内容的方式一般都是搜索,这个时间点去社交寻求帮助并不符合常情,去微信平台或者百度、搜狗等搜索平台进行搜索求助是最常见的形式。而正如张小龙所言,“希望在线下,小程序是一种扫码的方式来触达,在线上,是可以通过社交传播和搜索触达。”

搜索本身作为小程序的重要途径之一,与助眠内容在场景上存在不错的契合度,而在移动互联网后时代中,小程序相比较APP生态也更适合创业者们淘金。

小程序的出现实现了低成本的获客转变,它的存在是依附在一些流量巨鳄的基础上的,这种从模式上进行的改变让小程序成为企业想要廉价获取外部流量的优先之选。也因此小程序不失为当下助眠内容方面场景载体新秀。

睡眠问题成为社会级现象之后,属于助眠行业的风口也随之崛起,但这种经济活动就像医疗、教育一样本身带有一定的普惠属性,我们也希望更多地优秀从业者能把握住这风口,妥善改变社会睡眠问题,让每个用户都能睡个好觉,让“世界睡眠日”不再是3月21日,而是生活的每一天。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