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冷漠的围观:王思聪周鸿祎为何坐视熊猫直播之死?

腾讯深网 2019-04-09 10:37

编者按:本文转自腾讯深网,作者薛芳,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谁的熊猫直播?从欠薪主播到网站关停,公众围观了这家曾经的明星创业公司一步步走向坍塌,没有任何人试图站出来挽救,也没有丝毫意外和奇迹出现。

此前三年多时间,熊猫直播共获得了五次融资。除了第一大股东王思聪外,奇虎360通过战略投资成为熊猫直播第二大股东。王思聪和周鸿祎联手,有钱有资源,却放任熊猫直播走上终局。

3月30日,熊猫直播官网发布公告,宣布熊猫直播正式关站。熊猫直播在最后的关站公告中表示,从2015年9月21日内测开始到正式闭站,熊猫直播已经运行1286天。

核心利益方为什么集体噤声?乐视、OFO、锤子这些创业公司的危险时刻,总能看到创始人或者大股东苟延残喘也要活到最后一刻的努力,而熊猫直播最后的时光却如此风轻云淡。

一个骤然消失的风口

融资不畅是熊猫直播关停最直观的原因,熊猫直播管理层如是说。果真如此吗?

3月7日晚,熊猫直播创始团队成员、COO 张菊元发布内部信,确认熊猫直播将关停。其内部信称,“选择结束并不是对员工与团队的否定,而是大势之下,一个无奈却最理智的选择。”

张菊元在内部信中阐述,“从 2017 年 5 月融资后,在长达 22 个月的时间内,熊猫直播没有任何外部的资金注入,管理层寻找了至少 5 个潜在的投资方,和多种方案,遗憾的是最终没有解决掉资金的缺口。”

来自熊猫管理层对于熊猫困局的认知是,资金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但是,张菊元并未解释清楚,为什么融资方案会一次次失败?

熊猫直播原本有一个华丽的起点。

2015年,在王思聪微博宣布熊猫直播即将上线两天后的下午,他发了一条朋友圈,“PandaTV目前接受融资,投资大佬可以随时约我们了!”2015年11月,熊猫直播完成数百万元人民币天使轮融资。

公开资料显示:熊猫直播上线于2015年10月,其运营主体是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后者注册时间为2015年7月,注册资本约1.55亿元,实缴资本为1.02亿元,董事长为王思聪,总经理为龙飞。

成立后仅一年,熊猫直播的数据就仅次于虎牙斗鱼等头部平台,在2016年的“千播大战”中脱颖而出,成为行业第三,超过了龙珠和老牌直播平台战旗。资料显示:2016年初App Store里同时有300多家移动直播App,被称为“千播大战”。

风头无二的熊猫直播又迅速完成两笔融资。2016年9月完成由乐视网、博派资本、辰海投资、奇虎360等完成的6.5亿元A轮融资;2016年11月,奇虎360战略投资,额度未披露。

A轮融资和战略融资的完成仅仅时隔两个月,其实熊猫直播这个融资速度,在直播行业也屡见不鲜。

2015年国庆,金沙江创始人朱啸虎跟他的投资经理说,要把做移动直播的团队都见一遍,要跟上这波风口。2015年11月,映客完成七千万的A轮融资,金沙江领投。12月映客又完成由昆仑万维领投8000万元A+轮融资。

在经过2016年的“千播大战”后,2017年媒体用冰火两重天来形容直播行业,因为当时没有哪一个行业像直播这样,迅速成为风口后迅速跌落,直播行业迎来洗牌,包括光圈直播在内的几十家直播平台宣布倒闭。

即便如此,整个直播行业并未迎来大洗牌,处于行业第一阵营的直播平台仍在牌桌上。这是因为2017年上半年,虎牙、斗鱼、花椒等各大直播平台都完成了融资。熊猫直播也于2017年5月初和5月底完成了两轮融资。

2017年5月初,熊猫直播完成A+轮融资,由品今控股、真格基金、博派资本投资,额度未披露;2017年5月底,由兴业证券兴证资本领投,汉富资本、沃肯资本、光源资本等5家跟投,融资额度为10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

短视频行业的兴起,在某种程度上抢走了直播行业的荣光。2016年短视频在直播的光环下野蛮生长,到了2017年,则被成为短视频元年,风口效应凸显,成为资本最关注的领域。

华映资本高级投资经理刘天杰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直播主要是投平台,而平台的头部效应很明显,行业进入洗牌期之后就没有太多投资标的了;短视频主要是投内容,持续有新人做出新东西,在市场上能立足,就会持续有人投短视频。”

2017年,一条完成4000万美元C轮融资;二更完成1亿元B+轮融资。快手拿到了腾讯领投的3.5亿美元融资,梨视频完成了人民网旗下基金的1.67亿元Pre-A轮融资,背后金主是红杉资本、经纬中国、真格基金等投资机构。

进入到2018年,钱荒来袭,2018年是VC行业进行整合的一年。

“第二季度和去年同期相比,融资量跌了80%。”汉能资本创始人陈宏告诉腾讯《深网》,“4月27日颁布的资管新规,银行不给母基金出资了,母基金也就没钱投出去了;突然间很多LP不见了,基金就停摆了。”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进入资本行业寒冬。

泰合资本创始合伙人郭如意在2018年明势资本的年会上表示,“我们先回顾一下上轮资本寒冬,始于2015年7、8月份的股灾,结束于2016年底,市场上的钱去哪儿了?结论就是当年的钱都投在头部项目,如滴滴出行,蚂蚁金服、美团等。”

如此看来,熊猫直播在2017年5月融资后,接下来的22个月在融资上颗粒无收,亦是行业常态。在互联网资本寒冬时期,“老大吃肉、老二喝汤、老三骨头没得吃”是最真实写照。

熊猫直播究竟是如何陷入不可挽救的深渊?

一场事先张扬的失败

缺钱的确是熊猫直播困境的助推者,但面对融资困境的不仅仅是熊猫直播,ofo,锤子,乐视,面临困境时,企业创始人都在全力以赴的寻找种种生的可能,因为他们知道,活下去就有机会。

而像熊猫直播这样,选择毫无挣扎死掉,非常少见。

“熊猫直播主站流浪计划,第一阶段开启。工程师请逐渐断开与母星连接。注意,请务必保持已连接的服务正常。”3月8日,熊猫直播的官方微博用诙谐的方式与员工、主播、用户做了最后的告别。

熊猫直播是王思聪创立并第一次担任CEO的公司。对直播这个赛道,王思聪显然是敏感的,熊猫直播诞生起航之时,整个直播行业还处于蛮荒期。对于向来不缺关注的王思聪来说,熊猫直播从上线的那一天开始,就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2015年9月5日的英雄联盟四周年庆典的表演赛中,王思聪队所有人的ID之前都加了潘达踢威的字样。当晚,王思聪在微博宣布,“Panda TV” 游戏直播平台将上线,而他将出任视频直播平台熊猫TV的CEO。

王思聪的这条微博发布后,就为熊猫直播带来了流量。当时网站首页还只有一张图片,但每天仍有有100多万的访问量。“可以说,我既是熊猫TV的首席产品经理,也会是熊猫TV的第一个主播。”王思聪接受“新浪游戏”采访时说。

2015年10月20日,熊猫公测,王思聪直播房间号为10000,10001是测试人员, 10003为电竞选手“炉石星苏”。10月21日,熊猫直播上线当天服务器被挤爆。为了表达歉意,王思聪第二天拿出66部iphone6s,发放给PandaTV的用户。

熊猫直播甫一上线,接连从斗鱼直播平台签下几位顶级流量主播,包括英雄联盟玩家小智、若风;其次,炉石、魔兽、DOTA等游戏阵地的知名主播也纷纷入驻;女主播方面则有韩国女团T-ara、尹素婉、周二珂等加入。

而后王思聪利用自己的人脉,拉来了鹿晗、陈赫、林更新、Angelababy等明星频繁站台。随后电竞选手Zhou、430、PDD等人和王思聪的G1战队也签约落户。如此大手笔,熊猫直播从2016年的“千播大战”中脱颖而出,成为行业第三。

众所周知,熊猫直播是以电竞游戏起家的,但2015年的电竞,整个行业都处于蛮荒阶段,赛事环境不成熟,很难做大。对熊猫直播来讲,转型是必须的。2016年下半年,熊猫直播开始向泛娱乐直播平台转型。

熊猫直播战略转型的决心是比较坚决的,从熊猫直播的slogan就可以看出——泛娱乐直播平台。

泛娱乐,指的是基于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的多领域共生,打造明星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的粉丝经济,其核心是IP,可以是一个故事、一个角色或者其他任何大量用户喜爱的事物。

熊猫直播在PCG领域做过尝试。2016年6月,熊猫直播联合了芒果娱乐、腾讯视频上线《Hello!女神》;2016年12月,由王思聪亲自参与的《小葱秀》也正式开播,阵容堪称豪华,拉上了灿星制作,也与东方卫视大屏联动。

那一年,王思聪也是倾注了满满的热情到熊猫直播,时不时在微博上给熊猫直播站下队。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hello女神下架,小葱秀被封禁,此后熊猫直播在大IP的打造上,给业界能留下印象的非常少。而此后王思聪也没再发过关于熊猫直播的微博了,相对应的是王思聪在微博上频繁与IG互动。

2017年和2018年,王思聪对熊猫直播不那么热情了。

一场冷漠的围观:谁的熊猫直播?

众所周知,熊猫直播是王思聪创立的。天眼查显示,熊猫直播股权结构复杂,背后投资方多达19家。

熊猫直播所属公司为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大股东为持股40.07%的珺娱文化,王思聪100%持股珺娱文化;以周鸿祎为法人代表的北京奇虎科技持股熊猫直播19.35%,是第二大股东。

天眼查显示,2018年11月16日,王思聪的珺娱(湖州)文化曾经向北京奇智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出质部分股权,获得1550.45万元资金。而北京奇智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的法人曾经就是周鸿祎,后改成了邢文馨,她是周鸿祎的助理。

王思聪究竟转让了多少股份?

文章《熊猫直播濒临倒闭:王思聪去年质押股份,周鸿祎才是幕后大股东?》里算了一笔账:如果按出质股权数额1550.45万元除以公司注册的资本15504.5212万元,是将近10%的股权。

如果这10%的股权,王思聪从此不再赎回去,那王思聪的珺娱(湖州)文化持有的股份将是30.07%,而周鸿祎的北京奇虎科技19.35%加上北京奇智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的10%,总和为29.35%。只比王思聪的持股少了0.72%的股份。

王思聪出让了他的股权后,周鸿祎和王思聪的持股份额旗鼓相当,但谁更有话语权,不得而知。但熊猫直播的派系斗争则呈现公开化的态势。

2018年10月,张菊元还宣称,2019年Q1熊猫直播将宣布从巨头手中拿到融资,估值超50亿元。同时,公司2018年底还将启动上市,香港、美国交易所都在考虑范围。但时至今日,这些说法均未兑现。

同一时期,熊猫直播的副总裁庄明浩(庄明浩是由王思聪从经纬中国挖来的,负责融资)告诉媒体的是:目前尚未有一家投资机构确定投资,找融资相对困难。而庄明浩在回答关于熊猫直播是否会出售时,仅说了两个字,“谁卖?”

通常来讲,如果公司高管之间就某事存在分歧,也基本只有管理层知道,很少将这种矛盾外化至媒体层面,如果到了媒体层面,那内部基本也就到了水火不容的局面。

与此同时,熊猫直播的高层也出现变动。有内部人士爆料称,来自股东360的高管在该公司内部屡屡对其他高管进行排挤,包括王思聪自己带来的高管,都已边缘化。庄明浩随后也离开公司。

近些日,早已离职的庄明浩也在私下里透露,导致熊猫直播失败有“很多原因”,对于离职,他曾对媒体说:“尽完了人事,发现天命难违”。

据《猎云网》报道,年前360曾考虑收购熊猫直播以平账,但最后时刻王思聪没有签字,转而将自己的花椒股份与周鸿祎进行了置换。早前,有消息称,与王思聪私交甚好的主播PDD出走熊猫,也疑与360接盘有关。

上个月,王思聪参加了前熊猫主播、前DOTA世界冠军伍声的婚礼,并担任了伴郎,贺礼是辆劳斯莱斯。有消息称伍声离开熊猫直播时被欠了工资,他找到王思聪,王思聪建议他去起诉熊猫直播。

时至今日,公众期待王思聪能说些什么,但迄今为止,王思聪的微博仅有几条和游戏相关。为他带来盛名和荣光的IG俱乐部,3月31日已宣布入驻斗鱼。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游戏直播行业排第三的熊猫直播的陨落,迟迟未拿到融资成为最直观的因素,也是外因;但熊猫直播在战略上的摇摆和管理层内讧或许才是其陨落的最主要内因。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