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财报",强援加持下马斯克能否再次反转剧情?

投中网 2019-04-25 10:22

编者按:本文转自投中网,作者余洋洋、杨健楷,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特斯拉美股盘后公布了第一季度财报。

财报显示,特斯拉第一季度营收45.4亿美元,低于48.4亿美元的平均预期,净亏损7.02亿美元;损失包括1.88亿美元的非经常性费用,其中1.2亿美元是由于model S和modelX大幅降价从而计提车主返还和库存减值引起的。

在毛利率方面,特斯拉毛利率但与实际水平相差甚远,徘徊在20%左右。

特斯拉现金状况从2018年底下降了15亿美元,至22亿美元,主要原因是偿还了可转换债券。今年3月,特斯拉以现金支付了9.2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

截止发稿,特斯拉盘后股价为258.25美元一股,与交易日收盘价相比,微跌0.16%。

特斯拉2019年第一季度最新进展(来源:特斯拉2019Q1财报)

一个值得玩味的细节是,到了美东时间下午5点,特斯拉仍未公布本季度业绩,此次财报公布时间明显晚于前几个季度。

与姗姗来迟的财报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特斯拉在过去的一个季度内动作频频,风波不断。

先是大量关闭线下门店、裁撤销售人员以降低销售成本,将Model 3的价格短暂下调至3.5万美元很快又再次提价以提振销量;后又在财报公布前大力鼓吹自动驾驶和无人驾驶网约车,并且发布新版Model S和Model X,看起来像极了转移公众视线。

特斯拉首席财务官Zachary Kirkhorn表示,这是特斯拉历史上最复杂的季度之一。

自燃,销量低迷,特斯拉神话不再

特斯拉在本月早些时候发布了一份最新的汽车交付数据,数据显示特斯拉第一季度汽车销量低于预期,大幅下降的交付量将如何影响特斯拉的财务状况备受关注。

特斯拉发布的汽车交付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个月,特斯拉约有6.3万辆汽车交付给消费者,环比下降31%,远低于分析师普遍预期的7.6万辆。

与此同时,特斯拉价格最低、最受消费者欢迎的Model 3第一季度交付量亦低于2018年第四季度,环比下降20%。

这是近两年来特斯拉销量首次出现季度环比下滑,也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单次下滑。交货结果公布当天,特斯拉股价收盘即下跌8.2%。

从1月初至今,特斯拉股价持续下跌(数据来源:彭博)

马斯克曾在1月份表示,仍对第一季度盈利持乐观态度;但一个月后,马斯克预计第一季度将出现小幅亏损;到3月中旬,马斯克开始给员工发电子邮件,要求他们尽一切可能在季度结束前交付每一辆车。

随着销售表现越来越差,特斯拉股价一路下跌,马斯克一步步降低了对第一季度盈利的乐观预期,甚至迫不及待让消费者提前交付车辆,以挽救江河日下的销售业绩。

销售状况之所以令人担忧,还因为特斯拉目前急需增加销售收入来偿还巨额债务。特斯拉的下一笔大额偿付是11月到期的5.66亿美元债务,随后是两年后到期的14亿美元债券。

马斯克能维持全年36万至40万辆汽车的交付预期吗?目前看来,特斯拉第一季度交付约6.3万辆汽车,接下来三个季度交付速度需要加快才能达到这一目标。更重要的是,要想在实现可持续盈利方面取得有意义的进展,特斯拉不得不在2019年实现这一交付量。

屋漏偏逢连夜雨,马斯克极力挽救也难以提振第一季度持续低迷的销量,自燃门则再一次将特斯拉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4月21日晚8时许,上海徐汇区裕德路泰德花苑小区地下车库内,一辆特斯拉轿车突然冒出白烟,进而起火燃烧,火势还殃及了周遭停泊的其他车辆。

车主曾向媒体表示,这辆特斯拉使用三年半左右,平常没有什么很严重的问题,昨天行驶的时候也没有任何异常,事发时特斯拉车辆并没在充电。更让车主心有余悸的是,爆炸发生时间距离他停车入库的时间,不过半小时左右。

特斯拉在4月22日对此事做出回应,表示正积极联络相关部门并配合核实情况。然而对于车为何自燃,特斯拉目前仍未给出任何解释,留给消费者的是巨大的疑问与担忧;与此同时,保险公司表示拒绝理赔自燃特斯拉,车主寻求赔偿无门。

据媒体初步统计,在全球范围特斯拉S/X系列电动车已经发生接近或超过50起由行驶、碰撞和充电导致的燃烧、自燃及爆炸事故。当玩电的特斯拉变成玩火的“哥斯拉”,曾经的电动车“王者”也成为了令人不寒而栗的“怪兽”。

扩建工厂,自研芯片,特斯拉押注未来

过去一个月,特斯拉事故不断,也动作不断。特斯拉近期也需要更多资金,一方面,为了开拓中国市场,特斯拉在上海的超级工厂正在快速建造之中;另一方面,特斯拉正着力研发自动驾驶技术,并意图进军网约车市场。

在特斯拉最新发布的视频中,Model 3史上第一次实现了在非测试道路上的完全自动驾驶,车主再也不用手扶方向盘。

视频发布两天前,特斯拉曾在总部帕罗奥多举办自动驾驶投资日,以展现在自动驾驶技术上取得的巨大成功,并且发布了自己的自动驾驶芯片。

马斯克声称其自研芯片无比强大,远超竞争对手,并表示目前该芯片已经安装进特斯拉生产线上的每一辆电动车。

发布会上,特斯拉自动驾驶芯片负责人Pete Bannon自豪地和英伟达作了比较,表示特斯拉的芯片性能比英伟达的好7倍,而下一代的芯片性能将在现在的基础上再提升三倍,并将于两年后发布。

英伟达随即发布回应,称特斯拉发布的全自动驾驶(FSD)计算机是直接比照英伟达的自动驾驶汽车开发平台Drive AGX Pegasus来做的,而特斯拉的自动驾驶技术运算能力为144TOPS,Pegasus的运算能力是320 TOPS。

马斯克声称其自研芯片强大无比,却无法证明这款芯片比目前已经产业化的芯片有明显的性能和价格上的优势。特斯拉一边在焦头烂额地提升产量,一边又开始另起炉灶研发自动驾驶芯片。

奇怪的是,市场上已经有那么多成熟的芯片,为何特斯拉还要自己承担风险,并且在资金如此不充裕的情况下自行研发?还为此大办活动日、发布视频,可谓出尽风头。其中缘由,让人疑惑。

特斯拉的自动驾驶此前同样出现事故。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间,特斯拉至少发生过三起与Autopilot自动驾驶技术相关的事故,甚至出现了特斯拉汽车撞击消防车、撞击警车相关的情况。

对此特斯拉给解释:就算是正常车辆在公路上行驶也会可能出现事故。这样的解释同样令人不解,特斯拉会在自动驾驶上继续栽跟头吗,会不会重蹈汽车自燃的覆辙?

另一边,特斯拉去年在上海拿下的超级工厂,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设。

1月7日,上海市临港产业区,马斯克站在项目总投资高达500亿元人民币的特斯拉首座海外超级工厂的土地上宣称:“它是最先进的。”

此时站在台上的马斯克,已经失去了特斯拉董事长一职,仅以特斯拉CEO的身份出席工厂动工仪式,照片上的他看起来却满面春风,更在社交网络上连发三条Twitter奔走相告。

据马斯克透露,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将为大中华地区生产价格适中的Model 3和Model Y,所有的Model S/X以及更高成本的Model 3/Y仍将在美国生产。另外,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预计今年夏天完成初步建设,年底开始第三代生产,明年实现量产。

最早中国宣布合资股比开放时,所有人都在犹豫该政策的利与弊,但在马斯克看来,中国市场的机会依然巨大,而在中国建厂,也会将特斯拉在中国实现量产事宜提上日程。预计上海工厂建成后每年能面向中国市场生产50万辆汽车。

自开工以来,上海工厂的建设进度就备受关注。4月19日,CV智识也走访了特斯拉上海工厂,保安小哥介绍到,工厂现由上海宝冶和上海建工承建,宝冶今天刚拉了一批工人过来,还没有办工作证,只能在树荫下乘凉,和重庆的老工人聊天,突然想到重庆话"搞个锤子"。

与松下矛盾升级,特斯拉交付量仍堪忧

马斯克在社交网络上与人唇枪舌战并不少见,最近却将矛头指向了特斯拉重要供应商松下,这也是马斯克第一次斥责自己的合作伙伴。

松下生产的锂离子电池为特斯拉的电动汽车提供动力。特斯拉管理超级工厂,但松下是主要合作伙伴,负责大量生产圆柱形锂离子电池,特斯拉购买这些电池,然后将其封装到Model 3轿车的电池组中。松下的目标是到2020年每年生产350千兆瓦时的电池,足以生产大约40万辆Model 3。

分歧始于松下最近停止了在内华达州雷诺附近与特斯拉联合运营的电池厂的扩张计划。马斯克在推特上回击称,松下的运营速度限制了特斯拉Model 3轿车的生产,是罪魁祸首。

在市场对特斯拉的需求感到担忧之际,这场争执再次引发了人们对特斯拉维持盈利能力的质疑。松下不愿提高电池产量,这对特斯拉来说可能意味着更大的麻烦。

与此同时,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称,出于对特斯拉销售业绩的担忧,松下冻结了将产能扩大至最初35GWh以上的计划。松下冻结该计划实际上限制了Model 3的组装,因为它们的产能只达到了特斯拉要求的三分之二,即24GWh。

多数分析师认为,由于特斯拉销量放缓,松下有理由限制电池生产。还有一种解释是,松下对第三方可能搅乱二者的合作感到不满。松下目前是特斯拉唯一的汽车级电池供应商,但特斯拉正在上海建设新的超级工厂,并已与包括CATL在内的多家中国电池供应商进行了谈判。

Roth Capital投资人欧文表示,两家公司在某种程度上相互交织,任何永久性的分裂都是不可能的。松下需要特斯拉为其电池业务带来稳定,而特斯拉没有松下就没有电池。

晨星投资服务公司(Morningstar Investment Services)驻东京的分析师伊藤和森(Kazunori Ito)说,“目前公开的分歧表明松下对特斯拉的未来感到担忧,由于电动汽车销量没有如预期那样增长,松下越来越不愿意冒险。松下和特斯拉曾是命运与共的两家公司,但很明显,松下希望与特斯拉保持距离。”

与做空斗争,特斯拉这次能赢么?

“这是一家拥有狂热追随者的公司——人们相信埃隆-马斯克正在改变世界——这是该公司股价目前达到260美元的唯一原因,”Strategic Wealth Partners创始人兼总裁马克-泰珀(Mark Tepper)在CNBC近期的节目中这样评价特斯拉。

在泰珀看来,特斯拉的股价应该更低,“特斯拉讲的故事过于美好,预期35%的收益增长率很难实现。即使在溢价相对较高的科技股市场,特斯拉的真实股价也应低于每股100美元。”

在财报发布前,华尔街投行Evercore将特斯拉评级下调至“卖出”级,此前已经有超过10家机构唱衰特斯拉股价。根据Evercore的评级报告,尽管特斯拉和马斯克拥有远见,但从近期来看,公司所面临的不确定因素正在变多。目前把特斯拉评为“卖出”级的分析机构占比已经接近40%。

下滑的销售和业绩、上海的特斯拉“自燃”、发布会前的“完全自动驾驶+网约车”,还有松下在日本建电池厂,特斯拉面对窘境施展了反转剧情的能力,依旧无法挽回一季度的销量和财务业绩。

今年,特斯拉能扛过华尔街不绝于耳、但毫不鲜见的做空势力么?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