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是Uber的一剂良药吗?

硅兔赛跑 2019-05-11 15:50

ef5a33ab30ddf6853078171dfac132b3.jpg

编者按:本文转自硅兔赛跑,作者硅兔君,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Uber 终于上市了!

今天上午,Uber的IPO首日开盘每股42美元,较发行价45美元下跌约6.7%。

昨日公布的公司估值为824亿美金(此前预估估值为1200亿美金)。根据彭博社数据显示,截至今日收盘,Uber市值已跌至697亿美元。


这家世界上估值第二高的独角兽,终于在成立的第十一个年头上市。

Uber的上市,不知道会让多少“吃瓜群众”流下激动的泪水,作为超级独角兽,此前迟迟不上市的Uber,不知道愁坏了多少恨嫁的老母亲。

如今顺利上市,投资人、创始团队、高管人员欢欣鼓舞,赚得彭满钵满不成问题,创业致富的真理再次得以印证。

虽然女儿终于出嫁了,但人们对Uber的“婚后生活”似乎并不看好。“贫贱夫妻百事哀”,纵然上市,Uber上市前存在的巨额亏损问题,能解决吗?

Uber的亏损有多严重?

2019年第一季度,Uber累计亏损11亿美金;

2018年,亏损18亿美金;

2017年,亏损40亿美金;

Lyft的前车之鉴,动摇人们的信心。Lyft上市以来,股价跌了近一半,亏损程度远超Lyft的Uber,上市后能有几天好日子,难以看清。

“Uber最大的问题是不赚钱。”纽约大学教授Aswath Damodaran多年来一直对Uber的估值持怀疑态度,“网约车市场上的玩家没一个赚钱,这可能不是个别公司(经营不善)导致的问题,或许是整个商业模式,行不通。”

不过Uber现任CEO Dara Khosrowshahi把亏损问题看得很淡,“我们不会预测盈利能力,”但“选择我们准没错。”“如果人们想要一家盈利可以预期的公司,还不如去收购银行”,“我们追求实现长期目标。”

那么,这个让Dara Khosrowshahi信心十足的‘长期目标’到底是什么?回答此问题前,我们有必要先了解一下Uber这位现任CEO的‘身世背景’。

1、称职的‘外交官’,Uber CEO Dara Khosrowshahi

2007年苹果的iPhone产品大红大紫,移动互联网开始从真正意义上影响人们生活。两个生活在旧金山的年轻人,在为打出租车伤透脑筋后,干脆成立了一家打车服务公司—UberCab,专为有钱人提供便捷的出行服务。

随后,UberCab激进的扩张策略,引起了政府、执法部门以及出租车公司的不满。

争议、不满、纠纷,一直围绕着这家飞速发展的独角兽公司,直到2017年,问题集中爆发,Uber卷入了一系列的丑闻之中,包括性骚扰、歧视、法律诉讼……

CEO卡兰尼克处在暴风漩涡,面对Uber出现的问题,他难辞其咎。最终董事会罢免了卡兰尼克(尽管他到目前为止仍是最大的股东之一,持有Uber近9%的股份)。

接替卡兰尼克的是在线旅游票务平台Expedia 的CEO Khosrowshahi。人们普遍认为,他拥有力挽狂澜的能力。

事实上,在Uber这件事上,他确实出色的扮演了一位 ‘外交官’。 重整了公司文化价值观,强调:“我们在重要的时期做正确的事。”并且表现出对曾经被蔑视的监管机构以充分的尊重。

此外他全力调转车头,一改卡兰尼克时代以“竞争”为最高指导方针的发展策略,一切为上市让路。

最明显的变化是,公司大会不再专注讨论如何击败竞争对手,讨论的焦点转向—如何赢得这场长期战役。

Khosrowshahi迅速结束Uber在东南亚的战役,将该地区业务出售给Grab,换取其27.5%的股份。

紧接着,Khosrowshahi主导了对中东竞争对手Careem的收购。

为了缩减开支,Khosrowshahi淘汰了昂贵的自动驾驶卡车和汽车租赁业务。

总得来说,这些都是对Uber发展有益的做法。Uber的一位前雇员表示,在Khosrowshahi的领导下,Uber的目标转为“一切为了IPO”,不再是激进的“占领全球共享出行市场”。

2、Uber的野心:成为交通出行领域的亚马逊

在Uber的构想中,人类未来将这样生活:

大多数人将不会拥有私人汽车;

较短的路程,骑电动自行车或滑板车可以解决;

较远的路程,叫个网约车即可。

去餐馆打包将成为过去式,外卖将解决大部分饮食需求。

公园、绿地将取代车库和停车场,因为没那么多车了。

最终,机器人将统治世界。

无人驾驶汽车将在路上甚至空中接送乘客,无人机广泛应用于送货业务,无人卡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

Khosrowshahi正在努力使这一切变为现实。

Uber自动驾驶部门每年的开支高达数亿美金,公司内部一直有呼声要求卖掉这个昂贵的包袱。

但Khosrowshahi坚持保留自动驾驶部门,尽管,在2018年初,Uber自动驾驶车辆“杀人”事件后,公司短暂的关闭过自动驾驶部门,但Khosrowshahi后来还是让汽车重新上路,并找到了新的金主爸爸,软银等机构投资了10亿美金,继续支持该部门成本高昂的研发。

此外,共享电动自行车、电动滑板车,也在Khosrowshahi关心的业务名单中。甚至,他推动了Uber货运业务的发展,尽管这项业务与网约车和外卖服务没有多少协同作用,好在货运业务的发展速度极快。

与此同时,卡兰尼克时代创建的外卖业务也在迅速发展,Khosrowshahi投入大量资金,加速它在全球范围内的扩张。外卖业务发展的顺风顺水,以致许多高管认为,外卖最终有可能超越网约车,成为Uber的主营业务。

随着多项业务的发展,盈利的曙光在望。每个季度的亏损在逐渐收缩。2018年第一季度,Uber的运营损失达到4.78亿美金,低于去年的同期损失8.18亿美金的水平。这个亏损数字,剔除了股权激励、自动驾驶研发费用和一些管理开支。

为了准备上市,Khosrowshahi加大投入力度,要把公司打造成一站式交通出行服务中心。他经常提到亚马逊,在他看来,亚马逊是从一个书商到一个销售所有商品的商店,Uber可以从一个网约车服务平台,成为一个提供所有交通出行服务的中心。

但是,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首先是融资金额的巨大差别。Uber至今已通过股权和债权融资近200亿美金,相较之下,亚马逊在2014年,公司成立10年之际时的融资还不到30亿美金。

更重要的是:盈利能力的区别。在亚马逊成立的第10年,它已经连续两年实现盈利,(净收入5.88亿美金,并且一直保持这种状态,直到2012年出现小幅度的亏损)。然而,令人担忧的是,今年第一季度,Uber至少又亏损了10亿美金。

3、竞争对手围追堵截,IPO是Uber的一剂良药吗?

市场竞争环境正变得越来越差。

Uber掌控的共享出行市场的壁垒也在下降。APP开发难度的降低,支付工具的便捷性,进入共享出行市场只需要一张入场券,那就是资本。给乘客低价,给司机高薪,迅速积累用户并非难事。

尽管Uber获得了巨额融资,但这不意味着可以高枕无忧,资金在流向Uber的同时,也流向它的许多竞争对手,甚至,它们有着同一个金主爸爸—软银。

在孙正义的带领下,软银和1000亿美金的愿景基金,吃下了共享出行领域巨大的市场份额,尽管,软银有时眼睁睁看着自家投资的企业斗得你死我活。

这样的影响在拉丁美洲尤其明显。

拉丁美洲是Uber业务皇冠上的一颗明珠,在那里,竞争对手很少,利润率很高。去年,Uber在中国的老对手滴滴从SoftBank和其他投资者那里筹集了40亿美金后,突然出现在拉丁美洲的市场上。

Uber的前高管表示,Uber已经在中国向滴滴让步。在滴滴鼎盛时期,Uber在中国每周的亏损逾8000万美金,不得已于2016年将其在中国的业务出售给滴滴以换取大量的股份。

滴滴的前员工表示,如今凭借SoftBank的新投资,滴滴开始在被认为利润最高的地区与Uber展开竞争。

滴滴先将大量资金投入巴西以抢占市场份额,然后再墨西哥开辟了一条新战线。在瓜达拉哈拉等城市,滴滴发布了大量招聘司机的广告,提供了昂贵且有保障的报酬——是他们正常收入的两到三倍。滴滴还在网上推出了价值25美金的骑行者折扣。

Uber以自己的折扣作为回应,以更少的收入和更大的损失为代价,重新夺回了部分市场份额。

此后拉丁美洲从Uber增长最快的地区变成了增长最慢的地区。2018年,收入同比增长从前年的215%降至22%。

去年年底,Lyft和Uber在同一天提交了IPO申请,网约车在美国的竞争也随之升温。Lyft向乘客提供大量折扣,促使Uber不得不采取相同的措施。

外卖业务也不例外,Uber在美国、印度、墨西哥市场的外卖业务,受到资金雄厚的初创企业的严重挑战。价格战已经打响,严重冲击Uber外卖业务的盈利能力,亏损加剧。

在外卖大战中,一度被认为摇摇欲坠的DoorDash 在2018年3月期间筹集了近8亿美金的资金,其中很大一部分来自软银。

DoorDash开始用销售人员和司机冲击美国的郊区市场,很快就有更多的餐厅入驻了它的APP。在美国外卖配送市场份额方面,Uber Eats在此之前排名第二。

面对DoorDash的崛起,Uber高管们退缩了。Khosrowshahi在初期考虑过收购DoorDash,那时候它的估值还不到15亿美金,但他终究没有采取行动。到目前为止,DoorDash的估值约为70亿美金。

Uber在印度也面临着类似的压力。根据PitchBook的数据显示,初创公司Swiggy和Zomato总共筹集了17亿美金并且在全国范围内推出了打折活动。Zomato推出了一项名为“12月不做饭”的促销活动,为消费者提供全月50%的折扣。今年1月,该公司再次推出这一促销活动。

一位Uber前雇员说,随着印度市场竞争的加剧,Uber Eats的销售人员被告知他们可以从Uber Eats中获得的30%的利润被削减,有时甚至低至15%,这一门槛令Uber的盈利前景十分渺茫。

Uber在美国最大的餐厅合作伙伴麦当劳在美国的独家协议并不能带来很大的收益。知情人士透露,Uber每笔订单只收取15%至16%的佣金,而在2018年重新谈判后,这一比例接近20%。Uber表示,它对一些大型连锁合作伙伴的让利打折,以此来吸引新的客户。

到去年年底,Uber的财务状况已明显受损。去年第四季度,网约车业务的营收为22.8亿美金,仅略高于6个月前的水平。经过调整后,Uber Eats在过去三个月的营收下降14%,至1.65亿美金。内部指标已经再次从积极转为消极。

第一季度的利润仍在流失。Uber的运营亏损翻了一番多,且与去年同期相比,该公司的总营收为10亿美金,调整后的总收入几乎连续三个季度持平,这让一些扔持有股票奖励的Uber员工感到焦虑。

虽然激烈的竞争让Uber受挫,但多名投资者和前高管表示,他们预计(也希望)Uber的前景可以好转。这些知情人士说,凭借数十亿美金的IPO资金,Uber表面了它为了自己市场份额而战的决心,期望可以吓跑它的竞争对手们。

4、最大的软肋:也许是司机

在Uber长达285页的招股书里,“风险因素”一节就占了24页,要知道大多数公司的招股书这一章节只有2-3页而已。

(网约车司机们的罢工游行)

商业上的风险、法律法规上的风险,以及整个上市过程会给Uber带来的风险,洋洋洒洒上万字。事无巨细地罗列各种各种各样的因素:经济大环境、商业模式、行业竞争对手、对新技术产业的投资、运营成本、招聘难度、互联网及移动通讯基础设施建设等等。

读完这个部分,仿佛感觉Uber便是这宇宙的中心,宇宙万物结合它有着密切联系。

而Uber也是想从这之中向广大投资者释放一个信号:想要我赚钱是相当不容易的。

而在这之中最不可忽视的一环是:司机。Uber提出的流动性网络效应就是以提升司机数量为核心,使得等待时间和车费降低,吸引更多的乘客,提高司机收入,从而吸引更多司机加入这样的一个闭环。因此,司机成为了是Uber商业模式中关键的一环。

司机成为Uber的软肋。Uber的战略是获得司机对平台的忠诚度,并确保他们得到好待遇。否则,司机将不太可能只使用Uber一个平台,而给其他竞争对手更多赶上自己的机会。

实现Uber所描绘的未来蓝图,这家公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西楚霸王也有垓下之围的一天,曾经的网约车巨头Uber在资本的围追堵截之下仍在负隅顽抗。此次的IPO更像是黎明前的一声怒吼,是破晓的惊天巨响还是乌江亭外的绝唱,还有待分辨。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