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文娱小败局

剁椒娱投 2019-05-13 10:39

编者按: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剁椒娱投,作者少年于谦、翟更章,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如果有关注360的话,不难发现,最近两年老周露面次数明显少了许多。不过只要是公开出席的一些活动中,他的周围总少不了一些美女网红的拥簇。

很多时候这些举着自拍杆的美女们甚至会直接涌到台前,让围观群众和同台嘉宾有种“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感觉,一时间不知道该听分享还是该看美人。

在他的推动下,那两年网红几乎成为了创业论坛和科技发布会的标配。这些网红悉数来自花椒直播,这是周鸿祎在彼时不遗余力去推广的明星项目,无论是台前还是幕后。

比如最为人熟知的是一次周鸿祎下楼发现自己的宝马车着火了,他既没有报警也没有抢救,而是乐呵呵的打开了手机直播。

“直播将是未来互联网的重要表达方式 ”,周鸿祎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振臂高呼。很明显,花椒直播就是360在这条赛道上押注的筹码。

不过随着直播风口过期,新兴短视频兴起,直播答题尝试上的失利,似乎360正在放弃曾经引以为重的花椒直播。

2018年年中爆出花椒与六间房合并重组,前不久双方更是官宣花椒成为六间房的全资子公司,虽然周鸿祎还是名义上的董事长,但根据小道消息,合并后的实际管理放权给了六间房。

花椒上周鸿祎的最后一次动态,停留在了2017年的那个冬天。

从花椒沦为秀场直播说起

2015年,花椒直播成立。虽然是国内最早的移动直播平台之一,但是很长一段时间内,花椒内部对于自身的定位并不清晰。

从最早的新闻属性,再到社交属性,与其说是花椒在方向上举棋不定,不如说是背后的周鸿祎犹豫不决。

当时还处于直播平台的摸索期,和彼时正流行“互联网+”的概念一样,在圈内人的畅想中,移动直播也能赋能万物。

“比如说新京报可以用直播做新闻,途牛网可以用直播做旅游,也可能美团网有一天会拿直播来演示预定餐馆怎么做出一顿饭。甚至很多金融理财产品的人,都可以用直播来促进他们的销售。”周鸿祎在一次活动中表示。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秀场直播一定是花椒或者说周鸿祎在早期抵触的方向。

“老周不想做秀场,直白点,不想做在线夜总会。”花椒高管在一次采访中对媒体透露。

但是在直观的利益面前,那个耿直的周鸿祎也沦陷了。

外在是周鸿祎与网红们频频互动,内在花椒也在逐步放宽对网红直播的流量限制。周鸿祎期待的可以改变未来的大生意正在逐步收缩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9158。

后者甚至在2017年直接领投10亿成为了花椒的股东,当时有媒体传言,花椒或许将会成为天鸽在移动端上的延伸。

直播答题可以说是周鸿祎对于花椒的最后一次挣扎。但是从后来的情况来看,这一次抵抗也不过是负隅顽抗。政策红线之下,靴子落地,老周想像中的一荣俱荣变成了一损皆亡。

终于,再回归A股后动荡的2018年8月,被360无暇顾及的花椒宣布和六间房合并。距当时报道,合并后总体估值85亿,其中花椒估值51亿。

这一数字与两年前天鸽投资时价格相当。换句话说,两年内,花椒的估值还在原地踏步。

直播风口陨落

事情还得从2018年6月说起。

那个夏天,宋城演艺宣布旗下全资子公司北京六间房科技有限公司将与北京密境和风科技有限公司(花椒直播运营主体)进行重组。重组完成后,花椒全体股东占重组后主体60%股权,宋城演艺和战略股东合计占重组后主体40%股权;原六间房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刘岩将出任新集团CEO。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持股比例可以看出,本次重组是以花椒为主体的,并且重组后的六间房将不再作为宋城演艺的并表子公司。这与后期花椒合并到六间房的做法截然相反。

当时有种说法是六间房虽然每年有盈利,但是作为上一个时代的产物,用户数和市场前景是都充满局限;另一方面,花椒虽然有着庞大的用户数,但是盈利前景却一直未明确。所以双方寄希望于把花椒的用户导向六间房,通过六间房常年精细化的运营的经验发挥用户的最大价值。

内部人士透露合并前上面给刘岩的任务就是一年后要上市,时间差不多是定在2019年5月。但是刘岩接手后发现事情并未想象的那么简单。

“花椒直播的用户数并没有他们宣传那么高,并且在盈利未明的情况下还在不断开展海外业务,而这些投入都是巨大的。“

合并中,刘岩第一件事便是砍掉了花椒直播的猫播项目,并停掉了海外计划,砍掉了原本用于海外业务的2000万元预算,而这些新业务几乎都是360系的人负责,刘岩大刀阔斧之下,也直接触动老360的利益,让花椒直播内部分化更加剧烈。

在成立早期,花椒高管曾不止一次宣称“花椒坚决不会从主播手中抽成”,但之后在巨大的亏损面前还是低头了。刘岩进入后由于急于改变财务状况,进步一改变了工会、主播的抽成比例,导致大批工会开始逃离花椒直播。

“本来用户就少,打赏不多,再这样,主播们肯定不干了。”内幕人士在之前的采访中说到,“花椒直播的数据本来就一直变差,2016年花椒之夜是顶峰,从2016年底开始下滑,“现在日活能有30万就不错了。”

这与花椒官方的说法大相径庭,在其今年4月发布的报告中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在娱乐内容类直播主流平台中,花椒直播的月活跃用户数超过2500万,稳居行业第一。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行业第一”不久前突然宣布成为了六间房的全资子公司。

仔细分析不难发现,去年六间房和花椒宣布重组,是以花椒为主体的,而本次则刚好相反。近日,花椒直播主体公司北京密境和风科技有限公司发生投资人变更,变更后该公司唯一股东为北京六间房科技有限公司。

上述变更后,六间房100%持股密境和风。经股权穿透显示,奇虎三六零持有六间房27.10%股权,而后者第一大股东为宋城演艺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持股40%。刘岩卸任北京六间房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职位,新任董事长为周鸿祎。

如果说去年起六间房和花椒的合并是为了上市谋划的话,那么本次花椒重组成为六间房的子公司意味着360对于直播的彻底放弃。

无暇顾及的360

直播只是一个开始,背后折射的是360在文娱领域的节节败退。

在此之前的2018年8月,快视频还因为内容违规被全平台下架15天。这15天过后,快视频就发公告彻底停运。上个月,熊猫TV也没了后续支持,直接倒闭。北京视频这个齐向东亲自扶起来的项目,也被快速出清了。可以说360在文娱市场上的布局全部折戟。

究其原因,与其说360更加聚焦安全,不如说是无暇顾及。

前两年360举债进行私有化,从纳斯达克退市,面对新兴项目的投资几乎有心无力;借壳江南嘉捷回归A股后,又遭遇股价腰斩的危机。

等老周腾出精力再看看世界的时候,天都变了。头条、快手在短视频赛道上的飞速崛起,让百度和腾讯都开始警觉发力,而周鸿祎在面对这些新敌旧愁时只能望洋兴叹。

最近360的日子也不太好过,一直在朝着业务重组、合规和打造新的商业生态方向发展,战略和管理上出现了剧烈波动。陈杰、姚珏、廖清红、杨超、张帆、谭晓生、石晓虹等核心高管纷纷离任,齐向东主管的奇安信剥离,也让360有种风雨飘摇散货分家的观感。

今年4月的360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列出了“非财务报告内部缺陷评价的定性标准”,其中“严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和规章制度,导致被监管机构处罚,为公司造成重大经济损失或使公司声誉严重受损”“年度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或者关键岗位人员流失率达到50%以上”看起来就像是为自己过去一年的总结。

被迫放弃了toC业务的360正在着重刻画着自己to B和大安全的形象,但是似乎这一努力并不被外界看好。

“360没有拿得出手的toC业务,toB业务亦是。”一位前360高管如此评价。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