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公司如何大战羊毛党?

刺猬公社 2019-05-27 14:05

编者按: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文石灿,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一个用户在趣头条App上一下子邀请来了100人,这个用户拿到了比较丰厚的奖励,但被邀请的100人在留存和活跃上,表现极差。这个举动引起了趣头条反作弊部门的注意,经平台核实、判定,这批用户存有问题,被处理掉了。这件事发生在2017年。

通常,趣头条是这样判定一个账号是否为羊毛党账号的。

他们有自主研发的设备指纹、特征安全、渠道归因等组件,以此来判断用户的设备是否正常、用户的行为数据是否正确、渠道的拉新是否正常。

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的处理方式,“如果确定它肯定是一个作弊用户,其实我们会直接把它拦掉。”趣头条技术副总裁姜杰说,如果有一些用户疑似在作弊,它们最开始不会处理,只会观察,去观察它们的后续行为是否异常。

反作弊部门隐秘,但又十分重要

在趣头条,反作弊部门隐秘,但又十分重要。这个部门多与用户增长部门打交道,它承担了用户质量以及渠道健康度监测考量的重要职责。

姜杰在接受刺猬公社独家访谈时说,这个部门的价值在于,肃清作弊或低质流量,对于用户来说,为3亿用户提供更加健康公正的阅读环境;对于公司而言,承担着为公司节省不必要成本浪费的职责。

趣头条App在2016年6月上线,很快,有些专门钻内容平台空子的羊毛党盯上了趣头条,在快速的用户增长中,趣头条技术部门意识到了业务形态可能引起的作弊风险,在2017年年初,开始成立并研发反作弊相关的系统。姜杰透露,该部门目前主要从作弊或可疑用户、渠道质量两个领域进行监控和处理。

在建立初期,会遭受比较多外部攻击。比如利用iOS端一键复原新机的手段,Android端会有多开、脚本自动化控制的手段。

2018年8月份,趣头条遭遇一波来自iOS端的攻击。当时,趣头条正在进行新用户一元即时提现的活动,也就是说,一个新注册用户,可以立马提现一元钱。

在短期内,iOS新注册用户数量陡然变多,其中可能存在蹊跷,团队立马检测了不同时段新IOS注册用户的特征,发现一批用户进入趣头条后状态异常。

经过一番分析,反作弊部门在用户手机注册端找到了原因,那些用户都是用iOS系统注册的趣头条账号。iOS有一键还原系统的功能,还原系统后,所有原来的相关特征信息都会被抹掉。

抹掉之后,对趣头条的后台来说,一旦有人再次使用相同iOS设备注册新的趣头条账号,后台会认为那是一台新的iOS设备。这就给羊毛党提供了刷量的空间,羊毛党会使用大量虚拟手机号注册趣头条账号,从中拿到补贴。

“当时的监控已经基本完善,但SDK,尤其是IOS的SDK还在不断加固中,当时能采取的唯一办法,是立即先停止线上的1元提现功能,然后反作弊团队通宵达旦,更新了SDK和服务,完成之后,重新上的线。”趣头条方面告诉刺猬公社,趣头条的业务特点,决定了会有灰黑产业链通过业务或系统的一些漏洞来牟取非法利益。加上渠道市场也一直存在假量、低质流量的问题,这就让趣头条身处在了一个比较复杂的市场环境中。

自趣头条App上线以来,就一直被羊毛党盯着,羊毛党行为在趣头条爆发是2018年上半年。那时,趣头条处于强拉新阶段,据趣头条IPO时公布的数据显示,共花了8.36亿。有一些激励措施比较大的梯度好友邀请模式,你邀请的人越多,获得的收益越大,比如邀请5个好友,可以获得20元,平均一个4元;邀请10个好友,可以获得50元,平均一个5元。

同一时期,字节跳动也花了大价钱做拉新活动。2018年3月22日,“石家庄网警巡查执法”发布通告,今日头条风控部门向警方求助,旗下的火山视频App被人恶意批量注册虚假账号、利用技术手段批量盗用并上传视频,进而骗取大额补助。

警方通过资金流、信息流、人员流等多维度分析,发现了一个以李某为核心的诈骗团伙,该犯罪团伙购买、制作相关软件,利用多种技术手段骗取返现补助。

3月13日,河北警方对该犯罪团伙进行收网抓捕,团伙头目李某以及犯罪骨干成员15名落网。警方查明,在2017年底到落网时为止,该团伙控制了数万个头条账号,每天上传各种视频千余条,两个月骗取补助数十万元。

该团伙还通过直播平台、录制视频、微信群等方式,在某电商平台售卖做号系统软件。这些软件可以模拟手机系统、修改IP地址、批量注册头条账号等,每套软件售价数万元,做号团伙以此来获取暴利。

黑产是行业的事,如何打击黑产就是平台能力了

在一个叫“星援”的App上登录微博账号,把要转发的微博链接粘贴上去。接下来,你可以在“星援”App后台设置转发该条微博的随机表情,间隔多少时间转发一次,一个账号转发多少次。

有人建议,20秒转发一次最合适,要在后台设置里勾选随机表情,才不容易被发现是机器转发的。还有人说,如果是刚开通的微博账号,不太建议一次性做大量转发,第一次干这种事,转发20次就够了,如果是养过的微博账号,可以让它针对一条微博转发50次。

但这么干也会有副作用,转发一次后,你得让你的账号休息4个小时左右,不然很容易进入平台反作弊侦察范围。

这个过程的专业术语叫做“轮博”,轮番转发微博。很多明星在微博上拿到的千万转发量就是这么来的,多是粉丝群体性行为,多花一点钱就能办到。

刺猬公社长期观察发现,很多流量明星的粉丝极具组织性。他们内部分有反黑组、数据组、控评组、宣传组等专业分工部门,成员们对社交媒体非常熟悉,整个操作流程呈流水线运作。

除了给明星刷量,有些人也会去赚取平台拉新红利期的补贴金,长期下来,还形成了成熟的网络黑色产业链。

“他们利用平台的漏洞,或者说利用一些技术手段,破解平台的服务,让平台付出不该付出的成本。”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王四新接受刺猬公社的访谈时说。

5月9日,微博方面公布一则信息说,微博协同警方破获网络水军非法获利案,犯罪嫌疑人黄某非法批量注册违规微博账号,模拟用户转评赞等行为伪装成真实用户,逃避微博安全检测系统,诈取平台给用户的积分现金红包等激励。

这个线索是在2018年底被微博安全部门发现的,当时发现上述异常情况后,经过分析研判,微博方面于2019年2月向警方报案。

很快,警方在当月将犯罪嫌疑人黄某抓获。黄某在随后的审讯过程中自愿认罪,并供认了作案手段和涉案网络黑产工具。4月,黄某因涉嫌诈骗罪被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中。

在微博公布的信息中可见,黄某触犯了《微博服务使用协议》,协议规定,用户不得在使用微博时采取自动化操作行为,也不得以其他任何非法目的使用微博,否则会受到惩罚。但王四新也说,这种侵犯属于“不告不理”的状态,如果平台遇到这种情况,需要收集好证据,主动去联系相关部门。

黄某的行为与明星粉丝用“星援”App刷量一样,都是为了获利。黄某的行为通过做号,直接刷平台补贴;依靠明星粉丝存活的“星援”App更接近于水军工具,它间接赚取明星粉丝的钱实现获利。早些时间,“星援”App已被各大应用商店下架。

水军、羊毛党和做号党本质相同,直接谋求数量,追求数据最大化,强调收入,怎么赚钱怎么来。微博在这方面一直被舆论诟病,未有效限制水军和羊毛党,让微博愈加取向流量化和娱乐化。

但据微博公布的信息,他们确实对水军和羊毛党做了一些打击性预防工作。在技术层面,微博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持续升级和优化算法,提升识别效率;业务层面,在注册、登录等重点环节,微博的安全系统会持续加强对相关恶意行为的场景化拦截。

“微博做这么多其实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最根本的要牵扯到网络实名制了,你看现在还有很多手机卡还是虚拟号,只要涉及到虚拟号,就会有很多机器人微博账号出现。”一位来自头部互联网公司的工作人员对刺猬公社说。

这种情况滋生出来的一系列副作用不是一家内容平台的困惑,就用户作弊行为来说,组织化、职业化的羊毛党团伙及其背后庞大的网络黑色产业链,早已蔓延开来,成为内容行业眼中钉。不少涉及社交、内容、电商业务的互联网公司,都设立了相应的反作弊部门,专门负责检测、处理异常账号。

如果不对这种情况处理,会怎么样呢?

当一家内容平台被大量做号党入驻,优质内容创作者被排斥,劣质内容生产者壮大,其他内容平台也幸免不了,整个内容产业的泡沫会变得越来越大,一旦泡沫在短时间内被击破,整个产业就会陡然进入萧条期。

今天这家原创作者被洗稿,明天那家靠洗稿作者被刷量,剩下的优质内容创作者会陷入一种叫做“无常综合症”当中——他们会越来越深信:要不了多久整个内容行业就会解体,优质内容创作者不再受欢迎,整个内容产业将会被腐蚀掉。

不少内容平台因为这一情况受挫,劣质内容成了内容平台的天敌。目前,各个内容平台都建设了自己的用户账号体系,内容创作者发布内容会有自己的账号渠道,这也成了平台内容的源头,把控源头是一家内容平台的基本功。

黑产是行业问题,如何打击做号党则是平台能力了。

只要你足够有人气,羊毛党就会依附上去

不仅趣头条、西瓜视频被羊毛党薅,腾讯旗下内容平台也遭受到羊毛党的攻击。3月,自媒体人三表发表一篇文章称,一名叫露露的河南女子,用他的企鹅号被盗,每天发五篇娱乐八卦文章,六十天收益高达7.5万,最高一篇文章分了1.2万。

后来,腾讯方面发布公告称,将重拳打击盗号、增强登录安全、排查历史数据,“露露事件”系外部网站账号密码数据库泄露所致。

每隔一段时间,包括腾讯、字节跳动在内的旗下内容平台都会发布处理违规账号名单。5月22日,腾讯内容平台副总经理陈鹏透露,目前企鹅号年累计识别拦截黑产账号超过400万个,协助警方打击黑产团伙,抓获多人。

前不久,有一家在趣头条上刷量的科技公司被干掉了,“我们提供了一些证据,然后把湖南的一个团伙给抓获了。他们其实就是专门定向地去攻击一些这种类似有激励属性的平台。”姜杰说。据刺猬公社了解,该团伙攻击了一款势头正盛的资讯阅读类App,后被调查。

据趣头条方面透露,在2017年到2018年间,趣头条平均每天处理两万个劣质用户。趣头条每天都会封禁虚假账号,最多的时候,一天能处理掉超过一百万个账号。现在,平均每天处理掉几千个虚假帐号,数量惊人。

但羊毛党不会被根除。王四新说,羊毛党是互联网经济的一个衍生物,只要互联网存在,只要你足够有人气,羊毛党就会依附上去。大多时候,平台得一直盯着可疑用户。

“最近我们其实也在考虑降级的策略,我们对一些疑似作弊用户,我们可能会做业务上的降级。比如减少对应的积分激励。”姜杰说。观察过程中,如果发现用户异常,就会把它“丢进小黑屋”。为了应对羊毛党,趣头条也维护了虚假帐号特征黑库,一旦发现被侦查出现违规,就把它们“关进小黑屋”。

腾讯企鹅号也采取了类似做法,一旦发现确认作弊用户,该用户将面临三项惩罚措施,分成降权、列入黑产库、关联账号被连带处理。但这并不能完全让内容创作者买单,有不少人还在为自己的企鹅号被盗而头疼。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