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ia不够“非洲”,科技公司是新殖民主义者?|外媒头条

若卡 2019-07-18 09:49

创业邦

00:00 00:00:00

编者按:

《外媒头条》是创业邦新推出的海外栏目,服务于广大创业人群,为他们提供专业、有启发性和实用性的海外讯息。

栏目通过分享优秀的行业热点文章,帮助创业者打开新思路,洞悉全球市场动向,掌握大企业背后的秘密。创业不应盲目,张开眼睛看世界,才能找到新风景。

19世纪80年代,欧洲人带着实力和技术来到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带着商品和利润离开。

时至今日,非洲各国家早已解放,但欧洲人确立的经济模式难以改变,大部分商品都是在离开非洲大陆后才获得增值。

对一些人来说,新技术的发展为此提供了解决方案,非洲有可能直接跳过整个发展阶段摆脱贫困。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非洲直接使用移动电话,几乎完全绕过了固定电话技术。

然而,在这些希望的背后,隐藏着一种熟悉的对所有权和控制权的争夺。本期推荐来自Financial Times的文章《科技公司是非洲的新殖民主义者吗?》(Are tech companies Africa’s new colonialists?),非洲的作者David Pilling提出,大型科技公司正在推动一场非洲科技革命,但这股力量会不会成为一种新型的“数字殖民”呢?

作者主要以Jumia公司为例。

Jumia是非洲电子商务巨头,在从尼日利亚到埃及、从科特迪瓦到肯尼亚的14个非洲国家提供服务,业务包括在线外卖服务Jumia Food、旅游订票服务Jumia Flights和广告分类网站Jumia Deals,还有由支付系统Jumia Pay和送货服务组成的电商物流基建服务Jumia Services。

Jumia将线上技术和线下基础设施结合起来,为非洲日益扩大的消费阶层提供直接送货上门的机会,商业有望成为非洲未来经济发展的动力,而非能源开采。

这家被称为“非洲亚马逊”的公司于今年4月12日在美国纽交所上市,上市后最初几天股价突破了40美元。

尽管以硅谷的标准来衡量,这一数字微不足道,但对非洲裔乐观主义者来说, Jumia的上市是意义重大的事件。

它向世界表明,非洲市场已经成熟,投资者可以从有大规模非洲扩张计划的公司赚钱。Jumia的支持者认为,现在肯定会有更多的投资随之而来,帮助非洲企业和非洲经济规划一个新的未来。

然而,作者指出Jumia的励志故事有一个问题,使得该公司在上市后遭到了强烈反对。

有批评者说,Jumia根本不能算作一家非洲公司。

2012年,Jumia在柏林注册成立,尽管它曾告诉调查人员总部设在尼日利亚;

在最高层,该公司不是由非洲人管理,而是由法国高管管理,他们在搬到目前的迪拜总部之前一直在巴黎附近运营;

设计和维护Jumia在线系统的技术人员大多在葡萄牙和其他国家工作;

公司的大部分资金都是在欧洲和美国筹集的。

那么,它与壳牌(Shell)或可口可乐(Coca-Cola)等公司好像没什么不同。

作者提到,如果Jumia不是真正的非洲公司,它或许是非洲剥削的最新产物。尽管这听上去很牵强,但Jumia早已称为一根刺,人们时不时就会针对技术和外国资本在非洲的性质展开激烈辩论。

像Jumia这样的公司不是在掠夺石油,而是在掠夺数据和利润。

有非洲科技企业家表示,像Jumia这样来自硅谷的科技创意可以被复制粘贴到世界任何其他地方,在创业界,“殖民统治”正在重演。

因为这样的质疑,Jumia认为投资者被误导,该公司的估值损失了数亿美元。

更重要的是,作者指出,Jumia和类似的公司非但没有帮助非洲,反而扼杀了非洲本土的科技产业。

Jumia在7年上市过程中烧掉的近10亿美元,它有的是钱,而任何一家非洲初创企业都无法承担这样的代价,因此,这剥夺了非洲人成为创业者的机会。

据2018年对东非初创企业的一项研究显示,90%的资金流向了外国创始人。

许多非洲企业家抱怨说,外国公司利用虚假的非洲身份作为营销工具,在通过“影响力投资”“做好事”的基础上筹集资金,但最终却像任何精明的资本家一样套现。由于由来已久的偏见和权力关系,非洲初创企业正被剥夺资本。

除去资本方面的问题,非洲人的思想仍然受到殖民统治,许多非洲人觉得自己没有能力做任何有价值的事情,直到被西方拯救。

当然,也有人认为这种对殖民主义的重新审视毫无意义。

尼日利亚最成功的科技企业家、Andela联合创始人Aboyeji表示,考虑到非洲贪婪的官员和不可预测的法治,任何公司都不可能在非洲大陆注册成立,并筹集到资金。

Jumia拥有法国高管的事实,并不会让这家公司变得不“非洲”,就像微软(Microsoft)印度首席执行官也不会让其成为印度公司一样。此外,他补充道,Jumia的最大股东是南非电信运营商MTN。

不过,非洲企业家无法获得建立现代企业所必需的技能和资本,这并非偶然。

一个还算可行的解决办法是让那些在传统行业积累了资本的非洲人投资于处于早期阶段的公司。不能指望硅谷投资非洲初创企业,这些非洲人有责任承担更多。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