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的纵横论:横向失时,纵向角力

螳螂财经 2019-08-07 08:28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螳螂财经(TanglangFin),作者陈选滨。

在张朝阳离开大众视野,搜狐沉寂的时间里,中国的互联网已是沧海桑田的变化。新秀与巨头相互攻伐的互联网江湖涌现出诸多人物与理论。

当前,快速迭代的互联网市场比任何时候都讲究格局,为此而演化出一套商业发展的纵横理论,其中以创新工场的汪华的“纵横合力的产业链式”投资方法论和美团的王兴的“四纵三横”理论最为人所道知。

“纵”讲究业务沉淀,关键在于互联网用户需求的发展方向;“横”讲究机遇把握,关键在于互联网技术的变革方向。纵横相交,将用户需求的发展方向与社会技术的变革方向结合考虑,寻求企业发展的增长点。

对于张朝阳与搜狐而言,此时重回互联网的主流市场,横向的技术变革进入新旧交替的空期,移动互联网的红利已经被现有的互联网巨头占据,5G、AI的新浪潮还没有来,能做的只有布局纵向的业务开拓。

纵向深入,搜狐在短视频、社交、游戏方面纷纷落子,似乎也未能挽回搜狐过去的荣耀。

北京时间8月5日,搜狐发布2019年第二季度的财报,增收不增利的业绩不及预期。当日股价跌幅达到26.84%,每股仅为8.94美元,总市值不过4亿美元,颇是日落西山的颓势。

图片2.png

主次业务失衡:视频“吸血”、游戏与搜索“供血”

尽管,近期来搜狐一直有意扶持短视频、Vlog的创作,寻求在快手与抖音之间的错位突围,但目前来看,情况并未如愿。

财报显示,搜狐视频于本季度营业亏损2300万美元,对比去年同期亏损虽然有所减少,但依旧难掩该业务业绩的疲软。

作为搜狐的主要业务,张朝阳对搜狐视频的思考从未停下,加码短视频,扶持Vlog,联手铂爵旅拍造7.6旅拍节,通过对5G风口的展望,押注于长短结合的视频业务,张朝阳似乎颇具信心。

“搜狐视频自然不会错过这个风口。”纵向的布局已经在开展,此时的张朝阳或许只待横向的技术东风,一举重回互联网的中心。

从财报来看,尽管这项业务依旧在亏损状态,搜狐也无法将其割舍,成本控制是必要的。张朝阳表示,搜狐视频已实现了持续的成本节约,如此艰难度日以待崛起的姿势颇有一番“卧薪尝胆”的趣味。

在视频主业务持续亏损的间期,搜索与游戏承担起了搜狐当前的盈利需求,尽管两者的业务在于旗下子公司搜狗与畅游。

财报显示,本季度搜索与搜索相关广告收入为2.76亿美元,同比增长2%,环比增长18%;在线游戏收入为1.02亿美元,同比增长8%,环比增长3%。

这是当前搜狐全面增长的两项业务,整体增长表现不算过于亮眼,依旧可圈可点。当然,其背后的隐患也不可不提,搜狐此时的压力远比十几年前的互联网环境要严峻。

在搜索模块,电商广告与信息流广告的强势崛起,搜索广告恐面临雪崩的可能。据数据预测,2020年的搜索广告份额约为14.9%,多元化的广告形式将继续挤压搜索引擎的增长空间。

在游戏模块,畅游旗下久不见精品,PC端与手游端继《天龙八部》之后呈现全面衰落。即便当前的游戏电竞化的趋势愈发明显,畅游也未见太多相关的布局,市场的反应似乎有所欠缺。

图片3.png

就主次业务来看,搜狐的业务结构是不太健康的,游戏与搜索勉力营收,负责供血,而视频业务短期内难以扭转亏损的状态,持续吸血。

在2019年第二季度,搜狐的总收入为4.75亿美元,同比下降2%,环比增长10%。这是一个比较尴尬的状态,虽然比上一季度营收有所改善,但不及去年的同期发展,被资本市场诟病。

剔除搜狗和畅游产生的利润/亏损之后,搜狐本季度的净亏损为6000万美元,同比依旧有所缓和。所以,张朝阳在财报中对此表示颇是乐观。

“在当前充满挑战的宏观经济环境下,我们的总收入基本符合我们之前的指引。”

“老将”搜狐:横向失时,纵向角力

时至今日,若是以上帝视角再看互联网近十年的发展,对于搜狐的没落无不感概。

在互联网发展的轴线上,对于横向技术变革的把握太过于重要,搜狐未能抓住移动互联网的风口,便是失去了同台竞技的机会。

如今的搜狐,已然不再是十几年前风头强劲的互联网霸主,更像是亡羊补牢的垂矣老者,补的正是纵向的移动互联网业务。

8月1日,张朝阳通过微博宣布,搜狐社交产品狐友重新上架。

做社交,是当前诸多互联网巨头的奢望。虽然现在的定局由腾讯的微信和QQ在把控,但是互联网公司从未放弃,阿里在做,字节跳动也在做。

网上诸多言论在嘲笑搜狐与张朝阳做社交是病急乱投医,但是笔者认为,吃下“狐友”这颗药,虽不治病,但在未来可以保健。

可以说,落子“社交”由不得搜狐不做,无论现在做得好与坏,张朝阳若想重回互联网中心,都必须把这颗棋子落下。

互联网社交是连接、沟通、互动、沉淀等等一系列的用户转化行为,为互联网产品带来流量与彼此之间的联动基础。互联网的商业模式的驱动与传播皆离不开社交。

长期在PC端作战的搜狐网、搜狐视频、搜索与游戏等等的原有用户大多转向移动互联网,没有太多留存用户,那么建立新的用户社区便是首要需求。

正如张朝阳所说,狐友是搜狐的未来。

这一点张朝阳是看得很准确的,螳螂财经认为此处应有两层意思。

其一,狐友App作为搜狐移动端的社区,需要承担起整合线上业务的责任,为以后的业务联动打好基础,摆脱PC时代“各自为政”的松散模式。

其二,狐友用户确实是搜狐的未来。搜狐的定位在于媒体网站,用户与内容是两大核心,这是移动互联网下的硬性需求,也是搜狐未来的发展导向。以字节跳动为鉴,也免不了在今日头条和抖音两款“内容为王”的产品内嵌社交模块,建立起自身体系的用户社区。

出于两点考虑,似乎能理清搜狐坚持推出狐友的思路。尽管出于战略考虑而入局社交,但是就现在狐友的功能来看,也没有太多吸引人眼球的亮点,中规中矩,接下来考验的就是搜狐和张朝阳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做产品的能力。

以狐友作为中心点,整合现在搜狐旗下的业务与产品,在业务方面追上现在移动互联网新秀,这是一位老将的纵向思虑和倔强。

理想主义的搜狐:等风来

重回大众视野的张朝阳没有太多之前外露的张扬与傲气,多了几分平平淡淡的和气,这样的心境似乎也影响着搜狐的业务与产品。

毕竟,对于现在已经杀成血海的国内互联网市场而言,动辄百亿补贴,少则巨额引流,已是基本操作。再看搜狐在短视频、社交方面的布局操作就显得有些平淡无奇。

当然,这不排除搜狐目前的短板所致,一是缺乏资本,二是没有做移动互联网产品的思维。

财报披露,截止本季度搜狐集团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为15.6亿美元,未来季度的营业将继续处于亏损状态,所以成本上的控制几乎成为搜狐未来发展的命脉。

对此,搜狐在业务方面只能小步试错,一点一点的试出适合未来风口的商业模式。

这样的方式使得搜狐在市场反应上是一个比较缓慢和呆板的状态,远远没有其他互联网后辈一般的迅猛,追求快速迭代与快速转化的高速率。

所以,在抖音与快手已经平分短视频天下的时候,搜狐视频才姗姗来迟,而且还毅然决然的扑在上面,做Vlog的旅拍项目,有些漫不经心的开展着自己的商业探索。

如此来看,再结合狐友的野蛮入局,现在的搜狐与张朝阳倒是一个理想主义的践行者,按照自己规划好的路线,心无旁骛的做事。

对于现在的搜狐而言,纵向的业务布局已经基本落实,缺乏的上岸的机会。这个机会当下的搜狐无力通过商业战来对抗岸上的互联网巨头来争取,只能等。

等5G的风来,在横向技术的新旧交替之间,抓住新兴的商业模式成为了搜狐当前唯一的机会。

“搜狐视频自然不会错过这个风口。”还是想再重复一遍张朝阳的这句话。

因为就目前搜狐的状态来看,确实不能再错过这个风口了,未来给予搜狐的时间与空间都不会太多,搜狐要活下去,这是最近也是最重要的风向。

结语

在这一套商业发展的纵横理论下,王兴用的得心应手,美团的无边界扩张四处破局,势头甚猛。而作为前辈的搜狐反而显得有些被动,即使能看得清当前互联网的“纵”与“横”,但困于自身状况与宏观环境的倦态,未来也是充满挑战。

再谈及搜狐,印象中多了一个“龟兔赛跑”的故事。

早期的搜狐,无疑是一只全速奔跑的兔子,遥遥领先之后便开始骄傲放松了。当他在路边睡觉的时候,不仅赛道变了,越来越多的后辈追上并超过了他。

现在的搜狐,已经不在是一只兔子,更像是一只乌龟,慢悠悠的爬,不急不躁,努力的追赶前面的领跑者。

或许,此刻业内大多数人已经对搜狐的结局下了通牒,注定失败退出。

但是,或许我们都忽略了,互联网的赛跑与“龟兔赛跑”一样,胜利者从来不是注定的,在终点面前一切都是未知的。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互联网的赛道从来就没有终点。

2008年的搜狐没有跑到终点,今日的BAT也没有,互联网赛道上的名次交替依旧在持续。

互联网企业的发展离不开“态度”二字。

只要搜狐现在还在奔跑,那么这就是搜狐的未来!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