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家易,接班难:王思聪、张康阳、孙喆一们能否突围?

深先生 2019-08-19 07:12

传家易,接班难:王思聪、张康阳、孙喆一们能否突围?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深响,作者时瑞泽。

王的继承者们何以盛名?

爱“开炮”的王思聪又消失了。

他的最后一条微博停留在4月30号,三个多月里,有“娱乐圈纪委”称号且一向活跃的王思聪在微博一言不发,但从点赞他人微博的举动可以看出,他并非从微博抽身了,他只是选择了沉默。

沉默可能与王思聪的电竞王国遇到麻烦有关:今年3月,熊猫直播关闭了,昔日风光的王牌早已沦为王思聪的弃子;7月15日,公开信息显示,王思聪所持有的香蕉娱乐、香蕉文化两家运营主体公司的7000多万股权被冻结,这些信息一度引发王思聪将撤资iG俱乐部的传言。

不好的消息都指向一个结论:王思聪曾经为人称道的电竞王国,正在遭遇挫折。这进而引发另外一个猜测:沉默数月的王思聪会回万达上班吗?

传家易,接班难:王思聪、张康阳、孙喆一们能否突围?

“电竞之路”不顺畅的王思聪

这样的猜测不是没有依据,在2015年央视财经《你从哪里来》节目中,王健林曾公开表示,“我允许你(指王思聪)失败两次,可以失败两次,但不能失败第三次,失败第三次你回来上班,老老实实到万达上班。”

商场沉浮多年,功成名就的企业家们面临一个普遍难题——接班。创一代总会老去,家族代际传承迫在眉睫,然而江山易打不易守。

显然,66岁的王健林暂时无法退休,一方面是他老当益壮,依然奋斗在企业发展的第一线;另一方面,至少到目前为止,合适的继任者似乎尚未出现——儿子王思聪看上去对万达兴趣寥寥,为此,王健林有意构建职业经理人管理体系。

职业经理人拥有经营权代为打理企业,后代通过大股东的权力掌控企业发展大方向,目前,美的集团就以这种“监督把控式传承”运作。然而中国家族观念普遍较强,将企业交给职业经理人打理的并不多。

尽管王健林多次表示“有合适的人,就让职业经理人干”,但言语之间,希望王思聪回万达的心思仍旧明显。

不愿重走家族企业老路的王思聪确实是中国富二代里的另类:高调、张狂、上进且聪明,希冀通过自己的一番努力逃出父亲的引力。微博上,王思聪对自己的介绍是北京普思资本董事长、万达集团董事,虽然有自己的身份,但是万达的标签总是紧随其后。

二代们出生之时,继任者的光环与责任便同时降临,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会受到外界高度关注,对他们的评价也通常逃不出接班的范畴。

与要不要接班相比,接班成功还是失败才是二代群体中更为普遍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却并没有标准答案。

「并不轻松的继任之路」

根据财经作家吴晓波的总结,成功接班的二代大抵有两种:一是行业处于持续增长的通道里,二代追随一代进行长期观摩和历练,从而实现磨合,自然接班;二是第二代独立创业,做增量式试验,从而积累经验与资历,在适当的时候,完成与父辈事业的承接。

王思聪显然属于后一种,作为国内最知名的富二代之一,王思聪已成为企业家二代希冀“创”出自己天地的一个缩影。

不走寻常路的王思聪离不开父亲王健林的支持。2009年,二十出头的王思聪得到来自父亲的5亿资金,根据王健林的说法,王思聪不想回万达,所以会给5亿人民币任其“折腾”。拿到启动资金后,痴迷游戏的王思聪成立了普思投资,随后通过资本手段开始创建自己的电竞王国:2011年组建电竞俱乐部iG,2015年投资熊猫TV,同年又创办香蕉计划。

传家易,接班难:王思聪、张康阳、孙喆一们能否突围?

2015年王思聪在微博宣布熊猫TV将上线的消息

从组建iG到向产业链上下游延伸,涉及直播、战队和赛事,王思聪一步步完善了自己的电竞版图。

同时,普思资本的一系列布局也使得王思聪身家翻了几倍。公开信息显示,普思的投资规模已达30亿,涉及游戏、娱乐、科技、新能源、医疗保健等领域。

根据新浪财经2018年2月发布的《2017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TOP50》榜单,王思聪凭借普思资本,以当时29岁的年龄成为TOP50中最年轻的一位。同时,2018年胡润80后财富继承富豪榜显示,王思聪的个人资产已达50亿,位列第16。

传家易,接班难:王思聪、张康阳、孙喆一们能否突围?

2018年11月,iG获得英雄联盟S8全球总决赛冠军

王思聪近年在投资、电竞领域的不俗表现,使得外界对这位玩世不恭的富二代刮目相看。然而熊猫TV关闭,加之香蕉的股权被冻结,王思聪自立门户的愿景遭遇挫折,回万达工作的传闻一时四起。

王思聪不喜欢按部就班的继承——从小就在国外念书,他与父亲处理问题的方式迥异,这也让他对万达森严而庞大的地产王国提不起兴趣。但也有评论认为,王思聪在外创业其实棋高一着:既避免了创二代空降企业内部引发老臣不满,又能展现实力不断获得认可,最终为继承家业打好基础。

与王健林不同,苏宁创始人张近东颇费苦心地为儿子张康阳制定了周密的接班计划:从企业外围到权力核心。

“北思聪,南康阳”,外界总爱将王思聪与张康阳放在一起比较,更有声音称王思聪是张康阳的反面人生,从服从接任的态度来看,苏宁少东家张康阳的确更“听话”。

传家易,接班难:王思聪、张康阳、孙喆一们能否突围?

“苏宁少东家” 张康阳

张康阳初中就读于南京外国语学校,15岁赴美国就读传统精英高中莫西斯堡学院,随后进入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正式进入苏宁前,张康阳在投行工作,借由投行的工作机会,他可以最大限度的了解商业圈。

商科就读、投行经历,这是一条标准的企业家培训路。

2015年,张康阳被召回苏宁工作。2016年,苏宁重金买下士气低迷的国际米兰俱乐部,张近东任命张康阳为苏宁国际副总裁,任务明显:带好国米。

这一安排颇费苦心。在苏宁庞大的业务版图中,国际米兰俱乐部只能算是外围产业,但这一业务能够给予张康阳充分展示实力的机会,同时,也能给予他更多时间熟悉苏宁的文化、团队和管理,加快与集团实权派磨合。

张康阳小试牛刀,成绩优异:2018年,他掌舵下的国米重回欧冠,俱乐部价值翻番;同年张康阳被推举为国际米兰俱乐部主席,在2019年苏宁控股集团年终大赏上,他从父亲手中接过了“董事长特别奖”。

之后,张康阳迎来新的考验:苏宁智慧零售。

今年6月,苏宁易购发布公告,其全资子公司苏宁国际拟出资48亿元人民币等值欧元收购家乐福中国80%股份,张康阳为苏宁国际总裁。随后,已从上市公司苏宁易购中剥离出的苏宁小店被转让给了张康阳控股的云致享科技公司。这意味着,苏宁将家乐福门店与苏宁小店联合完善最后一公里配送网络的任务,交到了少东家张康阳手中。

与国米类似,张康阳新接手的业务目前处境不佳:2018年,家乐福中国净亏5.78亿元;苏宁小店则在这一年的头七个月就亏掉2.96亿,并负债6.53亿。挑战与机会并存。

这一次,张康阳向苏宁的业务核心更进一步,他面对的问题则更加棘手:如何让“大卖场+小店”形成经营闭环,扭亏为盈?这是父亲给张康阳的大考,也是决定他是否能在苏宁的权力中心站稳脚跟的重要一战。

地产界巨头融创中国的孙宏斌与张近东想法相近,他同样选择带领儿子孙喆一成长。

传家易,接班难:王思聪、张康阳、孙喆一们能否突围?

“融创太子” 孙喆一

孙喆一2014年初便加入了融创,在公司内部资本市场、土地获取、项目运营等关键位置轮岗,之后担任融创上海区域集团副总裁。期间,孙喆一逐步掌握集团运作模式,并与初创元老们相处共事。

2017年,孙喆一出任融创中国董事会执行董事,至此外界正式确定他“融创接班人”的身份。今年6月,乐创文娱(原乐视影业)创始人张昭辞去CEO职务,孙喆一接任乐创文化,对此,外界的解读是孙喆一正逐步接手融创的文化产业。

此前,融创中国与万达完成了“世纪大并购”,以近500亿的价格拿下万达多个文旅城项目,包括东方影都影视产业园。如今,作为融创文化集团总裁的孙喆一手握两条业务线:乐创文娱、东方影都等文旅城,这是他在融创体系内站稳脚跟的牌面。

这个担子对孙喆一而言并不轻松——融创接手前,为文旅城频频站台的是已在商场打拼多年的王健林。如何将地产与文化融合,打造盈利的影视产业链,实现父亲“中国迪士尼”的文旅梦,对只涉足房地产行业五年的孙喆一并不简单。根据融创2018年报披露的数据,目前,文旅城营收占比不足2%,孙喆一的“文化苦旅”道阻且长。

在吴晓波看来,“父辈带着子女管理企业,辅导子女10年甚至20年,在长时间的磨合中自动接班”更容易传承成功。事实上,从张康阳、孙喆一的例子中可以看出,“由下至上,由外及内”确实是企业家扶植二代的常用路径。

但无论是独立门户的王思聪,还是按部就班的孙喆一、张康阳,他们的接班路都只能算刚刚启程,未来还有更多挑战等着他们。

「从“富二代”到“创二代”」

“富二代”的称呼是天生的,但“创二代”的名头需要打拼。

成为“创二代”,没有捷径可寻。

从幕后走上台前,孟晚舟花了二十年。虽身为任正非之女,她还是从财务部最基层做起,历任国际会计部总监、香港华为财务总监、账务管理部总裁、销售融资与资金管理部总裁等职,最后以CFO身份在华为核心管理层立足。二十余年过去,如今的孟晚舟不仅能够游刃有余地应对媒体提问,对华为的细枝末节及宏观战略了如指掌,在面对外部打压时,也能从容应对,赢得赞誉。

新希望的“创二代”刘畅曾经很不喜欢父亲刘永好的饲料公司,畜牧行业听起来就跟年轻不搭边。毕业在公司待了两年后,她索性离职在成都春熙路开起了首饰店。但长期接触后,刘畅发现,接班不是字面意思,也关乎几万人的饭碗。

重回新希望后,父亲刘永好煞费苦心地为女儿组建了班底,保驾护航。刘畅则一路小跑,带领企业上市,业绩翻番,走向国际化。

带领新希望的过程中,刘畅不想只做“饲料大王”,意图转型,在父亲安排的智囊团辅佐下,新希望六和完成多起并购,打通了整条产业链,利润大增。

通过自己的努力,刘畅让自己成为了新希望的“新希望”。

更符合创二代名号的富二代或许要属柳传志之女柳青,父亲柳传志创办了联想,而她后来加入初创企业滴滴,并将其发展为中国互联网的小巨头。

传家易,接班难:王思聪、张康阳、孙喆一们能否突围?

华为孟晚舟、新希望刘畅、滴滴柳青(从左至右)

柳青是一个非典型接班人,柳传志早早就在联想集团立下规矩:柳家子女不得在公司任职。

柳青大学考入了北大计算机系,随后在哈佛读硕士,毕业后,经过18轮面试进入著名投行高盛。一周100小时的超强度工作,她抗过来了。十年后,柳青成为高盛亚洲区董事总经理,也是这家百年投行历史上最年轻的董事总经理。

2014年,柳青放弃高盛的职位与原本优渥的生活,选择加入创业公司滴滴,随后打赢了与优步的战争,与程维一道让滴滴不断成长,2017年,她入选了当年《时代》全球影响力百人榜,成为唯一上榜的亚洲女企业家。

“父亲对我影响最大的还是精神层面的东西,他培养了我的性格、意志和品质,让我受益终生。”从小到大,父亲言传身教,柳青折服于父亲创业时的坚忍,虽未进入联想,但她却早已继承了联想最核心的创业精神。

孟晚舟、刘畅、柳青的共同点是:踏实做事、大胆创新。

身为富二代,他们拥有得天独厚的资源。海外留学、商科背景、投行经验已是标配,但若想进阶为创二代,必须“内外兼修”:对内要迅速消化所见所学;对外能感知环境变化。

对内,创二代们必须真正了解企业和行业,企业发展到一定体量,必有沉疴痼疾阻碍发展,外界“盲人摸象”的指点无法带来切实建议,若想真正把控局面,创二代需先知先觉地发现企业机制上的弊病,对症下药。

如何在盘根错节的利益格局下谋求创新,极度考验创二代的眼光和智慧。

2015年,美特斯邦威的利润急转直下,创始人周成建试图扭转颓势,其子周邦威被寄予厚望。在周邦威的主导下,美特斯邦威推出有范APP,企图通过发展电商业务自救,并频频在《奇葩说》露脸。自建电商业务显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且对渠道的创新并不能解美特斯邦威的燃眉之急。因此,尽管马东的广告词念得很溜,却也没法让外界买单。有范APP不到两年便黯然下架,周邦威也退出公众视野。

传家易,接班难:王思聪、张康阳、孙喆一们能否突围?

《奇葩说》录制现场的周邦威

周邦威的接班路显然不够成功,他空降公司,在对企业和行业了解不多的情况下做出创新,与孟晚舟在华为蛰伏二十余年相比,缺乏磨砺。

新希望刘畅在转型时,瞄准的是中国消费升级的大趋势。地产巨头碧桂园二代杨惠妍探索农业、机器人、新零售等业务,也是基于对国家宏观调控房地产趋势的判断。

对富二代们而言,成功接班的一个前提是基层蛰伏,但真正至关重要的是迅速消化企业现状,最终能理清问题的能力,这其中考验的是对时代的精准判断和把握。

「当我们谈传承我们到底在谈些什么?」

在家业传承上,李嘉诚家族传承手段堪称典范。他把家族企业当作投资控股公司,两个儿子则是风格不同的基金经理:将分量最重的实业资产交付于性格沉稳的长子李泽钜;而对独立自主、热衷创业的幼子李泽楷给予了大量资金支持。

表面上,长子李泽钜成为真正继任者,拥有家族资产的重头。但李嘉诚帮助幼子李泽楷完成一系列商业并购,也给予了充足资金,相当于接手了李嘉诚背后庞大的资源。长子、幼子日后也能优势互补。

因此,在二代接班的过程中,一代能否提供合理、必要的支持也是成功与否的关键。

在继承家业时,能不能得到老臣的支持、能不能服众?这些问题既考验二代们自身的能力,也仰仗一代们如何妥善安排。比如,张近东与孙宏斌的共同做法是给二代合适的机会证明自己,并逐步走向权力中心:张康阳在苏宁国际做副总裁,与管理高层多有“切磋试探”,孙宏斌更是安排多位融创元老帮扶孙喆一,让二代积攒“人气”。

同时,一代能不能放权,给二代真正历练的空间和自由,也关乎接班能否成功。

“娃哈哈公主”宗馥莉一度得不到父亲的认可,曾是她心中的痛楚。

加入娃哈哈后,宗馥莉掌管宏胜饮料集团,承载娃哈哈约一半的饮料加工量。在她经营期间,宏胜年营业收入增长率超过30%。福布斯发布的“2017中国最杰出商界女性排行榜“中,她以宏胜饮料总经理的身份位列第13名。

传家易,接班难:王思聪、张康阳、孙喆一们能否突围?

“娃哈哈公主” 宗馥莉

这些数据足以证明宗馥莉确有实力,但她与父亲宗庆后思想上“冲撞”明显:父亲坚持不上市,女儿觉得上市无可厚非;父亲以家为理念经营公司,女儿公私分明,崇尚现代化管理。

因推出新饮品失败、借壳上市大亏、发展房地产受挫等尝试在前,外界对宗馥莉的评价褒贬不一,甚至有“扶不起的宗馥莉”的声音传出,但在辅佐宗馥莉的元老看来,“她也很焦虑,她在宏胜做得再好,大家还是觉得她是大雨伞下保护着的一把小雨伞。”

实际上,从柳青的例子中可以看出,家族企业不仅是将财产移交,更是价值观、企业家精神和使命感的传承。

对此,万通控股董事长冯仑曾有过极经典的评论:“一旦第二代有了企业家精神,无论在什么行业,无论在什么职位,他都会有竞争力,能够持续进步——而这恰恰是最难的;如果第二代没有企业家精神,那么今天的江山就会成为他明天的负担,甚至是埋葬他的坟墓。”

家业易传,精神难传。创业家精神是创二代们走出光环围城的核心,继任者的故事令人着迷,喝彩与奚落的声音此起彼伏,人们通常热衷于“盖高楼”和“楼塌了”的故事情节。而众多的故事已经说明,成功的内核从来没有发生过改变,身处其中的人要真正取得胜利,依然离不开奋斗、脚踏实地这些看似老套的词汇。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