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支股票,如何让人口150万“欧洲小国”成为世界中心? | 400年20个资本故事

2019-10-19 16:20

编者按:本文为创业邦原创,作者林逸,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充电」是创业邦推出的干货类栏目,旨在服务于繁忙都市下的职场白领、企业家、创投人士,成为该群体碎片化时代的充电站。

栏目以分享优秀书籍、电影、管理理论为主题,希望能够帮助你获取现学现用的足料干货、或是拓展视野的高倍望远镜、或是启迪人生的心灵药剂。

作者:林逸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在欧洲西北部,有一个和英国隔海相望的国家,它的面积只相当于2.5个北京,它的名字叫做荷兰。

在绝大多数现代人的眼中,这里的关键词是风车,郁金香,甚至还有同性婚姻与安乐死的合法化。但越来越少人知道这个国家在现代经济学史上举足轻重的地位。

在这里,诞生了世界上第一个股份制公司——荷兰东印度公司;随后应运而生世界上第一支股票和第一个股票交易场所。

而股票的诞生,使得东印度公司成立之初就得以向无数荷兰的普通市民公开募集资金高达650万荷兰盾,这些钱助推荷兰成为马克思口中的“海上第一强国”,阿姆斯特丹成为当之无愧的世界经济中心。

“海上马车夫”声名远播,17世纪的荷兰,是资本的力量最有力的见证者,而东印度公司的成立,与随之诞生的世界第一只股票,就是我们今天要讲述的故事。

创业邦充电栏目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推出《400年20个资本故事》系列,主线来自于央视《资本的故事》微型纪录片,讲述从股票的诞生到次贷危机四百年间的20个精彩的资本故事。欢迎持续关注。

从“胡椒”开始统治世界

荷兰走向世界经济中心的第一步,是为“胡椒”迈出的。

400多年前,胡椒是东亚销往欧洲的香料的代表,因其稀有,贵重程度甚至堪比黄金,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作为货币对买卖进行支付。

西班牙皇家埃尔卡诺研究所拉美问题首席研究员卡洛斯·马拉穆德曾经在采访中笑称,今天,连欧洲人自己都很难理解他们的祖先为什么会对香料如此依赖。但事实是,14、15世纪,由于没有冰箱,欧洲人保存食物的方法主要依赖香料,导致其对香料的需求十分急迫,香料在欧洲市场的价格也就达到了惊人的高度。

正是香料生意促生了我们所知的“大航海时代”(又称地理大发现),先是将伊比利亚半岛的葡萄牙和西班牙推上霸主宝座,在伊比利亚半岛衰落后又促成了荷兰的崛起。

世界上第一个股份制公司,荷兰东印度公司(以下简称“东印度公司”),就是在荷兰与欧洲其他国家争夺香料生意与海上贸易霸权的产物。

如何把蛋糕做大?

从“对内竞争”到“一致对外”

有赖于香料生意高达10倍的利润水平,当时的欧洲各国,包括荷兰的各个城市,纷纷组建自己的船队远航亚洲。

邦哥注:荷兰在当时为联省共和制国家,结构非常松散,7个省份之间几乎可以实现绝对独立,仅在税收上达成一致,相互之间仍然有很强的竞争关系。

到了1602年,荷兰各个城市共计发展出15家公司,累计派出46艘商船远航亚洲。但随着贸易进口量的上升,荷兰国内对于香料生意的竞争加剧,为了争夺市场,各大公司开始出现恶性竞争,甚至开始出现价格战的苗头。

利润=收入-成本。海上贸易虽然利润丰厚,但风险也极高,船毁人亡是常事,因此成本同样居高不下。

同时,荷兰境内从事香料生意的公司虽然多,但却小,流动资金实力有限,抗风险能力本来就低,如果进一步陷入国内市场的争夺而被迫降价,随之而来的将是对整个荷兰商业,乃至国家利益的巨大打击。

首先看到这一点,并站出来的,是荷兰著名政治家约翰·奥尔登巴内费尔特。

邦哥注:在央视纪录片《资本的故事》中,将约翰·奥尔登巴内费尔特形容为“一位著名律师”,但事实上,约翰是当时荷兰最有影响力的政治家之一,也是荷兰7个近乎独立的联省能够保持共同对外态度的关键人物,在对英、法的交流中,他一定程度上担任了荷兰外交部长的角色。

这位著名政治家抱着对荷兰商业与国家利益的担忧,开始游说荷兰7个联省,尤其是此前在国内竞争中占据绝对主导地位的阿姆斯特丹。他试图说服阿姆斯特丹让出自己绝对的竞争优势,与其他省份的商队们组建一个国家级的联合公司,以对抗英国和西班牙的商队竞争。

阿姆斯特丹人最终拿出了一个方案:如果荷兰能以国家的授权,保证联合公司在未来20-25年间,可以垄断经营整个荷兰国家的远洋贸易,阿姆斯特丹人就让出自己现有的竞争优势,加入联合公司。

这样一来,原有的竞争格局被重塑,荷兰远洋贸易从“对内竞争”,变为集中力量“对外竞争”,用今天的话说,这叫做“把蛋糕做大了”。

将分散的财富,变成发展的资本

世界上第一个股份制公司诞生于荷兰,是有其不可或缺的政治经济背景的。从这一点我们也可以看出,想要预判经济发展的方向,行业发展的前景,对于宏观环境的深入理解是必备的前提。

我们前述在注释中说到,17世纪的荷兰是一个世界历史上也前所未有的联省共和制国家。更有意思的是,有赖于发达的商业,富庶的荷兰市民从贵族手中买到了城市的自治权,自行立法实现“市民自治”。这一背景对后续东印度公司这一“股份制公司”的诞生具有决定性意义。

1602年3月20日,世界上第一个股份制公司——荷兰东印度公司,经荷兰议会批准正式成立。

在阿姆斯特丹人提出的方案里,写明了:每一个荷兰人,都可以自愿成为联合公司的投资人或者股东,共同分享联合公司经营远洋贸易获得的利润。

这是普通市民的胜利,也成为了荷兰这个国家的胜利——东印度公司成立后,开始向市民发售股票,首期募集650万荷兰盾,其中阿姆斯特丹的居民认购了57%。荷兰阿姆斯特丹历史博物馆馆长洛德韦克·瓦赫纳尔认为,这些钱换算到今天,可能价值几十亿美元。

东印度公司通过向全社会融资的方式,成功地将分散的财富变成了自己对外扩张/持续发展的资本,甚至连阿姆斯特丹市长的女仆也成了东印度公司的股东之一。这就是“直接融资”的魅力,它给荷兰的国家远洋贸易带来了巨额的资金支持,直接成就了日后马克思口中的“海上第一强国”,让荷兰一跃成为世界经济中心。

而300年前的荷兰,人口甚至只有150万。

资本的力量

1606年9月9日,世界上第一张股票发行,面值150荷兰盾。根据规定,在未来的10年间,东印度公司将不会对股东进行分红,其利润将用于继续造船、雇人,开拓远洋贸易市场,进行“战略扩张”。

但10年实在是太久了。将数年积蓄投入一项风险巨大的生意,却在最初的10年间都无法变现、无法获得收益,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但荷兰人用智慧找到了出路。

在第一张股票发行的3年之后,1609年,世界上第一个股票交易所诞生在阿姆斯特丹。一种全新的资本流转机制被建立了起来。只要愿意,东印度公司的股东们就可以通过股票交易所,将自己手中的股票变成现金。

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二级市场(次级市场)的由来:一级市场为发行市场,资本需求方发行证券给投资者;二级市场为流通市场,各种证券在不同投资者之间买卖流通。

在未来的数年间,阿姆斯特丹的股票交易所中,曾经活跃着超过1000名的股票经纪人。那里成为当时整个欧洲最活跃的资本市场,其交易范围也迅速扩大到整个欧洲范畴。据相关纪录片,仅英国国债一项,荷兰每年就可获得超过2500万荷兰盾的收入,价值相当于200吨白银。

早期的阿姆斯特丹证券交易所

而为了有效的消化、处理这些业务,荷兰人又在交易所建立的同年建立了阿姆斯特丹银行。它是全球第一家现代意义上的银行,比英国银行早了大约一百年之多。它的建立标志着现代商业银行制度和现代中央银行制度的产生。

而为了保证阿姆斯特丹银行的正常运转,荷兰人又创造了金融业中“信用”这个概念,通过信用给企业和个人贷款。在信托责任的基础之上发明了有限责任公司。而对于荷兰的市民是现代商品经济制度的创造者这一点,学界已经基本达成了一致。

到17世纪中叶,荷兰的全球商业霸权已经完全建立了起来,荷兰东印度公司已经拥有15000个分支机构,贸易额占到全世界总贸易额的一半。

在东亚,他们占据了中国台湾,并通过建立在长崎的货站,几乎垄断了日本的对外贸易。

在东南亚,他们占领了印度尼西亚,建立起殖民城市巴达维亚城,成为雅加达的前身。

他们走遍五大洲,占领巴西,命名了新西兰,从葡萄牙人手中夺取了新航路的要塞好望角。

而在北美大陆的哈得逊河河口,东印度公司建造了新阿姆斯特丹——今天,这座城市的名字,叫做纽约。

荷兰用整个国家的历史书写和见证了一件事——这就是资本的力量。

结语

蛋糕被做大,利润被共享,风险被分担——这就是我们常说的股份制公司的优势。而股票的诞生,本质是将风险分割为分享财富的成本,并让投资者自愿承担。

如今所有想要上市的创业公司,本质上追求的或许跟400年前的东印度公司并无二致:将分散的财富变成自己对外扩张/继续发展的资本。

其核心应当在于“发展”,而不该是“投机”,也不该是“套现”。

17世纪成千上万荷兰国民愿意把安身立命的积蓄投入到这项利润丰厚,同时也存在着巨大风险的商业活动中,一方面是出于对财富的渴望,另一方面是由于荷兰政府将一些只有国家才能拥有的权利,折合为25000荷兰盾,入股东印度公司,无形中为东印度公司做了“背书”。

从某种角度上讲,中国资本市场,或者特指A股市场,以往IPO的“核准制”,一定程度上起到的“把关作用”,同样也是一种隐性的“背书”。对于很多并不专业的投资者来说,核准制背后隐含的语义是:监管层好像认为这家公司的风险水平合格了,投资者可以相对放心地进行交易了。

即便监管层可能根本没这个意思。

但发源于美国的IPO注册制则是完全不同的逻辑,它所谓的“以信息披露为核心”,背后的语义更多的是:监管层的责任,在于保证这家公司的情况足够公开透明、为人所知。它的质量好坏,投资它是否安全,由投资者自己动脑子来判断。

在注册制之下,投资者会被迫聪明起来,开始辨别一家公司的质量,以及上市的目的。这是筛选投资者的过程,而投资者则会反过来筛选出真正优秀的企业,促进行业发展,推动经济转型。

资本能做到什么,历史已经证明了。

而中国能做到什么,还要留给中国的创投人与资本市场自己书写。

参考资料:

中央电视台微型纪录片《资本的故事》

中央电视台纪录片《大国崛起》

吴军《文明之光》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