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P2P团灭之年

2019-10-24 19:30

P2P.jpg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寻瑕记

从2013年到2019年,从高光到覆灭的轮回,P2P用了短短6年,就走完了。

呼兰在脱口秀大会上曾经这样吐槽自己AKA“东北金融女魔头”的老妈:

“买了好几只P2P理财产品,为了分散风险,年化收益率也是有高有低,有110%的,也有130%的。别人暴雷就一下,她那暴雷叮叮咣咣的。”

“这类理财产品都有红利期,我妈节奏也特别好,等红利期一过,就开始进场上当受骗。前脚刚从菜市场买完韭菜,后脚就要跨入金融市场当韭菜。”

荒诞,但无比真实,宛如无数个P2P平台投资人的投影。

01

早期踏入P2P行业的探路者们,言必及孟加拉国的尤努斯教授和他创建的格莱珉银行,怀揣着复刻“穷人银行”的雄心壮志和“普惠金融”的理想情怀,翩翩而来。

拿来借鉴的境外先行者,一是2005年英国Zopa,世界首家网贷公司,二是美国第一家P2P公司Prosper,三是紧随Prosper的巨头Lending Club。

但是,无论是依附于全民征信体系,出借人资金平均发放给不同借款人的Zopa,还是基于拍卖模式的Prosper,或是按照SEC安全标准注册、贷款债券化的Lending Club,都未曾想到,一个定位为peer to peer的信贷中介行业,在大洋彼岸的东方古国,会被异化成一个似自融、似资金池、似庞氏骗局的奇特产物。

2006年,从华尔街厮杀回国的唐宁复刻了尤努斯给贫困妇女借钱造竹椅的模式,给刚毕业的学生借钱参加就职培训,宜信在北京应运而生。

1200公里以外的上海,另一位尤努斯的信徒顾少丰开始尝试推行小额借款,于是有了拍拍贷。

从2006年的宜信,2007年的拍拍贷,初代P2P平台们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早期以信用贷款为主的出现了一人借款,多家放贷的问题。网贷作为一个新生事物,被嗅觉灵敏的羊毛党们,薅得伤痕累累。但星火之势正在积蓄,只待燎原之风。

2013年,4G元年,大数据元年,也是互联网金融元年。处于监管真空的P2P行业迎来了野蛮生长,高返利平台和第一波爆雷潮几乎同时涌现。

2014年和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里频频提及的“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一头是中小企业融资解困,一头是居民的财产性收入增加,为异军突起的互金行业吹来阵阵暖风。

分期乐开始和京东合作,趣分期拿到了蚂蚁金服的2亿美元领投,2013年被阿里放了鸽子,被迫降低估值的孙海涛遇到了雷军,除了小米和顺为资本,51 信用卡还引入了京东金融。蚂蚁金服上线招财宝、搜狐上线搜易贷。

有了资本光环的加持,金融巨头的加盟,一切都如幻影般飞驰,加速再加速。

原来做小贷的、做融资担保的、做民间借贷的从业者都涌入P2P行业试图分一杯羹,成熟的网络平台模板降低了网贷创业的门槛,新的平台每天都在诞生,虚假标的、高息自融、借新还旧比比皆是。

网贷平台CEO们依然把“小额分散”挂在嘴边,拿各式各样的“金融科技创新奖”到手软,把影视剧和土综的植入视为平台增信的一环,谈论的都是“获客”“导流”“用户画像”“银行存管”,他们都标榜自己是“小额信贷之父”尤努斯的忠实门徒,转身继承了“金字塔骗局”麦道夫的衣钵。

此时的P2P,已经逐渐异化为自融的工具,和赤裸裸的资金池。

2015年,上半年还在铺天盖地打广告的E租宝轰然崩塌,行业巨震,风云骤变,监管导向从“促进发展互联网金融”转而“规范发展互联网金融”。

2016年,千呼万唤的监管文件终于出台,全国范围内的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活动启动,曾经的资本宠儿变成了市场弃子,原定的2016年12月的大限一延再延,收编转正还是一刀卡死的政策博弈之间,有地方维稳的考量,也有去杠杆大局的动荡。

2018年,在2017年全行业贷款余额突破万亿巅峰之后,风声鹤唳的P2P行业在风险出清途中迎来雷潮。以唐小僧为代表的四大高返平台接连倒地,牛板金、草根投资、投之家等知名平台被席卷,24天内超200家平台爆雷,网贷挤兑轮番上演,债权转让骤增,无数投资人资产一夜归零。

网贷之家年报显示,2016年底,四大网贷重镇广东、北京、上海、浙江,正常运营平台数量分别为473、461、331、280;而2018年底,四大地区平台数量则变为236、211、114、79。

2019年,这场笼罩在整改大幕下的团灭大戏,迎来了跌宕起伏的高潮。

这一次,倒下的都是大佬。

02

2019年3月23日,已上线运营10年、累计出借4519亿元的元老级P2P平台红岭创投宣布清盘。董事长周世平在红岭社区发帖《虽然是清盘,但不是说再见!》,并发朋友圈称将卖掉个人房产来兑付平台投资者,目前,红岭创投已累计兑付22次。

5天之后,头部平台团贷网爆雷,20余万出借人被卷入,派生科技实控人唐军自首,并以涉嫌非吸立案侦查,受唐军牵连,昔日明星股权项目小黄狗申请破产重组。

4月,熊猫金控实控人“烟花大王”赵伟平在东城区金融办以及无数投资人的压力下,给出了银湖网2年完成兑付的承诺方案,但每次兑付比例仅0.65%,被指称“以最小代价做最大限度的拖延”。近期,银湖网又上线了低至4折的债权转让方案,被投资者斥为“骨折下车”,昔日的浏阳花炮空余一地尘灰。

7月18日,“网贷一哥”陆金所宣布退出P2P。这一次,“P2P已死,有事烧纸”的讣告响应者寥寥,连吊唁都显得异常萧条。

8月26日,证大戴志康致信已经闻风而动的捞财宝投资人,承诺不甩锅、不跑路、不失联;3天之后,戴志康投案自首,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以涉嫌非吸罪名抓捕了41名犯罪嫌疑人。

这个曾经与管金生做对手盘的“327国债大佬”“把房子卖给马云的男人”,叱咤数十载,没有败在血腥的资本市场、退出了他认为已经过度拥挤的地产行业,最终倒在了P2P这条他认为代表未来金融发展方向的阳关大道上。

而此时的马云,已经镶上联合国准官员的身份,直言:

“P2P从第一天起就不是互联网金融,它是一个有了网页的非法集资产品。”

10月,继网信CEO盛佳7月声称网信平台将“良性退出”之后,惴惴不安、提款受限的网信投资人没有等来兑付的音讯,却在黄金周假期接到了实控人病逝的噩耗。

9月18日,先锋系实控人张振新因病客死异乡,留下了先锋系百亿窟窿待填和诸多谜题难解,先锋集团的一众美女高管被坊间群众如数扒皮,一篇名为“时代先锋”的挽文为这出悲剧蒙上了基督山伯爵式的魔幻色彩。

网信普惠何时将被立案,网信证券最终花落谁家,先锋系错综复杂的资本帝国究竟有多大体量,成为这位大佬生前身后,残存的悬念。

清盘、破产、跑路、自首、暴毙,留给大佬们退场的剧本,纸页零落。

雪上加霜的是,互联网金融所倚重的大数据风控和暴力催收招致严厉打击。“爬虫玩得好,牢房进的早;催收玩的溜,牢饭吃的久。”

9月6日,杭州魔蝎数据科技有限公司被警方上门

9月11日,新颜、白骑士、天机、立木、同盾、聚信立暂停爬虫服务

9月11日,公信宝被警方介入调查

9月12日,天翼征信配合警方调查

9月16日,同盾爬虫部门解散

9月19日,信用管家被查

10月21日,51信用卡因涉暴力催收引来警车云集,CEO孙海涛、CFO赵轲协助调查,旗下网贷业务51人品贷出借用户为20万人,待偿余额近百亿元。

接踵而至的,是地方监管对P2P行业一刀切的肃杀之势。

9月,互金整治领导小组明确,P2P网贷机构业务信息全面接入征信系统,“平台不在债还在”,对已退出运营的P2P网贷机构相关逃废债行为,也明确要持续打击。

10月16日,湖南省金融局网站公告,该省整治名单内的24家网贷机构P2P业务均不符合“一办法三个指引”,予以取缔。

10月18日,山东省金融局官网发布“网络借贷行业风险提示函”:至今未有一家平台完全合规通过验收。未来山东金融局将对全省范围内未通过验收的P2P网贷业务全部予以取缔。

10月21日,两高两部的《非法放贷意见》,将无牌照的高利贷行为装进了非法经营罪这个罪名口袋里,堪称对放贷乱象的致命一击。

曾经,互金从业者们讨论的还是“年化利率200%的该砍还是400%的该砍”,没有人把36%放在眼里。如今,职业放贷人们只能在灭顶之灾来临之际,感谢“法不溯及既往”的保护性条款。

03

人皆知繁花有尽,烟火将停,然击鼓传花,声声不止,狂欢难竟。纵重重预警,间有危机,亦称害群个案,或他人瓦霜,非自家门雪,皆麻木以应。

戊戌岁中,有银保监督察郭氏,警言曰:非法集资,危害甚巨,凡收益者,百六需疑问、百八有危殆、十一或覆没,其言如洪钟震世。

又逢去杠杆之策,裸泳者曝于浅滩,爆雷如火烧连营,人人自危。谋虑长远者,平台回归中介本源,公众须悉风险收益,切记,切忌。

这些年来,P2P从业者走过的历程,可谓惊心动魄。从规模高歌猛进到降余额、降人数、降店面的被迫三降,从备案将至到一延再延,从监管试点到地方一刀切,现金贷的陨落、P2P的衰败、大数据的整顿,野蛮生长之后的洗牌清盘,伴随着大量居民财富的灰飞烟灭。

一众没有金融牌照的平台,游离于监管体系之外,在全国范围内肆意展业,一手理财,一手放贷,这很现实,也很魔幻。

据银保监会披露的数据,截至9月末,停业网贷机构已经超过1200家,全国已立案侦查786家,实际运营462家,其中,正常运行268家。监管部门进一步鼓励P2P往小贷公司、消费金融、助贷机构等方向转型。

回望曾经的网贷监管暂行办法,被众人视为“黎明前的最后黑暗”,原来是“永夜前的暗淡微光”;官方整改备案的工作计划表,原来是平台撤退老板跑路的时间进度表;以为整改是行业规范发展的窗口契机,原来是行业迎来团灭的丧钟长鸣。

真相图穷匕见之时,方觉大梦初醒。互金去产能,网贷大逃杀的徘徊挣扎过后,也许才能重新出发。

罗马有谚云,Nihil sub sole novum(太阳底下无新事)。

在一个征信体系尚不健全、违约救济制度尚不成熟、投资者教育任重道远的国度推行放任自流、似管非管的存贷业务,佐之以高息的诱惑、自融的幻梦,资金池的魔盒,无异于考验人性。

而人性,向来是经不起考验的。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