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的现实与虚妄

2019-11-02 10:48

图虫创意-56652456888762782.jpg

编者按:本文转自公众号阑夕,创业邦编辑后发布。

在国内媒体口中已经沉寂许久的贾跃亭又一次站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在10月中旬的短短一周时间里,先是一个ID为“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的账号发布了贾跃亭正依据美国破产法第11章申请个人破产重组的具体信息,接着多家媒体曝出贾跃亭与甘薇已经在成都锦江区人民法院申请离婚,而北京法院文件显示,乐视网位于北京的总部大厦也将以估值的7折定价起拍出售。

个人破产、明星离婚、7折卖楼,其中任何一条都足以登上当天的新闻头条,贾跃亭却将其汇聚于一身,吸足了眼球,只是不知道这次的吸睛是否真的是他想要的。

根据贾跃亭个人破产申请文件显示,其如今对外负债总额在70亿~700亿人民币之间——由于债权机构及债权人数量极大,关联债务太多,确切数字已经无法得出。

而就在短短三年前,贾跃亭还以420亿的身家高居2016胡润中国富豪榜第31位。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1

1973年2月,贾跃亭出生在山西省襄汾县北膏腴村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上有一哥一姐,1995年,贾跃亭从山西省财政税务专科学校会计专业毕业后,就职于垣曲县地税局网络技术管理员岗位,一年后离职创业,开办了卓越实业公司。

据了解,这家卓越实业公司涉猎范围颇广,业务横跨煤炭加工、物流运输、私立教育、钢材贸易及餐饮等多个领域,其中最出名的——也是今天最广为人知的——是一所名为垣曲卓越双语学校的私立学校,也是当时垣曲县唯一一家从小学到高中都有的私立学校。

尽管在90年代的一个县城市场里做生意,市场规模天花板难言有多高,但无论如何,贾跃亭已经借此赚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1999年,贾跃亭创立西伯尔电子工程有限公司,业务触角拓展至太原市,主营电力配件等电子产品的批发和零售。2002年又成立了山西西伯尔,并很快变更登记为山西西贝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也变更为移动通信基站配套项目。2003年,贾跃亭在北京创办了北京西伯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

至此,贾跃亭的事业重心从垣曲到太原再到北京,实现了三级跳。

有趣的是,贾跃亭的这一人生阶段也始终存在着一些谜团,比如出身农民家庭,刚大学毕业一年就能以50万注册资金开公司,业务范围更能横跨诸多领域,贾跃亭第一任妻子李莉及后者家庭背景究竟为他提供了什么样的帮助?

再比如贾跃亭在2002年成立山西西伯尔之后,此前在通信技术领域全无积累也没有资源背景可谈,凭什么能很快就拿下了联通在山西的大半业务?

这些问题直接关系着贾跃亭的发家史,但却在各种公开材料中都语焉不详,贾跃亭本人对此也讳莫如深。

但可以肯定的是,从1995年到2003年,在贾跃亭踏入社会的第一个8年时间里,他的表现背后是一个聪明年轻人的特质素养——不安分、敢冒险、善于发现机遇但浮躁、执行力差、缺乏专注。

这些特质也贯穿影响了贾跃亭的后来,而在不断成立新公司并把业务和资金从旧公司倒腾到新公司的过程中,贾跃亭很好的将自己的专业财会知识运用到了工作中,资本运作的手腕越来越成熟。

2

2004年,贾跃亭成立了乐视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它脱胎于北京西伯尔,主营业务范围是在线视频,而贾跃亭遗留在山西的山西西伯尔在套上了西伯尔科技的外壳后,于2007年在新加坡完成了上市,IPO融资2亿人民币。

而最早的卓越实业也早在2006年就被贾跃亭完成了股权转让,同样与其切割开来。

2010年,西伯尔科技以开拓乐视新业务为由进行增发,再度融资5000万多人民币,此后经营状况每况愈下,连年亏损且亏损幅度不断上涨,最终在2016年3月退市,就此与贾跃亭及乐视完成了切割——至于两次融资的钱则早已输送给了乐视。

事实上, 乐视一直以来都是贾跃亭进行资本运作的主阵地,一方面是在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等背靠BAT三大巨头的在线视频网站纷纷因版权大战烧钱而深陷亏损泥潭之时,乐视反而宣称已经实现盈利,并在2010年率先登陆A股创业板上市。

要知道,直至今天前述这些在线视频网站也没能实现盈利。乐视成功上市的消息在当时自然引起了轩然大波,华兴资本CEO包凡直接指出:“一个排名17的视频网站,却有业内第一的财务指标,变戏法啊。”

而在2014年底,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原局长李量因在证监会任职期间,为乐视网等9家公司申请公开发行股票或上市提供帮助并收受财物超693万元,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责,此外还有多名参与乐视IPO的发审委委员被采取强制措施。

另一方面,乐视IPO之初就有着60倍的市盈率,之后股价更不断飙升,在2014年就以410亿的市值登顶创业板榜首,到2015年5月的牛市巅峰之时,乐视市值达到了惊人的1700亿元,其股价在5年时间里实现上涨46倍。

在这背后,是贾跃亭通过乐视不断开拓新的业务阵地,给资本市场讲出了一个又一个新的故事,赢得了后者的认可,包括在2012年创办乐视致新,推出电视盒子、乐视TV,2014年开创办乐视云、乐视体育,2015年推出乐视手机、乐视金融,收购易道,同年4月举办了那场著名的PPT造车发布会,正式宣布进军汽车领域。

也同样是在这场发布会上,贾跃亭留下了世人传诵至今的金句,“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

至此,贾跃亭为乐视静心规划的“生态化反”体系阵容已经成型——内容生态、大屏生态、手机生态、体育生态、云生态、汽车生态及金融生态。

与此同时,贾跃亭开始着手布局海外市场,2015年他以个人身份在美国创办了法拉第未来,为自己在后乐视时代的辗转腾挪埋下了伏笔。

贾跃亭商场征战的这一阶段无论在企业体量、市场规模方面,还是从战略规划、资本运作角度,似乎相较于上一时期都已经是天壤之别,但其本质上却始终如一,即不断开拓新的领域,通过讲故事画大饼来造势,寻求融资、增发。

在这一阶段,外界对于贾跃亭的评价也达到了巅峰,福布斯中国称其为“第一CEO”,胡润则认为贾跃亭可能是未来中国首富的候选人之一,因为“他在每个行业的远见和判断能力非常不错,在各个行业挖掘到很多优秀的人才。”

然而,这一阶段与贾跃亭创业早期表现高度相仿的另一点是,每一项新业务都会有短暂的盈利或高光期,很快就会亏损告急,这时候贾跃亭的业务重心已经转移到了新的阵地。

乐视所谓的生态化反始终未能让人看到效果,每一个业务领域都是一个美丽的泡沫,当泡沫被吹到最大的时候,接下来面临的只有破灭这一个结局。

2016年下半年,贾跃亭以一封《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的公开信,拉开了乐视生态化反崩盘的大幕。

3

谈及乐视崩盘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资金链断裂。

贾跃亭为乐视规划的每一个业务领域都具备广阔的市场前景,但同时也都是在发展初期需要不断烧钱才能立足的领域。

一个直观的例子是,爱奇艺、优酷土豆、腾讯视频能烧钱,是因为它们背靠BAT三大巨头,后者们在搜索、电商和社交领域占据着垄断优势地位,有着充足的现金牛为新业务烧钱做保障。

乐视有什么呢?七大业务领域,每一个都是嗷嗷待哺的烧钱大户,资金链断裂只在情理之中。

由此,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乐视股价一路暴跌,当年跌幅达39.08%,2017年在停牌和复牌的拉锯战中,乐视股价跌幅超过14%,而截至到今年4月底,乐视股价较最高点时已下跌99.%,总市值缩水超过95%,套牢了29万多名股东。

有趣的是,即使如此,外界对于贾跃亭的评价也从未呈现一边倒的局面,有人称其为梦想家,有人谓之为骗子。

如2017年,腾讯联合创始人之一曾李青在朋友圈抨击乐视是庞氏骗局,而在2017年1月选择注资160亿元接盘乐视的孙宏斌,却这样评价道:“那些攻击贾跃亭的人,你们连他一个手指头都不如。”

后来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烧光了160个亿的乐视依然没能被扶起来,孙宏斌也在全年业绩发布会上作出了检讨,承认投资乐视是一次失败的教训。

在乐视无力回天之时,贾跃亭及其家族通过增发再减持、股权质押融资等方式,已经套现了上百亿。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在贾跃亭首次减持之前,其直接和间接持有乐视约8.3亿股,占比约44.85%,在2015年6月、2015年10月和2017年1月,贾跃亭三度减持、转让18.4%股份,套现117.41亿元。其姐贾跃芳作为彼时的乐视第二大股东,则从2014年初到2015年初连续三次减持套现22.84亿元。

至此,仅贾跃亭姐弟通过减持和转让乐视股份完成套现140.25亿元。

2017年年中,贾跃亭相继辞去乐视网总经理、乐视控股法人代表、乐视网董事长等多个职务,并与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当天晚上抵达美国,之后无论是供应商“入住”乐视大楼讨债,还是自身多次登上法院失信名单,亦或是证监局发布通告敦促其回国切实履行公司实际控制人应尽义务,贾跃亭都没再回头,就此步入了“下周回国”的薛定谔状态。

正如上文所说,贾跃亭在乐视系巅峰的2015年就已经通过在美国投资创办法拉第未来,为自己留好了后路,在赴美之后参与进了热火朝天的“FF造车”项目。

在这期间,贾跃亭的个人动态并没有陷入停滞,而是频繁转发法拉第未来官微的宣传或者法拉第未来造车的最新动态,并搭配“努力、在路上、坚定前行”等励志文字,甚至在七夕、中秋、圣诞等节日当天还会遥祝员工们节日快乐,可以说是细致入微非常贴心了。

几乎是同一时间,数以千计的乐视供应商、投资机构和投资人对乐视的讨债浪潮也攀上了高峰,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一些中小企业,乐视欠的债也不过是百万、千万级别,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彼时的乐视选择先偿还了贾跃亭家族近百亿的借款。

法律在乐视欠款一事上似乎也失去了作用。根据法律裁定,乐视和供应商之间并不属于劳务纠纷,而是经济纠纷,只能通过法律诉讼的手段来解决,这意味着整个讨债过程需要耗费掉2年以上最多可达5年的时间。

有趣的是,乐视似乎也是委屈的那一方,2017年10月乐视发布公告催促贾跃亭与其姐姐贾跃芳继续履行借款承诺,其中显示,从2015年5月开始,贾跃亭、贾跃芳减持股票后承诺借款给乐视73.78亿,但实际只借出了11万。

在不久前贾跃亭的个人破产申请声明中提到,贾跃亭已替公司偿还债务超30亿美元。随后乐视就发布公告表示,“乐视网自2017年爆发经营危机以来,贾跃亭先生多次宣称保证偿还,但未有任何担保实际行动...截止目前,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处理小组未拿出可实质执行的完整处理方案,乐视网未因债务解决方案获得任何现金。”

由此看来,贾跃亭和乐视之间真是一笔糊涂账啊。

4

其实,在2017年北京法院查封贾跃亭名下位于北京的两套房产时,就已查明贾跃亭已无其他可供执行的银行存款、无其他房屋登记记录、无车辆登记记录。

而据公开信息显示,贾跃亭从2015年开始就通过其个人控股公司Ocean View Drive INC频繁在美国置办地产,既隔离了债务纠纷,也进行了房产投资。这其中包括洛杉矶南部一座海边小镇的五座别墅,每套购买时的均价都在700万美元上下,法拉第未来也斥资2000万美元购买了两套房产。

有媒体报道称,随着法拉第未来陷入资金链问题,现如今这些房产已经被贾跃亭抵押融资借给了法拉第未来过渡。

当然,一如数年前贾跃亭宣布在高位质押乐视股票,融资借款给乐视,却在于企业切割后被后者发公告否认曾收到借款,我们同样不知道,在贾跃亭完成个人破产申请,出让法拉第未来股份后,会不会看到一份来自法拉第未来“敦促贾跃亭履行借款协议”的公告。

抛开私人生活和投资不谈,贾跃亭的造车事业在这段时间里也不断引发外界关注,2018年6月,恒大与贾跃亭团队达成了20亿美元的对价交易,以换取法拉第未来的控股权,但这段蜜月仅持续了4个月,在恒大打款8亿美元之后,双方就陷入了纠纷之中。

在恒大看来,法拉第未来始终未满足付款的业绩要求,法拉第未来则认为,后续打款的业绩要求为8月前生产出预量产车,在8月28日在汉福德工厂内下线的FF91首台预量产车就是证明,其已经达到对赌要求。

这场罗生门的紧急仲裁结果却呈现出了吊诡的双赢局面:恒大赢得了对法拉第未来融资同意权的保有,同时享有新股的优先购买权,而恒大也不能阻止法拉第未来有条件的从其他融资渠道获取资金。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恒大子公司恒大健康已经是法拉第未来的第一大股东,持有后者45%的股权,但受AB股设置的影响,贾跃亭拥有“1票顶10票”的权利,对法拉第未来董事会依然有着绝对控制权。

而在今年3月,又传出了第九城市与法拉第未来达成合作,将建立合资公司,在中国投产销售豪华电动车的消息。

无论如何,从2014年宣布要“为梦想造车”开始,贾跃亭的造车路已经走过了5年,在所谓的FF 91预量产车型已经下线一年多的基础上,在法拉第未来不断引入专家人才、明星高管的情况下,我们仍未见到“贾跃亭牌”汽车的量产落地。

这令人不由得想起了2016年底,在法拉第未来被指拖欠工程供应商5000多万美元的款项后,内华达州财政部长丹·施瓦泽对法拉第未来、贾跃亭及其资金来源乐视的评价:

“贾跃亭同时宣布了那么多不同的项目,并声称自己正在为每个项目融资,但他却把一个项目融的钱用来支付其他项目的资金。这就是一场庞氏骗局。”

直至今天,我们又看到了一系列熟悉的“切割”操作,个人破产、离婚申请,如果个人破产申请成功,那么国内的债权方就无法在美国继续寻求受法律保护的维权,只能寄希望于法拉第未来日后的发展状况足以支撑起这笔巨额债务偿还。

而贾跃亭在破产重组方案中特地说明“同意重组方案,意味着对贾跃亭、甘薇等放弃追索权利”,因此其离婚申请也被媒体解读为帮助甘薇隔离婚姻共同债务的“技术性离婚”。

5

如今回头看去,在贾跃亭20多年商场征战历程中,一条核心线索在于通过讲故事谈梦想,把新业务装进旧公司吹大,在资本市场融资捞钱,通过资本运作进行资金输送再不断开拓所谓新业务。

在这中间贾跃亭本身由于占据着新公司的绝对控股股权,不用担心增发股票被稀释股权,又能在股价高位减持套现,堪称财技惊人。

而当泡沫破灭之时,极具“机遇”前瞻眼光的贾跃亭早已金蝉脱壳而去,只留下了想要收回700亿欠款的20多万投资者、几千家供应商和上百个投资机构,仍然在为贾跃亭的梦想窒息。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