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基金向左,小基金向右,VC的转型之路 | 投条

创业邦 2019-11-16 20:11

采访 | 曲琳 胡勇 邓双琳

文 | 邓双琳

编辑 | 胡勇

2019年,资本尚未脱离前一年的寒冬,资管新规的出台、监管靴子的落地,对投资机构募资的影响仍不容小觑。

宏观经济下行带来的募资难、估值高、资产荒、退出难的问题持续地笼罩着整个私募股权投资行业,大量基金都面临着生存的困局,在泥潭中负重前行。

头部机构今年以来的表现还算稳健,屡屡逆势完成巨额融资:例如华平投资完成华平中国二号基金募资,总额45亿美元;光速中国以其史上最快速度完成了5.6亿美元的新基金募集;源码资本完成5.7亿美元募资,获得大幅超额认购。创新工场、君联资本、TPG亚洲资本、清流资本也都完成了新一期基金的募集……头部基金基本上吸纳了市场上90%的资金,但这些机构在行业中的占比仅仅为1%左右。

而一些基金正在销声匿迹,某些基金第一期便成为最后一期;一些机构后期基金无法到位,项目没法儿投,不少投资经理都开始跳槽,寻找新的职业出路;一批投资机构前后脚搬离了东三环的高档写字楼,转战共享空间或直接在家。甚至机构踩中P2P爆雷潮,创始人锒铛入狱的事情也时有发生。

对于VC们来说,强者越强,弱者越弱,行业的两极分化日趋明显。

一边是IDG、红杉、高瓴等第一梯队的头部机构轻易募走市场上的大部分资金,另一边是募不到钱的中小型投资机构,面临着“弹尽粮绝”的危机……几年前专属于投资人的时代红利如今显然已经没那么容易吃到了。

值得欣喜的是,今年科创板的开通对VC/PE们来说无疑是一个历史机遇,极大地纾解了投资机构自2018年以来面临的退出困境,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VC/PE都能过上好日子,摆在他们面前的“募、投、退”三座大山依然相当沉重。

2019年7月22日,上海证券交易所迎来历史性的时刻,科创板正式开市

清科数据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VC机构共新募集135支可投资于中国大陆的基金,数量同比下降28.9%;披露募资规模的130支基金新增资本量为482.17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62.2%;2019年第二季度VC市场人民币基金新募集数量同比下降25.1%,人民币基金募集金额同比下降39.2%。

募集金额呈断崖式下跌。

在科创板时代,VC/PE的分化将愈加加剧,特别是众多中小机构,如果不突围求变,将被甩得更远。

创业邦(id:ichuangyebang)对这一现象进行了持续观察,发现国内一些嗅觉敏锐的基金早已开始寻求对应措施,转型和升级成为常态。我们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大家持有的观点基本一致:

在这一波VC的变革中,大型的基金普遍走规模,用资金、项目上的优势,做跨资产类别的多方向平台,例如高瓴资本,既做一级市场、二级市场,也做机构。而小型的基金走精品化路线,关键词变成“深耕”与“聚焦”,开始专注某一行业的投资,例如一些关注医药、AI等高壁垒领域的机构。

同时,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如果机构贸然跳出深耕多年的赛道,重新开始布局新的赛道,又没有相应的优秀人才引进的话,这类转型几乎没有意义。

《母基金周刊》发布的2019《GP生存发展报告》中指出,随着市场的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LP及GP 应对新的市场挑战及机遇的方式将直接成为他们是否能够成功的决定性因素。

所有LP及GP都必须在投资决策过程中自我约束,而GP 则需要在两种发展策略中进行选择:向左走,精准定位,集中策略在某类资产和小规模投资管理 ?向右走,继续做大的资产规模,广泛布局各个资产类别?

例如,Benchmark Capital以小而精、独角兽捕手而著称全球,保持组织规模,公司只有13个人,其中8位为合伙人,极其简洁的组织设计给公司的投资效率带来极大的提升作用,同时也控制投资节奏和新募基金规模,从04年以来,共5期,并维持在一定的规模;

而KKR成立以来,一直在努力做大规模:重视资产配置,实现投资多元化 ;去私募化,在公开市场投资与非公开市场投资各领风骚;全球布局分支机构开拓业务;重视宏观区域经济和国家政策研究,通过资本运作实现外延式扩张。同样的例子还有软银和红杉。

对基金来说,似乎只有两条出路,要么大而全,要么小而美。

转型,意味着痛苦。而不转型,将只有死亡。

To be or not to be?

对此,我们邀请了愉悦资本创始合伙人刘二海先生、高成资本创始合伙人洪婧女士、创新工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开复先生、天图资本管理合伙人冯卫东先生、普华资本董事长曹国熊分别代表五个阶段/类型的投资机构来聊聊他们的看法。

主要观点如下:

1、长期来看,在市场中一定会有两类机构存在,第一类的是平台类,平台会变得越来越大。另一类就会变得专业性比较强,比如说聚焦在消费、技术等等。

2、大的基金会跨品类、跨阶段、甚至跨一、二级市场,大的基金在项目源上本身就有很大优势,在募资上也有很大优势。剩下的这些中小型基金,如果想有超额的收益,还是必须要深挖行业。

3、著名基金的多元化变革,只要不跨越自己的核心优势都是可以的,假如一个天使基金现在想去做PE,那一定是做不成的,要围绕自己的核心优势做扩张,比如技术、资产管理等。

4、这两年寒冬持续的时间比较长,一多半的GP都发展不了新基金,有的可能只发展了第一期,就再也没有第二期了。头部的投资机构的资源相对来说好一些,总体上还是能够把基金坚持下去的。

5、我们越来越往产业深处走,有越来越多自己孵化的项目,一路加码持有,深耕产业。我们觉得寒冬中更要出手,明年还会增加口袋深度,扩大投资金额。

以下为采访实录(按采访时间排序):

VC2.0代表:愉悦资本创始合伙人刘二海

VC2.0代表:刘二海先生于2015年4月创办愉悦资本,创办愉悦资本前曾为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刘二海拥有16年风险投资从业经验,曾主导、参与的项目有:瑞幸咖啡、摩拜单车、蔚来汽车、蛋壳公寓、途虎养车、小猪短租、拼多多、易车网、人人网、神州租车、智联招聘等。

长期来看,在市场中一定会有两类机构存在,第一类的是平台类,平台会变得越来越大。在中国,也一定会形成资产门类众多、人员众多的平台类公司。另一类就会变得专业性比较强,比如说聚焦在消费、技术等等。他们可能就会在某一类型领域做得比较专业一些。慢慢这两类公司会在市场中占多数。

当然,除了向这两种类型转型,行业中很多公司都有一个去处,就是死亡,这是谁也逃不掉的。行业的生生死死其实真的挺正常,死亡也算是一条出路。其实公司的死,是人力、资源的重组,这些生产要素回到市场上重新分配,这也是一件挺好的事。

转型成FA的也有,这也是说明投资赚钱太慢了,FA是做完这一笔立即赚一笔钱。投资的话,你可能投资了一个早期项目,想要看到项目有眉目、分carry,大概得等到七八年后才能拿到,这不仅累而且周期也长,做FA立即就赚几百万,业务模式挺好。

我一直认为,投资未必是一门最好的生意。有好的生意、坏的生意,也有很难的生意,投资至少就是一件很难的生意。

好生意是什么呢?比如微软就是好生意,腾讯也是好生意。坏生意是什么?比如拳击比赛,今天你拳击比赛获得冠军,戴上了金腰带,第二天就可能来了一个新的拳击手挑战,每一场比赛,你无法积累任何优势,只是积累了一点点经验,年轻的拳击手很可能把你击倒,这肯定不是一门好生意。

新基金代表:高成资本创始合伙人洪婧

新基金代表:洪婧女士曾任高瓴资本合伙人,2018年3月成立高成资本,专注中国企业服务市场的长期投资。洪婧所领导和参与的私募股权投资项目包括:美团、滴滴、蘑菇街、德邦物流、中通快递、 智联招聘、摩拜单车、阿里巴巴、大润发、呷哺呷哺等。

这个趋势我也是这么判断的。在美国基本上也是这样,大的基金会跨品类、跨阶段、甚至跨一、二级市场,大的基金在项目源上本身就有很大优势,在募资上也有很大优势。剩下的这些中小型基金,如果想有超额的收益,还是必须要深挖行业,因为竞争越来越激烈。

我最早在2005年做消费时,都是4倍PE去买这些百货公司,那都是黄金时代。等到双汇的时候就要12倍的PE,那个时候就觉得已经很贵了。到京东的时候就没有PE了,只有PS,等到滴滴、美团时,连PS都没有了,因为是负毛利,所以一定是水涨船高的,怎样在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投资环境下找到自己的制胜之道,这是件很重要的事。

我们总说要做时间的朋友,作为GP,我们也研究我们的业务逻辑、业务战略,什么事能够使我们的业务是时间的朋友。我认为行业认知、我们在行业里跟这些顶级企业家的长期信任、我们对于不同资产类别风险调整后收益的判断,这些都是长期积累的。

我同意这个观点,要不然就做越来越大的跨品类的基金,要不然就深挖行业。我们观察了美国成熟市场几十年,比如在美国,除了黑石、KKR这些千亿级的基金以外,中间还有一批200亿到600亿的基金都是直投企业服务的,越来越专注做行业。

2010年间VC代表:创新工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开复

2010年间VC代表:李开复先生曾在苹果、SGI、微软和Google等多家IT公司担当要职,2009年9月从谷歌离职后创办创新工场,并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成立十年来,创新工场所投项目包括豌豆荚、摩拜单车、旷视科技、米未传媒、VIPKID、知乎、第四范式、Momenta等多个项目。

每一次的募资难,都像是退潮,很多裸泳的人就露出来了。其实我倒不觉得过去是募资难,而是过去的几年募资太容易了,这本不应该是一件容易的事,募资的容易造成很多不该募成的基金募成,中国的市场不能容纳这么多基金存在。

任何经济困难的时候,大家都要找安全的岗位,所以那些著名的基金便成了安全的港湾。至于著名基金的多元化变革,我觉得只要不跨越自己的核心优势应该都是可以的,假如一个天使基金现在想去做PE,那一定是做不成的,要围绕自己的核心优势做扩张,比如技术、资产管理等。

中小型基金收缩赛道也有它的道理,如果它真的是某个领域的专家,那么可以现在专注来做某个领域,稳扎稳打,未来再想扩张的事。如果只是炒炒热度,例如现在医疗很热、AI很热、教育很热,就跑来做什么,或许一时可以靠热词拿到钱,但它并不具备自身的核心优势,反而走不长远。

我认为,长期来说,每个行业都会有它最黄金的时期,但是慢慢地都会饱和,所以只做一个领域或一个主题,未来一定会面临这个问题。但是先去做,因为你目前有能力专注来做。还是那句话,什么事情是你能做别人做不了的,你就去做它。

专注消费品投资代表:天图投资管理合伙人冯卫东

专注消费品投资代表:冯卫东先生于2002年加入天图投资,目前担任管理合伙人、CEO、首席投资官。作为创始合伙人之一,冯卫东主导或参与决策了天图绝大多数项目的投资,包括周黑鸭、百果园、汤城小厨、奈雪の茶、鲍师傅、小红书、江小白等。

寒冬下,投资机构受到的压力甚至比创业者受到的压力还要大,因为投资机构就是做募投资生意的创业者。

这两年寒冬持续的时间比较长,一多半的GP都发展不了新基金,有的可能只发展了第一期,就再也没有第二期了。头部的投资机构的资源相对来说好一些,总体上还是能够把基金坚持下去的。天图这两年也持续有新的基金成立。

人民币基金代表:普华资本董事长曹国熊

人民币基金代表:曹国熊先生为普华资本董事长、头头是道基金创始人、经纬人民币基金创始人。有着逾十四年丰富的境内外资本市场投融资经验,于2004年创建了普华资本,管理资本逾百亿人民币。曹国熊先生的经典投资案例包括陌陌科技、喜马拉雅FM、360金融、快的打车、有赞、华通医药、创业黑马等。

以我们为例,我们每年的投资金额大概在20亿左右,这个今年变化不大。但我们越来越往产业深处走,有越来越多自己孵化的项目,一路加码持有,深耕产业。我们觉得寒冬中更要出手,明年还会增加口袋深度,扩大投资金额。

我们更看重投前,研究非常重要,我们自己攒公司,鼓动业内资深人士一起创业,很多创业的点子都是来自于我们,如果没有深入行业、对某些细分行业有深刻理解和资源的话,是没法儿做这事的。

二手信源参考:

2019《GP生存发展报告》 母基金周刊

《VC行业大起底:如何活下去成了95%的机构要考虑的问题》 洞见资本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