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30年风雨,雷军终于实现了他的「英雄梦想」

风马牛 2019-11-23 09:31

编者按: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冯仑风马牛,作者风马牛,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天才之所以是天才,绝不是我雷军这样的凡夫俗子靠勤奋所能达得到的,但是我仍然有一点点不死心。」

11 月 18 日,金山 WPS 代表中国第一家标准企业 SaaS 服务在科创板挂牌上市。

在全员公开信中,雷军写道:31 年前,求伯君在深圳一间酒店闭关几个月写出第一版 WPS 时,就注定了金山的英雄梦想。31 年来,金山一直肩扛民族软件大旗,即便是在最艰难的时刻,也从未放弃。英雄都有改变世界、中流砥柱的使命担当;英雄向往历经磨难、浴火重生的史诗历程。WPS 和金山的历程,就是一个坚持梦想并最终取得胜利的励志故事。

1991 年大学毕业后,雷军坚定地要到北京来发展,他觉得北京较之武汉,信息要灵通很多,市场也要大很多。当其他同学选择了深圳和广州,说那里钱好挣的时候,他没有丝毫的心动。

毕业起初,雷军被分配到北京近郊的一个研究所。上班的第一个月拿到的工资比身为公务员的父亲要多出几倍,这在当时是很难想象的事情。但是,他并不适应研究所的氛围,每到周末总是爱往中关村跑。

雷军生命中的一个转折点出现在 1991 年 11 月 4 日,他说自己永远记得那一天。在一个计算机展览会上,雷军见到了梦寐以求的偶像求伯君(金山软件创始人、中国第一程序员)。雷军描述道:那时求伯君应该只有二十六七岁,他高大英俊,一身名牌,身穿一件黑色呢子大衣,走路带风,就像明星登场一样,从我身边擦肩而过。那一瞬间我觉得金山的程序员真牛。我当时真是有些被震撼了,就觉得那就是成功的象征。

没过多久,雷军再次见到求伯君。这回,求伯君在北大南门的全聚德烤鸭店主动请雷军吃了一顿烤鸭,并在席间力劝雷军加入金山。彼时,雷军没有立刻答应,回复说考虑一天,结果第二天就决定加入金山了。雷军说:我觉得在金山写程序,能够成就功名伟业,我应该加入这样的集体,所以我第二天就毫不犹豫地加入了金山。

1992 年初进入金山后,雷军瞬间有些失望,他发现自己有点被忽悠了,金山只有 5 个人,他是第 6 名员工。但同时,雷军内心也很激动,虽然只有 5 个人,可是那 5 个人都是非常优秀的程序员。金山在早期有着极其浓厚的程序员文化,那时候就是「万般皆下品,唯有程序高」,所有人都狂热地喜欢写程序。在一篇文章中,雷军还写道:等我加入了金山之后,我才想起求总没跟我说拿多少工资多少股票,我是上了一个月的班才拿了 2000 多元工资,当时我绝对是被求总成功的程序员形象打动了。

为了那种成功的感觉,雷军加入了金山,并喊出了「求伯君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的口号。如果说《硅谷之火》给雷军指明了榜样,美国之旅让他看到商业巨大的能量,那么,求伯君则带给他一个企业家的梦。这三件事共同构建了雷军最初的梦想——成为知识英雄,缔造一家像苹果公司一样伟大的科技公司。

在金山,雷军有这几个标签:聪明、勤奋、有趣。猎豹移动董事长、 CEO 傅盛回忆:雷军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大二时的作业,就被母校武汉大学直接编进教材了。雷军第一次见我,手里拿着一个小本,说要请教如何做产品,我说什么,雷军全写下来。

除了聪明外,雷军又有多于常人数倍的勤奋。他被业内人士称为「劳模」,曾经 72 小时不睡觉连续写程序,在很长时间里他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有记者这样记录:雷军曾经给我多次演示过他的闹钟。不论多晚休息,第二天早上 8 点他都会起床。要知道,雷军的睡眠其实很不好,他有轻度的神经衰弱。雷军自己也曾表示:我能体会到孤独的时候,就是我小时候写程序的时候,经常写通宵,然后在凌晨四五点的时候,累了站起来看看窗外,发现整个世界都在睡觉,然后你还在写程序,觉得自己好伟大。

关于有趣,金山办公董事长兼 CEO 葛珂描述道:雷军喜欢滑雪、擅长围棋(读书时拿过两届围棋冠军)、还热爱古董。他刚学滑雪就到阿尔卑斯山。雷军滑雪是在挑战自己,做什么都要做最好,他是天生的完美主义者。雷军自己也曾说过:假如我不当企业家的话,我想去做一个滑雪的极限挑战者。比如到高山,到沙漠,到草原,各种各样的地方去滑雪,然后在没有雪的地方滑雪我觉得很酷。另外,雷军的灵动和口才非常好,他跟王源说,「我没有写过诗,但有人说我写过的代码,像诗一样优雅。」当然,雷军还跟前金山同事、 B 站董事长陈睿调侃说,「在 B 站上大家曾经评选我为灵魂歌手,同时也是 B 站最出名的歌手之一,他们告诉我的时候吓了我一跳。」相信上过 B 站的,都听过雷军的那首《 Are you OK 》。

2

1993 年,在香港金山公司与北大方正集团合资成为方正(香港)公司之前,张旋龙个人为求伯君提供资金,成立了珠海金山电脑有限公司。一年后,求伯君又成立了北京金山软件公司。那时候求伯君把雷军从珠海调到北京,让雷军牵头组建北京金山开发部。此后,雷军召集了 20 多名顶尖程序高手,在北京四季青一个小四合院里开始写程序。这一写就是好几年。

1994 年,在市场占有率一度高达 90% 的 WPS 遭遇了竞争对手的强烈攻击。面对盗版 WPS 盛行时,求伯君还挺高兴,他底气十足地说:事业和金钱无关,我只希望我们的软件能运行在每一台电脑上。如果从开始就想着怎样赚钱,我也不会有今天。但这话没说多久,求伯君便意识到事业与金钱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随着微软等跨国软件巨头纷纷逐鹿中国,令风靡一时的各种中文处理系统几乎全军覆没。当时业界感言:微软之下,寸草不生。这一回,求伯君彻底被「震」醒了。

为了迎战微软,金山几乎倾尽所有,让雷军牵头研发了一款类似于 Office 套件的产品,叫作盘古组件,里面有 WPS 、电子表和字典等。为了这个盘古组件,雷军可谓废寝忘食,倾注了几年心血。结果「盘古」没能开天辟地,在市场中遭遇惨败,研发、宣传经费血本无归。同时,在微软挺进中国的当口,金山的 WPS 也在市场中迅速溃败。有不少人都把这一次的惨败归因于金山决策层决策失误,这一点,雷军并不否认。他坦言:当时的金山还没有足够的能力与微软抗衡,失败只是早晚的差别。我们在 Windows 上的动作太自负了一点。

金山衰落的速度,几乎可以和它成名的速度媲美。1994 年还如日中天,转眼便折戟沉沙。据金山元老董波回忆:1996 年是金山历史上最艰难的日子,差点倒闭。200 多人的公司,当时走得只剩下十来个人,账上也只有几十万元人民币。

实际上,在加入金山之后,雷军有很强的成为第二个求伯君的愿望,但这次的失败,让雷军彻底懵了,一下子迷失了方向。雷军说:那年,我失去了理想。没有理想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是最郁闷的事情。雷军和许多金山人一样,开始为自己的前途担忧。1996 年 4 月,雷军向求伯君提出了辞职,但被求伯君劝了下来,求伯君给了他半年的假期。

在这段人生最灰暗的日子中,雷军排遣失败感的方法是蹦迪。他觉得,「只有那种重金属的震耳欲聋感才能让我什么都不去想。」此外,雷军还喜欢泡在 BBS 上与别人比赛发帖子。雷军回忆说,「那是一个互联网混沌初开的年代,那是一个青春的理想和热血沸腾的年代, BBS 和 Email 几乎主宰了全部互联网。我玩 BBS 的时候,丁磊和马化腾他们是我们的站长,一个是深圳站,一个是广州站。周鸿祎大学刚毕业,他来北京第二顿饭是我请他吃的,跟刚求职的小孩一样,可那时候我已经出道六七年了。」

1996 年时,雷军曾在 BBS 上发了一篇很有名的帖子——《程序人生》。其中这样写道:我并非天生喜欢电脑,上高中时也没有想过程序员的生活。我学电脑非常偶然,小时候的一个好朋友上大学时选择了电脑专业,为了和这个朋友有更多的共同语言,我也选择了计算机系,开始步入程序人生的道路。写程序简直是在自杀,巨费精力巨费脑子巨累。但我爱编程这个工作,可以肯定我会干上一辈子,虽然我没有打算一生只干这一件事。

休假半年后,雷军重返金山。金山官方的说法是雷军内心中对梦想的追求,使得「理想主义」的激情战胜了短暂的彷徨。但我更愿意归功于雷军对编程的喜好。一个人在最低谷的时候,兴趣是最容易让人回归本性,透彻人生的。

在雷军经历低谷的同时,求伯君的压力可谓更大。当时微软向求伯君伸出了橄榄枝,以 75 万美元年薪为条件,站在人生十字路口的求伯君拒绝了。他说:微软的这次求贤,是想让更多中国本土的人帮它去占领中国市场。如果接受了诱惑,似乎会背上「汉奸」之嫌疑。更重要的是,中国要有自己的民族软件企业,如果这样一去,我们的一杆旗帜就倒下去了。

坚持下来的求伯君和雷军准备卷土重来,但谈何容易。在资金和人员都欠缺的情况下,雷军提出了要生存就必须转型,同时发起了「游击战」、「阵地战」、「以战养战」的策略,带领金山进军杀毒等领域。可是,当时对 WPS 一往情深的求伯君和雷军还做了另外一个决定——重新开发新版 WPS 。在这种情感的驱使下,求伯君还把张旋龙(金山创始人)送给他的那套价值 200 万元的别墅卖了,与雷军等所有主力员工没日没夜地开发 WPS97 。

1997 年,金山新版 WPS97 面世,公开挑战微软,获得巨大成功。以至于央视《东方时空》要在盖茨来中国的当天把求伯君和雷军请去,面对面地谈 WPS97 如何抗击 Word 。在母校武汉大学做推广时,雷军和学生一起喊口号:我要用未来十年和微软来一场豪赌。

雷军当年的豪情,却使他错过了互联网发展最黄金的阶段。没过多久,腾讯、阿里巴巴、百度相继成立,甚至连还在方正写程序的周鸿祎也都放弃软件业,带着几名员工创办了北京三七二一科技有限公司。回顾在金山的经历时,雷军说:坚持做 WPS 让金山跟互联网擦肩而过,而金山后来所有的艰难痛苦,跟这个决定密不可分,包括后来金山杀毒软件面临 360 免费挑战时的困境。我很内疚,那个决定是我当时做出来的。因为输了不服气,要扳回来,所以把所有优秀的人才都派去做 WPS ,所有「以战养战」赚来的钱全部用来养 WPS ,这让当时的金山,背了一个巨大包袱在长征。后来我反复复盘,假如我们不做 WPS 呢?当年的那个决定叫做「不顺势」,顺势就应该做互联网。关于此事,一位金山老员工评价:雷军是守正出奇的人,最大的优点是善于生存、合作,善于发现和创造,但不善于抢夺和征服,内心瞻前顾后。

3

1998 年,在联想 1+1 的缔造者许志平和美国太平洋投资基金林刚的帮助下,雷军意识到风险基金的介入是中国软件腾飞的催化剂。被启发后,雷军找到了柳传志商谈。同年,联想集团入股金山,成为金山的大股东,金山公司重组。雷军说:我很感激 1998 年联想投资金山。联想是在金山相对比较宽松的软件文化中,注入一些比较严谨的东西,使我们坚定了我们做世界一流企业的梦想,一步步往前走。

公司实现重组后,求伯君在管理上遇到很多挑战,他自己不想管,雷军也不想管,于是决定去外面物色一个 CEO 。结果找了一圈,实在没有合适的。最后没有办法了,求伯君就说:雷军你来管吧。雷军回复:这样,我先干着,我先当总经理,如果找到比我好的我们再换人就可以。

成为金山总经理那年,雷军 28 岁。当时,周鸿祎把自己与雷军的交往定义为「很长时间的仰视」,并用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词来形容雷军——「人中龙凤」。

在一篇自述中,雷军写道:我 28 岁,就成为了金山的总经理,这应该是一件非常荣光的事情吧?当这个消息出来之后,我父亲跟我打了个电话,说看到你当了总经理,我很担心。说总经理啊,看起来很光鲜,其实啥也不会,啥也不懂,就跟万金油一样,还是搞点技术靠谱。我父亲跟我讲完以后,我的心情很沉重,但是我又答应了求总当总经理,那怎么办呢?于是我白天当总经理,晚上加班干程序员,当了好几个月。当时心里还在想,我有没有可能在当总经理的同时还能把程序员干好?在我做着这样一个美梦的时候,一个意外的事情发生了,有一个人推了我一把,从此金山少了一个好程序员,多了一个不怎么样的 CEO 。出了什么事呢?我们公司来了一个同事,这个同学叫刘光明,把我的电脑不小心给格式化了,连备份硬盘都格式化了,断了我的后路,从此走上了当 CEO 的「不归路」。

雷军并不是一个天生的管理者,正如他自己所说的,他不是天才。雷军上大二的时候,有人请雷军作反病毒讲座。他准备了好几页纸,两小时的讲座,上去 15 分钟就把讲稿念完了,不知该讲些什么,就把那份讲稿又从头再念了一遍。也许仅仅依靠学习,雷军永远成不了人们心目中的优秀管理者,但是,加上一点点不死心,就足以让他在中国 IT 界留下自己的名字了。

当时,外界还有传言,联想与金山存在对赌协议,如果雷军在 1999 年底完成不了任务的话,金山将逐步演变成联想的软件事业二部。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后,雷军开始拼命工作,并发誓要成为中关村最好的 CEO 。

那时候,金山激情四射,公司门口,醒目的横幅写着:我的青春,我的金山;让我们的软件运行在每一台电脑上。雷军像写程序一样,鼓励员工一个人干一个半人的工作,常把庆功会搞得激情澎湃,但另一方面,他从不怎么表扬人。在一次大会上,雷军说:我们是一支来自沙漠的雄师,怀揣梦想,敢于拼搏,要有勇气和决心去打造金山软件帝国。据员工回忆:公司一旦确立一个业务方向,包括前台、司机在内的所有员工都嗷嗷叫,大家泪流满面,一起高唱军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金山是一家传销公司。

在雷军带领下的金山,所有的人都被一种激情感染着,金山所在柏彦大厦 20 层深夜的灯光成为北四环夜晚一道不灭的风景。最终,雷军成功完成「对赌」任务。

古人云:逃过劫难,终有大成。2000 年底,公司股份制改组后,雷军出任北京金山软件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由此彻底完成向高级管理者的真正转型,留任半退休状态董事长的求伯君,开始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4

2000 年前后,雷军经常出访海外,那时候他确立了一个思路,金山想做大市场,必须得多元化。他表示:纯粹的通用软件公司到今天为止没有任何一家上市。因为没有长大的环境,这是一个艰难的行业。有人希望我们做「中国的微软」,这是对我们的期许,但中国不可能产生微软,至少从今天往前走是不可能的。如果有,我们没抓住是我们失误,关键是「不可能」。

此后七年,在雷军的努力下,金山从单一办公软件转战工具软件,从工具软件转战杀毒软件,从杀毒软件转战网游市场。雷军把金山从一个单产品、传统的软件企业转型成为一家产品线丰富、国际化拓展攻势猛烈、深合互联网时代发展规律的新锐互联网公司。这是金山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

雷军的转变,还体现在他 2000 年牵头创办的电子商务平台卓越网上。2004 年时,淘宝网刚刚成立 1 年,京东刚刚转型做电商,卓越网已经是 B2C 电商第一。可是,卓越网当时仍然处于亏损状态,而且看不到什么时候能盈利,金山作为主要投资者不愿往里砸钱了。无奈之下,雷军最终以 7500 万美金的价格把卓越网卖给了亚马逊。

后来雷军反思道:我卖这个公司的时候,心疼了半年时间,跟卖儿卖女的感觉一样,真的很不好。我后来强迫自己不在卓越网买书,当做不认识一个叫卓越网的公司。在卖公司的半年时间里,我在想,自己也不比别人笨,至少也比别人勤奋,为什么我做个企业就这样磕磕绊绊?为什么马云挺容易,陈天桥也挺容易,虽然他们也有困难,但比他们艰难的公司比比皆是。后来,我找到了答案。这个答案是四个字:顺势而为。顺势而为讲的是什么呢?孙子兵法里提到,在山顶上有一块石头,我顺势而为,跑去踢上一脚,剩下的事情不用做太多,它自己就滚下来了。这就是我理解的,在对的时候做对的事情,过去,我曾觉得很多成功创业者是靠运气。

尽管雷军在不断转变,但许多人认为金山是「小老树」企业,出名很早,但 20 年来终究没能长大为一家大公司,远不如后来快速成功的腾讯、阿里、百度。曾有内部员工描述:金山软件做决策总是慢半拍,做词霸、毒霸、网游都是跟进者,而不是领导者。同时,在每个业务领域都不是市场份额第一。

实际上,在决策中缺少果敢和冒险,一方面与金山有 WPS 的大旗要扛,从而一直选择「以战养战」的战略有关;但另一方面,与公司被上市拖疲了有非常大的关系。

雷军曾公开表示:从纯商业角度讲,做 WPS 办公软件是「犯傻」的事情。十多年来,金山不惜从网络游戏、杀毒软件、翻译软件上赚来的钱贴补 WPS , 不论它多么孱弱,却从未被抛弃,因为 WPS 是中国软件的一面旗帜。只要金山还叫金山,我们不会改变原有的责任,这块业务甚至不用赚钱也可以。关于坚持做 WPS ,求伯君也解释过:人要为理想,同时也要求生存;为了生存,就要讲策略;讲策略,是为了理想的实现。

关于金山上市,雷军在一次回忆中说:1999 年金山开始启动上市这件事情的原因也蛮简单,中国上市的公司在 1999 年很少,互联网泡沫又起来了,大家都在谈 IPO 。那时年幼无知,被人一忽悠就准备去上市。我们当时的业绩肯定比新浪、搜狐要好,这些公司都亏损得一塌糊涂。金山在那个阶段已经是相当有实力的公司。然而没想到的是,由于种种原因,这个过程持续了 8 年,金山 5 次谋求上市未果,一场短跑最终搞成了马拉松,导致整个金山都被上市拖疲了。

「很多公司为上市准备拼命的业绩冲刺,尤其在上市过程中这不能做,那不能做,带着手铐、脚镣在跑步。金山这一跑跑了八年,绝大部分公司都被上市拖垮了。知道为什么?你带着手铐、脚镣你能跑得过同行吗?一定跑不过的,可是金山居然跑下来了,只有我这个位置才感受特别深刻。大家说你为什么慢,网络游戏那么大市场,金山那么早就开始做游戏,是那个时候我们锁着脚镣,跑不动。我们公司还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和不足,这些不足我们没看到吗?只是没有时间没有机会去看。这种疲惫很难用语言表达,我觉得是身心疲惫,无论是体力上的还是内心深处的疲惫。这期间有很多优秀的同事选择离职,就是因为他们在金山工作得非常努力,他们付出了很多。有时候付出过多以后,没有得到回报,因为 IPO 是兑现我承诺的机会,这个承诺一直没有兑现,大家付出的越多,反弹得越厉害,很容易形成情绪。带着手铐脚镣的长跑,能够跑下来的人,都是对这个事业充满极度的信任。」雷军说。

5

耐心总会有回报。

2007 年 10 月 9 日,金山软件终于在香港成功上市。彼时,雷军才发现金山的市值只是一家主流互联网上市公司的零头。当时所有人都认为金山是家网游公司,因为网络游戏已经占到金山业务总额的三分之二。

公司上市的那天清早,雷军把秘书准备好的官方文本扔到了一边,花了两个小时重新给金山全体员工写了一封感人至深的公开信。在信中,雷军写道:19 年春去秋来,时间没有在我们脸上留下印记,我们依然年轻、充满活力和激情……一路上有你,苦一点也愿意,一起哭过笑过的兄弟们,让我们一起举起庆功的酒杯,一起为我们自己大声欢呼:我们上市了!

同一天,有一位加入金山八年的员工给雷军发来一封邮件。邮件中写道:八年前我加入金山时就听说公司要上市,每年过年回家都要跟我父母讲,结果最后连我爸都不再相信金山要上市了。

面对媒体,雷军感慨道:女人最难的是生孩子,男人最难的是上市。在国内 IT 界上市公司中,金山是走得最艰苦的一家。但我相信,金山会成为一家世界级的企业。16 年来,我和求伯君、张旋龙没吵翻、没分家,我想这在中关村或许是一个奇迹,我觉得我们三个人的配合才有了金山的今天。话音刚落,雷军的眼眶便红了,他一个人走到窗前,眺望远方,就连旁边求伯君和他说话都没有察觉。

在金山上市答谢晚宴上,求伯君说:金山这个大厦,张旋龙是买地的,雷军才是真正盖楼的,我不过就是挖个地基的而已。

走完曲折上市路后,金山人心怀感慨与感动撰写了《梦想金山》一书,将金山软件的 20 年总结为「一个坚持梦想的创业故事」。

6

金山上市之后,雷军累了。这样的时刻对「劳模」雷军来说十分罕见。在金山的 16 年中,他每天坚持十几个小时的高强度工作。于是,金山董事会决定给雷军放 4 个星期的长假。

雷军回忆说:我从 22 岁到 38 岁,在金山干了整整 16 个年头,这中间的压力很难表达,像马拉松一样。原来是一个目标,只要把公司做好,并且完成 IPO 。其实 IPO 只是企业发展的一个阶段,但对我来说却像攀登珠穆朗玛峰一样。原来以为只是累了,但是休假四周后还是身心疲惫,这是真心话。

雷军所谓的身心疲惫,准确来说应该是雷军内心一直有梦,但没有实现导致的。综合多方报道来看:如果说求伯君代表着金山的 WPS 时代,那么雷军则代表着整个金山。过去的经历已经证明了雷军的优秀,但鲜有人知他的内心多么渴望卓越。雷军自进入金山那天起,就志存高远,渴望做一家伟大的企业,但那时候他一直活在他那一代人的宿命里。雷军起初一直接受一套「三好学生」的规范,从未对金山那套规划和体系产生过任何怀疑,甚至在很长时间内把求伯君当做偶像。结果在他的身上充斥着金山和求伯君的各种印记:谨小慎微、兢兢业业、以技术为本、从不冒进。等到雷军开始频繁去国外考察优秀企业时,才发现外国的「月亮」真的比中国「圆」,那一刻,雷军崩溃了,他发现自己这一代人挺可悲的。也就是从那时起,雷军对金山的那套体系开始在心里产生了怀疑。这种怀疑到后来,就衍变成了对金山的商业道路和价值体系的质疑。雷军在接受采访时,曾明确表示,「在金山后期我就觉得不对了,当你坚信自己很强大的时候,像坦克车一样,逢山开路,过河架桥,披荆斩棘。但是当你杀下来以后,遍体鳞伤,累得要死,你在想,别人成功咋就那么容易?」

在雷军心里,对金山的感情应该很复杂。雷军曾以为金山可以承载他的梦想,于是在一件事情上争取了 16 年。结果金山培养了他,但并没有成就他的梦想。事实上,金山有过成为互联网巨头的机会,卓越网就是其一。但当时,雷军无法说服公司董事会。有一次,马化腾甚至找过雷军,洽谈把 QQ 出售给金山,但也未果。在接受《财经》采访时,雷军表达了自己在金山的这种窘态——「当你发现不对,你不敢说,不愿意承认,很纠结。你也大可逆天,破釜沉舟,但是却会失去人和。」

尽管公司上市后,雷军休息了一段时间,但面对落空的梦想,雷军很难在金山继续实现。再加上巨大的压力迫使他喘不过气来,雷军怕辜负了刚刚取得重大进展的金山,最终选择了离开一线。

2007 年 12 月的一个深夜,雷军在金山的办公室中,用一种复杂的心情,写下告公司全体员工的邮件——「目前,公司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稳定、持续成长的新阶段。我非常感谢求总,感谢董事会,也特别感谢和我一起并肩作战多年的战友们。今天,我要告诉大家一项重要的决定:我决定辞去 CEO 等日常管理职务……」零下十几度的气温似乎冻僵了一切,但并没有使雷军的意识变得迟钝。发完邮件后,他掐灭手中的烟头,背起双肩包走出了金山。16 年,这个男人硬生生将自己浇灌成互联网界的「活化石」。在所有人都欢呼胜利的时刻,雷军却悄然放下自己掌管多年的权力,在业界的震惊中完美地谢幕。

在雷军辞职的记者见面会上,求伯君的心情非常复杂。他把董事会对雷军任 CEO 期间的评价念了两遍:雷军一直任劳任怨、呕心沥血、超负荷地在工作,把金山软件从一个勉强维持生计的小作坊带入了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上市公司,这期间付出的艰辛实在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求伯君还补充道:一个月前,雷军说他要辞去 CEO 等具体管理职务时,我也很惊讶。我们一起聊过很长时间,有时候甚至是整夜的交流,慢慢地我理解了他的想法。我们都是减肥减不下去,雷军却日渐消瘦,衬衣领子从 42 号减到 38 号, 16 年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工作,他真的太累了。我们一直身在局中,对金山的具体业务付出很多精力,并且因为感情因素,往往会影响到公司的决策。雷军需要从繁杂的管理业务中跳出来看金山,也许能够更科学一些。关于雷军离开金山一线,张旋龙也表示他的不忍心:刚开始我很生气, 16 年来第一次对他发了脾气,但是后来我想,我们真的不忍心,这样下去真的对不起他。

雷军的退隐,留给金山更多的是感伤,半退休状态的求伯君不得不披挂上阵,等待他的是股价下跌、内部矛盾重重、大量员工出走等无尽的烦恼。据金山一位老员工描述:我的内心很痛苦,雷总走了,金山当年的梦想遥遥无期,一起奋斗过的兄弟都四散逃窜,自己又无能为力,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了。

7

在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雷军表示:大家认为我是工作狂,其实我读书时拿过两届围棋冠军,滑雪时也玩过很多高级滑雪道。卸任 CEO 后,我可能会先去徒步。

2007 年退隐后,做一个快乐的天使投资人是雷军的第一次蜕变。在离开金山一线的 3-4 年间,雷军陆续投资了凡客诚品、乐淘、拉卡拉、多玩、UC 等 20 多家创新型企业。据当时媒体报道,雷军旗下投资的这些项目资产估值达 200 亿美元之巨。更重要的是,雷军投资的这些企业从未失手过,都获得了非常高的回报率。

关于投资的秘诀,雷军总结道,「我投资的全部是创业公司,在投资领域,我们只干这三个:第一,电子商务;第二,移动互联网;第三,社区。具体的投资法则又有三条:不熟不投、只投人不投项目、帮忙不添乱。在具体的公司上,我们又有三个要求:第一条,看五年、想三年、认认真真做好一两年。第二条,在对的时候做对的事情。第三条,顺势而为,不要做逆天的事情。」

在一篇文章中,雷军还谈到自己坚持投资的这几个领域,起初没有人信。后来他终于发现有一个人跟他想的一样:孙正义。彼时,雷军表示:我喜欢跟世界巨头角逐,这种挑战让我兴奋。要不成为世界级的公司,要不在 5-10 年后遭受灭顶之灾。要么不做,要做就做最好。

尽管非常成功,但做投资人这几年,雷军从来没有把自己定义成为一个成功者,他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在接受采访时,雷军说:退休后,我不要司机,没有秘书,没有办公室,就是双肩包,也不开车。在北京打车很困难,一打要打 30 到 40 分钟,每天去见很多初创的创业者。我今天的状态比上不足,比下略有小成。我最大的优势就是我比别人创业时间多,比别人吃的亏多,比别人吃的苦难多,比别人失败的经历多,所以,我最大的愿望是帮助别人少走一些弯路。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就办过小公司,后来也多次创业,创业过程中很多人帮过我。 1998 年在我们相当困难的时候,联想的柳传志柳总决定投资金山,最终挽救了金山。可是,我不能帮柳总做什么,柳总也不需要我的任何帮助,但是我可以用我的能力,去帮助更多需要我帮助的人。不管是做企业还是做天使投资,我都抱着一个简单而快乐的心态,做企业就要万事和为贵;做天使投资就是要把好的想法变成现实,实现目标是最让我兴奋的东西。

据雷军身边亲友描述,做投资人这几年,雷军开心了很多,仿佛找回了自信,重燃当年梦想。结果到了 40 岁时,雷军又困惑了。

2009 年 12 月 16 日是个雪夜,雷军和毕胜、黎万强、李学凌等朋友一起喝酒到很晚,最后雷军才开口说今天是他 40 岁的生日。在聚餐期间,雷军一直在思考命是什么?他说:有天晚上做梦醒来,觉得自己好像离梦想渐行渐远。我在大学读《硅谷之火》的时候,就想创办一家世界一流的企业,想做一件伟大的事情。我四十岁前已经干了不少事,卓越卖了、金山上市了、天使投资也不错,但我迷茫了, 18 岁的理想一直没有实现,觉得心里不踏实。一个人能够消费的财富是有限的,唯有理想才是保持后劲和激情的动力。缺乏方向的生活会让人觉得很郁闷,而理想不但让人充实,也会使人在奋斗过程中不受欲望的干扰,在众多的诱惑面前不至于迷失方向。

最后,雷军得出:所谓命,就是在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创业者需要花大量时间去思考,如何找到能够让猪飞起来的台风口。只要在台风口,稍微长一个小的翅膀,就能飞得更高。这段话后来被雷军自己在微博上总结为:只要站在风口,猪也能飞起来。

「创业如跳悬崖,我 40 岁,还可以为我 18 岁的梦想再赌一回。」生日过后的半年里,雷军一直在寻找实现自己少年梦想的机会。他看好了智能手机的兴起,并一直在问自己是否有勇气再来一回。在少年梦想的促使下, 40 岁后的雷军最终从零开始,再上路。

2010 年 4 月,雷军创办了小米,又一次蜕变成了「雷布斯」。关于小米,雷军坦言:其实我觉得下定决心做小米,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其实焦虑过很多的事情。为什么呢,因为如果干砸了,我就晚节不保。但痛苦归痛苦,我用各种方法克服了我对再次创业的恐惧、对再次创业失败的恐惧,然后创办了小米。我坚信小米公司会很有前景,因为我们找到了一个台风口,这个台风口就是智能手机的兴起。我心里想得很清楚,小米是我这一辈子创办的最后一个实业的公司。我想了半年多的时间才下定决心,不管这次创业成与败,我不能让人生充满遗憾。我一定要去试一下,看自己能不能创办一家世界级的技术公司,做一件造福世界上每一个人的事情,所以我下定决心要做这件事情。当时我说服自己,在刚开始的一两年的时间里,要极其低调,高度保密,脚踏实地,直到把产品做得差不多了,我们再站出来讲。我对小米的员工们说,我们刚创业,没有什么可失去的,我们就是一无所有,我们是无产者。

8

卸任金山软件 CEO 几年后,雷军每天都在反思。在微博上,他曾写下:要想大成,光靠勤奋和努力是远远不够的。过去金山的事,鲜有我没有掺和的,二十二岁的金山没有大成,有我一份不可推卸的责任。

反思几年间,雷军让自己受益良多,他还将反思结果总结为五点体会:一、人欲即天理,更现实的人生观;二、顺势而为,不要做逆天的事情;三、颠覆创新,用真正的互联网精神重新思考;四、广结善缘,中国是人情社会;五、专注,少就是多。

尽管雷军已经离开金山一线,但他一直是金山的副董事长和主要股东,雷军对金山有着非常深厚的情感。他曾感言:在过去的三年里,虽然我努力将金山放到内心深处,但是每次走进金山办公室,每一次看到金山的同学们,每次在媒体上读到「金山」这两个字,都会心潮澎湃。无论我多么的克制,但是我知道,金山在我内心深处是永远挥之不去的。雷军有一个基本的出发点是,如果金山有任何困难和问题,都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接受采访时,他还表达过:说的夸张点,我都愿意为金山赴汤蹈火,一度把金山看做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2010 年 11 月,金山遇到了非常大的困难,离开一线三年的雷军实在忍不住了,他第一次出现在金山的员工会上。雷军感慨万千地说:我们已经是祖父级的公司,时代已经从 PC 时代转型到互联网时代,在这个时代,我们都落后了。大家可以反思一下:我们整个公司的机制、决策流程,包括我们各级的管理者思路是不是真正的互联网化了?2004 年,我曾经在公司掀起了互联网转型的革命,但是,我不知道大家是否真的理解什么叫互联网。我想,我们只有来一次自我的革命,才能实现凤凰涅槃;我们只有打烂所有的坛坛罐罐,我们才会重新变得强大起来。现在,不仅仅需要各位有勇气,有信心,我们还需要有策略。第一,我们坚决把毒霸团队变成独立运作的公司;第二,进行基因改造,让我们从传统软件公司的 DNA ,变成一家优秀互联网公司的 DNA 。

9

仿佛一夜之间,曾经远离的雷军,重新回来了。2011 年 7 月,退隐江湖的雷军再次站到了舞台中央,出任金山董事长。

雷军说:2010 年是求伯君管理金山压力最大的时期,那时候我创办小米没多久,求伯君就开始各种动员我回金山, 2010 年底达到了一个高峰,基本上两到三天就会联合张旋龙找我一次。他们是我的老板、大哥,你说他们找我谈心,我能说不去吗。这场「谈心」持续了半年,在求伯君、张旋龙的「情感」轰炸下,雷军实在没有办法拒绝,最终接下了这个重担。雷军接受的理由有三点:一是他与求伯君、张旋龙二人有着 20 年的深厚感情;二是很多金山同事之前跟着他干了十几年,有一种信任存在其间;三是雷军对金山的情况非常熟悉,作为一个老金山人,希望金山能够成为一家一流的公司。关于雷军接受的理由,前金山软件品牌公关部总监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

实际上,雷军要重返金山一线这件事没有那么容易。当时他实在太忙了,小米正处于关键的创业期,自己又投资了 20 多家公司,并成立了顺为资本,雷军一度非常痛苦。可既然已经接受了金山的重担,他只有义不容辞。为了对小米负责,雷军还挨个和小米合伙人商量自己是否回金山一事,最终获得了一致的支持。据黎万强回忆:有一次我去找雷军,他掏出手机给我看求伯君的短信,短信说雷军如果不回来,金山可能不行了。雷军问我,回不回?关于重返金山的痛苦过程,雷军在接受采访时感叹:我经常说企业绝对不是人做的事情,大家不在那个位置上无法理解那个位置上的压力,大家看到的是表面风光,其实每个人内心都很煎熬。

雷军出任金山董事长的那天,求伯君面对媒体称:我想了很久,自己快 50 岁, 20 岁开始闹革命,现在差不多 30 年,想做一个退休的快乐的人。2007 年雷军因为身体原因退出时,我临时接一下,到去年实在感觉到无能为力做下去。于是今年请老板张璇龙一起邀请,一起沟通多次,最终雷军同意出山。雷军是业界顶尖的专才,与金山软件并肩作战多年,为公司发展的成果贡献良多,对公司业务及市场环境非常了解,公司在他的领导下,一定会继续创造更骄人的成绩。面对一群记者,雷军也表态:必定全心全力继续推动公司的持续发展,把握云端技术的重大机遇,布局移动互联网,实现企业创新能力和业务规模跨越式发展,带领金山软件迈向新的里程。

求伯君被称为「中国第一程序员」,雷军则擅长商业运作和企业管理。求伯君的退位,宣告了数字英雄时代的落幕;雷军的上任,则迎来了移动互联网的元年。当时,许多人力挺雷军归来,离职的金山员工纷纷表示:只要雷军同意,我愿意回金山打工。暴风冯鑫也说:雷军是互联网行业公认的劳模,重掌金山业务后会将核心业务收拢,对金山业务会有明显的拉动作用,这对金山是极大的利好,我也有意愿在雷军旗下效力。

当然,对于雷军的表态,也有一些人存在质疑,认为「劳模」雷军真的有那么多精力么,他能干得好吗?对此,雷军回复称:大家一天到晚问董事长花多少时间,其实是一个伪命题,最重要的是要看清大方向。董事长最重要的不是挽起袖子自己干,而是要想清楚这个公司要干什么,要找到合适的人,要激励这些人去干。勤奋和努力是必要条件,但找准点以后做起来相对比较轻松。金山以前就是太苦大仇深的做事情,未来更重要的是顺势而为,不要蛮干。等我把金山全部理清楚了,我当啦啦队鼓掌就行了。我特别希望大家能用一种宽容、爱护的态度来看待金山变革。

即便如此,当时的雷军也被折腾得脱了一层皮。那时候雷军在小米、金山和顺为三家企业来回跑,凌晨两三点还经常在开会。以前雷军喜欢喝酒,但那段时间他几乎拒绝了所有的活动,即使想喝,每次也是喝几口就放下了。

雷军知道,金山担子很重,有无数人对自己寄予了很高的希望,所以只能拼命往前冲。接手金山后,雷军对金山的问题理解的非常透彻,总结为四点:一、业务膨胀;二、金山没有在市场上绝对领先的业务;三、金山的士气比较低迷;四、金山逐渐被边缘化。但同时,雷军也看到了金山的一些优势。

于是,雷军对金山高管讲,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大胆改革,步子要大、要狠。首先,雷军喊出了自己的口号:3 个坚持。一、金山要坚持做自主创新民族创业道路;二、坚持弘扬金山的使命感和文化价值观;三、坚持过去金山内部小环境的改革开放不动摇。紧接着,雷军通过「包产到户、关停并转、放水养鱼、腾笼换鸟、筑巢引凤」等一系列改革措施使得金山全面转型移动互联网,重新焕发了青春。2017 年,金山集团整体收入已经超过百亿, 2011-2017 年,金山集团整体收入年复合增长高达 47% 。这一系列成绩充分证明了雷军的能力。

回顾过去,雷军表示:有人说我是机会主义者,我说这是瞎扯,如果我都是机会主义者,那世界上就没有坚定的革命浪漫主义情怀的实践者了。我只不过是在强调,互联网的战略下棋要轻,要讲究单点切入,逐步放大。原来在金山我们讲的是艰苦创业,经过这几年现在我鼓励少干点,但要把每件事情都做到极致,做到把自己逼疯,把别人逼死,这种程度才能成功。

10

2018 年底,金山软件举办创业三十年庆典,三位创始人,求伯君、雷军、张旋龙深情相拥、欣喜落泪。

在全员公开信中,雷军写道:金山是一家有梦想的公司。历史充分证明了,金山拥有一支,打不垮、吓不倒、极富战斗力的团队,无论遭遇任何艰难都能扭转战局。30 年不懈奋斗的岁月里,我跟张旋龙、求伯君以及众多为金山奋斗过的兄弟姐妹们肝胆相照、亲密无间,这份兄弟情始终没有改变。因为我们深信,在创业这条道路上,一个人走,可能走得快,但一群人走,会走得更远。

2019 年 11 月 18 日,雷军终于实现了他的「英雄梦想」,当年让他「又爱又恨」的金山办公成功在科创板挂牌上市了。在微博上,雷军写下:从 1988 年金山创办到今天, WPS 走了整整 31 年。从 1999 年以金山办公为业务主体准备上市算起,到今天,我们足足等了 20 年。WPS 和金山的历程,就是一个坚持梦想并最终取得胜利的励志故事。期待大家的祝福。

雷军是一个执着的完美主义者,他的座右铭是「人因梦想而伟大」。18 岁那年,雷军就立志要办一家世界一流的公司,做一件伟大的事情。这个梦想直到 40 岁时,他仍然没有放弃。尽管一生历经坎坷,但雷军从来没有迷失自我、虚度光阴。我想,只有有英雄情结的人,才可以忍受这些年反复挫败带来的伤痛。正如雷军所言:乔布斯说活着是为了改变世界,因为美国人认为他们就是世界的中心,我说我活着是为了科技报国,你信吗?

参考资料:

1.《金山CEO求伯君道尽20年辛酸路》,上海商报

2.《求伯君:恒心铸就梦想》,中国网友报

3.《求伯君退休 数字英雄时代落幕》,南方都市报,高凌云

4.《金山雷军:成功富豪的简单快乐》,生意场

5.《雷军IT业「最年轻的老革命」》,中国经济周刊

6.《雷军:我和金山的「五次」上市》,中国企业家

7.《雷军:我不是天才,但是有一点点不死心》,雷军

8.《雷军:身价3亿CEO完美转身》,腾讯科技

9.《互联网活化石金山劳模雷军》,IT人网

10.《雷军微博反思录:人欲即天理 少做能多得》,雷军

11.《雷军终极反思:运气有多重要》,雷军

12.《金山创始人雷军:不变革,真的是死路一条》,雷军

13.《雷军:今天是泡沫市场 要找到吹得起猪的风口》,中国企业家网,雷军

14.《雷军:我知道金山担子很重 只能拼命往前冲》,腾讯科技,雷建平

15.《中国乔布斯雷军的蜕变之路》,中华工商时报

16.《雷军口述:如何让边缘化金山重回主流》,新浪科技

17.《雷军:颠覆自我》,财经杂志

18.《小米雷军:40岁重开始 没什么大不了》,新京报

19.《小米执行官雷军:人生就是要折腾》,外滩画报

20.《程序人生》,雷军

21.《雷军公开信:致敬金山30周年,我的青春我的梦想!》,雷军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