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印度很难出现阿里巴巴,但各赛道都会有巨头

志象网 2019-11-27 17:46

印度.jpg

编者按:本文来自创业邦专栏志象网,作者罗瑞垚。

//本文共4539字,预计阅读15分钟//

在阿里巴巴和其印度最大投资Paytm工作了近十年之后,Bhushan Patil决定自己创业。他和时尚电商Myntra(现由Flipkart所有)联合创始人Raveen Sastry,前Myntra、Flipkart高管Sanjay Rama krishnan一起,创办了早期阶段投资基金Multiply Ventures。

Multiply Ventures的第一期基金计划筹集5000万美元,目前为止,已经获得了1700万美元的投资承诺,主要来自于三位创始人的前同事。Myntra的联合创始人Mukesh Bansal和Paytm的创始人Vijay Shekhar Sharma都参与其中。

该基金希望吸引更多来自中国和美国的投资者,这是基于三位创始人的背景,也基于当前印度风投市场的现状。Bhushan和其他两位联合创始人,作为天使投资人共投资了30多家公司。

过去的两年里,中国投资者蜂拥印度,除了大型互联网公司外,早期VC也把印度当成了必往之地。但事实上,真正出手投资者却屈指可数。Bhushan Patil认为,这是他能发挥作用的地方。

“我们了解印度,并且我们之前都有过中国和美国的相关经验。”Bhushan在接受志象网(The Passage)专访时说,Multiply Ventures是中国投资者在印度最好的伙伴,可以为他们解决运营成本、资金进出、当地网络等各种问题。

Multiply Ventures主要关注零售、金融科技和教育科技三个领域的投资。在专访中,Bhushan详解了各个领域的机会所在,以及印度创业生态的独特之处。他认为,印度可能不会出现像阿里巴巴那样几千亿美元的互联网公司,但它会有机会产生100个200亿美元市值的公司。

Bhushan Patil

志象网:在阿里巴巴和Paytm工作之后,你为什么决定成立自己的早期投资基金?

Bhushan Patil: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市场,第二是人才。

现在在印度,出现了像Paytm、Myntra、Flipkart等这样的大公司。两三年前,我们没有看到很多早期公司,主要是因为市场还没有准备好,当时消费者数量仍不到3亿。大量的消费者都被Paytm和Flipkart等公司抢占,获得用户的成本很高。

但在过去两年中,凭借Reliance Jio和政府推动的数字化举措,智能手机用户数量已超过5.6亿,这是当今新的创业公司的一大优势。最近两年,市场准备好了,这是一个很大的原因。

第二件事是,现在很多创始人出身Flipkart、Myntra、雅虎、谷歌等大公司。从人才的角度来看,在最近的三四年中,这些人才也获得了市场的第一手经验。

我觉得现在是关注这些模式,并创建自己公司的好时机。

志象网:Multiply Ventures这个名称有什么含义吗?

Bhushan Patil:当我们决定投资一家公司时,我们不仅给他们提供资金,还根据我们以往的背景给他们提供一些帮助。我们知道如何为创始人提供帮助,以及如何更好使用这笔钱。在与整个生态系统的合作方面,我们也可以提供帮助。

初创公司通常会在技术、营销、团队和消费者上花钱。因此,我们的想法是,与其仅获得用户,创始人能不能将大部分资金用于基础建设?因此,我们建立了整个生态系统,让它们互相合作,让创业公司不去花那么多钱获取用户。

志象网:中国投资者传统上比较关注后期投资。你如何看待中国投资者开始对印度的早期投资感兴趣?

Bhushan Patil:当我去中国时,我遇到了很多投资者。中国的早期投资者正在关注印度,但由于多种原因,他们现在没有在印度投资的选择。

中国基金想在印度参与早期投资,有三个方面。

首先是,有一些有限合伙人或个人想在印度投资,比如说一些前阿里巴巴或现在阿里巴巴的员工想在印度投资。

第二个是一些家族办公室或企业集团,他们对中国或印度的早期阶段很感兴趣,但印度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新市场,他们不想在印度下大赌注,所以可能会花一两百万美元来试水。我们在深圳、杭州、义乌等地方遇到了很多这样的人,他们都想试试。

对投资基金来说也是如此,有一些基金主要关注中国或东南亚。对于他们来说,再增加印度可能有一种联合效应。比如说,有1亿美元来投资中国和东南亚,他们可以通过合作伙伴在印度投资20%的资金。

这些是我们看到的非常有趣的机会,但同时也存在挑战。比如说,这些投资者的钱都在中国,我们必须找到一种合法的方式来将钱转到印度。我们希望找出一些解决方案,以便拓宽中国和印度之间的合作机会。

志象网:为什么中国早期投资者对印度兴趣浓厚,但实际投资却并不多?Multiply Ventures将如何帮助中国投资者?

Bhushan Patil:一般来说,中国的大型基金会放几个人在印度,或者让一个人每月来印度出差,了解一些基本情况、认识一些人,然后做一些尝试。大型投资者可以为印度留出2000-5000万美元的资金,并组建一支团队。

但对于较小的风投公司来说,这部分支出则成为管理业务和投资组合的额外费用。挑战有两个方面,最大的问题是运行印度业务所需要的成本。

第二是,关于印度创业生态的知识和经验,很少传到中国。如果他们想在印度做一些调研,那么成本太高。即使他们可以承担成本,怎么样找到创业公司也是另一个问题。

这就是一些来自中国的早期风投,最终没有在印度投资的原因。我们看到很多人在这里呆了一两年,但因为没有机会去接触创业公司,投资变得非常困难。我曾经就经常做中间人,但是除非他们足够了解本地的生态系统,根本没法投资。

这就是我们能提供价值的地方。我们了解印度,并且我们之前了解中国,就像是你们所说的“关系”机制,我们了解中国的文化和价值体系,可以作为在印度的市场触角,去连接创业公司和投资者。

现在,我们所能提供的不仅仅是投资过程。另外,我们正在尝试提供一整套的解决方案,比如说资本怎么样从中国流到印度,税收问题,以及最终获利如何再返回中国。

第二件事,我们现在也已经在做,就是向中国公司提供足够的信息。从知识共享的角度来看,我们会告诉中国投资者,这是目前该行业的趋势,我们会给出印度创业生态的相关背景知识,为什么要投资这家公司,有这几个原因等。

志象网:印度有非常多的金融科技公司,而且各个细分领域都有像Paytm这样的大公司。你如何看待金融科技领域的新机遇?

Bhushan Patil:目前,金融科技的有些细分赛道非常拥挤,例如在线借贷市场。但像保险赛道就基本还没有开始,印度保险普及率不到10%,在市场机会和产品创造方面都有巨大的空间。中国目前在旅行等方面,通过电商进行小额保险的场景,印度甚至还没有起步,因此保险业有很大的机会。

在借贷方面,许多公司都在做借贷,但是信用、征信等模式都还没有建立。Paytm主要做支付,但消费者在每笔交易中积累的信用,就像支付宝的芝麻信用那样的产品,还不存在。随着经济的持续增长,越来越多人会通过手机第一次使用互联网,人们会越来越多开始使用数字金融产品。

所以有三个明确的领域还有机会,一个是信用,一个是保险,还有一个我把它称为“微信用”(micro credit),这里有很多机会,目前还没有很多的创业公司。

志象网:但如果大公司比如Paytm要进入这些领域,小公司还有机会吗?

Bhushan Patil:从我的角度来看,大的玩家显然会入局。但是今天,许多金融产品都更强调使用场景。

比如说,五六年前,旅行保险是一种线下的产品。购买机票之后,你还要去这家线下公司,购买旅行保险。现在,在你预定机票的同时,就可以在线上购买保险。

这样的使用场景有千千万万个。像Paytm或PhonePe这样的大公司,可能进入到少数几个使用场景,但它们并不能涵盖所有的使用场景。例如,你在实体店购买电视,一般都是通过POS机刷卡,那能不能有一种基于POS机的保险呢?这完全是一个全新的领域,而Paytm不会参与到线下场景来。

我认为这样的机会有很多,因为印度的线下市场仍然很大。一家公司无法涵盖所有的使用场景,一定会有更多的公司出现。

志象网:Multiply Ventures也正在寻找教育科技方面的投资机会,你们如何看这个领域的收入能力问题?

Bhushan Patil:我们正在寻找教育科技的垂直平台。

虽然中国和印度人口数量相似,但因为独生子女政策,大多数人只有一个孩子。而印度的学生数量则多得多。印度30岁以下人口占了30%,有2.5亿人在学校学习,他们都是教育科技公司的消费者。所以,市场规模巨大。因此,我们认为平台很重要,它能够连接大量的消费者。

第二点,我认为印度的机会与中国不同。

整个教育系统可以划分成几个部分,学术的基础教育、课外补习、还有一些技巧性的教育。前两个方面空间很大,它是必须的,所以线下有很多知名的机构,他们很赚钱。在这些刚需市场,如果你能在市场不拥挤的时候早早入局,你就能够获得利润。比如说Byju’s。

我认为,印度的教育科技市场在未来两年内还是有机会的,目前只有20亿美元的教育市场在线上,这非常小。

另外,如果在基础教育和补习之外,也有公司在尝试技巧教育,比如说法语学习等。刚开始你可能会损失一些钱,要花钱来提高知名度。但这里面也与很多痛点,好老师可能在大城市里,小城市的学生没办法接触到,你更好地解决老师的问题。没必要一开始就过于担心盈利能力的问题。

志象网:一些印度创业公司正在试图“复制”中国模式,你怎么看这种现象?

Bhushan Patil:我认为,可以像中国学习的有两件事。

第一绝对是技术。中国已经建立了适合20亿人口的技术。而印度的创业公司,在融资到500万到1000万美元的时候,往往技术就已经改变了三四次了。所以如果能借鉴中国的技术,这非常重要,比如说算法推荐、AI模型等后端技术,都可以适用。

比如说我在阿里巴巴工作时,就看到了阿里巴巴的技术怎样应用在东南亚和其他国家的投资组合公司,以及在Paytm时,阿里巴巴的技术怎么样帮助了它。

我们可以借鉴的第二件事,是中国所犯的错误。当你从零扩大到一百万的用户时,你会尝试不同的吸引用户的方法。这其中一些可能会在印度奏效,比如拼多多的社交裂变。我们需要去学习如何、何时来使用它。

但是,你显然无法把整个产品都直接复制,比如要有本地化的产品,比如一些本地游戏的在线版本,甚至是本地化的符号和颜色。

这也是中国投资者比较看重零售、金融科技等赛道的原因,不仅是资本方面的合作,它们的一些投资组合公司,还可以与印度公司有技术方面的合作。

志象网:与此同时,中国公司也在和印度公司竞争。你觉得这会让它们失去合作的信任基础吗?

Bhushan Patil:中国了解这些领域,他们也已经建立了公司和技术,所以他们有一天在印度推出自己的业务也是情理之中的。但如果五年后,本地公司可能也会有人在做同样的事。我认为,这是人才的竞争,而不是硬件的竞争,所以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大问题。

因为印度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市场,所以可能五年后60%-70%是印度公司,30%将是其他国家的公司。

另外一方面,印度是一个开放的经济体,最大的搜索引擎是谷歌,最大的社交网络是Facebook,他们都是外国公司。你要在印度经营,也需要设立分公司、印度股东、足额缴税等,所以其实这并不是一个问题。

所以我认为,在具体公司之间,可能会存在竞争,但就一个生态体系而言,其实没什么。

志象网:你曾在阿里巴巴和Paytm这样的公司工作。你认为,印度会出现自己的阿里巴巴吗?

Bhushan Patil:在中国,阿里巴巴和腾讯等公司的成长实际上拥有“黄金二十年”,从2000年至2019年。在这20年里,阿里巴巴可以去慢慢尝试每一件事,再把它做大。如果其他人做出了新的业务,他们也会收购,来构建自己的生态系统。

这样,阿里巴巴才从B2B做到B2C电商,再做到支付等等其他业务。这每一件事它都拥有五年左右的时间去慢慢构建。

今天印度面临的情况是,由于蛙跳效应,在中国20年发生的事情可能在印度只需不到10年。现在,不可能让一家公司花很多时间来慢慢发展所有的业务,而更多的是“万众创新”。比如说,有人在做支付,有人在做物流,有人做零售等。

所以我认为,因为印度的创业生态中,留给一加公司规模化的时间更短,它不太会出现一个几千亿规模的公司,但可能会出现100家200亿美元的公司。

志象网:长期关注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及国际化进程,提供一手信息及独到视角,英文科技媒体The Passage 大中华区独家合作媒体。志象网微信公众号(ID:passagegroup)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