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谈判组如何把药价降低85%?药企的战略得变了

健康界 2019-11-29 16:39

708a8454ac1785edd1c7f7aec2c2f289.jpg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健康界,作者健康界。

备受关注的2019年国家医保谈判准入药品名单今天上午揭晓。健康界在发布会上现场获悉,150个药品共谈成97个,全部纳入目录乙类药品范围。

这次谈判成功的药品多为近年来新上市且具有较高临床价值的药品,涉及癌症、罕见病、肝炎、糖尿病、耐多药结核、风湿免疫、心脑血管、消化等10余个临床治疗领域。从重点领域看,5个基本药物全部谈判成功,22个抗癌药、7个罕见病用药、14个慢性病(含糖尿病、乙肝、风湿性关节炎等)用药、4个儿童用药谈判成功,目录结构得到进一步优化。

国家医保局医药服务管理司司长熊先军表示,新增谈判药品数量和谈判药品总量均创历史新高。谈判结果显示,150个药品,共谈成97个,全部纳入目录乙类药品范围。其中,119个新增药品中有70个谈判成功,价格平均降幅为60.7%。三种丙肝治疗用药降幅平均在85%以上,肿瘤、糖尿病等治疗用药的降幅平均在65%左右。31个续约药品中有27个成功,价格平均降幅为26.4%。

谈判价格如何定?

以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胡善联教授牵头的药物经济学测算组确定了谈判价格。年逾八旬的胡教授在现场介绍,随机遴选的来自于全国医学院校、研究机构和医疗机构的约40位专家,通过统一的培训,组成了本次谈判的药物经济学测算组。

“国家医保局领导要求我们结合中国的国情,采用于国际接轨的客观的科学的研究方法,对我们这次谈判的150个药品进行了药物经济学的评审。”胡善联带领的专家组,在短短不到三周时间內,经过非常紧张的工作,是独立评估的谈判价格得以形成。

一位参与谈判的专家告诉健康界,拿到谈判价格时有些吃惊,相比原来价格降幅很大,但按照谈判价格去谈,“真的就谈下来了。”

胡善联表示,谈判定价结合了中国的经济水平,同时充分运用国际参考价格,而且发挥市场竞争的作用。

本次谈判多采用的是基于比价的磋商性谈判方式,其中对丙肝D型的治疗药物是采用创新的竞争性谈判的方式。

吉林省社会医疗保险局副局长刘宏亮是负责丙肝D型药物创新型谈判专家组的组长。据刘宏亮介绍,丙肝D型的是属于丙肝最常见的一种亚型之一。虽然发病严重,但该病临床治疗效果确切,治愈率高,只是治疗费用贵,患者负担重。专家组对申请谈判的这4家企业的6个品种,事先进行了临床疗效的评估打分,再由企业按照全疗程治疗费用进行打包报价。刘宏亮所在的谈判组根据规则对企业报价进行现场的换算,判定谈判结果。

竞争性谈判规定首选是报价低的中选,如果报价相同,这临床评分高分者入选。这种谈判方式与以往常规方式不同的是,不但需要对企业申报的数据做出准确的分析判断,还要对申报的数据进行换算、比对,做出结果的判定。

4家丙肝DAA药物所属企业在现场直接测算报价,每家企业在现场独立空间里谈论、测算决策,药品的报价要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谈判专家组进行核对后,国家医保局直接从低到高选择两家作为中标企业,无需二次报价。谈判过程仅历时两个小时。

“创新型谈判优先选择最低价格的品种,大大节省了患者的费用。”胡善联说。

但本次丙肝D型药物谈判最终并未公布医保支付价格,仅公布降幅为85%。之所以不公布医保支付价格,据了解,丙肝D型药物价格保密主要是为了维持跨国药企在全球定价体系的平衡。

医药产业链也要以患者为中心

“为了解决看病贵问题,国家打出了一套组合拳,一定要把药价降下来,从医疗服务到药品生产,腾笼换鸟,都要进入到以患者为中心的时代。”一位谈判专家组成员在现场对健康界说。

而一位跨国公司高管则表示,以医保局为中心的腾笼换鸟,不单纯是费用调整的概念,其实是资源匹配的概念。

正如熊先军一再表示,通过发挥医保部门“战略购买者”作用,以量换价推动药费大幅下降。作为谈判博弈的另一方,中标方企业怎么说?

“单一的支付方或是国家医保局承担了所有的纳税人或是参保人群的谈判能力,承担了战略购买者的角色,就是确定这个国家所有的参保人群使用你药品的时候,你的价格能不能体现我给你的定价和价值。”上述跨国公司高管表示,未来无论是原研药品还是仿制药品,都会寻求统一的医保支付价。因为战略购买者认为这类药品在我们国家给患者就值这个价格,因为这是你给患者的价值。“这点我们是共同认可的,也是国际上的主流。”

这意味着药企必须把“给患者的价值”放在战略首位。正如在场专家所说,以患者为中心不仅仅是医疗服务体系的事,整个医药产业也要建立起以患者为中心的产业链,才契合战略购买者主导的控费时代。

近两三年,尤其是在国家医保局成立以后,中国医药行业的市场准入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创新药的医保准入不仅时间可预期,准入周期大大的缩短,这些持续改善的准入政策环境,对包括诺华制药在内的所有跨国企业的总部,都传递了非常明确而积极的信号。

诺华的地方罕见病药物地拉罗司、骨髓纤维化药物磷酸芦可替尼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发布会现场,诺华肿瘤(中国)市场准入部负责人邓阅昕表示,芦可替尼是去年18个谈判肿瘤药中唯一没有达成协议的产品,非常遗憾。在与总部多轮深入沟通后对该药在中国市场的策略作了实质性调整,在今年谈判中给出了非常有诚意的全球最低价。

与先前业内人士关于PD-1单抗谈判结果的猜测不同,此次新版医保目录显示,只有信达生物的信迪利单抗这一款PD-1单抗入围。

“国家医保目录谈判工作是国家医保、国家医药届、行业结构性调整战略的直接体现,也是近年来创新药物市场发展的决定性的因素”来自中标企业信达生物的刘敏表示,国家谈判目录准入的流程、设计的科学性和严谨性,值得肯定。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