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琦:投资人百态 “中国力量”不可小觑

|0 2011-10-08 10:28

  接触到的投资者各式各样,大多分为以下几类:对冲基金、长线基金、战略投资者、个人投资者。

  投行安排的一对一会议都是前两类,在午餐会的时候可能会有个别的个人投资者参与,但大部分还是机构投资者。

  投行特别强调机构投资者才是最重要的,其中若干个标杆性的重要机构投资者更为重要,因为他们在投资人中起到“头羊”的作用,有很大的示范和方向性的作用。这个说法有一定道理,但是我理解更像是一条供应链,投行和机构投资者是上下游的关系,每年投行有许许多多这样的IPO产品要卖给他们,他们是投行产品的主要客户,基金的能够赚到钱,能够分到足够的配额很重要,这是客户忠诚度的关键。尤其是是那些大客户,他们的捧场更为重要。

  这些一对一的会面里,有些是基金负责人出来,大多数是分析师和我们见面。当然干部大点,问的问题宏观、宽泛点,也具有挑战性。分析师主要关注数字和模型,看上去有些枯燥。但这些基金基本上是基于一种理性的分析师模式,不是靠天才投资经理的火花,而是依赖分析师的模型和数据。所谓“成熟机构投资人”不是徒有虚名的。

  有些投资者很风趣,有些不动声色,尤其是中部的一些投资人,看上去很低调,但后来都下了订单。在波士顿碰到一个对行业不太了解的投资人,问的一些问题很基本,再加上路演团队有时差,整个场面很滑稽可笑:有人在打瞌睡,有人在认真笔记,当然我们的管理层顶着时差和单调的双重疲劳,还是像第一次回答这个问题一样,认真仔细地回答她的问题(这个场景使我联想起纳斯达克CEO来拜访我的情形)。结束后我们还打赌她们会不会下订单呢,但是打赌的人输了:这位女士所在的公司下了一个很大的订单。所以敬业、认真是无国界的语言,我们做服务业的,具备这样的敬业精神,同样感动和说服了对我们行业非常不了解的这位美国投资者。

  有时候到一个城市,就见一个投资人,心里还犯嘀咕,是不是有必要劳师动众飞一下。现在看起来确实是不能放过一个可能的机会,尽一切所能,将各个潜在投资者都转化成我们的股票持有人。我们去华盛顿,就一个公司,就见这么一个客户,而且事先投行跟我们讲,他们不轻易出手,但凡出手都很大。抱着将信将疑、试试看的想法去了华盛顿,其结果也是出乎意料之外,对我们非常认同,现在成了我们前两大机构投资者之一。

  对于这次携程入股,投资人问得很多,大多数问为何要投资我们?我们告诉他们:携程入股了两家中国的经济型酒店集团,一家是在经济危机的时候,股价非常低的时候进去的;这次入股汉庭是在汉庭IPO的时候同时进行。携程对这个行业非常了解,而且投资非常慎重,也是一个非常成熟、稳健的公司,对汉庭的投资应该是他们慎重考虑后做出的理性决策,旨在分享我们这个行业的高速成长机会,进一步加强和酒店业的联系。

  也有许多中国的企业家对我们股票感兴趣,而且都是中国最优秀的一批企业家。订单也都是一千万美金左右。他们也不多问,基本上是基于对行业、对公司和对团队的认可。但投行的同志说:个人订单没有机构订单效果好。虽然我从中极力协调,还是有部分企业家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分到股票,至今我还心存歉意。

  对于投行的这个观点我不是特别认同。中国这批企业家群体刚刚形成,他们对于中国企业的了解远远超过远在美国的投资者,他们也了解我们这些企业家,而且也有相当的资金实力。香港有所谓几大家族,就非常活跃地参与香港的IPO市场,有他们的捧场,往往许多IPO都非常成功。而且只是一个双赢的局面,看来中国的企业家也要逐步建立起这样的投资联盟或者共同投资基金,参与到类似IPO的投资中,为中国的民营企业造势,同时也分享中国企业高速生长的成果。

  另外一个花絮就是一路上碰到好多中国面孔(因为许多已经不是中国人了),甚至还碰到许多“上海人”,包括基金经理和分析师。一来是因为我们是来自于中国的公司,这些基金往往派负责这个市场的人来见面,有一些中国人就不奇怪了;二是“中国的力量”确实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从人才到企业,从产品到服务,都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影响着人们生活和生意的方方面面。我们碰到这些中国人很亲切,有几个会议就用中文交谈,相谈甚欢,沟通、交流也更顺畅一些。

  我真心地为这些“中国力量”感到自豪和高兴!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