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V李宏玮:我的投资与退出

ggv 2020-01-21 07:16

图虫创意-392886961005133838.jpg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 GGV纪源资本,作者李宏玮。

作者介绍:李宏玮(Jenny Lee)是GGV纪源资本的管理合伙人。她于2005年开办了GGV中国办公室,并于2019年重开了GGV新加坡办公室。李宏玮同时也是GGV美元募资的主导者。

在GGV工作期间,李宏玮主导投资并帮助9家公司成功在纳斯达克、纽交所、科创板和港交所上市,并有大量投资通过并购退出。她目前担任流利说(NYSE: LAIX)和牛电科技(Nasdaq: NIU)的董事,同时在教育科技、金融科技、物流、机器人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多家公司担任董事。她的投资组合包括:海辉科技(Nasdaq: PACT)、世纪互联(Nasdaq: VNET)、兆日科技(SHE: 300333)、欢聚时代(Nasdaq: YY)、小米(HKSE: 2051)、金山软件(SSE: 300333)、UCWeb、KEEP、糖豆、作业帮、火花思维、同盾科技、扩博智能、Avidbots、Sensoro、极智嘉、Thunes等。

2020年中国进入科技驱动的创业领域,人才越来越多样化

总结一下过去的一年,先来说“投资”。Geek+极智嘉、Sensoro升哲科技、火花思维、风变科技,这四家公司是2019年由我主导投资的项目,在我看来它们代表着两个标志性的里程碑。

第一,中国进入了科技驱动的创业领域。2019年我主导投资的四家公司都有科技元素在里面:第一家是智能物流机器人公司极智嘉Geek+,这个团队我认识了5年,看着Geek+以物流机器人的方式赋能垂直产业,推动了中国工业、垂直行业的自动化流程,也看到了他们国际化的起步。这是一个中国创新走向世界的故事,代表中国真正走到了“工业4.0”,成为“科技赋能产业”的代表。

第二家是物联网技术服务公司Sansoro升哲科技,这家公司是智慧城市领域消防行业的新秀,为在城市打拼的中小企业提供一站式消防服务,把高科技技术积累到能驾驭端到端、一站式的服务。

这也是一家创办了6-7年的公司,它的演变从卖技术、卖硬件、卖芯片到卖服务,从提供技术设备到成为提供一站式服务的中国新型公司,形成了自己的商业模式。虽然创始团队是一帮热衷技术的极客,但他们也能清晰认识到技术这一要素的短板,意识到只有能满足客户需求的服务,才是最合适的产品服务。这种产品加服务的意识,在技术背景创业者里是难能可贵的。

第二,中国的创业人才越来越丰富。举例来说,火花思维、风变科技两家教育公司的创始人都是成长于互联网以及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新型创业领袖,而并非来自于新东方这样上一代的教育公司。火花思维是一个面向3-9岁少儿的逻辑思维素质教育APP,CEO罗剑曾经是赶集网的CTO,是一名互联网行业的连续创业者,火花思维的特点是产品+服务,为在线教育赋予了新的商业模式,也代表了教育领域的新势力。

另外一个教育行业新趋势的典型代表,是风变科技,这家公司由95年创业者刘克亮创办,产品把“编程教育”这个极其枯燥又难啃的科目,通过互动、数据反馈、游戏化让学习变得更人性化、更小白化了,也让更多成人接触了编程语言,加速了中国AI化的步伐, 充分显露出了中国在教育领域里,源源不断显露出的才华,创意和玩法。在风变科技学编程,你的学习是自适应的,你在向机器学习,机器通过数据的回流来反馈,再来调取你线上教学的进度。流利说学习英语发音的方式也是AI教学。

总的来看,2019年在教育领域冒出了很多科技驱动的新鲜模式,过去由传统教育领域创业者主导的局面已经被打破,一股由互联网创业者主导的新势力正在崛起。互联网创业者们做出来的教育产品更注重互动性,更懂得消费心理,更拥戴新科技,也让用户体验到更贴心、更适合自己的教育和互动内容。

而这也是中国科技特色的一部分:互联网创业者推动了教育行业里中国独创的新商业模式。就像新一批的电动汽车创业者,无论是小鹏汽车还是蔚来汽车,创始人都是互联网背景,而不再是出身传统车厂。

对比全球的教育模式,我看到了中国创业圈里教育创业方向的真正创新,这是我们在海外看不到的。美国大部分的教育公司还没有解决“内容创新与教学创新”的难题,更多只是摆脱了对于线下门店的依赖而开始线上教育。东南亚的教育市场更多是2.0或2.5版本,还停留在很轻的App上面,类似学习录播课,更像网校。而中国教育企业的商业模式已经演进到了3.0甚至4.0版本:通过AI智能教学,通过自动化和半自动化部署,以及通过内容IP等形式来切入教育市场。在中国我们甚至在尝试用AI直接替代教师,尤其是在学习自发性比较强的成人教育领域。

通过智能化体系,把更好的教育内容带给更多的下沉市场,希望更多的中国人能达到“教育消费3.0”的程度,也是我们作为投资人的初心和愿景。

还有一个有趣的发现,如今年轻创始人的比例越来越高了,我投资的公司中,有好几位创始人在得到投资的时候都在30岁以下。风变科技创始人刘克亮今年25岁,而我投资Keep创始人王宁的时候他24岁,投资考拉阅读时创始人赵梓淳也是25-26岁。

国产软件崛起科创板:这个项目我打100分

再来聊“退出”。2019年GGV两个主要的IPO项目是11月WPS在科创版的上市,与12月亿航在美国的上市。

WPS是我和GGV在科创版的第一个IPO,也是我投资生涯里,个人主导投资项目的第9个IPO,它的故事比较特别:它是雷军参与创办的第一家公司,熬了31年,这个项目的投资方有3家,我们GGV是其中一家。

2014年我们投了WPS,这五年来,见证了团队从集团公司独立后的自我成长,商业模式的演变更新,到国际化的探讨和放弃,再到本土化,并且等到了中国国产软件第一股的诞生。

我跟雷军有好几个合作的项目:UC、YY与WPS,我跟他经常在公司董事会上遇见,每一个项目的回报也都很好:UC最后卖给了阿里,YY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WPS在科创板上市。雷军与GGV的合作通常都很成功,在这个项目上,我也要再次感谢雷军在5年前选择了在UC和YY之后跟我们的再次合作,每次合作都能给出100%满分成绩单。这么多年的缘分和友情,我很感激,这也印证了投资人和天使投资人的关系永远相辅相成。

同样,也为WPS以及葛珂和团队感到骄傲,中国因为有WPS这样一直坚持在一线的创业者,才能有幸福的投资人。WPS在二级市场如此优秀的表现也是一种传达给创业者们的精神:不要错过时代给你们的机会。

世界需要更多拥抱创新的孤独勇士

2019也是漫长的一年。WPS是国内科创板上市的典型代表,而亿航的上市,代表了一种“另类”。这是一个由于过于超前而不被看好,然后自救的创业故事。

2019年12月迎来了亿航智能在美国纳斯达克的IPO,也是我主导投资的公司里第10家IPO的公司。相比WPS IPO路程的漫长,亿航虽然是个5岁的公司,但IPO之路也充满了艰辛。

四五年前亿航研发的项目主要是“载人无人机”,有点像无人驾驶的无人机。这是个创新的产品,需要大量时间去验证,但公司短期内急需能够赚钱的业务来养活自己。

当时,亿航一度想过要靠“消费机”来抵消研发跟投入,然而消费机市场已经有了大疆、小米,并且是一个以制造为核心的市场,一旦启动价格战就很难赚钱。所以在这一领域,亿航踩了刹车,想出了新的办法。他们启用了仓库里的消费无人机,衍生出今天的空中表演业务,一方面解决了库存,另一方面也展开了新的商业模式。

大家不能想象团队是抱着怎么样的心情完成了IPO的准备工作,完成在12月最后窗口期短短几天的路演,最后完成了上市,尤其处在2019年美国公司IPO“大部分都破发“的时间窗口。

亿航创始人、CEO胡华智在敲钟时哭了,上市意味着融到了能发展公司的宝贵资金,他们的团队又可以继续坚持梦想,继续往前闯。

站在旁边看着这一切的我,很是感动。亿航的故事,在中国乃至全世界都非常特别。在载人无人机,智慧城市和空中表演领域,亿航都是第一个去创新、第一个去吃螃蟹的公司。

但是,创新是一条充满失败、孤独和恐惧的路,如果没有坚强的信念,很难看到明天。五年成长里,亿航没有得到业内顶尖科学家的拥戴,也因为理念太过前沿而没有得到投资人的理解和支持。其他人看不懂,行业内外对他们的眼光往往是质疑的。之前如此,现在也一样。

然而这个团队厉害到可以三年不去融资,埋头苦干,在一个没有资金支持的市场把自己的商业孵化模式做起来。对比之下,美国有很多无人机相关的项目近些年都死掉了,一发现市场上没有资金,他们就放弃了,但亿航没有,最后终于坚持到了IPO这一天。 

总的来说,创新需要勇气,需要想象力,需要正能量,但最牛的技术不一定能产出市场化的产品。成功的产品背后往往意味着多种因素的协调。就像 Tesla做成新一代电动汽车不是靠最牛的技术,而是Elon Mask集成了通用技术,又注入了互联网思维,才能创造出他心里的电动汽车,而同样,他也坚持了无数年,才等到了电动汽车行业的春天。

很多时候在不知道别人能不能赢的时候,大部分人的心态是不看好的,这也是人性。我是一名科技领域的投资人,在中国,我看了十七年,也等了十七年,终于等到了今天的“第三波”或“第四波”科技驱动。但这么多年看下来,我特别希望大家能达成这样的共识:在看到别人拥抱创新的时候,不要去看衰,而应该保持乐观的心态,给创业者们更多的鼓励和空间。

2020年,我们期待,也很相信中国下一代会有更多象亿航一样的创新公司,它们会由全新的商业模式、全新的市场格局、极具个性的创业者组成。他们可能没有LTV,CAC,UE,DAU等常规的运营指标数据来展现他们的商业模式和优势,但他们承载的是中国下一代科技的创新,是真正能让我们引以为荣的创新。

改变世界不止要改变互联网,还要让每一个人真正有质量地延续生命

2019年里也有痛,这种痛来自个人的生活,父亲在患癌症一年后突然去世,短短的一年里让我看到,今天国内外的医疗手段依然很不完善,人们对医学的认知仍然是缺失的。

在医院,我看到了医院流程的不全面,医护人员的无能为力。作为一名关心科技创新的投资人,我一直以为我在通过自己的方式来改变世界,但现在才发现,科技真正需要改变的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部分,那就是怎么通过普及医学知识和医疗手段,让更好的医生更好的医疗设施,能以最合适的价格和方式到达老百姓身上。

这也让我更加坚定地认为,改变世界并不只是改变互联网或研发一种新型机器人,也不是单单去成就下一个独角兽公司,而是如何尽自己的能量让不一样的环境、知识有意义地融合在一起,让不一样的人才流动互补,让不一样的资源更替交融。

我们要去改变的,是让世界里每一个人能更好地享受生命和生活,在遇到生病和意外时,能享受到资源更好、服务更完善、价格合理的医疗服务。这也让我对自己之后的10年路要怎么走,投资要如何去做,开始有了新的理解。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创业邦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