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时期,人性脆弱,制度无力,它却至关重要

创业邦 2020-02-12 13:24

面对疫情造成的危机时刻,中小企业和创业公司应该如何应对?公司创始人与核心团队应该采取怎样的举措引发共情?如何让全体员工具备企业主人翁意识,共同面对困难?如何更好的激发团队战斗力?

在这个特殊时刻,知名驾校连锁品牌趣学车创始人刘老木分享一点干货给大家,内容很干注意喝水!疫情突围,企业要拿出活法扛住上帝的玩笑—用逻辑和算法解读企业文化中蕴涵的神奇力量。 

 

一、人魂到岗、在线上班、携手奋战、共克时艰

各位五湖四海的趣伙伴:

开工第一天给大家发出的这封信。这个春节假期关于冠状病毒的消息铺天盖地袭来,每隔一两天,疫情都会有很多重大的变化。武汉封城之后,很多城市也开始封城了。

这个年,过得心情复杂。

所谓的人工智能、大数据、机器人、区块链技术……在这种天灾人祸面前,都无能为力。

大自然随意改动一个参数,对整个人类文明来说,可能就是灭顶之灾。

人类文明尚且如此。那么,一个公司,一个组织,一个家庭呢?在这个人类危机面前,我有三个关键词要送给小伙伴们:共情、活法、勇气。

微信图片_202002111306011.jpg

趣学车CEO刘老木

1.共情而不是同情

真切地体会一下假如自己或家人至亲不幸患病后的处境和感受,而不是以在屏幕上看灾难片的方式同情患者和疫区人民,或者发个标榜个人人设的朋友圈。

2.活法而不是看法

让企业、组织、家庭活下去的、行之有效的土的洋的办法,而不是对错高低的评判式的看法。 

3.有勇气而不是怨气

以冠状病毒一方彻底失去战斗意志为终点的勇气,而不是对社会、对蝙蝠和湖北人的怨气。

高山大学导师吴囯盛教授说“回到开端是解决眼前困难的不二法门”。 

我们趣伙伴带着这样的共情、活法和勇气,就是带着慈悲、智慧和力量。我们刚刚分布式地度过了一个不平凡的春节假期,并且在开工的第一天开了第一个视频周会——一个无一人缺席,人民群众喜闻乐见,感人的故事、搞笑的段子、非凡的勇气与抗疫战术打法齐飞的周会。

微信图片_20200211130601.png   

 费西洲说:“这个春节体验了一把坐月子的感觉,才明白,不是工作需要我,而是我需要工作。”

    范帅说:“为了按时回到工作岗位上班,硬是学会了一门外语——闽南语,应对村口村委会的检查。”

    李昊说:“以前向往长假的悠闲日子,现在却发现最幸福的状态是撸起袖子有事做,光着膀子有人爱。”

    薛芳说:“想提醒大家,不要因为疫情的原因总是闷在房间里,也要像我一样,偶尔也要去外面的卫生间啊、厨房啊、客厅啊走走……”

    孙文永说:“租个女朋友回家过年,却因为封村走不了了,‘女朋友’多吃了家里十几天的菜有点不好意思,就把3000元的租金给我打了个对折,竟然最后还爱上了我。”

    刘鑫说:“封村第三天我就觉得头昏脑涨喉咙痛。于是我在网上跟着老中医自学了把脉这个新技能,每天坚持早中晚各把一次。同时坚持每天带上身份证出村5米后返回,只为了进村时测量一下体温。后来才知道原来头昏脑胀是因为睡多了,咳嗽喉咙痛是因为花生瓜子吃多了,还好还好,虚惊一场。”

在新冠疫情肆虐五湖四海的危难时刻,我们正在经历一场史无前例的战疫,日益增长的病例人数牵动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作为2003非典时期在异国他乡温哥华被强制隔离过12天的我经历过一些类似的考验,而很多95后,98后趣伙伴,都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危机。我们应该如何应对?趣学车该如何活下去?合伙人和干部要发挥什么样的作用?我们的使命愿景价值观在当下应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它背后的逻辑算法又是什么?我觉得这些问题是值得每一位创业公司的创始人认真思考的。

在企业灾难面前,人性是脆弱的,制度是无力的,但合伙人精神至关重要。我们之前提出合伙人的“三个主义”和“四个标准”。 

三个主义:长期主义、全局主义、使命愿景价值观驱动主义。 

四个标准:第一,接受创业的风险和不确定性,长期利益不含糊,短期利益不纠结;

第二,能力互补,独挡一面,少他一个,创始团队每人至少瘦6斤;

第三,有同理心,可以产生共情,可以在至暗时刻相互理解支持,危难时刻情感上不拆台,行动上不掉链子;

第四,任何时候都有劳动人民的体魄。

其实这些都只是标准,并不是合伙人精神真正动力源头。合伙人精神的源头其实就两点:真的热爱自己的事业和团队,真正承担终极主客观压力。

其中,终极主客观压力表现为:行业没了,公司死了,团队解散了,情感上极难接受,深刻意识到物质利益上有直接损失(事业平台、期权股权和奋斗青春)。

希望公司的合伙人和干部在这次危难面前发现微光,并获得跟随微光前进的勇气,最终可以成为微光,并让他人拥有跟随微光前进的勇气。

微信图片_20200211130601.jpg 

我们不要浪费任何一场危机,面对这场大的战疫,我们趣伙伴人魂到岗,在线上班,携手奋战,共克时艰。相信春暖花开时就是疫情结束时,我们一起去武汉看樱花,一起去温州吃重庆火锅,一起去天安门看升国旗。相信那个时候,行业还在,趣学车还活着,趣伙伴们都还活着! 

二、《创业就是上帝跟我们开的一连串玩笑——玩笑背后是一串念头——

念头背后是一套算法》

以下是我写给小伙伴们的第十四封信: 

亲爱的趣伙伴,你们好!

大家可能都知道,在趣学车创立初期,我吹下了一个牛逼:用19封信打造一家上市公司。

创业之初,我大大低估了它的难度,第一封信和第二封信在短短一周内相继发出。我写信的速度一度让寒冬中的投资人十分紧张,他们提醒我说:“老木兄弟,悠着点,别一高兴就写信,总共19封信,留给你的信真的不多了。”

去年年会演讲作为第十三封信发出后,我一直没敢再写。投资人又很紧张,跟我说:“老木兄弟,赶紧点,别一干活儿就忘了写信,总共19封信,留给你写信的时间也不多了。” 

所以,今天的年会演讲也将作为我给大家的第十四封信。 

18年年会,我的演讲主题是“改变是一坨屎,但还是要吃掉它”;19年年会,演讲主题是“活下去,不出局”。 

开个年会,不是屎呀尿呀,就是生呀死呀,太悲催了,以至于很多小伙伴听完我的年会演讲连工资都没领就偷偷离职了。 

为了避免过多优秀人才流失,今年的年会演讲,HR部门慎重建议我来点儿轻松的,少讲点生生屎屎,多讲点玩笑。

港真,创业本身,其实就是上帝跟我们开的一连串玩笑。

1.上帝的玩笑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给大家讲几个故事。

故事1:

2015年9月,趣学车刚成立两个月,我们请了一个具有互联网思维的销售大牛来给我们做培训,讲漏斗模型。

讲到引流、转化率、成交率,又经过一系列周密计算,最后定下来我们当月单量要做到20000单,客单价是3500块,当月的学费收入要达到7000万。

吹牛总是简单,买单太难。最后,我们离这个目标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差了多少?只有19971单。我再说清楚一点,不是做了19971单,而是差了19971单,我们只做了29单。

只做了目标的1/1000,这不是玩笑又是什么?

故事2: 

2015年趣学车刚成立,当时的联合创始人李鹏飞在瑞兆酒店打算说服在壳牌石油总部干得好好的安有才加入我们,看着李鹏飞打了鸡血似的,像个搞传销的,于是不敢来。

李鹏飞劝他说:“兄弟,男人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勇气!是责任!是担当!是梦想!创个业都不敢,还能做什么!”

一个月后,资本寒冬爆发,李鹏飞悄悄地走了,梦想不要了,股份也不要了,不带走一片云彩或雾霾。 

没想到,他前脚刚走,安有才后脚就来了。

看,搞传销的人走了,被传销的人留下了。这不是玩笑又是什么?

说到我们最初的联合创始人李鹏飞,最早我在加拿大跟他聊到我的创业计划,他流着泪对我说:“木哥,人生苦短,不能只是小赌怡情!我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你要相信我,创业,我会All in到底的!”看着他泪流满面的样子,我很感动,差一点就搞出个桃园结义了。

再说到我们现在的COO(首席运营官)秦磊,2015年2016年我们最困难的时候,大家最恨的人就是他——当时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好好学车”的头目秦磊。当时,小伙伴们还盘算着要不要去泰国请个杀手干掉他。最后幸亏钱凑不够没做成,秦磊才得以有命搞了后来的A+学车,再后来加入了我们。

看,哭着要All in到底的创始团队兄弟没两个月就走了,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头号敌人成了我们的创业伙伴、好兄弟、同行者。

这不是玩笑又是什么?

故事3:

刚开始创业的时候,趣学车参加了各种创业大赛搞经费,被各路评委判了无数次死刑:“你们这种苦行业能有什么搞头?三个月必死!” 

可到了现在资本寒冬,很多明星公司倒下了,但被判了无数次死刑,一直在跑龙套的趣学车,还活着。

我最早去跑融资,最怕别人问我有多少用户。当时“玩车教授”有3500万用户,我想:“真多!怎么那么牛逼!那我就斗胆说我们有1、2、3、4、5、6、7、8万用户吧。” 

现在“玩车教授”有6000万用户,而我们的趣教练小程序没花一分钱,阿拉丁指数远超于他们。我们的抖音号有四亿播放量,是一个实习生三个月做出来的,没花一分钱买流量。

一家苦行业里的土公司的阿拉丁指数远超拥有6000万海量用户的玩车教授,这不是玩笑又是什么?

我们以前的COO,4号员工谢连康,现在在线下做普通BD。而我们的一名普通教练员费西洲,现在成为了公司的合伙人、销售负责人。 

我都忍不住想替他俩问一句:“这开的是什么玩笑?!” 

故事4:

6号员工刘鑫,以立场坚定且善于劝阻公司小伙伴离职而著称。直到他有一次喝醉酒,说漏了嘴。他说:“我TM也想走啊,走不了啊!离职信都写好了,公司没有HR,信交给谁?总不能交给木哥吧,他还欠我3000块钱呢!谁知道他收了离职信还会不会还钱!”

如此看来,公司现在危险了,因为HR部门建立了……

看!天天劝别人不要离职的刘鑫,自己没有离职的真正原因竟然是没有HR部门,没法交离职信!

《弱小的仰望》是我们一周年的时候拍的短片,当时公司有108个小伙伴。大家猜猜,我们公司的前100号员工现在还有多少?只剩19个了。公司照片墙上的704位小伙伴,毕业的也经有500多人了。但是剩下的这19个人,要么成为了公司的重要合伙人,要么成为了业务骨干。我认为任何伟大的事业都有一个特点:死伤无数,良将如云。

唉,我本来想来上互联网的,结果被互联网给上了;本来想好好创业的,结果被“好好学车”的秦磊给重创了;本来想三五年去敲个钟的,结果三不五时地被人当钟敲了。

你们说,创业这事儿不是在恶搞我们吗?

你们说,创业本质上是不是上帝跟我们开的一连串玩笑?

2.玩笑背后的念头

那么这些玩笑的背后是什么呢?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玩笑呢?我们在做的这一切,究竟是从哪里开始的呢?

我发现,玩笑的背后其实是一连串的念头。念头是什么?念头就是我们的VMV——愿景、使命、价值观。

我们的愿景是“成为领跑驾培行业的leading company”;我们的使命是“让天下没有难考的驾照,成为马路杀手的杀手”;我们的价值观是“创造价值,拥抱变化,坚毅,极端,利他”。 

就是因为这些念头,我们才会经历这么多苦难,大家才会从五湖四海聚在一起,才有了这些苦恼。就是因为这些,上帝才跟我们开了这一连串的玩笑!

如果大家还不明白,再听我讲几个故事,一起来看看最初的那个念头是如何出现的。

故事1:

我有一个就比我大6岁的表舅,是我姨婆的儿子,也是家里唯一的儿子。那年他在东北,开车撞了人,自己也没了。

那个年代,驾照是可以花钱拿到的,大家都没什么安全驾驶意识。表舅去世的事情我们一直不敢跟老人家说,只跟姨婆说表舅在东北参加了个传销组织,被抓起来,判了15年。

为了圆这个谎,每年春节家里人都要假装给他寄家乡土特产过去。可眼看15年就要过完了,到那一天又该怎么跟姨婆说呢?

中国每年有50万人死于公路交通事故,所以我们动念——要成为马路杀手的杀手。

故事2:

2019年8月,重庆B端培训,杨宗欢哭着跟大家讲述了她的故事。她说:“我们成都温江练车点,当时就我坚持留了下来。我之所以能坚持下来,是因为我7岁的时候,亲眼看到4岁的亲妹妹被一辆大卡车轧死了。就是因为‘成为马路杀手的杀手’这句话,这个使命,让我一直坚持了下来。”

故事3:

我在大群里转发过一个视频,福州一个幼儿园门口,一辆超速行驶的汽车撞倒了七八个接孩子的妈妈。倒在地上的妈妈当场死亡,孩子们在旁边哭,哭声也越来越微弱,直到没有。

很多小伙伴看了视频跟我说:“木哥,如果用我们十年的青春加努力,换这样的事情不要再发生,也就值了!”

以上这些故事都跟我们的使命有关,都是我们最初的起心动念。听起来很感人,但却是我们所有小伙伴痛苦和苦难的根源。

如果我们没有动这些念头,没有这些愿景,就不会有我们的使命,就不会有创办趣学车以及大家从五湖四海加入趣学车这一系列动作,也就不需要经历这么多苦难了。

都说“人生苦短,一切生命皆为苦难,一切存在皆为苦难,一切觉受皆为苦难”,其实,人类所有的苦难都来源于人们的念头,也可以称之为愿望。

美国著名心灵导师拜伦·凯蒂(Byron Kathleen Reid),她帮助了成千上万抑郁症患者,后写了一本书《转念》。她发现带给人们痛苦的不是这个世界,而是人们对世界的看法,即人们的念头。

凯蒂在书中提供了解决痛苦的方法,就是去质疑带给你痛苦的那些念头,即“转念”。当一个人不再相信那些让他痛苦的念头时,痛苦也就不在了。 

佛陀释迦摩尼说:“世间一切苦难都来源于人们的一个个念头,这些念头是碎片化的,不完整,不究竟,不通透的,即无明。”

那怎么解决呢?佛陀在这些具象的碎片化的念头之上,加了一个更加完整、究竟、通透、智慧的念头,用它来覆盖那些碎片化的念头。比如《心经》、《金刚经》,其实佛经也都是念头,只是它更加完整,更加通透,更加智慧。

最后,佛陀说:“连这些完整、通透、智慧的念头也要丢掉,因为它们解决了痛苦,但它们还是念头,也会成为新的痛苦之源。”

创业中,愿景、使命、价值观本质上也都是念头,也是我们痛苦的根源。那我们怎么样才能让痛苦少一点呢?找到愿景、使命、价值观背后那套逻辑更加完整的算法。 

爱因斯坦说:“我们不能用制造问题时的同一水平思维来解决问题。”(Problems cannot be solved at the same level of awareness that created them.) 

那些由碎片化的、具象的念头造成的苦难和痛苦,可以用另一种更完整、更智慧、更高级的念头来消除。

3.念头背后的算法

大家知道普通传销公司和正规传销公司之间的区别吗?普通传销公司只喊口号,但正规传销公司不光喊口号,还会告诉大家口号背后的逻辑和算法。

前面我们说过,小伙伴们创业路上痛苦和苦难的根源就是我们的VMV:愿景、使命、价值观。作为正规传销公司的头子,我现在就要把口号背后的逻辑和算法告诉大家,在让大家痛苦的念头中,再加进去一个更高级的念头,帮大家逃脱痛苦。 

这个更高级的念头,就是试图来回答VMV(愿景、使命、价值观)的作用是什么。

①  愿景、使命、价值观帮助我们在黑暗征程中避坑,找到在原始森林里前进的方向

当你在原始森林里迷路了该怎么办?应该找到一条小溪,沿着溪流走。

首先,小溪保证了基本的水源供给。更重要的是,小溪会汇入小河,小河会汇入大河,最终会将你带到有人聚集的地方或者城市。

创业就如同在原始森林中迷路,很多时候我们根本就找不到方向,而使命、愿景、价值观就是能指引我们走出来的那条溪流。

很多小伙伴以为,一个公司的使命、愿景、价值观只是口号。但是我要告诉大家,它们不是单纯的口号,在关键时刻,愿景、使命、价值观能帮我们避坑;至暗时刻,帮我们在迷路的森林里找到出路。

2015年9月,全国有200家公司做互联网驾校,当时99.9999%的,即6个sigma纯度的投资人都说要做C2C平台模式,我们一开始也是做C2C平台模式。 

但是我们很快发现,如果没法解决供应链的质量和效率问题,把用户拉进来了,就是在骗用户,因为我们收人家3000块钱却只提供了2500块钱的服务。可是如果我们不想骗用户,给用户补贴2000块,用户用1000块钱获得了2500块钱的服务,那我们就是在骗投资人。 

所以两周之后我们决定不干平台模式了。当时有家投资公司跟我:““如果你们做平台模式我们就投你,你们不做平台模式我们就去投你的竞对。”我说:“好,please投他吧。” 

因为我们发现,C2C平台模式在驾培行业当中无法创造用户价值。所以两周后,我们摸索着开始做校中校模式,即小b2C。这样一来,至少我们用了驾校中冗余的场地和车辆资源,在一定程度上创造了一点点价值。

创造价值为什么这么重要?当时全国200家互联网驾校都在做C2C平台模式,但我们只花了两个星期,用了不到7万块钱就迅速试错并做出调整。 

是什么帮我们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是所谓的互联网思维吗?还是所谓的移动互联网思维?都不是,是我们的价值观。

我们价值观第一条就是要创造价值,任何没有创造价值的商业动作,我们都不干!

价值观的背后,其实是一套复杂的逻辑,精密的算法,价值观就是它的快捷方式,它指导约束着企业行为,也帮助企业最高效地做出正确的选择。

2017年9月,市场上几乎所有人,包括我自己都以为我们会从当时的500人迅速扩张到1000人,从29个城市扩张到60个城市。但最后,我们的选择是裁员并优化327人,退了一间办公室,不公布融资信息。

为什么这么做?因为我们发现之前无序的人海战术,其实是低效的,一定程度上也是浪费社会资源。

那次裁员优化,只有产品技术部一个部门全员发放了免裁券,因为我发现在产业互联网浪潮当中,早期是业务驱动,中期是运营驱动,最后一定是产品技术驱动。 

“创造价值”这个快捷方式指导我们在大家都期待我们扩大规模时做出了一个完全相反的动作,这在当时是很不可思议的。 

18年、19年,很多人问我,“你们现在感受到资本寒冬了吗?”我说“没有,我们这个苦行业土公司一出生就生活在寒冬中。”他们又问我“你们今年裁员吗?”我回答“不裁,我们17年就优化完了。” 

2017年8月,我们顶着巨大的压力,投资了清行电动车。2018年初,我们决定做趣教练、驾多多、机器人教练。

对此,很多人不理解:“你们一搞驾校的土公司,投什么电动车啊?”也有人好心建议我们:“你应该讲一个连锁驾校的故事嘛。东方时尚已经在那里了,你就认认真真把单量拉起来,像东方时尚一样讲一个连锁驾校的故事,让东方时尚收购你。” 

我们的答案还是“创造价值”,为行业和用户创造价值,因为我们发现,如果只是2C,是解决不了行业问题的,一定要先2B,最后到B2B2C才能解决问题。

2B解决什么?软硬件信息化。我们做“趣教练”、“驾多多”是要用软件信息化服务提升行业运营效率,降低运营成本;我们做新能源智能电动教练车、机器人教练,是通过硬件信息化降低B端的结构性成本。

那些简单的、没有协同效应的金融并购方式实际上只是骗取了资本市场短暂的信任,并没有真正创造价值。所以,即使所有人都反对或不理解,我们还是跟随价值观的引导,做出了这个艰难但正确的决定。

现在我们可以很自豪地说,全国78%的教练在用我们的产品“趣教练”,“驾多多”在未来2年将覆盖全国65%以上的驾校!

②  三个重要节点背后的故事

趣学车的发展道路上,有三个重要的节点,分别关于:业务战略通道、合伙人股权机制、合伙人文化。今天,我给大家讲讲这三个节点背后的故事。

节点1:2016年3月31日

那时候我们还在跟“好好学车”的头目秦磊(趣学车现COO)打仗,当时对方在融资和业务方面都比我们好。在31号当天,我们做出了一个艰难决定:把所有的线下收费都改为线上收费。

决定一提出就遇到了极大的挑战,我们的学员、BD,以及所有财务、运营支持部门都不愿意这么做。当时我就说了一句话:“如果这次不能做到线上收费,公司立马解散。” 

对,就是这么笃定,就是这么坚决。笃定、坚决的背后,是因为我看到产业发展的路径一定是在线化、数据化、智能化的。

在线化第一步至少要做到在线收费,否则,怎么去采集数据?怎么做数据化和智能化?

再后来我们了解到,“好好学车”崩盘有两个重要原因:一是太多现金在BD和校园代理手上,集体腐败现象根本无法解决;二是数据都是人工搜集的,不是系统自动采集的。

在这个节点上,我们的决定不是通过什么互联网思维和数学建模精密计算出来的,而是“我们一定要为行业创造价值”这一价值观的快捷方式直接导出的。也正是这个决定,保证了公司业务战略通道的顺畅。

实际上,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尤其是中早期创业公司,由于信息量和管理层算力的严重不足,很难用纯理性的数学方法推导并解决重大业务战略方向的选择问题。这个时候,价值观作为一种快捷的决策方式,是最有效的。

节点2:2016年8月11日

2016年8月,公司当时估值近5亿人民币。直到11日在井冈山那天,我们才发出了公司融资三轮之后发出的第一张期权。

其实发期权不难,那为什么没有在融到第一轮钱之后就马上给大家分期权?因为我们清楚地看到,产业发展的模式首先是业务驱动,然后是运营驱动,最后是产品技术驱动。

真正难的是,在公司发展的各个不同阶段都有足够的期权可供合理地跨时空分配。要知道,发期权简单,但发得不合理再想收回来就不可能了。 

正是这个认知,让我们跨时空地进行期权分配,当时留了33%的股份在期权池里,保障了合伙人机制的建立。 

节点3:2019年2月公司战略会上

2019年2月的公司战略会上,秦磊说“19年目标是业务增长5倍,个人对赌200万期权”(价值450万)

他事先没跟我商量,就直接这么宣布了,迫使销售负责人费西洲也只能说“我跟”。

之前我们定目标时,都喜欢说“如果没有完成,我吃两根苦瓜或者做100个俯卧撑”,这些对大家来说其实不算什么,但是拿自己的期权作为惩罚是非常艰难的。

同时,秦磊也会喊我们的使命、愿景、价值观,但同时他更能明白并践行口号背后的算法。秦磊用他的知行合一,让我们的合伙人文化逐渐落地了。 

③  防止抑郁

前面我们说了,一连串念头带来了我们创业路上的一连串苦难。而创业者,也的确是抑郁症的高危群体。

我们该怎样防止抑郁呢?回到开端是解决眼前问题的不二法门。

抑郁症的开端在哪儿?这就要说到海马体了。

很多小伙伴总在外面宣扬:“刘老木说,要保护好我们的海绵体”。我再强调一下,是海马体不是海绵体!海马体在上面,海绵体在下面,别搞反了。

海马体有什么用?

在生活工作中,我们得到正反馈时,海马体就分泌多巴胺,相当于大脑的奖赏信号,让我们感到快乐,也让我们积极面对压力,甚至屡败屡战。

当我们得到负反馈时,海马体就萎缩一下,长此以往人就抑郁了。对抑郁症患者的大脑扫描发现,他们的海马体是萎缩的。

创业道路上,绝大多数时候我们得到的都是负反馈,为了不抑郁,我们有没有办法搞到奖赏信号来保护我们的海马体呢?

其实,愿景、使命、价值观就是奖赏信号,就是帮助我们保护海马体的。只有当你认为自己做的是一件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情时,才能抵抗住负反馈,让自己不那么痛苦。

2017年年会,我做了一个演讲。我说“要相信平凡人的奋斗”,今年费西洲、罗嘉俊和佩奇评上了福布斯和胡润的U30”;我说“要相信奋斗者的爱情”,我们的司花肖芳和陈彦蓉肥水不流外人田,流到了西洲和嘉俊家里;我说“要相信神奇的力量”,刘建波的妈妈得了胰腺癌,后来神奇般地自己好了,得了尿毒症的山区民办教师刘红英也幸运的做了换肾手术并恢复了健康……

我还说“要相信祖国,看多中国long China,看多小镇青年long PSD,我们都是中国的小镇青年,别无选择,有时就是一种最好的选择。” 

这些活生生的例子告诉我们,相信本身就有神奇的力量。相信我们的愿景,践行我们共同的使命、价值观,对我们这个苦行业土公司的苦逼创业者们而言,更是一种精神上的加持和体魄上的保护。

④  找到同行者 

这个行业很苦,我们公司也很土,但是我们的使命、愿景、价值观却源源不断地帮助我们找到了更多的同行者。

三石、泽涛以前是我们最强劲的竞争对手“好好学车”、“萌萌学车”的创始人,现在是我们重要的伙伴。有些被我们价值观吸引而来的同事,入职第一天,就跑去上海出差了。

我深信,如果没有我们的使命、愿景、价值观,大家是不会在这个苦行业土公司和我们相遇并走下去的。

⑤  降低沟通成本,提升运营效率 

VMV(使命、愿景、价值观)为我们打造了良好的企业文化土壤,也是我们建立的一套共同话语体系和算法快捷方式,我们发现,用这套逻辑来进行集体沟通,成本特别低,效率特别高。 

比如这次核心团队和前10号员工一起罚了近1500万价值期权,对此,我们不需要提前沟通,不需要事后安抚,10分钟之内大家就能达成共识。 

不做铺垫,不做善后,短时间内快速达成共识,这就是集体的有效沟通。

4.结语

我们是一个特别的公司,特别奇葩,除了刚开始创业的时候,全公司就从来没有聚齐过。刚创业时,公司只有两个人,我和阵亡联创李鹏飞,再加上一个公章。

一家公司的命运可能就是这样,也许只有在第一天和结束的那一天能聚齐。 

这个年会也是特别的年会。昨天谢连康从广州到北京参加年会,飞机刚落地就接到秦磊的电话,要他赶去上海开会,他连机场都没出就又上了飞往上海的飞机。今天赵健、赵攀、陈岢、胡煜都在外地出差,还有很多很多小伙伴也没来参加年会。而三石为了逃避年会演讲,宁愿去上海开几天几夜的通宵业务会。

你们大概看出来了,年会是假的,它只是一种存在形式。公司也是假的,再伟大的公司,总有一天要消亡,它也只是一种存在形式。就连阿里,也只敢说自己能活102岁。

一切存在都是假的,因为它总有一天会不存在的。创业也是一种存在形式,它是一连串的玩笑,也是一连串的念头和愿望。

如果连公司年会和公司本身都是假的,VMV都只是一串念头和愿望。那么,到底什么是真的呢?它们背后的算法是真的。

我们一起有人爱、有事做、有所期待,当下奋斗的每一分每一秒是真的;

我们彼此真诚的信任、连接和成长是真的;

通过创业这件事情,更加了解这个世界,了解自己,这是真的;

让大家能更加有慈悲有智慧有力量地接纳自己,更加爱自己,获得过好这一生的能力,获得解脱痛苦的能力,这也是真的;

……

所以,最后我给大家几个建议:

Work hard, play harder, enjoy life, and enjoy work.

努力工作,更努力地生活,珍惜生活,珍勉工作。

Don’t be fucked by the past, don’t be fucked by the future, fuck now.

过往不恋,未来不迎,当下不乱。 

大家好不容易来到这世上,好不容易相聚一场,那就真真切切地、开开心心地生活,好好感受、体验你的生活和工作。

创业不是真的,人生也不是真的,都只不过是一连串的玩笑,一堆堆的念头,和一套算法。

我们借假修真,借事修人,一起加油,一起过好这一生。至少获得一些过好这一生的能力和算法,并把这种能力和算法告诉更多的人,帮到更多的人! 

再顺便,去敲个一两次钟罢了。

老木

2020年2月3日凌晨4点于北京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