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经济学 | 自命不凡,大意失金

智本社 2020-04-23 11:30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智本社(ID: zhibenshe0-1),创业邦经授权转载。

铁打的娱乐圈(网红圈),流水的出轨剧。

娱乐狂欢的背后总有人在啜泣,媒体的放大镜里总能看到爱情底层无奈的边际陷阱。

不过,美丽的“欧罗拉”,总是在有限的发现程序中,不断地改进爱情“帕累托”。

本文运用边际效用理论、机会成本、信息不对称及帕累托最优,探讨出轨、爱情、婚姻与幸福。

本文逻辑:

一、丁裤和雪茄:爱情边际效用递减

二、王位和事业:出轨机会成本核算

三、座位与纸条:爱情发现程序失灵

四、热水与玫瑰:帕累托改进中……

(正文7000字,阅读时间30',好文多分享收藏)

丁裤 | 雪茄:爱情边际效用递减

当年克林顿入主白宫后,克林顿与夫人希拉里第一时间命人收掉了白宫办公室所有的烟灰缸,以示贯彻禁烟主张。

后来,“克林顿性丑闻”爆发,莱温斯基描述了她与克林顿在总统办公室抽雪茄的情形。莱温斯基回忆,在一次白宫员工派对上,她意识到克林顿看到了她露出的T字裤边缘。于是,二人发展了办公室恋情。

东窗事发后,克林顿遭遇了政治生涯的至暗时刻,众议院对其通过了两项弹劾条款。关键时刻,“识大体、顾大局”的希拉里出面力挺丈夫,最终弹劾条款被参议院否决,克林顿逃过一劫。

克林顿出轨莱温斯基事件人尽皆知。在看热闹之余,我们冷静反省,其实每个人若不做出改变都逃脱不了一个“腻”字。

用经济学术语来说,“腻”其实就是边际效用递减。人怀念“人生若只如初见”,说明初见时边际效用很高;人讨厌“油腻”(尽管你依然是别人眼中的气质不凡的总裁夫人),说明爱情边际效用在平凡的岁月中滑向了布满有无的地沟。

爱情与婚姻很重要一部分是性,作为一种感官刺激的一部分,性的效用递减极为明显。

莱温斯基曾经透露,克林顿在她面前将希拉里描述为“一条冰冷的鱼”,承认两人“无性生活”。这或许是一个男人对情人的讨好之词,但外界对克林顿与希拉里的政治婚姻解读颇多。

从边际效用递减规律的角度来看,与严肃的希拉里相比,年轻性感的莱温斯基以及T裤、雪茄,显然对克林顿的吸引力更大。不可否认二者的感情,仅感官边际效用来说,人人都能明白其中的生物规律。

好事者曾经做过调查,两个没有感情基础的人发生性关系,一般在10次以内边际效用就会大幅度下降;一对夫妻的“活塞运动”到达1000次左右,边际效用就已降到极低的水平。

按正常推理,1000次运动大概需要花费七年左右的时间(表示压力山大),这基本符合“七年之痒”的婚姻现象。

事实上,中国每四对夫妻就有一对过着“无性生活”。但性能力的衰竭其实是个假象,作为哺乳动物,人类的性衰减非常缓慢,甚至女性在三四十才迎来性能力的巅峰。多少人其实受性边际效用递减所控制,所谓在家里像条死鱼,在外面猛如虎。

面对边际效用递减,同样是美国总统的柯立芝在处理这个问题上比克林顿“狡猾”得多。

一次,柯立芝与夫人去养鸡场参观,看到养鸡场熙熙攘攘一片繁忙,柯立芝夫人有感而发,问养鸡场的场主,公鸡多长时间对母鸡尽一次义务?养鸡场的场主照实回答:一天数次。总统夫人就跟养鸡场主说,把这件事告诉总统先生。

养鸡场主不明就里,跑去告诉了柯立芝。“总统先生,总统夫人让我告诉你,我们养鸡场的公鸡一天要对母鸡尽数次义务。”柯立芝听后反应也非常快,他说:“那么请问,公鸡每次都是针对同一只母鸡吗?”养鸡场主说“no no no,每次都是针对不同的母鸡。”

人们将这一趣事描述为“柯立芝效应”:如果引入可受孕的新的伙伴,雄性和雌性动物都会表现出持续、高亢的性行为。

柯立芝效应,是大部分出轨行为的内在驱动力。

当然,并不是每一个出轨对象都比原配更加性感漂亮。爱情与婚姻的边际效用是一个情感集合,包括性、关爱、默契、志趣、涵养等等,但都脱离不了边际效用递减。

高育良书记曾经与吴老师谈古说今,但几十年后,他发现吴老师思想陈旧了,不如年轻漂亮的高小凤对明史有见地。高小凤给育良书记带来的边际效用更加大,其中包含性、感情与志趣。但是,育良书记与吴老师的“假面夫妻”,依然有相当的边际效用,主要体现在政治利益上的互惠。

所以,性、情感、利益混合的爱情及婚姻效用极难衡量。我们很难获得明确的爱情效用数值,不过效用可以通过比较来衡量(序数效用论)。

通常,女人受到边际效用递减的危险更为明显。女人在20多岁即进入人生第一个巅峰期,年轻,健康,漂亮,有活力,生育能力强。但随着年龄增大,身体的优势逐渐递减,尤其在生育之后出现较大幅度的波动。

此时,女人带给他人的边际效用下降明显,一般在这个时候会有一些焦虑情绪。

男人的情况很多时候恰恰相反。一个男人最大的效用在于经济实力、人格魅力,这些条件一般在30多岁后才具备。

所以,年轻时,同等年龄的男性不得不主动追求处于巅峰期的女性。到30多岁后,事业有成的男性则容易吸引年轻的女性。

35岁左右是男人的出轨风险期,也是夫人的焦虑期。这时,气度不凡的男人与焦虑不安的女人容易扩大风险敞口,上演微博公开手撕小三的大戏。

令众多男人嫉妒的“老少配”,实际上是男女双方在效用最高阶段的匹配。这符合科斯定律,即谁用得好归谁。

王位 | 事业:出轨机会成本核算

英国曾经有个国王叫爱德华八世,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爱上了有夫之妇辛普森夫人。辛普森夫人出生贫寒,是个私生女,没有受过教会的洗礼,完全是登不上大雅之堂的异教徒,相貌也谈不上天香国色。

当时英国国会极力反对,提出辛普森夫人与国王,你只能选其一。最终,爱德华还是选择了辛普森夫人,放弃了江山。

1936年,爱德华八世在广播电台发表声明:“我陷入了情网,我爱上了一个女人,没有这个女人的帮助,我无法履行英国国王的职责。”

声明一出,举国震惊,爱德华竟然为了一位“异教徒”放弃了王位。爱德华八世这一决定直接改变了英国的历史。他逊位后乔治六世接班。乔治六世是个大烟枪,年纪轻轻就死于脑血栓。这时,年仅26岁的伊丽莎白二世接班成为英国女王。

爱德华八世出轨的机会成本要远远大于克林顿。要知道,当时大英帝国正值鼎盛之时,掌控着世界上一半以上的殖民地。对于爱德华八世来说,出轨辛普森夫人的机会成本,就是丢掉王权。

所以,除了边际效用之外,出轨的机会成本(放弃的机会中收益最高的选项)是影响婚姻稳定的重要因素。

了解美国文化的人可能会发现,美国虽然性开放,离婚率也高,但出轨行为真不算太常见。因为根据美国的法律,出轨是一项高风险、高成本的行为。

克林顿出轨莱温斯基,差点被国会弹劾。当年,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出轨有夫之妇,结果屡遭对方丈夫勒索。在丑闻败露后,汉密尔顿遭到对手的疯狂攻击,以至于身败名裂。

所以,明星、公众人物出轨的机会成本非常大。在人设甚于角色的年代,一旦出轨导致人设崩塌,家庭或因此破裂,事业也陷入低谷。这些年,“带病”明星一票否决制,实际上加大了明星出轨的机会成本。

作为普通家庭,出轨的机会成本包括家庭财产、孩子抚养权、夫妻情感、社会名声等。一般而言,夫妻双方共同财产越多越复杂,夫妻感情越和谐,社会声誉越大,越重视孩子感情,出轨的机会成本就越大。

正常情况下,一对夫妻相处时间越长,随着家庭财富的增加,养育女子增多,或者养育子女花费心血增加,出轨和离婚的机会成本就越高。这一定程度上,可以抑制边际效用递减带来的负面作用,从而很大程度上维持了婚姻家庭的完整性。

有些婚姻,虽然效用很低,但是出轨或离婚的机会成本太高,依然持续维持。一些低收入者迫于经济相互依赖,无奈维持感情破裂的婚姻。一些“政治婚姻”继续维持,考虑的其实是离婚的机会成本太高。

但是,机会成本往往不是一项绝对值,而是一种心理比较值。

如果第三者给他带来的边际效用大于机会成本,出轨和离婚发生的概率就大大增加。

英国王位对爱德华八世来说机会成本够大了,但是无奈辛普森夫人魅力无限,爱德华八世无以抵抗。

反观克林顿,在丑闻爆发后,克林顿为了保住总统位置一直不敢站出来,付出了“羞辱的代价”的莱温斯基对此极为气愤。这说明在克林顿心中,政治以及希拉里的机会成本要大于莱温斯基的边际效用。

经济学家哈耶克与他的表妹海伦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1923年,哈耶克去美国读书二人分开,不久后海伦嫁作他人妇。哈耶克为了治愈情伤而取了相貌酷似海伦的海拉,两人生育一子一女,生活看似幸福地过了20年。

直到1946年,哈耶克回到维也纳,见到分别带着两个孩子的海伦,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冲动。他不顾妻子、孩子、家人以及罗宾斯的反对,毅然离婚迎娶海伦。

但是,哈耶克为此付出的代价是潦倒不堪的后半生。罗宾斯因此与哈耶克彻底决裂,在英国失去支持的哈耶克来到美国芝加哥大学。哈耶克此前与芝加哥大学长期论战,如今投奔至此处境极为尴尬。

哈耶克在美国混得不够理想,财务状况恶化,生活相当拮据,同时身体落下耳聋、抑郁等毛病。直到1974年,哈耶克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他才重振雄风,驱除病根。

其实,在偷情或恋爱时期,人们没有足够的理性去判断出轨或离婚的机会成本。机会成本的核算难题在于惩罚概率——并非二选一,而是“脚踏两只船”。

克林顿出轨莱温斯基,抱着很强的侥幸心理,很难想象他如果预知后果还会这么选择。

这不是一道很好计算的数学题,很多时候理性服从于侥幸、生理或情感的冲动。

座位 | 纸条:爱情发现程序失灵

经济学家习惯性地把婚姻理解为经济关系,认为婚姻是一场等价交换。

但实际上,婚姻远比经济学家理解的复杂,它是一个动物本能、经济评估以及道德伦理的行为集合。即使婚姻是一种经济行为,也是一种不完整的、容易失灵的市场交易。

经济学家弗里德曼的一位侄子曾经给他写信,说他为了他女朋友要放弃事业,跟他女朋友到另外一个城市去,因为这个女朋友是他一生中唯一最爱。

弗里德曼就回信说:当然,你可以做你自己的决定,但是如果你真的认为这女孩儿是你一生唯一最爱的话,那么我以一位统计学家的身份告诉你,世界上两个唯一最爱的人,相遇的机会是零。茫茫人海,你们在有限的生命里面根本不可能遇见对方。

就连信奉市场教条的经济学家都不相信,世界上两个唯一最爱的人能够相遇。这确实有点不够浪漫。

经济学家一般都推崇市场的发现程序,认为市场是发现交易对象、价格以及资源配置最高效的机制。然而,人海茫茫,我们如何才能发现合适的交易对象。

人的一生,充其量遇到数万个年轻异性,加上所有同学、同事与同学。几乎所有人都是在这有限的信息内找寻自己的伴侣。

我们看看弗老是怎么找到自己的伴侣。当年,法律经济学创始人艾伦·戴瑞德的妹妹叫萝丝·戴瑞德,与弗里德曼是同班同学,都是经济学家雅各布·维纳的学生。维纳教授按照学生姓氏首字母的顺序来排座位。结果,萝丝·戴瑞德与弗里德曼因姓氏字母临近成为了同桌。

多年后,二人结为了夫妻,萝丝·戴瑞德改名为萝丝·弗里德曼。

不少小朋友都与当年的同桌或前后桌发生过某些故事,但极少能像弗老夫妇一样最终结为连理,且相守到老。

天各一方的两个人在茫茫人海中走在一起,很多时候事出偶然。对方一个不经意的眼神、一句简单的话,可能就燃起了你的荷尔蒙和多巴胺。我们称之为“缘分”。

在市场中,价格是最好的发现机制。我们要购买股票、房产、衣服、大米,都会参考价格;同时,价格的涨跌也在影响着我们的购买行为。这样有助于我们快速找到匹配的商品。

但是,爱情并不是明码标价的,婚姻也不是一场讨价还价的买卖。在古代,由于信息极为不对称,通常采用“门当户对”来筛选对象。“门当户对”是模糊意义的价格机制,但能实现“精准”匹配,一般癞蛤蟆吃不上天鹅肉。

如今自由的爱情与婚姻,逐渐摆脱了生存权与经济束缚,更多遵循于内在的心理与情感。于是,价格机制的作用就不够明显和直接。这也为找到合适的对象增加了难度。

更多时候,我们会选择一些遵循于某些理念的条件来筛选对象信息。

当年在一次聚会上各自互留电话,李彦宏将一张写着“331talk”的纸条递给马东敏,后者看到立即明白,二人会心一笑,后来二人走在了一起。原来,“331talk”是李彦宏电话号码按键上对应的字母,马东敏反推出他的号码,足以考察出这女人的智商。

80后及之前的人,不少都有写纸条给异性同学的经历,但极少有李先生这个水平。有些同学给不少女同学写纸条,除了抬头不一样,其它内容都一样。这种广撒网的方式,有些盲目但也是为了降低交易费用。

早在1981年美国经济学家贝克尔在《家庭论》中提出,婚姻是一场市场交换,是一个寻找目标市场、考察双方需求、确定交换条件等一系列的契约关系。每一场婚姻都有成本、有收益、有供需,也有投入产出比。

婚姻经济学认为:上帝从生理上安排了男女之间的需求。男人是女人最大宗的消费品和客户,同时,女人也是男人最大宗的消费品和客户。

但是,现实中,由于信息不对称,交易费用极高,我们却很难发现真正合适的“客户”。反过来,倘若将搜索的范围扩大,从原来几千人扩展到几十万人,很多人就很难保证“眼前这个是我一生的挚爱”。

在网络社交时代,信息逐渐透明,搜寻成本大幅度下降,人们可以低成本地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人,这有助于找到“挚爱”,也增加了出轨的概率。

爱情的信息失真还在于爱情信息的复杂性。我们买个奔驰,比较容易快速了解这个车的情况,比如颜色、性能、价格,把控漏不漏油。但找个对象却很难了解对方是否适合自己,我们常常很难走进一个人的内心,相处多年也颇为陌生,不知道为何她在“宝马车里哭”。

这就是所谓的“最熟悉的陌生人”。哈耶克说,信息是分散地深藏在每个人的脑子里,没有人能够完全掌握。市场信息是如此,更何况是深不可测的爱情呢。

若将婚姻比作市场交易,那么这种交易最大的悖论就是限购。一夫一妻制实际上是一种限购制度,尤其是对富人、美人以及爱情优胜者的限购。这场交易一旦被限购,自由配置定然不够充分。

所以,信息失真,交易限购,市场失灵,决定了爱情与婚姻不是帕累托最优,爱情与婚姻自然就存在着不稳定、低效率以及资源错配。

热水 | 玫瑰:帕累托改进中……

出轨和离婚,实际上对爱情资源错配的一种惩罚机制和再发现机制。在不断地试错中,找到更为适合的另一半,往帕累托最优方向改进。

但是,受边际效用规律递减作用,人们是否因此不断地找新伴侣获取更大的效用?如此,离婚不就成为必然趋势,出轨亦理所当然?

其实不是,只会用“边际效用递减规律”分析爱情与婚姻的经济学家,定然误人不浅,甚至容易破坏爱情与婚姻。

现实中,依然有不少夫妻一辈子相敬如宾、举案齐眉;依然很多人相信爱情,“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甚至,边际效用递减明显的性爱领域,一些老夫老妻夫妻依然过得如鱼得水。

他们是如何做到的呢?

最为常见的一个例子:

两地分居的一对情侣,女朋友感冒了,直男理性地说:“多喝热水。”

第二次,女朋友感冒,直男还说:“多喝热水,实在不行吃点药。”

第三次,女朋友感冒,直男依然说:“多喝热水,吃药如果不行就去看医生吧。”

……

最后,女方在当地跟另外一位男士在一起,直男大为不解。

这位“插足男”如何夺人所爱?

“插足男”从来不叫这个女孩喝水,每次感冒不是送来玫瑰,就是送来蜜语,花样迭出,效用非凡。

老实男人最讨厌花花公子对女人巧言令色,但谁会喜欢“复读机”?

直男的做法实际上掉进了“爱情马尔萨斯陷阱”,最终结局必然是爱情“饥荒”和婚姻“战争”。“复读机式”的爱情模式无法逃脱边际效用递减规律,定然产生一种结局,那就是“腻”。而插足男的做法,实际上在对抗边际收益递减规律,给感情注入新鲜的血液,让生活更加精彩。

很多人知道边际效用递减规律,但是不知道这一规律有一个前提,即技术水平保持不变。上面所说的,爱情和性爱,遵循边际收益递减规律,实际上有一个前提,即爱情和性爱的技术水平保持不变。

反过来,如果技术水平发生变化,边际效用递减规律便不成立。经济增长如此,企业发展如此,爱情经营亦如此。

不少性学专家都会建议伴侣之间可以尝试新体位,双方多交流多分享,多增进感情,如此相当于改变性爱的技术水平,从而对抗性爱的边际效用递减。

一旦技术水平提高,边际效用递减曲线会上移,生成更高效用的递减曲线。只要持续不断地创新技术水平,边际效用不但不会递减,还会持续增加,形成规模递增效用。这就是经济发展的原理,也是企业进步的原理,还是爱情与婚姻永葆青春的原理。

现实中,为什么男人随着年龄增加其边际效用却递增呢?

从二十多岁开始,男人不断学习,努力工作,精进自我,实际上一直持续地改进自己的技术水平。到了三四十岁,事业达到峰值,给予伴侣的效用也大幅度地增加。

当然,如果自我成长不够,或事业不顺的男人,苦于奔命,心力交瘁,一不小心就会堕落为“油腻中年男”。

现代女性的边际效用递减规律并不那么明显。如今不少女性才貌双全,靠颜值也靠实力。她们从小便学会保养、化妆包括整形,到了三四十虽然保持着非凡的魅力,有些成了“冻龄美女”。

还有一些才女,不断学习进步,自我积累,从美貌魅力逐渐过渡到知性、才学以及财富地位,也是自己的边际效用不断地增加。

有些人认为,爱情是纯洁和高尚的,爱就是一辈子,不需要刻意经营。这是一种亚当·斯密式的自由主张——放任自流的自由主义爱情观。

人性经不住考验,也切勿考验人性。爱情与婚姻,像公司一样需要认真经营,不断地提高技术水平,而非放任自流。

仪式感是提高技术水平的外在装备。一个别样的求婚,一个别致的婚礼,一个精心的生日礼物,一个暖心的牵手,一个会心的微笑……爱情与婚姻都需要“七十二变”。

比仪式感更具力量的是爱情本身。情感没有明显的技术天花板,可以不断地深入发展。因此,情感不断创新高,爱情及婚姻效用自然不断地提高。

提高爱情边际效用的同时,还需增加出轨的机会成本。从家庭的角度来说,则是增加沉没成本,即对家庭的付出。通过出轨和离婚的方式来改进婚姻的帕累托,实际上要付出巨大的成本。如果机会成本足够大,就会倒逼双方经营好这份情感和家庭。

不少女士要求房产上加上自己的名字,管控先生的工资卡,如此可以加大出轨或离婚的机会成本,从而获得更多的婚姻安全感。

为儿女教育投入越多,为对方父母投入越多,沉没成本越大,越容易抑制出轨。当一个人为这段婚姻及这个家庭付出了半生心血和大部分金钱时,出轨的机会成本非常高,无形中对出轨行为有抑制作用。同时,越是保护伦理正当性的法律,越有利于加大出轨成本,有助于抑制情感不端行为。

当然,金钱、房子是硬通货,孩子具有刚性束缚,但这些都是有限的,最高的机会成本应该是感情本身。

吴君如在1992版《家有喜事》中饰演一个兢兢业业的邋遢家庭主妇,却不幸遭丈夫“陈百强”抛弃。“吴君如”决心自立自强,最终找回自我,变成一个独立而美艳的女人。当丈夫回过神才猛然发现,他抛弃前妻另找小三,实际上付出了巨大的机会成本。

所以,情感是独一无二的,没有技术天花板,也没有成本天花板。经营情感可以促使爱情效用最大化,出轨机会成本最大化,如此,爱情与婚姻才能在帕累托最优的方向上持续改进。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创业邦转载,不代表创业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